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尼一聽到腰間無線尋呼機發出"三級準備",就從平台附近的棺材裏溜了出來,跑到大氣防護幕內。他身穿迷彩防輻射服,頭上戴著空氣呼吸罩。一個隨身攜帶的小袋子斜肩耷拉下來。他身上帶著兩根奪命棍,一把匕首,一束火把,還有兩件應急物。

喬尼沒料到布利崗提人會在平台裏。有六個士兵,還有史尼斯將軍!他沒想到布利崗提人竟會把命白白送給塞庫洛。一切都是錢的驅使!平台上放著成捆的錢。

他們都在看著特爾,特爾轉過去按發射電鈕。這些布利崗提人沒意識喬尼就在三十英尺以外窺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喬尼開始點燃火把。

忽然,他看到有個東西在動,那東西被放在一個長袋子裏。袋子的一頭開開了,原來是個人。難道他們會把這個人質帶到塞庫洛嗎?灰頭發,破鬥篷。

是羅伯特爵士!

喬尼隻好放棄用火把的想法,否則也會把羅伯特一起燒死。

特爾顯得很輕鬆,信心十足地從控製儀後麵回到平台中間。電線仍在"嗡嗡"地響。他突然停信了,木呆呆地。剛才他看見了那個動物。果然沒了他所料,它就在外邊,在車子的另一側。

現在他進了防護幕裏!

幕撤掉嗎?沒有,他能看得很清楚。那個動物是怎麽進去的呢?

就在特爾打算衝上去的時候,他看到那動物放下隨身攜帶的一個長竿武器,把手促向腰間的袋子裏。

喬尼掏出了特爾剛剛簽過的合同,一揚手,合同飛向平台中間,紅紅的大印在雪花的映襯下異常醒目。絕對沒錯,這正是特爾簽約合同!

喬尼放開嗓子,使勁喊:"不要忘了用塞庫洛語錄下來!"

特爾驚恐萬分。對他來說,最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他猛地撲上去抓住那些合同,結果和正要給弓箭手下命令的史尼斯將軍撞在了一起。

喬尼衝上前去,拿起那鈹終極炸彈。炸彈用粗線綁好了。它的金屬光澤,大小尺寸以及六角形狀讓人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這根線不是電熔絲,真正的電熔絲在炸彈裏麵,在頂端的定時裝置已定好八分鍾後即將引爆。炸彈底部被有目的地安了一個活動板。

喬尼正要把導火線接到粗繩上,兩支毒箭從他耳際"嗖"地飛過。

"手榴彈!"喬尼大喊一聲。

他撿起這枚八十鎊的重物向特爾擲去。特爾打了個趔趄,重物滾到了他的腳下。

布利崗提人一看到這個非常熟悉的武器,撒腿就跑。這時,外邊響起了大象的吼聲,布利崗提人撞到大氣防護幕上又被甩了回來。

特爾看了眼這枚炸彈,不由得膽戰心驚,早把合同的事忘到了腦後。

炸彈上有定時電熔絲。可是這個動物是怎麽從布朗.利穆普那兒搞到手,打開它,又神不知鬼不覺地換了電熔絲的呢?

特爾很清楚下一步該怎麽辦,他必須盡快除掉它。

特爾正要把炸彈從平台上扔下去,這時布利崗提人被幕反彈了回來。如果他硬把它扔掉,炸彈也會再回來的。

電線仍在"嗡嗡"地響!特爾決定必須把活動板拿下來,取下彈心。要立即動手!他似乎看見定時電熔絲馬上就要燒斷了。

他蹲著身子,開始用爪子摳底部的活動板。他讓電流擊了一下,仍不氣餒。

喬尼從特爾旁邊躍過。他必須帶著羅伯特爵士一起到控製儀那邊。

一個布利崗提單膝著地瞄準。一去毒箭呼嘯著從他腦袋上方掠過。

喬尼把從長袋子裏拖出,他的手、腳全讓綁起來了。羅伯特嘴哮囔著,好像在說:我放下,你先走吧!"

