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利穆普.斯塔夫情緒惡劣地主持著委員會會議。

委員們坐在議會的大會議室裏,麵對著前麵高台上的主席台,不停地爭論著,辯駁著,反對他——地球委員會首席委員——的措施。

瞧那個非洲來的黑小子!那個亞洲的黃皮膚!那個南美洲的惡棍!那個鈍頭鈍腦的歐洲老頑固!都討厭!討厭!討厭!

難道他們看不出他在為人類做唯一正確的好事?難道在布利崗提人到來後,不是他布朗.利穆普.斯塔夫代表著世界上的五個部落?難道他不是美洲第一洲長?

大家都對雇傭布利崗提人的費用和條件提出質疑,對一切都不滿意!這個星球需要一支防禦部隊。他所列出的合同條款——他絞盡腦汁花費寶貴時間與史尼斯將軍共同製訂的條款——是合理的必需的。

非洲洲長對付給布利崗提那麽高的報酬極為不滿。布利崗提每人每天一百元,這也太高了,委員會成員們也不過每天五元。如果這樣發放鈔票的話,鈔票不就太不值錢了!吵,吵,吵,抓住些瑣碎問題不放!

布朗.利穆普已把委員會削減到隻剩五名成員,現在看起來五個人也嫌太多了!

布朗.利穆普絞盡腦汁法考慮如何走出目前的困境。

那天拉茲開車把他送到郊區的布利崗提人那兒,他著實為布利崗提婦女的作法吃了一驚,她們在街道上穿行,身上一絲不掛。會談的時候,史尼斯將軍向他解釋說那是她們在嬉鬧著玩。

回來的路上,拉茲一直滔滔不絕地談論古代那位偉大的領袖,叫什麽來著?比特……不是……希特勒?是,是希特勒。他是種族純化的道德向上的倡導者。種族純化倒無所謂,"道德向上"卻引起了布朗.利穆普的注意,這曾是他的父親最為關注的問題。

一邊聽著這些沒有結果的爭論和反駁,布朗.利穆普回想起他與那位好友人士特爾進行的一場純政治性的談話。談話的主題是關於影響,如果一個人非常有影響,那麽他可以隨心所人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聽起來很有哲理性。布朗.利穆普抓住了這個要點,他真心希望特爾把他當作一個資質優良的學生,他很高興接受特爾的友誼和幫助。

看來他在這個委員會裏毫無影響!布朗.利穆普挖空心思想找出一個辦法,讓這些人把他推舉為這個星球的獨裁者。這個辦法暫精彩,多麽好的建議:先通過一項法律,然後將違反法律的人拘捕,利用這種方式樹立影響。

這個念頭像一道閃電猛然間照到他心裏。

他敲敲桌子讓大家靜下來。

"我們都靜了下來。亞洲代表抖長袍,什麽意思?表示抗議?布朗.利穆普尋思著。哼,你可要當心,別犯在我手裏!

"我還有一條措施,"布朗.利穆普說,"與道德風紀有關。"他接下去闡述了一大套他的看法:道德部題是一切社會的支柱,政府官員必須誠實正真,他們的行為必須做到無可指責,絕不可參與到任何醜聞當中。

這項建議順利地得到承認,委員們都比較誠實正直,他們認為各部落道德準則盡管有所不同,但政府官員的一切行為必須符合道德標準。

委員們還通過了布朗.利穆普提出的一項決議,即凡是有可恥行為的官員應撤銷其職務,委員們都認為這一決議非常合理。

總算是通過了一項決議,委員會休會了。

回到辦公室,布朗.利穆普與拉茲討論了"微型偷拍器"的事。拉茲了解一些有關信息,是特爾告訴他營地裏哪兒有微型偷拍器。

第二天早晨,當委員會們離開旅館裏自己的房間後,拉茲冠冕堂皇地把微型偷拍器安在了房間裏令人深究不到的地方,並把偷拍器連在自動錄音攝影器上。晚上,布朗.利穆普秘密會見了史尼斯將軍。之後,十二個頗有姿色的布利崗提婦女被旅館雇傭,以便緩解旅館人手奇缺問題,並且這麽漂亮的女人直接服侍客人,可使客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特爾在知道這些事情之後,稱讚布朗.利穆普措施得當,還說為他感到驕傲,他能夠自己策劃出這一切。

