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尼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這次試驗的結果上,因此聽到麥克肯瑞科說還要等三天才能判斷車克沒事了,他坐立不安。麥克肯瑞科說還有感染和複發的可能,必須再觀察一段她的反應。

喬尼告訴他,必須解決塞庫洛數學這一問題。否則,那些經濟滯後星球的代表就會怒氣衝天地來找他嚷個沒完,說不定還會訴諸武力。麥克肯瑞科說急也沒用。

車克也不是一下子就沒事了。她第二天還躺在**,根本起不來,又暈又弱。喬尼想,從塞庫洛來到地球後,塞庫洛人的平衡感和思考能力也許會受到損壞。

又發生了一些事情。皮埃爾·索倫斯不見了,喬尼幾小時後才知道,有人看到他搭了一架路過的飛機,回歐洲了。

帕蒂似乎經曆了一聲巨變。喬尼坐在廢圖書館裏,不耐煩地翻著那裏的書,帕蒂也坐在他身旁。喬尼胡亂翻了一會兒,突然覺得帕蒂想說話。他就把書扔在一旁,一直看著她。

"喬尼,你要說實話。比蒂活了很長時間嗎?"

喬尼一下子回到了那個黑暗的日子,一陣悲痛攫住了他的心,他哽咽了,隻能微微地點點頭。

"那就能把他救活!"帕蒂的語氣裏沒有責備。

喬尼看著她,說不出話來。上帝,不!那個男孩被炸成了兩截,腦漿迸裂,誰能救活他?誰也不能!可是他不能這麽對帕蒂說。

"喬尼,要是我知道怎樣當醫生,要是我在那兒,他肯定不會死。"她確信無疑地說。

他還是說不出話來。

"醫生走的時候,我想跟他們走。"帕蒂說,"我會很聽話,我會去上學,好好學習,學做好醫生。你願意幫助我嗎,喬尼?"

他還是什麽也說不出來。他伸手把她攬在懷裏,半天他才說,"當然,帕蒂,我願意。你可以跟愛倫姨媽在一起。我幫你問問麥克肯瑞科,我給你出學費。"

她從他懷裏站起來,眼睛裏充滿了堅定的信心,鄭重地說,"謝謝!"這才轉身走了。

過了一會兒,他才好些了,他原以為帕蒂再也不會快樂,再也不會恢複往日的模樣了,都過去了。她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可以上路,走出回憶的陰影了。

第二天,他去電子商店買器材,發現不知道電子槍的電流數,隻好跑去圖書館查閱。

車克在那裏!她坐在桌前,四周都是書。"喬尼,"她有些嚴厲地說,"你把這兒弄得太亂了!你要記住把取下的書放回架上!"

他看看她,在呼吸麵罩下,她正在嚼什麽東西,她的眼睛也更亮了,看樣子還長胖了不少。"你必須記住,我們公司要求圖書館必須井井有條!"車克又說,然後又忙著整理各種書籍,她的動作很協調,沒有一絲生病的樣子。喬尼想跑去把這個消息告訴每個人。

"喬尼,"車克若有所思地叫住他,"我一直在考慮數學。如果你還想讓我幫忙,我就學學加減乘除什麽的。不過,喬尼,"她不解地盯住喬尼,"說老實話,為什麽智力健全的人都要學這個?我是說,數學有什麽用?"

三分鍾後,喬尼便激動萬分地告訴麥克肯瑞科,可以放手幹了。

喬尼他們花了一些時間,把問題都解決了。

與塞庫洛人打交道,難免要冒險,就算不打交道,隻是接近他們也要小心。他們一伸爪子就能把人臉撕破。麥克肯瑞科把車克頭顱裏的膠囊取了出來沒發生危險,因為車克那時候不清醒。他早些時候檢查過的一個工人就不一樣了,他已經處於半麻醉狀態了,還陡地坐起來,要不是用繃帶綁在**,還真可能傷了人。

