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隻能認栽

陸彬從來沒有見過實力超過上位離塵境的人,就連上位離塵境的人無一不是軍方的大佬或者某個勢力的頭領,這根本就是他平常接觸不到的人物。

就連這樣的人物都需要他仰視了,更何況隻是在逃亡中聽到過的湖省有著三個達到了純元鏡這樣絕對算是稀有的人物。

“陸哥!”看到方夜沒有說話,孟蕭拉了拉站在他身邊的陸彬,向他示意了一下。

感覺到孟蕭的拉扯,陸彬這才恢複了過來,看著坐在地麵上的方夜,他的神色掙紮了一下:算了,為了小命,這點麵子根本就不算什麽。

“這位先生,剛剛都是小的一時糊塗,還請您原諒!”陸彬說著,就對著方夜深深的鞠了一躬,神情很是恭敬。

方夜皺著眉頭看著這個陸彬,這個人既然能從剛剛暴怒的情況下,瞬間就平靜下來,這種性格的人不是成功人士具備的心性,那麽就是心狠手辣的人必要的潛質。

方夜皺著眉頭看了對方好一會兒,然後才說道:“滾吧,別讓我再看見你。”

對於一個沒有反抗他的人,方夜並沒有多大的興趣要對方的性命,一個中位離塵境的人,帶著十幾二十個下位離塵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對他產生什麽威脅,這不是方夜自大,而是自信。

“是,謝謝先生,我一定離的遠遠地。”陸彬對著方夜再次一躬身,然後就帶著他的人急忙向外走去。

“真是氣死我了,想我陸彬在河省也是一個人物,今天卻在別人的麵前低三下四就像一條狗一樣!”陸彬帶著心有餘悸的孟蕭以及另外幾個手下走到商業大廈他今日臨時居住的店鋪裏麵,才剛走進店鋪裏麵,他就一拳頭把身後的一個手下打飛出去,在地麵上滑行了好一會兒後才撞到牆上停了下來,嘴角不斷的有著鮮血流出來。

聽到陸彬這心懷怨恨的話,孟蕭頓時嚇了一跳,匆匆掃了一眼被陸彬打飛了的那個人一眼。就趕緊向著陸彬勸解道:“陸哥,這人的實力絕對超乎我們的想象,你可千萬不要亂來呀!”

陸彬的性格他清楚,他擔心陸彬真的會為了一時之氣,做什麽出格的事對付方夜。到那個時候。再落在方夜的手裏,可就不會再像這次這麽幸運的撿回一條命了。

“難道就這麽算了?”陸彬看著孟蕭,神情很是憤怒。

孟蕭看了看陸彬那不服氣的樣子,摸了摸下巴。然後向著陸彬說道:“陸哥,這事確實隻能是我們認栽,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湖省三座城市的某個城主!”

“城主?這個怎麽會?”聽到孟蕭的話,陸彬的神色大變,他可沒有想到過這點。現在聽到孟蕭這麽一說,頓時雙眼睜大。

孟蕭想了想,不是很確定的估計道:“現在湖省也被從我們山、河兩省蔓延過來的喪屍圍攻了,而湖陽城更是直接毀在了喪屍的手裏,剛剛那個人說不定就是湖陽城的城主。”

“湖陽城的城主?孟蕭,我可是聽說過湖省三城實力達到純元鏡的三位城主,他們可都是中年人,剛剛那個家夥,他可是個年輕人。”陸彬突然間想到。從其他逃亡者的口中聽聞到的湖省三城的城主可都是中年人,這跟方夜相差實在很大。

孟蕭神情一愣,關於這個他也聽說過,隻是方夜剛剛施展的手段給他的衝擊太大,讓他下意識的以為方夜畢竟就是城主級別的人物。所以才會往這方麵想。

“孟蕭,你說那個家夥會不會是故弄玄虛,剛剛可能是用了什麽我們不知道的手段?”對於方夜這個讓他吃了癟的人,陸彬並不想就這麽輕易的算了。

“陸哥!你可千萬不要抱著這種想法呀!剛剛那一幕。怎麽可能做得了假!”孟蕭再次被嚇了一跳,他感覺。今天他心驚的次數既然比以往一個多月來的次數還要多。

關於陸彬和孟蕭的談話,方夜並不知曉,但是即便知道了,方夜也會置之不理,他現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些小事上麵,他正思考著回到天越城後,是不是找李成天給他在仙武圓盤地圖上顯示的源珠位置搜尋一下。

“方先生,這陸彬現在離開了,可能會對您心懷不滿。”肖冰看了盤膝坐在地麵上的方夜一眼,然後小聲的提醒道。

“這個我知道。”方夜隻是點了點頭,並沒有過多的解釋。

肖冰看著方夜無所謂的樣子,頓時張了張嘴,還想再說什麽,但一邊的蘇曉然拉了拉他的手臂,向著他搖了搖頭。方夜這樣的人有著自己想法,她擔心肖冰過多的指手畫腳會讓方夜心生不滿。

