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金屬鐵門被一群驚恐的人推開,衝天火光,彌漫整座蒼穹!這些火光仿佛是從雲彩上掉下來的。

衝天的煙霧與火焰斬斷了前方的路,除了燃燒的橡膠車輪及一些雜七雜八的易燃材料,活著的好像隻有他自己。

視線回轉,一張粗獷的東方男人的臉與一張精致的西方女人的臉,他們都緊張地看著自己,然後又互相竊竊私語,自己被女人緊緊地抱著,她的手掌與心髒跳動得猶如鹿撞!

然後,一切都模糊起來,好像被一塊黑布蒙住了眼睛。

兩張蒼白的臉看著自己,男人的臉與自己的臉仿佛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一樣,女人很漂亮,金色的卷發,細膩的皮膚,自己伸出手去摸時,卻遺憾地發現,手指根本不聽使喚!

身體被放了下來,然後搖晃著飄蕩!

他們的身影漸漸遠去,逐漸消失。

不,是他自己緩慢地順著河流飄走!

金色卷發的女人擦拭著淚水,那目光充滿憐愛,而粗獷的男人卻麵無表情,沒有憐憫,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一隻手臂隻是緊緊地攬著女人顫抖的肩。

他們為何不怕嬰兒會調皮地爬出束縛難忍的籮筐呢?

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條黑水河充滿強烈的輻射嗎?

還是,他們準備謀殺自己的嬰兒!

······每次做夢,他都非常討厭那個冷漠如鐵的東方男人!

雖然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隻是在做夢,但厭惡的感覺總是令他身不由己地憤怒,然後揮舞手爪地醒來!

他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麽。

他是被一頭流Lang的變異的母狼養大的,那頭變異的母狼用本能的母愛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當那頭可愛的母狼用具有變異病毒與輻射混雜的奶水灌進自己的嘴巴時,他本能地感覺到,所謂生存意義的答案已經填進了他生命的年輪裏。

五歲之時,那頭強壯的母狼出外捕獵之後,再也沒有回來,他獨自麵對著這個陌生的世界,恐懼、饑餓、威脅充斥了他往後的歲月!

他以為,那頭長得和自己一點也不一樣的“母親”會拖著受傷的身體回到賴以棲身的洞穴,可是,沒有,他在一百公裏的範圍內搜索,連一根骨頭都沒有找到,唯一可以證明它已經死了的證據是,他手中緊緊攥著的又長又硬的灰色皮毛。

上麵有它獨一無二的味道!

七歲那年,他被一座很小很小的、在這片巨大荒野的地圖上還不如針頭大的基地收養了。他所需要的食物則需要沉重的勞動來換取。

在那裏,他學會了語言,學會了使用槍械,也學會了短刃格鬥,更學會了麵對人類!

而代價則令人目瞪口呆,他,一個十歲的孩童,殺了整座基地的人,除了動物,無論老小,全部喪生在他的槍口下。

他覺得那段時間他瘋了,完全控製不住殺戮的意識。

他一直在流Lang,用一米五不到的身軀在荒漠中流Lang,很幸運,沒有成為變異生物口中的食物,他用狼的狡猾、忍耐、堅韌,一直生存到現在。

他的生存法則隻有一條:血腥+殘酷=地位世界的事實就是這樣。

多年後,他成長為一頭雄壯的野狼!

他在自己的舊名基礎之上取了一個很東方的名字,雖然他恨透了夢裏的東方男人!

但還是忍不住取了這個名字:石天他依然記得基地給他取的名字——亞瑟,“這名字秀逗了,比玫瑰時代的寵物名還愚蠢百倍!”他哼哼地說道。

他穿著灰綠色主調的迷彩軍服,但肩膀上卻沒有軍銜。

眼睛以下的部位被一塊納米材料合成的迷彩絲巾蒙著,看不到挺直的鼻子與胡子拉碴的下巴。

他的健壯的小腿冒著血,拙劣的包紮技巧使得白色的繃帶顯得雜亂無章。

“那些小怪物們的鼻子真差,我都做了好幾個夢了還像烏龜賽跑一樣慢吞吞的!我的耐心可不是好吃的蛋糕。”石天抱著他的黑色的狙擊槍擦拭著,嘴巴卻喋喋不休。

他的槍纏著厚厚的被撕成條的軍衣納米麵料,相應的,石天的軍衣也破破爛爛地迎風招搖。

他手中的槍發出烏黑的亮光,仔細看時,發現,這是一支玫瑰時代捷克政府發放的Vz58改良型專業狙擊步槍,660mm長槍管強勢聳立在熱Lang中,仿佛警告著任何一個敢於輕視舊式武器的愚蠢的人!

石天的右腿綁著一支黑色金屬質感的沙漠之鷹,左腿綁著一支銀色六發製式左輪手槍,所有槍支的彈藥都已裝填得滿滿的!

六點鍾方向終於傳來了強烈的腐臭味道。

熱Lang從六點鍾方向湧來,太陽強烈的紫外線磅礴地傾瀉著,這些因素延緩不少逆風找尋氣味的怪物的速度。

逆風追捕獵物是非常困難的,放眼仙人掌時代,所有尖端獵人都會在這種情況下明智地選擇放棄,縱然他們探測裝備精良,但條件不允許,他們也隻能放棄。

怪物們鍥而不舍的精神令石天欽佩,但他卻罵道:“愚蠢的東西!”

怪物們嗅覺靈敏,這是石天欽佩它們能力的地方,好在上帝沒有給予它們足夠的智商!

“好戲開場了!看我表演吧!”石天啜了一口唾沫,迅速地將腿上難看的紅白繃帶解開,含著彈片的傷口猶如含著果核的嘴巴,忽地將彈片吐出。

而傷口卻以驚人的速度愈合著,數秒後,傷口的疤痕消失不見。

石天很滿意身體的自動修複能力,這說明,隻要他保護好最關鍵的心髒與大腦,其餘部分不用擔心,即使受傷,他也不會死去!

他纏繃帶放血無非是引誘那些可怕的怪物過來而已!

C12基地估計已經被它們血洗一空了,隻要再幹掉這群數以百計的怪物,他的任務將圓滿完成!非常完美的計劃!

石天猴子一樣敏捷,他悄無聲息地跳上一堆廢墟背後,將烏黑的槍管架在牆壁的凹槽上,然後麵對空曠的猶如大草原的開闊地瞄去。

青年的迷彩絲巾已經撤去,嘴巴上早已叼著一支粗大並且劣質的雪茄,雪茄的另一頭煙霧繚繞,熟悉的嗆鼻味道開始彌漫在廢墟上!

雖然煙霧濃鬱卻並不阻礙他的視線,他的右眼已經發出了強烈的金黃色光芒,隻差他的瞳孔裂變為二,猶如兩個齒輪一般精密地計算所有怪物的命中點了。

“吼!”一頭怪物突然狂吼,所有怪物都朝著吼聲向兩千米外的一座廢墟堆上望去,紫外線下升騰的一絲飄渺的白煙暴露了人類的行蹤!

頓時,所有怪物以每秒五十米的速度狂奔而去!

一場生死搏鬥即將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