防護幕外鬧聲喧天,哭喊聲,咒罵聲,吼叫聲混成一片。

防護的另一頭火光閃現。平台裏麵的雪花也變成了雨水。

特爾還在摳那個溘板。他沒刀,無法切割金屬。他試圖摳出一個加圓圈,再把它移出來。屢試不中,急得他"嗷嗷"直叫。

兩個布利崗提瞄閃了喬尼。他先放下羅伯特爵士,從腰間抽出一根奪命棍,"啪啪"兩下打得他們抱頭鼠竄。

他拖著羅伯特爵士還能再堅持一會兒,但是到那個控製儀還有相當長的距離!

又一個布利崗提人上來了。喬尼擲出一根奪命棍正中那小子的前額,頓時他的腦袋偏到了一邊。

史尼斯大叫著,直衝喬尼跑來。

籠子外喧鬧聲震耳欲聾。

一個布利崗提抱住了喬尼的右腿。喬尼抽出另一根奪命根,砸碎了他的腦殼。他拖著羅伯特爵士又走了幾步。這個蘇格蘭人實在太重了。

史尼斯妄圖讓他的兩個衛兵射箭,但弓弦都濕透了。他們拔出刺刀,虎視耽耽地向喬尼逼近。

喬尼扔出奪命棍,其中一個如同被彈弓射中一樣退了回去。另一個亡命徒跟過來了。喬尼從腰間拔出最後一根奪命棍,閃開迎麵而來的刺刀,順勢向布利崗提的腦袋砍去。奪命棍從他的手中飛出去了。

他拖著羅伯特又往控製儀走近了一點。他想盡力站直,把他抱起來。

一時間,喬尼背部受敵。史尼斯將軍從肩帶裏抽出一毒箭,從後麵窮追不舍。

史尼斯舉起箭頭,朝喬尼的左胳膊猛紮過去,穿透了防輻射服,紮進了肉裏。

喬尼大叫一聲撲倒在地。他順勢往前翻了個滾,掏出一把匕首,往前走了兩步,把它插到史尼斯的心髒。

傷口劇烈地疼痛起來。喬尼握住箭杆,猛地把它拔出來。他知道自己已經中毒,傷口火辣辣地,疼得他難以忍受。

他咬緊牙關,積攢力量。以前聽他們說過這種箭毒的毒性發作很慢,因此他有時間搶救羅伯特和控製儀。

他抓住史尼斯身上的刀柄,想把刀子猛拉出,刀把斷了。他看著特爾。

這個塞庫洛仍在咆哮著摳活動板。他張開爪子,先把硬金屬切成一個,再把這慢慢地拿出來。

外麵更靜了。德威特的喊聲傳過來,"再過十秒鍾撤退!"

喬尼知道他已晚了。

電線仍在"嗡嗡"地響。

喬尼強迫自己集中精力。他的任務還沒完成。心跳在慢慢加速。

他用手架起羅伯特爵士的兩隻胳膊,拖著他來到控製儀旁。喬尼很清楚控製儀裏有炸彈,必須盡快拆除掉。

他讓羅伯特倚靠在控製儀上,這樣即使大圓蓋塌下來也不會咂傷他的手和腳。

他瞅了眼控製儀,開關在上麵的位置。如果點燃發射,開發就會跑到下麵的位置上了。喬尼多麽希望有時間告訴別人這個秘密。

他摸索著找遙控盒,發現袋子裏有些碎玻璃片——治療中毒箭的藥水打翻了!他感到胳膊針紮般難受。

遙控盒動了一下。不!是他的手在發抖。他扔掉開關,晃動起重機。不對,他應該先關閉防護幕,這時喬尼兩眼直冒金星,心跳越來越快。

防護幕!他爬到匯流栓前,關上防護幕,又回到,仰視上麵的大圓蓋。他用遙控器對準上麵的圓蓋,這們它就會準確無誤地下來。他又把按鈕打到"慢",大圓蓋正穩穩法法、慢悠悠地往下落。電纜線繃得緊緊的,可他已顧不得那麽多了。

他從腰裏抽出斧頭——他應該等到"嗡嗡"聲一停,就砍斷纜線的。

喬尼已沒有了時間概念。他隻聽到電線的"嗡嗡"聲。

他朝平台上的特爾望去。這個怪物已打開活動板,正小心地擺弄著炸彈,從裏邊抽出彈心來。

喬尼突然明白了特爾想幹什麽。他要把那枚彈心向他扔過來,就像子彈一樣,會直逼而來。

忽地,有個東西在喬尼眼前一閃。

是布朗.利穆普!