因此在塞庫洛人害怕的狀態下給他們施行手術,非常危險。

年輕一點的那位醫生受過基礎牙醫訓練,他檢查了兩三個頭骨,研究了塞庫洛人口中的尖牙和後部牙齒,那些牙齒都有齲齒的傾向,有的已經長了洞,這都是他們吃的食物造成的。

喬尼給他拿來一些銀和水銀,讓他用作補牙材料;他還發明了一種新式呼吸麵罩,加了塞子等物,逼著塞庫洛人不用嘴,隻用鼻子呼吸;他又拿來幾隻小鑽頭。

計劃的內容是告訴塞庫洛人,又下達一條新命令,每個人都要去醫院修牙、補牙。因為可能會疼,所以要先施行麻醉。塞庫洛人聽後都沉得狐疑,可能是因為他們原先的公司從不考慮雇員的健康。不過,一朝天子一朝令。

醫務人員組成了流水線,先把塞庫洛人帶進來,麻醉,把金屬囊取出來,然後推到另一張手術台上,小醫生趁麻醉狀態,把尖牙和後部牙齒修補好。

這樣,從第二個塞庫洛起,每個人都能看到手術台上躺著一個人,醫生為他補牙。頭一張桌上的金屬分析儀,如果問起來,就說是找齲齒用的。

流水線順利地進行,進來一個塞庫洛人,取出腦部的金屬,推到另一張手術台上補牙,補完後用礦車推到大院的塞庫洛居住區休養。

總共花掉一百五十四個工時,才做完這一切。

最後一個快做完的時候,頭幾個塞庫洛人已經可以下床了。他們補了不少齲齒。不過,他們自己印象最深的,還是新修的尖牙,多亮呀!他們每過一處,看到能反光的平麵,就會停下來,屏住氣息,摘下呼吸麵罩,欣賞自己美麗的新笑顏。

塞庫洛人知道愛美,這本身就是一個不小的變化。

他們不比以前懂得禮貌,但的確比從前心情好。

科爾看著別人熱火朝天地來來去去,自己不能無動於衷。他不知道自己腦部沒有膠囊,可他知道他的尖牙不太亮,所以大家隻好答應了他,把他也拉進來,施行麻醉,修了牙這才完事。

醫務人員準備打道回府。

"喬尼,我們已經沒事了。"麥克肯瑞科說,"都交給你了,要小心,膠囊取出來了,可是塞庫洛教育和傳統訓練的腦袋,難保不留渣滓,祝你盡快解決數學問題。"

醫療隊就這樣返回了艾伯丁。

喬尼繼續留在這裏。

車克幫喬尼收集了公司的從事檔案,喬尼一一過目。她又找到一本又厚又大的文件,由於風吹日曬,它們已經皺皺巴巴的,有的地方還發黴了。

喬尼接過檔案,原來是一位名叫索斯塞庫洛人檔案,他在丹佛附近的營地擔任助理采礦經理。喬尼在丹佛卻從未見過他,他一定天天呆在辦公室裏,原因檔案上已經交代得很清楚,索斯的年齡為一百八十歲了,一般的塞庫洛人平均年齡為一百九十歲,索斯已經很不年輕了。

檔案裏還記錄了另外一些內容。從索斯五十歲起,他就從未返回塞庫洛。他在宇宙裏轉來轉去,一會兒在這兒工作兩年,一會兒又在那兒供職四年,就是沒回塞庫洛。他每次都是在傳載裝置上通過"交叉發射"出發的。喬尼知道所有的貨物無論運到哪裏,都必須從塞庫洛中轉,人肯定也不例外。其實,塞庫洛人的這一做法,大大扼製了本國經濟和其他勢力的發展。他們的傳載裝置每個地方隻有一台,貨物處理量每天都是固定的,所有的貨物一律從塞庫洛周轉,勢必影響這些裝置的工作效率。喬尼吸取了教訓,在許多地方建立兩組發射平台,一組接收發來的貨物,另一組專司發射。