布朗.利穆普高高興興地回到辦公室,一直工作到很晚,製訂出計劃實施的詳細步驟。其中最顯著的要算對喬尼.泰勒罪狀的羅織,喬尼.泰勒的罪狀列了一長串,懲罰措施也是布朗.利穆普期待已久考慮好了的。

月光很暗淡,籠子裏的燈也被熄滅了,看守被支開到別的地方。

布朗.利穆普坐在地上,特爾盡可能地靠近柵欄蜷縮著,拉茲.索瑞森坐在他倆之間,時不時用小罩子燈照一照字典裏的單詞。

他們說話聲音很低,任何人都不可能竊聽到。

一波一波的緊張能從特爾身上傳來,他的兩隻爪子不時地**著。這次與布朗.利穆普的會麵對特爾整個計劃的成功至關重要,特爾很慎重,他感覺呼吸都有點緊張了。但是他必須裝得比較淡漠,隨意,而且還要表現出對布朗.利穆普有所幫助。他必須把有可能激發衝突的衝動克製住,掩飾自己想逃出籠子的渴望。其實他已通過藏在石頭下的內部遙控器把柵欄上的電停了,這件事沒有人知道。今天晚上非常重要,他命令自己集中精力,等事情成功之後,再來享受把這兩隻動物撕成碎片的快感。

布朗.利穆普小聲地向特爾匯報了自己是怎樣成功利用委員會委員們的醜聞的。他把其他的委員會成員分別叫到一邊,讓他們看了一些圖片記錄,使他們認識到他們的行為違背了已定的法律條款。那些圖片記錄上是四位委員分別與新近認識的布利崗提婦女不堪入目的情景。這使四位委員承認了他們帶給政府的恥辱。(恥辱一詞是拉茲費了一番功夫從詞典中的古詞部分找到的,出自哈克納語,現已廢棄不用了。)

一項決議獲得了通過,選舉布朗.利穆普.斯塔夫為委員會常務委員長,由常務秘書協助工作。那位被任命的常務秘書在經過多方訓練後已能夠簽出自己的名字,但仍然不識字。迄今委員會的所有權力已集於斯塔夫一人身上,他成為地球上的星球長。其他幾位委員打好包裹回了老家。現在,布朗.利穆普的話就是地球上的法律。

特爾擺出一付很欣賞的樣子,小聲地但是極真誠地稱讚斯塔夫是多麽優秀的政治家,他的作為無疑是他出色的政治才能的良好體現。但是特爾發現斯塔夫並未像他預料的那樣興奮起來。"有什麽事我能幫上忙嗎?"特爾小聲問。

布朗.利穆普長長地吸了口氣,簡直透出一種絕望。他說他已給喬尼羅列出一大堆罪狀。

"好啊,"特爾壓低聲音說,"你現在有權力了,可以收拾他了,那些罪狀嚴重嗎?"

"那當然,非常嚴重。"布朗.利穆普小聲說,臉色稍微好了點。"他幹擾委員會下令進行的部落遷移,綁架協調人,殺害了許多部落的人,偷盜他們的貨物,並且觸犯了別的部落的權力。"

"我看是夠嚴重的。"特爾小聲說道。

"還有呢,他伏擊塞庫洛護送隊,殘忍殺害塞庫洛人,搶走了他們的運輸車。"布朗.利穆普說。

"這些罪狀都有證據嗎?"特爾又問。

"那個部落的目擊者就在這裏,伏擊塞庫洛護送隊的錄像正在飛行學院播放。拉茲已複製下來了。"

"我認為這些罪狀足可以把他送上法庭,接受正義的審判。"特爾說。"正義"這個詞使得拉茲又翻前翻後地在字典裏查找。

"還有一條罪狀,"布朗.利穆普又說道,"他在營地發現並上交了星係銀行鈔票二十億,其中短缺了三百元。這屬於偷盜行為,是重罪。"

