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過樹林,枝葉搖曳,帶著嘩啦啦的聲響,在起初的震驚過後,龍宇辰也是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而在他出現後,白夜就靜靜的看著他,渾濁的雙目中帶著燦然精光,如汪洋般磅礴的威勢,蟄伏在他體內,如那不知何時就會噴發的活火山一般,有一種沉凝大氣的不動威勢。

不得不說,龍宇辰這一回得承認他看走眼了,完全沒有看出白夜的不普通來,一直都以為對方是一個普通無比的垂垂老者。

良久過後,龍宇辰主動打開話題,道:“現在我是應該叫你白爺爺呢,還是應該叫你祖神呢?”

龍宇辰的聲音淡然平靜,像是已經接受了這一事實,又像是他早就知道了一般,聲音裏沒有震驚,沒有驚奇,有的隻是如水般的平靜。

“都可。”白夜開口說道,眼中有淡淡的驚訝閃過,想來,他事先也並不曾想到龍宇辰會平靜的這麽快。

“就不想問些什麽嗎?”白夜開口說道,如金燈般的眸子裏,竟是有些複雜。

如果不是白無雙,他二人今日的見麵本不可能會是這樣的,甚至說,也不可能會是這樣平靜的。

“怎麽能不想問,隻是想問的事情實在是太過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開口問些什麽。”龍宇辰禁不住苦笑了一下,平靜歸平靜,可是心裏麵卻也充滿了疑問,這讓他在短時間內完全不知道該問些什麽才好。

“你倒是實誠。”白夜忍不住笑道。

“是唄,不過白爺爺你可不實誠。”看著旁邊有塊大石頭,龍宇辰毫不顧忌的就坐了上去,道:“想來,你瞞過的不僅是我,恐怕就是無雙和村子裏的人也都不知道吧。”

“還是喜歡你沒有恢複記憶時的模樣,至少那時候你不會像現在似的這麽聰明。”白夜一邊走一邊說道。

隨即,他也來到了那大石頭的麵前,一屁股就坐在了龍宇辰的旁邊,像是一個農家的老農般普通,絲毫看不出他是這方世界的人族守護神。

“得了,你說我那時候傻不就得了。”龍宇辰翻著白眼說道,倒也真的沒把對方當成是這方世界的人族守護神。

‘好了,白爺爺早來也別說這些沒用的了,你和我說說這是咋回事吧,你怎麽就成了祖神了呢?”腦中的思緒漸漸清晰,龍宇辰也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什麽怎麽我就成了祖神,我原本就是祖神,隻不過是正好碰到了你。”白夜瞪著眼說道。

“我有一術名為千重身,可以身化萬千,無所不在,而為了守護這方世界的人族一脈,我也正是憑借此術的神異,將自己的各個分身隱藏在各個地域,不止是為了鏟除人族中的惡人,也是為了預防蠻禽荒獸的進攻。”

“看來就算不出現無雙被煉欲宗擄走的事情,那煉欲宗也存在不了多長時間了。”龍宇辰道。

“的確是這麽一回事,隻是我並沒想到因為你這個天外之子的到來,讓這件事出現了不一樣的意外,好在,最後的結果還是一樣的。”

“天外之子?”聽到白夜的話,龍宇辰忍不住一驚,感到詫異

“是啊,從天外而來,自然是天外之子了。”白夜點點頭道。

聽到這話,龍宇辰不由的沉默了下來,這裏麵的訊息有些讓他措手不及,貌似隱藏了一個天大的秘密,讓他身在迷霧之中,完全辨別不清方向。

“這麽說來,你一直都知道我是從外麵來的,可是你為什麽一直都沒有...”

“是想說我為什麽沒有表現出不一樣的舉動吧?”看著龍宇辰那說不出來的模樣,白夜忍不住笑了笑。

“對,就是這個意思。”龍宇辰點了點頭。

“因為你的到來,不止是對這片世界的轉機,也是代表了外界的一個訊息,若我所料不差,太古生物已經蠢蠢欲動,有卷土重來之勢了吧。”白夜這一席話平地起驚雷,把龍宇辰徹底的驚呆了,怎麽會這樣?

好久過後,龍宇辰才慢慢的反應過來,可是他心中的疑問卻也更重了,似乎白夜所說的這一切事情,不僅沒有給他解決疑惑,而是給他帶來了更多的疑惑。

“白爺爺,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怎麽聽你說完之後,我越來越不明白了呢?”