喬尼細讀了這份檔案。索斯,畢業於采礦學校,擔任過"礦石理論"的助理教授。直到五十歲,一切都很正常。可是五十歲時,突然把他任命為一個偏遠星球的助理采礦經理。在此後的一百三十年間,他一直擔任這個職位,四處換崗。

這就怪了。喬尼查閱了浩瀚的檔案堆,最後找到了和索斯第一次離開塞庫洛的日期相吻合的一段記錄:不適合教學。弗拉,格魯診所,塞庫洛。

就這麽一小張字條,把一個人流放了一百三十年!看不出他犯了什麽過錯,總是克守己任,未曾有過一句怨言。檔案上就是這麽寫的。

喬尼沒有直接去找索斯,而是先去找了梅茲。梅茲就是那位跟科爾作對的塞庫洛人。他是喬尼見過的最龐大的塞庫洛人,是本地的計劃技師。

梅茲的牙齒閃閃發光,他從容地坐下,看上去脾氣挺壞。

"聽說小醜科爾罵我不幹活,"梅茲唐突地說,"有沒有合同無所謂,你要是想叫一個矬子官員騎在技師的頭上,你就要倒黴!"

"他不過是想叫礦區運轉。"喬尼說。

"有什麽用,采了礦,又運不到塞庫洛,你毀了那兒!"

喬尼覺得還是開門見山的好,"如果你把下一礦體的計算方法給我,我來幹。"

梅茲冷笑一聲,喬尼一想,完了。

"無論如何,"梅茲譏笑著說,"我都不想跟外邦人談數學。"他想了想,把呼吸麵罩舉起來一點,伸手去撓撓鼻子。

兩人相持了很長時間。

"誰知道我是在哪兒先有了這方麵的想法,采礦學校?對,就是在采礦學校。你看,這可笑死人了。我想起有人有我麵前拿著一個旋轉的陀螺……"他打了個哈欠,又頓了一會兒,"嘿!"他突然脫口而出,"是負責我們那一組的心理醫師!你看,我已經許多年沒想起他了。滑稽的老——。他那時老愛和年輕的男子在一起——噢,當然,要不他就在舊城區的性商店裏轉悠。沒錯,就是他。喂,我們說什麽來著?"

"告訴我如何做數學。"喬尼說。

梅茲聳聳肩,"你何必呢?我自己做省事得多。這玩意兒和礦石有什麽關係?"

"把礦石交叉發射到別的地方。"喬尼說。

"違法的吧?多少回扣?我是說,給我多少獎金?"

"老數目。"喬尼說。

"告訴你吧,你跟科爾說,他無權管我,小心點兒!你如果每噸礦石給我加上平時一倍的獎金,我就算下一個礦體的位置。"他得意地笑起來,"這兒的礦藏比我告訴公司的多多了!咱們說定了?"

喬尼說定了,梅茲便走了。這是一次沒有結果的測驗,喬尼也沒有受到傷害。他等了兩天,想著梅茲會自殺,可是他沒有。他就是天天給科爾惹麻煩,跟科爾頂牛。後來,他又損壞了分析儀和好多別的采礦工具,隻好把他罰去指導工人挖礦。

喬尼利用這段時間還做了些別的事。他去了薩利斯伯裏,在那兒索爾幫他嚇唬著大象和蟒蛇,他在廢墟裏找書,想搞明白放在人麵前的"旋轉陀螺"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他在一本小書的目錄裏看到了這方麵的提示,小書的題目是《給百萬人催眠》,讓人摸不著頭腦。他照書中的提示做了一個,索爾捉來一隻小鹿,喬尼把陀螺放在小鹿的麵前旋轉,小鹿隻是一直盯著它。索爾讓喬尼放在他麵前試試,結果索爾大笑不止。

