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特頹然地坐在轟炸機裏。他對一切都無能為力,隻能坐在那裏聽天由命。

傻瓜那普!

開始的時候,茲特聽到發動機的響聲,以為是自己坐的飛機引擎由於缺油而發生摩擦。後來,他漸漸地聽出來這聲音來自另一架飛機,一架馬克32號塞庫洛飛機,他看到了駕駛飛機的是那普。他不明白那普為什麽要駕駛著飛機跟在他的身後。為他護航?這架大型轟炸機根本就不需要護航機。

剛發現那普的時候,茲特心裏充滿了希望。他想,也許那普會在他身邊敞開的飛機門上為他掛上一個軟梯,然後把他救出去,但過了好長時間也不見那普來解救他。那普似乎壓根兒就沒注意到毒氣轟炸機上有一扇門是開的,更沒有想到用軟梯把茲特解救出來。也一直在大轟炸機關著的門一側飛行。

茲特想,我根本就沒給那普下達護航的命令,他既然不是來解救我的,那他為什麽老跟著我呢?後來,他漸漸想起來,在飛機庫裏的時候,那普正在準備著一架馬克32飛機。茲特好像對他說過一句"跟我來"。他的意思是讓那普跟他到轟炸機上去,但那普卻理解錯了。當時茲特還納悶來著,怎麽不見那普來呢?剛才這一陣驚慌弄得他魂飛魄散,腦裏一片空白。直到現在,他才想起當時的情景。

那普隻顧駕駛著飛機往前飛,全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這麽做。其實,他駕駛的是一架馬克32號低空掃射戰機。是專門掩護陸軍作戰的。它的外殼堅固異常,任何東西都刺不透。它的威力天下無比,能隻身擊潰一座城。但那普對這些卻全然不知,隻顧傻乎乎地飛。茲特恨得牙根癢癢,他在心裏暗暗地罵道:該死的特爾!該死的那普!

又飛行了一段時間以後,茲特才意識到,原來那普壓根就不知道他在氣體轟炸機裏!

他看了看手表。依據他以往的經驗,馬克32號飛機快要沒油了!一旦沒有了燃料,不管飛到哪裏,馬克32號都隻能是廢物一個。通常,馬克32號飛機都是用於短距離作戰的,因此,飛機裏沒有備用的油箱。

茲特有足夠的塞庫洛呼吸氣,他還有一支槍和一把扳鉗。他試圖找到某個控製機關,讓轟炸機著陸。但忙活了一大頓隻能是徒勞,轟炸機的飛行路線和其他的一切都是預先定好的,誰也無法改變。

他隻能坐在那裏聽天由命,別無他法。

該死的特爾!該死的那普!該死的公司!

隻給一半工資,還沒有獎金!

喬尼不停地在雷達屏幕上搜尋毒氣轟炸機的影子。此時,他正飛行在北極的上空。下麵是一望無際的冰層和汪洋。

不久,他在屏幕上發現了毒氣轟炸機。它就在離它不遠的正前方,幾分鍾之內就能追上它。

他有點兒替克瑞茜、帕蒂和索爾擔心。剛才他從他們上空飛過的時候,沒有從屏幕上看到他們。他隻看到一點兒亮光。當然,這可能是因為飛機飛行得太高的緣故。他們應該沒事的。他已經讓羅伯特派礦車接他們去了,也許此時他們已經到達了舊基地。他記得當他要離開時,他們戀戀不舍的樣子。他們肯定沒事的。特爾已被捆起來,他也耍不了什麽花招了。牧師會去接他們。用不了一個小時,礦車就會把他們接回來,他們肯定沒事。

他希望到其他礦場執行襲擊任務的蘇格蘭人都已經順利地完成了任務。離他們商定的無線電關閉時間還有五個小時。他真想通過無線電與其他的飛機駕駛員取得聯係,告訴他們完成任務後,來幫助他共同對付這架毒氣轟炸機。但他不敢這樣做。因為一旦暴露目標,他們中的一些人會困此而喪生的。他可不想為了他自己的安全而犧牲其他的蘇格蘭人。如果事情進展順利的話,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完成任務了。但不能排除意外情況的發生,戰爭中時常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萬一他們還沒完成任務,此時跟他們聯係,會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危險。所以,無論如何,此時也不能與他們聯係。喬尼知道他們的飛機裏都有備用的燃料和彈藥。

從另一個角度講,喬尼真不希望他的蘇格蘭朋友會因為毒氣轟炸機的襲擊而受傷害。現在,他隻能孤軍作戰,隻身對付那個龐然大物了。

喬尼從飛機裏的屏幕上看到了那架護航飛機。他測試了一下。它的飛行高度是四千二百二十三英尺,它的飛行速度是每小時三百零二英裏。

喬尼的雙手熟練地在駕駛盤上操作著,他的飛機一下子從一萬多英尺的高空降到了五千英尺的高空。此時,他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那架毒氣轟炸機和它的護航機。一件事一件地做,先來對付那架護航機。

