破曉時分,天日初升,秦嶺這裏卻是早已人聲鼎沸,熱鬧衝霄,那熱鬧火爆的模樣,一下子從寧靜中掙破出來,像是火山突兀噴發一般,竟是給人一種猝不及防的意外感。

一連十五天廣迎天下眾修士,又兩天的精心準備,舉世矚目的論道盛會終是到了它該被召開的時候了。

對於這一天的到來,天下億萬千的修士都報以無限的期待,像是在期待著老友的重逢,又像是在期待著自身的修為突破,那份心情自然是難以言喻的。

短短半月有餘,人們在飽含期待的同時,也是經曆了一場場讓人跌破眼球的波折,可好在,這些事情並沒有影響到論道盛會的如期舉行。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很多人就已經早早來到了論道盛會將要舉辦的地方,這些本以為自己已是來的足夠早的人,在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其實並不算是來的比較早的人。

因為還有更多人都是徹夜未眠,在昨天晚上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這裏,由此也可見,這些人對這論道盛會是有多麽的看重了。

論道盛會在洛水河畔舉行,而這洛水則是秦嶺中最具有神話色彩的河水了,一直被眾多妖族奉為:祖河。

相傳,妖族誕生之初,乃是因為這天地中出現了一位名為洛水的女妖,因她感到天地寂寥,形單影隻,故此,創造出了萬眾妖修,從而開啟了妖修鼎盛的時代。

故此,這處她創造萬眾妖修的河畔之地,被後世的妖修命名為了洛水河畔,用以感懷洛水大妖的功德無量和造化萬妖的神舉。

當然,這有關於妖修誕生,以及洛水河畔的傳說,究竟當不當得真,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前來秦嶺的天下萬修都是奔著論道盛會而來的,這傳說屬不屬實也並不是眾人真正所關心的事情。

不過,也不得不說,這種傳說在秦嶺中還是較為廣為流傳的,因為在平日裏,不止是其他妖修經常來此,就是三大神獸族群和妖皇本人也都會經常來於此靜坐修行。

而這一次的論道盛會,就定於此地舉行,倒是也可以看出秦嶺對這次論道盛會舉辦的重視程度了。

早早來到洛水河畔的眾多修士,在等待的時候,也是免不了的談論起了龍宇辰和魔軒的昨日大戰,一個個說的手舞足蹈,眉飛色舞,那模樣簡直就和在說自己沒什麽兩樣。

“龍宇辰實在是太厲害了,那拳頭絕對可以將天上的太陽轟落下來,真是不知道他是怎麽修煉出來的。”

“是啊,真是恐怖的一塌糊塗,完全就是可妖孽,不過說到這裏的時候,我就不由得想起了他的逆天體魄,真是堪比仙金之軀啊。”

“據說,在他在幼年的時候,就在水麒麟前輩的指導下,開始鍛煉自身體魄,後來又經過多次際遇,以及後來得到了鴻蒙煉體訣,更是讓他的體魄達到了不死不滅的程度,說他是個人形凶獸都是小看他了。”

“魔軒也不可小覷啊,一杆長槍舞的風生水起,並且還修有魔主所創的魔屍神體,可以和妖獸將軍呲鐵一較高下,可以說,他的體魄也是我等不可抗衡的可怕體魄啊!”

“是呢,最後沒聽到連龍宇辰都說,與他平局收手嗎,可見經過這些年

的蟄伏,魔軒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和龍宇辰同一層次的地步。”

“同一層次?我倒是覺得這種說法有些言不屬實,當時魔軒的神色,咱們也不是沒看過,那顯然就是複雜的神色,可見,在他與龍宇辰的對決中,還是處於了下風,而龍宇辰那樣說,也不過是為了顧及他的麵子而已。再者說,龍宇辰的戰陣至尊手段可是還沒使用出來呢,誰知道當他全部爆發的時候,是有多麽的恐怖!”

“聽你這麽一說,可能還真是那麽一回事,在當時,魔軒的臉色可還真的不好看,滿臉的苦澀和複雜。”

“唉,就算魔軒還不是龍宇辰的對手,可是魔軒也不是我等可以抗衡的喲,恐怕就是尋常凝道境都無法奈何的了他,畢竟,他可是魔主的親子,手中究竟掌握著什麽樣的底牌,那可是誰都不知道的。”

“是啊,是啊,和這些天縱奇才相比,咱們真的是低微到了塵埃裏,完全不夠看的啊。”

“道兄,此言差矣,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苦惱,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樂趣,咱們何須去比較他人,人生一世,快意恩仇,這就足矣了。”

“的確如此,龍宇辰再天縱奇才,當年也不是被逼迫的落居海外,最後,更是險些被扣上叛徒的帽子,可見,這世上誰活的都不容易啊。”

“確實如此!”