書中說,讓人進入催眠狀態後,你命令那人做什麽他就做什麽,根本不覺得有人命令他。喬尼想,如果對塞庫洛人有效,塞庫洛人一定與別的人種不一樣。不管怎樣,喬尼明白那個心理醫師想誘惑梅茲幹什麽了。要加上膠囊催眠的效果才會更好。

塞庫洛人生活在怎樣的世界裏!整個國家都籠罩在同一息陰霾下是多麽恐怖!可這辦法看樣子也不是塞庫洛人獨創的,不然,廢墟裏的人類舊書中怎麽會提到這個?什麽人能固執到認為自己就是真理,讓千千萬萬的人匍匐在自己腳下?希特勒嗎?

梅茲還像往日一樣強硬。喬尼準備好好動動索斯的腦筋。要是還有人懂得塞庫洛數學,這個人就是索斯了。近來,在塞庫洛數學這一難題上,喬尼碰了不少壁。不過,困難隻能使他的信心更加堅定。一定要想法解決這一難題。它突然想起了勞若茲的來信,成千上萬的發明公式都使用了塞庫洛數學。要使那些破產的軍火公司改產民用商品,必須解開那些塞庫洛人製的謎。

喬尼發現索斯沒有住在宿舍裏。由於他整夜咳嗽,別的塞庫洛人都睡不著,他們堅持讓他住在呼吸氣區的一間儲藏室裏,喬尼就在那兒找到他。

屋子還不壞,這個老塞庫洛人把儲藏室原有的幾隻存貨架改製了幾個書架和桌子,書架上塞滿了書,那些桌子上也堆滿了書和紙。

喬尼進門的時候,索斯坐在一隻高板凳上,他的頭發已經變藍了,這塞庫洛人年老的特征。他身穿一件寬鬆的大袍,頭上戴著一頂小帽。

他眯起眼睛看看喬尼,顯然看不清。然後他注意到了喬尼腰帶上的槍。

"這麽說你來帶我走,"索斯說,"我一直不知道誰會想到來這兒。"

"你這裏的書可真不少。"喬尼想改變話題。

"我很幸運,"索斯說,"營地第一次遭到襲擊的時候,我正在辦公室裏,聽見槍響,我知道會發大水,趕緊跑進屋裏把所有的東西都塞進大防水袋裏。撤離的時候,我請一個好心的小夥子幫我弄了出來。"

喬尼看了看那些書名,大多數他都看不懂,那些書裏的字有的他一輩子也沒見過。

"他們通常允許我到處帶上自己的書,"索斯說,"交叉發射的時候,他們不管你帶了多重的東西。這次你同意我也帶上這些書嗎?"

喬尼一時以為這個老塞庫洛人昏頭了。後來他想這些塞庫洛人決不願相信他們的同類都死了,他們寧願認為在別的地方還有活著的俘虜。

"我不是來帶你走的,別的星球上再沒有塞庫洛人了。"

索斯想了想,然後咕嚕了一聲,說,"這樣結束一百三十年的流放生涯也夠可笑的,不過流放不會結束,就算我留下來,也沒有結束。"

喬尼總算引他說開了,這就好,最好繼續說下去,"當初是怎麽回事?"

索斯聳聳肩,"千篇一律,我對心理醫師態度不恭。檔案上沒寫?"喬尼搖搖頭,索斯接著說,"你知道也未嚐不可。最近,我常有一種古怪的感覺,就想說老實話。我也很感激你幫我補牙。有兩顆尖牙原先疼得厲害。不管怎麽說,當然,我們學校裏有一個小孩,他聽不懂課,想讓老師解釋得再詳細——"

"數學課嗎?"喬尼問。

索斯出神地盯了喬尼半晌,"問這個是什麽意思?"他說,那神態仿佛是烏雲過後的晴天。看喬尼無話,他接著道,"對,是數學課,我想沒錯,就是數學,是關於如何在采礦過程中計算礦體總量的。"他歎了口氣,"肯定有人報告到上邊了,因為分管學校的心理醫師來了。他們走進教室,對那個小孩大吼大叫,對全班學生大吼大叫,影響惡劣透了。我不知道我為什麽那樣做。多年來,我一直認為是我的母親,她影響了我。她是一個地下教會組織的成員,這個組織相信任何有感覺的生靈都有靈魂,他們堅信無疑。"