一夜無話,時間就這麽過去了,第二天一早,方夜打了一個晚上的坐,看著精進了一絲的內力,方夜長吐了一口氣,皺了皺眉頭:“這自行修煉內力的進展實在是太慢了,不知打要等到什麽時候,我的實力才能達到中位純元鏡。”

看到方夜睜開了眼睛,一個年輕人走到方夜的身邊,向著方夜說道:“方先生,你醒了?曉然姐讓我給你說一聲,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

“好,我馬上下去。”方夜點了彈點頭,然後目光轉到這個長的比較瘦弱的年輕人身上,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眼後說道:“你叫小猴子?”

這人正是昨天晚上肖冰口中的小猴子,昨天肖冰遞給蘇曉然八寶粥的時候,就數他最為起哄了。

“啊!方先生你還記得我?”小猴子看到方夜說出他的外號,頓時滿臉震驚之色,一臉驚喜的望著方夜。

聽到這個小猴子的話,方夜的嘴巴抽了抽:”這小子做什麽事都要弄的這麽誇張了,才過了一個晚上,就算記性再怎麽不好的人也不可能這麽快就忘了吧。”

“小猴子,方先生起來了沒有?已經準備好了,我們要上路了。”小猴子的話剛落,一道聲音從樓下傳了上來。

“好,我知道了。”小猴子聽到下麵的喊話聲,頓時應了聲,然後偏頭向著方夜問道:“方先生,我們是不是可以下去了。”

小猴子雖然比較搗蛋,但是也知道方夜很有可能是個大高手,所以他也不敢在方夜的跟前胡來。

方夜跟著小猴子一路走到了商業大廈外麵,看著本來停在左邊的陸彬的車輛已經沒了。

小猴子看到方夜的目光轉到了商業大廈的右邊,他向著方夜說道:“今天一大早,陸彬他就帶著人離開了,直接往東麵去了。”

這個小猴子確實很會察言觀色,方夜點了點頭,然後就走向陸續有人走上的那輛大巴士。

“方先生醒了?”蘇曉然見識過方夜的實力後,她對方夜的稱呼也由原來的同學變為了先生。

方夜笑著點了點頭,看著早已經準備就緒的眾人,他說道:“嗯,醒了,隻是沒有你們起的早。”

現在不過是早上六點半不到,蘇曉然的車隊就已經準備就緒了,看來他們起身也有好大一陣子了。

“我們也是剛起身一會兒,並沒有多久。”蘇曉然也對著方夜笑了笑,她還擔心方夜這樣的強者會對她這麽早就趕路的做法不滿。

但是現在看到方夜露出的笑臉,他感覺方夜倒不是那麽不好相處的人,隻是方夜的話很少,基本上好少有他主動開口的時候,這給了蘇曉然一種方夜很難接近的感覺。

方夜等人上車坐好後,大巴士也就緩緩的開動了起來,然後不到半分鍾,大巴士的速度就提到了最高時速,向著東方急速的行駛了起來。

……

蘇曉然攤開地圖,借著月光看著前麵隱隱約約能夠看見的城市,她很是激動的說道:“前麵不遠處就是天越城了!”

肖冰雙手緊緊握在方向盤上,聽到蘇曉然的聲音後,他心中有些不安的說道:“曉然,我們這一路上也太過於平靜了吧!”

確實,他們今天這一天的時間,既然一隻過來攔截他們的喪屍和異獸都沒有見到,要不是地麵上拿些圓坑和蜘蛛絲般的裂紋提醒著他們現在仍然處於末世,他們都以為自己回到了和平年代,現在他們隻不過是駕車去郊遊的罷了。

聽到肖冰的話,本來還有點激動的蘇曉然也平靜了下來,她看著公路兩旁那些聳立著的巨樹,心中也不由的冒出了一絲寒意。

方夜聽到兩人的說話聲,他睜開眼睛,看向蘇曉然說道:“放心,這周圍沒有喪屍和異獸。”

“哦,是嗎?那這個我們就放心了。”聽到方夜的話,蘇曉然和肖冰等人心中都不由的鬆了口氣。方夜在他們眼裏,那可是深藏不漏的高手。

方夜說完,就把目光轉到了那些巨樹林裏,眉頭微微皺了皺。他也感覺奇怪,怎麽這天海城到達天越城這之間的路上既然一隻喪屍和異獸都沒有看到,這個確實是有點古怪。

但是除了這個方夜並沒有感覺到四周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也就把這個暫且放下了,等趕到天越城的時候,自然就會清楚了。

等了一會兒後,小猴子突然指著一處巨樹林裏被轟的凹陷下去好大一處印記的大巴士,向著蘇曉然大聲的喊道:“曉然姐,是陸彬他們的大巴士!”

ps:今天頭痛的厲害,就隻有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