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之戰的相逢,注定也會是生死之戰的開啟。

西靈和君臨,這兩位征戰一生的對手,因為種種原因,在今世相逢,是為了了結當年夙願,還是為了繼續前世的大戰?沒有人能夠說清,也無人可以看透。

或許,西靈的心中也是悲痛的,因為在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絕對非君臨莫屬,而他最了解的人也絕對非君臨莫屬,而且都還沒有之一。

因為在這個世上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對手,因為也隻有你的對手才會真正地花心思去觀察你,研究你,掌握你。

本來,這種情況的最好結局,是二人成為惺惺相惜的朋友,可是因為君臨的不甘,他二人的結局注定不會是這樣的。

“轟轟轟...”

域外,不朽威壓彌漫,一顆又一顆大星炸開,神光席卷浩蕩,就像是在滅世一般,天崩地裂,乾坤顛覆,景象非常的恐怖。

在這同時,還有可怕無雙的氣息洶湧浩蕩,從眾人的的頭頂上方傳來,頃刻間,便籠罩了整顆星球,這讓芸芸眾生驚懼,全都忍不住抬頭看向了天外。

在那裏,兩道耀眼至極的身影在不斷碰撞,每一道都璀璨的讓人睜不開眼,簡直比太陽還是熾盛。

雖然域外戰場相隔這裏無盡遠,但是那不朽的威壓卻還是彌漫了過來,令得蒼宇粉碎,讓人們的心頭像是壓著一座巨大的魔嶽,有種靈魂欲碎的驚懼感。

“太可怕了。”

感受著域外傳來的恐怖氣息,君家聖城這裏的每一個人的心中竟都是有一種世界末日到來的驚懼感,不管是龍宇辰這樣的小輩,亦或是早已成名的雲韓等人,皆是如此。

因為西靈和君臨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太恐怖了,在麵對他們的時候,就像是凡俗在麵對仙神一般,那種深深的無力,讓他們的心裏充滿了恐懼。

“君笑天,你君家的日子到頭了,準備受死吧!”鬼帝望向前方,眸子中充斥了冷冽。

聽到他這話,在場所有人的心頭皆是猛烈震動,眸子中開始有戰火在燃燒,體內向外湧動出的力量,竟是給人一種要掀翻這片天地的錯覺。

“除魔衛道,蕩平君家!”

在高達的帶領下,所有酆都戰士全都大吼出聲,因為這一戰,他們失去了太多的人,如今,君家叛徒的身份已經坐實,而他們也應該去結束這一場戰爭了。

“君笑天,束手就擒吧。”雲韓開口,眼眸裏有冷意,有悲憤...竟是十分的複雜。

君臨的承認下,縱然他很不願相信君家是叛徒的事實,可是也不得不接受這一事實,隻是這難免讓他複雜。

此時,在場與他有同樣心情的人也並不在少數,畢竟,他們也算是相識多年的好友了,隻是當這事情出現後,他們之間的友誼也注定是走到了盡頭。

“束手就擒。”苦笑過後,君笑天的眼中有堅決的神色閃過,道:“事到如今,束手就擒又有何用,戰吧!”

“動用一切底蘊,殺出重圍!”

在君笑天說完之後,那曾被鬼帝重創的君不悔也冷言開口,無形的殺念衝出,浩蕩了整片蒼穹,讓這裏瞬間就冰寒了下來。

“咚!”

天地齊震,君家底蘊盡出,竟是一連有五件天階戰兵騰空,那瞬間彌漫起來的恐怖威壓,讓十方皆滅。

廣袤無垠的大地沉陷下去,一座又一座大山崩壞,這裏像是在重新開天辟地一樣,萬物生靈盡毀,破敗的不成樣子。

此刻,君家這李除了日月神輪之外,又有四件可怕無比的天階戰兵出現了,但是威能最可怕的,還要屬君臨所乘坐的那輛皇道戰車,萬丈光芒璀璨盈空,有濃鬱的皇道之氣複蘇、彌漫,浩蕩了方圓三萬裏。

“君不悔,繼續剛剛未結束的一戰吧。”

鬼帝揮動遊龍神劍,橫掃乾坤,那驚人的劍芒太過可怕,璀璨的讓人睜不開眼,劍光斬動萬裏河山,竟是直接斬進了域外星空!