“希望咱們也能夠借此次的論道會,能夠再做突破,若是不拚一把,豈不是太委屈自己了。”

“那自是如此,不然咱們大家夥也就不會不遠千萬萬水趕來於此了。”

一眾修士聚在一起,一起閑侃,一起探討,期間,有心酸,有苦惱,也有希冀與期待,而這才是人生,複雜多樣,苦澀交織,誰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在下一刻將會發生什麽,可就是這樣,才突顯出了人性的複雜,以及人生的多變。

“不說了,時間也到了,該開始了!”聚在一起談論的時候,那時間過的自然就比較快了,當眾人談到興頭上的時候,才發現那時間不知不覺的已經來到了正點上。

就在此人剛說完的時候,那明淨如水晶的天空,傳來陣陣嗡鳴聲,竟是十分突然的降下了朵朵金蓮,每一朵蓮花都是大道之力所化而出。刹那間,這天空中彩霞滔天,瑞氣如雲,各種神聖景象出現,像是萬仙降臨了一般。

這些金蓮正是道之金蓮,乃是各種大道的實質性體現!

“嗚嗚...”

在這個時候,人們聽到有號角聲突然響起,悠長而低沉,令乾坤共振,像是從那遙遠的太古時代吹響,一直傳到當世來。

這是天難號角,是在太古時,為了號召天下諸修,抗擊太古生物而鍛造而出的,後來,浩劫之戰慘勝,這號角便被一些古教輪流執掌,始一吹響,可動天下海內外,非重大事件不響。

顯然,今天是一個可載入史冊中的日子,太古生物卷土重來之事,已成難以改變的定局,而現在召開這論道盛會的目的,也不外乎是因為當世至強者想要借此盛事來提升天下眾修的實力罷了。

畢竟,在未來的亂局中,就算一個人再怎麽強大,也是難以改變什麽的,可是當所有人都強大起來,那麽不可改變的

事情也會發生變化。

悠揚的號角聲響起,整個天下都為之震動,像是這號角聲響在了每一個人的心靈深處一樣,讓每一個人的心靈都極盡升華,覺得深有感觸。

似乎,在這一刻,每一個聽到的人都與這號角聲產生了不可言述的聯係,那種感覺十分的玄妙,讓人很難理解,也很難說出口來。

秦嶺中,天穹上,朵朵金蓮降落,都綻放出了絕世的光彩,每一朵都無比的燦爛,絢麗驚人,色彩迷蒙,瑰麗到讓人神馳目眩,人們盯著那裏,怔怔發呆,因為這種景象簡直不可想象!

這些金蓮無一不是大道的演化,每一朵金蓮都承載著一種道,自古至今,不斷綻放,讓億萬萬世人都為之瘋狂,並為之追求一生而毫不後悔。

這一刻,所有坐著的人都站立了起來,仔細體悟著那些金蓮所承載著的道與理,而且此時不要說是涅槃境、五行境這些修為較低的小輩,就是那些步入凝道之境多年的老古董,也都眯縫著眼睛,仔細的凝視。

因為這些金蓮都承載大道,是虛無縹緲的大道的實質體現,是能夠讓世人最容易去參悟的時候,也是可讓世人最好悟透的時候,若是能夠參悟通透,將可獲得另類的新生也都說不定!

而且,這些金蓮都非常的巨大,花開九瓣,每一片花瓣都有丈許大小,故此,當所有金蓮綻放的時候,那花瓣幾乎擠滿了整片天空。

不過,在此也不得不說,這些金蓮存在的時間將會十分的短暫,若是此時不抓準機會,那麽最後很可能會錯失良緣。

故此,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神色鄭重,嚴肅而認真,默默觀看,不斷體悟,這個時候最容易讓人悟道,若是有所得,定將受益終生。

“嘩嘩嘩...”

突然,這些金蓮的花蕊處灑落下細密的雨點來,粒粒透亮,形如各色水晶,色彩斑斕而又迷蒙,這是道之雨露。

而此時,也是說明了這些金蓮存在的時間,已經變得十分的短暫了,將會在道之雨露停止之後,徹底的消失。

“啊...”

道之雨露沾身,當下,就有很多人承受不住,驚的大叫出聲,因為他們居然在此刻頓悟了,打破了多年的桎梏,一舉躍進了新的修為層次。

當道之雨露不再降落,在場足足有十幾萬人突破了現有的桎梏,進入到了新的修為層次,這讓這些人的心中都有無盡的欣喜。

不過也有人在道之金蓮消失的時候,還沒能突破現有的桎梏,這讓這些人都是無比的懊惱,內心充滿了不甘與遺憾。

“收斂心神,還有最後一次的機會,突破的契機可能就會在此!”有人低語,提醒周圍的同伴。

滿天的道之金蓮消失,潰散成一道道細長而透亮的金色溪流,如同一條條星河,密布蒼穹,最後,慢慢組合在一起,化為一個質樸的圓環,不僅有視覺上的美感,還體現出一種大道上的完善與質樸。

當這圓環出現的時候,映照出了燦爛的神光,這讓此地更為絢爛了,各色彩光飛舞,神虹如瀑般垂落,特別是那圓環中央處,更是噴薄出天河水般的光霧,景象驚人,大道之氣濃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