“這片幻境,或是說這方世界,名為情天幻境,至於外麵的那些幻境,也都擁有其各自的名字,所考驗的東西也是不一樣的,這情天幻境所考驗的東西,便是情之一字,隻是我沒曾想想到的是,這一次竟是把我的孫女無雙也牽扯進來了。”

說到這裏,白夜頓了頓,那神色莫名,像是在考慮著什麽,而龍宇辰也是沒有開口去打擾他,靜靜等著他接下來想要說的話。

“先說這些幻境的由來吧。”白夜考慮好接下來要說的話,而後才慢慢的說道:“太古之時,人族有一不朽,名為虛幻天尊,擅長虛幻一道,為了應付日後的太古生物劫難,也是為了給人族留下火種,虛幻天尊特意與妖皇不朽合力,在妖皇這一族的幻妖洞天內開辟了諸多幻境,這才使得原本並無幻境存在的幻妖洞天內,出現了後來的幻境氣泡。”

“難道說幻妖洞天的所有幻境都是人為的?”龍宇辰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的確如此,在諸多幻境裏,每一種幻境中都有我人族的血脈和傳承,這些人的存在便是為了能夠讓人族與其他各族更好的去應對今世的太古生物劫難。”

“除此之外,這些幻境也都代表了虛幻天尊的一種考驗,若是有人能夠借此而入道的話,最後,這人就可以掌握虛幻天尊的虛幻一道。”

“而當有人能夠掌握了這虛幻道之後,這人就可以借此而重現虛幻天尊當年所留下來的虛幻水晶,從而接收他所留下來的傳承,而那時,此人的虛幻一道不僅可以修至大成地步,而且他也可以讓幻妖洞天的一切幻境都由虛轉實,從而真正的降臨人世,以好應對劫難。”

在說完這些之後,白夜就停了下來,並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像是為了給龍宇辰一個緩衝的時間,好讓他更好的去接受這些信息。

不是他不相信龍宇辰的接受能力,而是因為這一切都是昔日眾多不朽存在所設下一場大局,涉及到的事情不僅僅是多,而且還雜亂,若是沒

有一段緩衝的時間,任誰也無法接受。

“呼...好一場驚天大局,這種手段真是不可想象。”良久過後,龍宇辰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眼中依舊滿是震驚的神色。

這一切真的太驚人了。

“的確啊,不朽的手段,的確是我等難以想象的。”白夜也不禁感慨,對於這事,他已經知道了很多年,可是每當想起的時候,也是忍不住的感到震驚。

“白爺爺,那我的存在呢,代表了什麽?”龍宇辰問道。

“你代表了命運之匙,你的存在和到來,便是為了開啟這一場大局,可以說,若是沒有你,這一場局就是死局。”白夜沉聲說道。

“等等,難道說虛幻天尊等人在當年就預料到了我的到來?”龍宇辰忍不住開口說道。

“應該就是這樣,因為當年的一切預言,在今日都已經成為事實了。”白夜道。

聽到白夜這話,龍宇辰又是一陣沉默,越發感覺到不朽手段的深不可測,橫跨數個紀元,都能預料到今日的事情,這種手段...真是無法想象。

而且,這種手段還讓人感到了恐懼,好像冥冥之中,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暗中擺弄著一切,宇宙天地,眾生萬物,一切都是棋子,無人可逃,無人可避。

這種感覺,讓龍宇辰很不爽,哪怕他心裏明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眾族之修的未來而布下的大局,可是他還是感到不爽,因為這讓他感覺,他所經曆的一切都不過是在秉承著他人的意誌而已,讓他感覺不到自我意誌的存在。

一時間,他的神色糾結不定,眼中更是閃爍劇烈,像是在抗拒著什麽,又像是在抉擇著什麽,很是複雜。

“浩劫之初,命運之匙,開啟命運輪盤,輪盤轉動之時,便是命運之局開啟。”白夜輕聲說道,眼中的神色很是沉重。

“難道這世上真的有命運一說?”龍宇辰自語,可是他的眼神很快就堅定了起來,道:“可是我不相信命運,隻相信自己!”

此時,龍宇辰的聲音有些冷,像是不相信白夜所說的這一切,連眼神都變的冷了下來。

“命運一說,實則虛幻,逆天之心,不可改之,浩劫之時,超脫之時。”像是看出了龍宇辰的心中所想,白夜禁不住說了一聲。

“什麽意思?”龍宇辰反問道,有些聽不明白白夜所說的話的意思。

“你並不用去相信這些,浩劫降臨這是無人可避的事情,也隻有徹底終結浩劫,你才可以徹底擺脫掉命運的枷鎖,從而超脫於萬物之上,所以,不要抗拒,不要相信,走好你自己的路即可,屆時,一切都將會柳暗花明!”白夜的聲音如驚雷般響徹在龍宇辰的靈魂深處,像是震天獅子吼一般,讓龍宇辰的精神猛地一震。

“呼...好險!”在這聲音下,龍宇辰猛然驚醒,額頭上滿是冷汗。

因為這事情的緣故,他的道心在剛才差點崩毀了,好在他那顆逆天之心並不曾動搖,再加上,有白夜那及時震響在他靈魂深處的震魂之音,才把他從毀滅的邊緣拉了回來,不過依舊是驚險萬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