特爾猛地大喘了一口氣,他並不是因為三百元的短缺而吃驚,而是心疼那二十億星係銀行鈔票。這使得他在塞庫洛星球墓地裏所存的棺材變得微不足道,相形見絀。

特爾需要幾分鍾時間理一理思路,他告訴拉茲他需要一瓶新的呼吸氣體,拉茲為他取來一瓶,遞給他時沒有注意到電裝置開關顛倒了,特爾及時地調整過來,避免了觸電。

特爾把新的呼吸氣瓶裝好,怒氣衝衝地想,老納木夫?一定是他。哼,這個糟老頭看來一點都不傻,居然暗中進行這樣的勾當…有三十年了吧?…一定有了!那可是二十億銀行鈔票!特爾忽然間又有了新的計劃。他要把它搞到手,然後封存到三或四個棺材裏,標上"輻射致死"字樣,那樣就沒人會去打開,棺材就可以直接運送到他的墓地裏去了。特爾放棄了從前的計劃,一幅全新的圖景在他麵前展開,他不但不會失敗,而且將撈到一大筆收益。一閃念間他已做出了重新安排,這個新的計劃要比從前的更安全可行。

然後他與布朗.利穆普的密談又開始了。

"你的問題到底在哪裏?"特爾小聲問。實際他對斯塔夫的心思知道得很清楚,斯塔夫想抓到喬尼.泰勒,但是他抓不到。

布朗.利穆普又歎了一口氣說:"列出罪狀是一回事,要抓到他又是另一回事。我怎麽找到他呢?"

特爾故意顯出沉思狀,然後說道:"讓我想想,有了,最關鍵的是要把他吸引到這兒來。"這對特爾來說隻不過是保安總長常用的伎倆。"你不能出去抓他,他可以到處躲,而且處處受到人們的保護。唯一正確的作法是把他引到這兒來,讓他得不到保護,然後出其不意地把他抓起來。"

布朗.利穆普一下看到了希望,不由坐直了身子。真是錦囊妙計啊!

特爾小聲說道:"他最後一次在這兒活動是轉航運輸裝置發射的時候,如果再有新的轉航運輸裝置待發射的話,他知道了一定會趕來。到時你可以輕而易舉抓住他了。"

布朗.利穆普眼神一亮,像是已看到了那一幕。

"但是還有個問題,"特爾又說道,"喬尼在使用公司財產,公司的飛機,公司的裝置設施,假如這一切歸你私人所有,你就可以再多加一條罪狀給他,叫做大宗偷竊行為。"

布朗.利穆普一時沒聽明白,拉茲給他簡單地重複了一遍,他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特爾非常鎮靜,小聲地點撥布朗.利穆普:"他在利用這個星球。不知你知不知道,星際礦業公司為這個星球向塞庫洛帝國政府支付了上萬億元。這個星球是公司財產!"

拉茲為了查出萬億的概念翻了塞庫洛詞典又翻古英語詞典,最後把數字寫給布朗.利穆普看。布朗.利穆普科不相信這驚人的數額。

"但這星球已被開采得差不多了。"特爾撒謊說,他知道麵前的兩個人不會識他。其實這個星是不可能被開采完的,除非透過地殼已開采到了地球的固體中心。"現在,地球的價值僅為幾十億。"實際上地球仍價值四十萬億,這兩個蠢才什麽也不知道。

特爾繼續小聲說:"我是公司的駐外代表,有權按照法律程序處理這筆財產。"彌天大謊!"現在你明白了?喬尼.泰勒為什麽一直不殺我,讓我活著?"