護航機看起來很奇特,喬尼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樣式的飛機,機身很矮,滑橇很小,外表似乎非常堅固。

喬尼突然意識到他的槍對它可能造不成絲毫傷害,他曾見過蘇格蘭火箭筒隊曾對它進行過攻擊,但機身上卻沒有留下一點兒痕跡。他的心一沉,不僅那毒氣轟炸機堅不可摧,連這架護航機也——

喬尼在腦子裏想著對策。他想起了羅伯特曾說過的一句話:格鬥的時候,取勝需要兩分的利劍和八分的智慧。現在看起來,硬拚是不行了。隻有依靠自己的智慧巧妙取勝。

他打開了近距離無線電對講機,這種無線電的有效範圍隻有二十英裏。

對講機的那端立即傳來一個塞庫洛憤怒的聲音,"應該有專門負責這件事的才對。我都已經飛行了這麽長時間了,早應該派其他的塞庫洛來換我的班!你怎麽才來呢?"

喬尼降低聲調,粗著嗓子說:"現在情況怎麽樣了?"

"沒什麽事。一切都挺好的,能有什麽事?我不是一直在保護著那架轟炸機嗎?你對工作太不負責任,竟然到現在才趕來,你叫什麽名字?"

喬尼迅速地編了一個名字"斯內特。"他回答說。他隱隱約約地記得塞庫洛雇工裏似乎有一個叫斯內特的。接著,他又問對方:"能知道您是誰嗎?"

"那普!高級行政官員那普!以後跟我講話的時候,要喊我行政官閣下!"

"您是剛來的嗎?行政官閣下?"喬尼問。

"我是今天剛到的,斯內特。你們是怎樣迎接我的?到處一片混亂!這麽點小事都處理不好!"接著,他忽然想起了什麽,有點懷疑地說:"你的口音聽起來有點怪。你不是從布爾巴德來的吧?"

"我是在這兒出生的。"喬尼假裝真誠地說。

"怪不得。"那普高聲尖笑起來。

"你是來替我班的嗎?"

"也算是吧,行政官閣下。作戰計劃有變動,我是來這兒通知你的。"

"這麽說你不是來替換我的?"那普聲音裏充滿敵意。

"目標已經改變。我是專程來通知您的,行政官閣下。"

"如果你不替換我的話,那我下一步該怎麽辦呢?我的飛機眼看快沒油了!離這兒最近的礦場在哪兒?"

喬尼的腦子飛快地運轉著。"行政官閣下,上邊的命令是,如果您的飛機燃料耗盡——"天哪!下一句該怎麽說呢?喬尼急中生智,"那就打開飛機底部的磁爪,把飛機落在氣體轟炸機的頂部,頂部的最前端!"

"什麽?"那普有點兒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命令也太離奇!

喬尼怕露出破綻,趕緊補充說:"然後在下一個礦場處著陸。您有地圖吧,行政官閣下?"

"不,我沒有地圖,你們這兒的管理太混亂了!在塞庫洛星球上可不是這樣。我回去以後要向上級匯報!"

"前麵可能會遇到敵人的襲擊。"喬尼說。

"這沒關係。我這架飛機任何武器都攻不破的。這原是一架低空掃射戰機,不知他們為什麽派它來護航。"

"您的飛機裏還剩下多少燃料,行政官閣下?"

停頓了一會兒,那邊傳來回答:"他媽的!隻能再飛十分鍾!你辦事這麽拖拉!如果再晚來一會兒,我可能就沒命了!"

"那您趕快在轟炸機的最前端降落吧,行政官閣下。"

"為什麽要在最前端?我要在中間降落。如果在最前端降落,大轟炸機會失去平衡的。"

"您不知道,行政官閣下,大轟炸機的中部和後部裝負有重載。隻有前部沒有裝東西。"

"我的這架飛機可是相當重的!"那普仍然不放心。

"跟那架大轟炸機比起來,這算不了什麽!您最好趕快行動吧,行政官閣下。下麵的水很涼的,還有冰!我們離下一個礦場還有相當一段距離呢!還需要飛行好幾小時,您的燃料馬上就要耗盡了。您得抓緊點!"喬尼裝作非常誠懇的樣子。

當他看到那普按著他的命令把飛機降落到大轟炸機的最前端時,他深深地舒了口氣。從屏幕熱顯示器上可以看出,馬克32號飛機已經熄火。

喬尼注視著那架轟炸機。他原以為它會一下子失去平衡,然後衝向地麵爆炸的。出乎他的意料,大轟炸機雖然有點失去平衡,但它很快便自動地作了調整,它搖晃著仍然按原定路線行進著。

那普降落時沒有降到正中,而是偏左了一點兒。結果,在大轟炸機的調整下,它一下子滑向右邊。這次,他的位置又偏右了,大轟炸機再次作出調整。結果它又滑向左邊,依然沒有停在正中。這樣反反複複地進行了好多,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大轟炸機的飛行。它沿著原定的路線堅定不移地飛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