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巷子大概四百米長,兩人走了將近一百米後,能見度基本為零,亞瑟的右瞳如狼的瞳孔一樣閃著金光。

克拉尼爾手裏拿著戰術手電,視野裏出現半徑二十厘米的光圈。

依靠著這丁點光芒,兩人摸摸索索地走了三分鍾,女人恐怖的叫聲再一次發出!比前幾次都淒厲陰森,兩人屏息沉默,不由地加快腳步!

走了四百米左右時,竟然進入了死胡同,好在旁邊有一道鋼板製作的鐵門,已經鏽跡斑斑了。

克拉尼爾拉住剛要動作的亞瑟,巨大的身軀擋在亞瑟之前,一腳下去,門板都踹飛了!

裏麵的動靜小了些,細細碎碎的聲音從裏麵發出來,克拉尼爾關閉戰術手電,兩人挨在黑暗裏,隱匿身體和呼吸。

不一會兒,兩個鬼鬼祟祟的家夥出現了,手裏還提著破舊的燭台!

星星點點的燭光在黑暗中猶如漂浮的孤島。

星光映著他們肮髒的布滿紋身的臉。

一看這些人就是在基地中鬼混的人渣,連自我保護的意識都沒有,竟敢在這幽暗狹窄的甬道中明目張膽舉著蠟燭!

“嚓!”

兩個黑影同時跳出來,摸索出來的家夥還未反應過來蠟燭就熄滅了!

漆黑不見五指!

隻聽見喉嚨破裂後破血的噗噗聲。

一顆寶石在黑暗中亮了起來,寶石向前飄蕩著,克拉尼爾就跟著這顆寶石——亞瑟的右瞳向前摸索去。

這時,漸漸有光亮,但裏麵卻非常安靜,偶爾有女人被堵住的嘴發出嗚嗚含糊不清的嗚咽聲。

借著微弱的光,亞瑟伸出兩根手指,指指自己又指指對方。

克拉尼爾點頭表示明白,隨即滾身出去,暴露在白晝般的大廳中,五個理著莫西幹頭的家夥嚇了一跳,舉著獵槍往後猛拉,“哢嚓”,子彈上膛的聲音尖銳地刺著克拉尼爾的耳膜!

“砰!……”

他縱身一躍,五發獵槍的巨大彈頭噴在原先的著落點!爆出一團泥屑!

“嗙嗙嗙——”

沙漠之鷹強烈的光芒在入口處劇烈跳動著,忽明忽滅,閃耀著亞瑟麵無表情的臉,冷酷,嗜血,無情!

五發子彈,彈無虛發!

五個家夥捂著胸口倒下了,地上是一攤濃稠的血,匯聚在一起,順著傾斜的地板流入了地下水溝!

亞瑟朝略微發燙的槍口吹了口氣,對驚魂未定的克拉尼爾擠擠眼睛。

“沒見過你這麽指揮的!”克拉尼爾抱怨道,不過卻很讚賞他的槍法,對著他豎起拇指,“不是有女孩的聲音麽?別告訴我,我們聽錯了。”

“不會錯,你去石柱後麵看看,她肯定在那裏等著你呢。”亞瑟把五把精致的獵槍撿起來,捆在一處,在各個角落搜尋著子彈!活像個沒見過子彈的吝嗇鬼。

克拉尼爾抱著一個女人從石柱後麵走了出來,女人有些迷茫地看著兩人,不知自己被解救了還是再次落入虎口。

一時之間竟忘了呼救,但呼救又有什麽用呢,也許她是這麽想的,隻見她索性靠著克拉尼爾的肩膀休息,她叫累了。

走到的燈光明亮處,赫然發現這個女人竟然衣不蔽體,絕對的乞丐類型,難怪會被這群流氓綁架,漂亮的乞丐沒人不心動,又不用花錢。

“喂,我告訴你,我剛才進去的時候,她沒有穿衣服哎,哇吼,酷斃了,那胸脯簡直叫人眼珠子爆裂!”克拉尼爾對著亞瑟擠眉弄眼地說道。

“哦,那你留著自己用吧,走了,我們還有正事要辦。”亞瑟理也不理他,扛著獵槍就往外走。

……

克拉尼爾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兒,那種眼神大概就叫zuo-ai不釋手,亞瑟很早就得出這個結論,也許他媽媽和這個女人長得很像,或者和他的妹妹長得很像,而且以上兩者都不在人世了……也許,也許就是這樣的吧。

亞瑟無法再深究下去。

克拉尼爾用自己的大衣蓋住女孩,抱著她招搖過市,在雪蘭城生活的人們都不在意這兩個奇怪的人,他們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絲毫不受影響。

在一條雜亂的街上,到處是殷紅的食物,已經發黴發臭了,價格還挺貴,大概是某個瑪莎斯上層的傭人把主人吃剩的飯菜偷出來銷售了吧。

兩人走進一家小店,小店對麵正是雪蘭城的主心骨,瑪莎斯公司的主建築,在這個位置興許可以發現施密斯將軍的蹤影。

小店出售一些從野外捕獲的野獸肉,價格公道,最重要的是有啤酒和充饑口糧!

三人坐下來,克拉尼爾把一堆煮熟的肉推給咽唾沫的女人,女人的臉不太幹淨,黧黑的頭發散亂不堪,裸|露出來的胸口還黏著化開的水漬,肮髒不堪,但兩個男人似乎並不當回事。

兩人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啤酒,眼珠子卻不約而同盯著瑪莎斯公司的大門口,每當一個衣著高級考究的家夥往下走的時候,兩人都頓一下手中的酒杯。

搞得大塊朵頤的女乞丐都停下手中撕扯的動作。

“先生,你們等人嗎?”女乞丐滿嘴流油地問道。

“嗯,施密斯將軍,你知道吧?”亞瑟壓低到隻有三人能聽到的嗓門,問道。

“知道,雪蘭城的施密斯將軍誰不知道呢,他白天都是專車接送的,你們怎麽不去拜訪呢,在這裏坐著怎麽能等!”漂亮卻有失體麵的女乞丐不屑地說道。

“你就不懂了,我們是要這樣……”克拉尼爾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女乞丐一副我懂了的表情,然後繼續大塊朵頤,不一會兒,一大盤熟肉就被她消滅光了。她抱著腆起來的肚子不雅觀地抬起一隻腳撐在另一條凳子上,剔著牙齒!

“看在你們幫過我的份上,我就幫你們一次,我知道他每天晚上都要去一個地方,而且進入房間的時候,不帶保鏢或者獵人!那樣,你們就可以搞定了!”女乞丐滿不在乎地說道。

“你叫什名字?”克拉尼爾頗感興趣地問道。

“安琪拉!”

“安琪拉?好名字!”克拉尼爾頷首點頭,一副我很欣賞你的樣子。

亞瑟把一捆獵槍扔給安琪拉,冷冷扔下一句,“走吧,吃飽了是要幹活的!”

扔了幾枚金幣在桌上,就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他不在乎施密斯將軍發現他,他本來就是要獵殺他的,還害怕他發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