他正手湯普森機關槍,穿過平台遠側的防護幕,往這方向衝來。他想靠近喬尼,怎麽也夠不著。

大圓蓋還沒落下來。

特爾拿著彈心,正準備朝喬尼扔來。

現在安靜了一些,周圍隻有電纜在吱吱作響。到處都是煙霧。他用手指著布.利穆普。

"特爾!他要開槍!"他大叫著。特爾轉過身,看見了布朗.利穆正端著槍瞄準。

隻要一發子彈就會打亂整個發射計劃。

特爾使出渾身的力氣把彈心扔過去。

彈心打到布朗.利穆的身上,裂開,擊中他的脊椎骨。機關槍也掉到了地上。

胳膊、腿變了形的布朗.利穆普躺在地上,"哇哇"直叫:"該死的泰勒!該死的喬尼!"他挺在那兒,不動了。

電線仍在作響。

特爾衝喬尼大喊,"我還是贏了,你這個老鼠腦袋!"他現在是光說不動。

喬尼感到頭暈目眩,心跳更快。但他還得搭話,分散特爾的注意力,牽製住他。

"你臥室的棺材今天早上讓人給換了,裏麵裝的全是鋸屑!"喬尼也喊起來。

特爾死盯著他。

"金子永遠不會到塞庫洛人手裏!我們也把它們給換了!"喬尼又加大了嗓門,

特爾張大嘴"哇哇"直叫。

平台上的裝置在晃,盛滿鋸屑的棺材在晃,地上布利崗崗提的屍體在晃,特爾也在晃。一切都完了。平台空了,雪水幹了。

"嗡嗡"聲終於住了。喬尼揮起斧頭,猛劈電纜。纜線不算太難對付,又劈了兩下就斷開了。

天突然黑起來了。不則大圓蓋終於落下來了。

圓蓋底下的滑動墊木碰到了金屬。喬尼衝到蓋子裏麵,拽緊鎖線。

天黑了,伸手不見五指。

他猛地想到特爾可能已處長了發射時間。

喬尼的袋子裏裝著個小煤氣燈,他地掏出來。他的整個身體開始搖晃起來,每個關切都成了上緊的發條。

一個聲音衝他而來:"快,快給我鬆開繩子。"是羅伯特爵士在說話。

喬尼拿起斧頭,摸著羅伯特的手。刀口太鈍,砍不斷繩子。

忽然,他記起控製儀下麵可能有定時炸彈。不由得打了個寒噤。隻要一引爆,肯定會把羅伯特炸成碎片。他放下斧頭,用手使勁推控製儀,這家夥很沉,他怎麽也推不動。喬尼現在隻剩下一隻好胳膊了。他用極度疼痛的肩膀頂著,終於撬起了控製儀的底座。

他碰到了低架,又往上一點,終於摸到了炸彈,它已用螺絲上緊了。他用一隻手把它擰鬆,拿下來,讓控製儀複位。在黑暗中,他把定時炸彈裏的電熔絲抽出來。

喬尼覺得自己要休克了,心在"突突"地跳,就像一根繃緊的鋼絲馬上就要到極限了。

他還有件事要做——開關。告訴同夥開關的位置。

喬尼自己馬上就要四分五裂。

"羅伯特!告訴他們開關……開關就在下麵的位置……緊靠著……的下麵……"

大圓蓋外麵"轟"地一聲震得整個平台都搖晃起來。

仿佛發生了十二級地震,整個星球都灰飛煙來了。

喬尼直挺挺地躺在黑暗中,外麵的喧器、吵鬧都聽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