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那迪恩興致很高。此時,他駕駛的飛機已來到了大不列顛島上的康恩沃營地上空。

羅伯特在給駕駛員分配任務時,采取了抽簽的方法。丹那迪恩和他和副駕駛員德威特抽到了康恩沃礦場。這個礦場位於大不列顛北部的蘇格蘭地區。在所有的塞庫洛礦場中,康恩沃礦場是離中心礦場最遠的一個。

丹那迪恩和德威特都很興奮,這下子他們可以痛痛快快地好好大幹一場。前一天晚上,他們倆仔細研究了一下飛行路線和襲擊步驟,他們準備了了厚厚的防寒服,因為在高空飛行,氣溫很低的。

康恩沃礦場的塞庫洛一向以殘忍聞名。一千多年以來,在這個礦場四周方圓一百多英裏的區域內,從沒有蘇格蘭人來過。塞庫洛們在休班的日子裏,便拿著槍四處捕獵人。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消遣和取樂。有一次,他們抓到幾個蘇格蘭人。他們把這幾個蘇格蘭人綁到樹上,一點兒一點地割他們的肉,整整折磨了他們十八天。

丹那迪恩和德威特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地教訓教訓這群魔鬼。

在塞庫洛發射的時刻,他們親眼目睹了喬尼在發射台上的衝刺。喬尼在規定的時間裏完成了規定的任務後,便安全地衝下了發射台。這時,他們聽到了號角聲,於是便按原計劃進入各自的飛機,開始了各自的襲擊行動。

他們的飛機以每小時兩千英裏的速度在高度為十萬英尺的高空飛行著。很快,他們便來到了康恩沃礦場的上空。

他們打開飛機裏的掃描器和顯示屏幕。從顯示屏幕裏可以看到,這個礦場的塞庫洛絲毫沒有作戰的準備。他們從屏幕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塞庫洛的冶煉廠、倉庫和指揮塔。他們確定第一個襲擊目標——指揮塔。

丹那迪恩畢竟是丹那迪恩,他思維敏捷,最善於隨機應變。在看完整個塞庫洛礦場的情況以後,他又有了新的主意。他想,不僅要把規定的任務完成,而且還要超額完成一些原計劃沒有規定的任務。

此時,礦場的飛機降落區一片通明。礦場裏的塞庫洛誤以為這是一架普通的塞庫洛飛機,所以趕快把燈打開。

丹那迪恩想,這群蠢豬!借著燈光,他看清了整個礦場的總電源控製係統的位置。從總電源處延伸出許多照明用的電纜,從礦場的上方看,這些橫豎交叉的電纜就像一張大蜘蛛網。

在這張大蜘蛛網的中間地帶,是飛機起飛和著陸區。在著陸區的邊緣有一個大輪子。這個大輪子是用來控製著陸區邊緣橫杆的升降。

丹那迪恩想,既然知道了總電源的位置,就應該先切斷總電源,讓整個礦場處於一片黑暗混亂的狀態。不能讓他們在亮堂堂的燈光下長到武器再來攻擊。切斷總電源以後,再按原計劃摧毀指定的目標。

丹那迪恩把自己的想法跟他的副駕駛員德威特講了。德威特雖然對他不按原計劃行動的想法感到吃驚,但最終還是同意了。

他們在著陸區著了陸。丹那迪恩手持突擊槍,打開飛機門,來到地上。從一間不起眼的小哨亭裏走出一名塞庫洛,他在大約十英尺的地方好奇地盯著丹那迪恩。

"托爾奈普來了!"這名塞庫洛哨兵大聲喊道。

丹那迪恩還沒有來得及瞄準,那名塞庫洛哨兵便鑽進了哨亭。接著,擴音器裏傳來了震耳的喊聲:"托爾奈普來了!趕緊拿好槍,做好戰鬥準備!"

丹那迪恩不知道托爾奈普為何物,但是他顧不上這些。他鑽進了飛機。

兩名塞庫洛拿著槍衝出來,立刻被擊斃。

他們駕著飛機,先切斷了電源,然後炸毀了塞庫洛指揮塔。接著,他們又炸平了一排排的塞庫洛倉庫。最後,為了保險起見,他們又礦場上空飛了兩個來回,扔下了幾顆炸彈。塞庫洛呼吸氣存放處和其他幾個地方全部炸為灰燼。大多數塞庫洛還沒來得及拿起武器,便被炸上了西天。

他們又在礦場上空逗留了一會兒,把個別殘存的塞庫洛消滅掉。現在,礦場裏一片寂靜。

一會兒,他們從飛機裏的雷達屏幕上看到一輛塞庫洛飛機。他們意識到這是一架運送新雇工的飛機。今天,從塞庫洛星球剛發射到地球上來一批新雇工。通常,新雇工都被分成組,分配到不同的礦場。沒想到,他們來得這樣慢。

新來的飛機在飛機著陸區著陸以後,從飛機上走下一群塞庫洛,個個爪子裏都提著行李,他們向前走了幾步以後,感覺事情不太妙,又轉回身向飛機裏走。還沒等到他們走到飛機跟前,丹那迪恩一陣機槍掃射,把他們全消滅了。

現在,康恩沃礦場沒有了塞庫洛呼吸氣體,沒有了飛行所需的燃料,並且百分之九十的塞庫洛全都被消滅。這就等於判了這個礦場的死刑,作惡多端的塞庫洛總算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放鬆下來以後,丹那迪恩坐在飛機裏問德威特:"你知道什麽是托爾奈普嗎?"德威特說不知道。丹那迪恩想,我們的這身打扮也確實夠奇特的。光這奇特的外表就夠他們害怕一陣子。想到這兒,他暗自笑了起來。

他們提前了大約六個小時完成了襲擊任務。丹那迪恩又有了新的想法。他的一個親戚在克蘭費格斯當領導。另外,那兒還有一位他心愛的少女。所以他想到那兒去一趟,德威特同意了他的意見。

他們衷心希望其他十四個礦場的襲擊也進行得這般成功。

他們駕駛著飛機向蘇格蘭的克蘭費格斯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