“這是什麽人?”

這一刻,天元大陸所有人都震撼,那劍光未免太可怕了,衝進域外,滅掉一些星體。

這劍芒得有多長?人們無法想象。

“哧!”

就在這一刻,君不悔也動了,那一直靜靜懸浮在他頭頂上方日月神輪,激射出一道月華,像是銀月在噴薄無匹力量,直接對碰在了遊龍神劍的劍光上。

刹那間,天翻地覆,這裏天罡茫茫,混沌爆發,毀滅之氣席卷天上地下。

在這股氣息下,所有人都驚懼不已,覺得自己的小腿肚子都在打轉,有種站立不住的無力感。

這太可怕了,二人隻是簡單的碰撞,就造成了數百位凝道境都很能打出的恐怖風暴,簡直無法想象。

然而,這還是他二人刻意收斂的結果下,因為還沒有進入域外,二人也不敢過分使用自身的力量,不然,整片天元大陸都很可能因此而解體。

“域外決一死戰!”君不悔衝向域外,那森寒的話語,如寒風萬裏吹得天

地寂寥。

“正有此意!”鬼帝駕馭遊龍神劍,像是一位駕馭著金色神龍的神龍騎士,全身威勢勃發,壓製萬道沉浮。

下一瞬,二人化作驚鴻流光,一步便出現在了域外的星空中,那毀滅的風暴跌宕無窮,讓整片星空都為之驚悸。震顫。

同一時間,倉殷和君笑天也是衝向了域外,雖然倉殷不曾動用天階戰兵,但是那一身威勢卻還是讓君笑天感到了萬分的沉重。

幸好,他手中有一尊皇道之氣濃鬱的大印,與他一同對敵,不然,以他逆天境的實力,真的很難去抗衡倉殷。

那大印是君臨王朝的傳世玉璽,上有九龍盤踞,流露煌煌偉力,代表了皇道權利的至高無上,可展現出無上鎮壓的力量。

可就算這樣,他也隻是堪堪抵擋住倉殷,存活下來的結果依舊渺茫,畢竟,倉殷在沒動用天階戰兵的時候,就隱隱有壓製他的力量,若是使用了天階戰兵,他君笑天又如何相抗。

除非,君笑天還有底牌未出,不然的話,他與倉殷之間的戰鬥結果,怕是在動手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

“殺!”

就在域外大戰的時候,君家聖城這裏也是大戰風雲再起,數十萬酆都大軍齊舉兵器,喊殺震天,像是一群狂野的天兵天將一般。

“君家死士出,殺光他們。”

君家大長老怒吼,君家聖城中衝出一片身著血紅戰甲的士兵,每一個人的眼中都有滔天的殺意。

這是一支完全由死士組成大軍,足有十五萬人,此時衝了出來,就像是一片血雲在蔓延蒼穹,讓這裏變得血紅無比,有驚人的血煞之氣衝出。

“觸發傀儡印,讓君臨天下軍衝在前麵。”

就在君家死士衝出的時候,君家的二長老則是這般說道,這讓雲韓等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咚咚咚...”

陰森詭異的皮鼓聲震天,君家二長老的手中出現了一麵皮鼓,上麵有漆黑的道痕密布,整體都散發著邪惡的味道。

當他敲響皮鼓,原本都不知如何是好的君臨天下軍,竟全都目光呆滯了下來,像是一下子變成了一具具沒有個人思想的傀儡,開始聽從他的號令,進而,隨他的意願而動,對酆都大軍發起了悍不畏死的衝鋒。

“該死!”

看到這情況,雲韓等人的臉色完全冷了下來,本來他們還對君家抱有一絲希望,但是當他們看到君家竟然使用這種方法去操控君臨天下軍的時候,完全就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