"倒不是她被抓起了還是怎麽的,是她的想法和做法啟發了我,我做出了後來的事。這個心理醫師站在台上大罵學生,說他們都是動物,說他們要牢記自己是動物。他太狂妄了,罵得我上不了課。我就讓他小聲點,就這樣。"

他愣愣地坐了半天,"說這些舊事,真有點心酸,我以前是從來不說的。要是傳到——"他突然頓住了,"我這才想起來,他們都死了。說也不要緊!"然後,他湊近喬尼說,"不要緊吧,你說呢?"

"當然不要緊,"喬尼說,"我就連心理醫師是什麽都不知道。"

"你看,"索斯說,"我也一直對自己說不知道心理醫師是什麽,後來就真以為自己不知道了,真的。但是,心理醫師影響了我的一生,所以我大體上猜了個差不多。許多星球上有許多書,都提到了相關的話題。二十五萬年前的塞庫洛人同現在的塞庫洛人有天壤之別。那時候,他們的名字也不叫‘塞庫洛‘。我想大概是它們遭到了外族入侵還是別的什麽。"

"越到後來,他們越殘暴、醜惡——江湖騙子、謊言家。塞庫洛人就那麽完了,他們的統治者最初還是在舞台上玩雜耍的,給人們施行催眠術,讓他們逼笑觀眾,當眾出醜,真惡心。"

"由於發生了外族入侵,他們都嚇壞了,跑到皇帝那裏秘密商談了很久。後來,他們就統治了學校和醫療中心。根據外星球的書籍記載,外族入侵以前的塞庫洛人根據他們當朝當代的皇帝稱呼自己。從外族入侵的時候起,他們就被稱作‘塞庫洛‘人,意思是‘頭腦‘!這是一部分字典裏的解釋。根據這個字的形式,它也可以表示‘——的財產‘,每個人都變成了塞庫洛人的財產。"

"誰知道,後來這幫瘋子就把自己叫作‘心理醫師‘,人民是‘腦‘,他們是‘大腦醫生‘。他們才是真正的統治者,他們教育兒童,監視每個公民,鎮壓一切宗教組織,他們命令人們如何思考。"

"哎,我太蠢了,不該那麽做。"他不吭聲了,"不過,這個‘心理醫師‘的吵聲太大了!我不該怪我母親,真的不該怪她。"他停了一會兒,慢慢吸了一口氣,"記不清了,我好像還說,‘他們不是動物。‘"

他一陣恐慌,過後又說,"我就這樣開始了流放,你知道。"

喬尼覺得這幫騙子簡直令人發指。

"那好,"索斯回過神來說,"如果你來的目的不是帶我走,那是什麽?像我這樣的老朽一點用也沒有了。"

喬尼單刀直入,"你肯定懂數學!"

索斯的老眼不解地看著他,"你怎麽知道我的嗜好是數學?檔案是不會寫的,我曾花了五百元賄賂過一個檔案館館員,我看過了。"他伸出僵硬的爪子在書架上抓了幾本書,"啊!"他愉快地叫道,"我的書!"不過,立刻又黯然下去,"這些書都是別國人用陌生的語言寫的,能看懂的人寥寥無幾。多少人都死了,他們的種族也已經滅絕了!說吧,"他看著喬尼,"你來找我幹什麽!"

"我想請你教我塞庫洛數學。"喬尼說。

索斯突然一陣緊張,他似乎一時不知所措,但很快又放鬆了。"一百三十年了,頭一次有人讓我給他教東西。你是外族人,可這又怎麽樣?"

喬尼的愁雲登時散盡,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