布朗.利穆普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小聲咕噥道:"我說呢!我一直都不明白,像他那麽殘忍的人,把錢姆科兄弟都殺了,為什麽單單留下你,為什麽不在同一天把你殺了。"

"現在你知道了這個秘密,"特爾說,"他正想辦法,要跟我談判,從我這兒購買星際礦業公司的地球支部和這個星球。所以他理直氣壯地使用公司設施在全球遊逛。當然我是知道他的惡劣人品的,我不會答應他。"

布朗.利穆普被泰勒所設的陷阱突然地嚇了一下,他感覺下麵的土地都開始崩裂了。

"他知道這二十億放在哪裏嗎?"特爾問。

"是的。"布朗.利穆普很緊張地說,天啊,他從前真是瞎了眼,這麽重大的事件都沒發現!泰勒要購買公司和地球,那麽他布朗.利穆普怎麽辦?

特爾把一切又都收了回來,說道:"我不會賣,至少不會賣給泰勒。我正考慮賣給你。"

布朗.利穆普鬆了一口氣,他向兩邊看看,沒人,於是向前傾著身子,迫不急待地說:"你會把公司和星球賣給我?我們?"

特爾沉思片刻,然後矜持地說道:"公司和星球價值絕對超過二十億,但是如果用現金付款,再加上一些別的考慮,我接受二十億的價格。"

布朗.利穆普近來對經濟學有些許研究,知道一些騙人的小把戲,他狡猾地問特爾:"能簽一個正式的出售單嗎?"

"那當然,"特爾說,"出售單一旦簽署立即轉為合法,但一定要用塞庫洛語擬訂合同,以示莊重。"一邊說,特爾一邊在心中暗想,要是被他們知道了真相,他們還不得把我活活地蒸死。

特爾裝作呼吸氣又用完了,讓拉茲給他換一瓶新的,他借此機會,在心裏盤算了一番。公司是從不出售某個星球的。一旦要放棄某個星球,那就一定要把它毀掉。特爾已決定要摧毀地球,一旦地球被毀,他簽的任何出售單都會成為廢紙一張,煙消雲散了。公司大概得兩年以後才能反攻地球,他還有時間,可以放心地簽署這份假造的出售單。

密談再次開始。"要達成我們上述的協議,你必須做幾件事:第一,把我原來的辦公室清理好;第二,允許我在辦公室自由工作,修建轉航運輸機;第三,為我提供一切所需用品;第四,為我提供保護,使我安全進行轉航運輸機的發射。"

布朗.利穆普對特爾的話有點犯疑。

特爾為了消除他的疑惑,說道:"我可不是小偷,我得把二十億鈔票送回塞庫洛的公司總部。"

布朗.利穆普聽著這話還比較放心。

"我會把這件事記錄下來,分製成兩份,一份給你們保存,一份給這兒的公司支部,以顯示其完全合法化。"特爾又說。"我會對你公平的,不會讓你持有一份未做記載的出售單。"

布朗.利穆普為了出售單的公平化,合法化在走極端,他還是有點疑惑。

"如果你持有了公司的出售單,你就擁有了這個星球和星球上所有的設施和采礦區。你就可以禁止泰勒到處走動。"

布朗.利穆普顯得釋然了一些。

特爾接下去說道:"你還可以通過各種渠道宣布將往塞庫洛星球發射轉航運輸機,喬尼一聽到這消息,就會往這兒趕。你下好抓住他。"

聽了這話,布朗.利穆普激動得立就要隔著柵欄跟特爾握手,幸虧拉茲在一旁提醒他,柵欄是有電的。他站起來,努力克製住要跳動起來的yu望。

"我去擬訂協議。"他說,聲音非常大。"我去擬訂協議。"他立即又把聲音放低了,"你的一切條件我都接受,就按你說的那樣辦。"他轉身向車子走去,一看走錯了方向,才掉回頭來,拉茲扶他上了車。

布朗.利穆普的眼神激動而狂亂。

"現在我們終於看到正義與公正了。"布朗.利穆普在回丹佛的路上不停地重複這句話。

特爾在籠子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會這麽好,他禁不住大笑起來,身體不停地**著。他就要成功了——會的,他會成功!成為一名最富有的塞庫洛。權力!權力!他馬上就都能到了,到那時,他一定把這該詛咒的星球化為一把飛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