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完畢,3g的土豪們,無論潛水不潛水的出手吧,用金錢鏢砸我,話說新書的粉絲榜相當凶悍了,好歹咱也四十萬字了不是?咳咳,別老讓拉瑟爾同學衝在最前麵,阿桃過意不去,她是個咳咳,好姑娘。)

“叮~”哈迪斯聽了悅耳的提示聲,他升級了,繼殺死黑田半藏之後又一次擊殺玩家。可惜哈迪斯的心裏無法感到喜悅,因為這一戰麵對無比被動的許樂他仍然沒有獲得全麵的勝利,或者說。。。他輸了。

聽到升級提示的不止是哈迪斯,還有死亡離開玄天古境的許樂,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原來在哈迪斯的技能打中許樂的時候,許樂的血量早已經到了忽略不計的地步,有趣的是許樂的幽冥連斬cd時間結束,同時打出了這個高傷害的技能。幽冥連斬不是那種施展立即打中的技能,而是會有一個出招的過程,所以許樂才先哈迪斯一步死亡離開了玄天古境,這也是為什麽哈迪斯聽到升級提示卻沒有喜悅的原因,與許樂前後腳他也化作一陣白光離開了玄天古境。

“就這麽結束了?”趙雲瞪大了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原本必死之局竟然因為一場場的意外生生扭轉,三個人裏犧牲了許樂還有兩個竟然活了下來,真不知道麵對這樣的結果是該哭還是該笑,真應了那句老話哭笑不得。

“嗯,爸爸,我要最大的那個蘋果,然後分成兩半你和媽媽一人一半。”拉瑟爾的臉上洋溢著一份難言的幸福,她緊緊的抱住趙雲,就像一頭找到家的小貓一樣露出了會心的笑容,腦袋在趙雲的波瀾之間蹭啊。

趙雲的臉上一紅下意識的想要推開拉瑟爾,誰知道拉瑟爾的力氣大的驚人,竟然把她死死的抱住根本不給掙紮的機會,她隻好繼續保持這個尷尬的姿勢。“你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麽故事呢?是不是也和我一樣?”看著拉瑟爾臉上的幸福,趙雲陷入了對往事的回憶。

————

46級,比原來的目標超過兩級,除了不能繼續留在玄天古境裏保護兩個女孩許樂已經沒有別的遺憾了。不過要是給他一艘船的話,許樂一定會更加高興。一望無際的海洋,蔚藍的天空,俯衝而過的海鳥,還有,許樂屁股底下的礁石。

“救命啊~來人啊~孤島求生~魯賓遜漂流記~星期五~笛福~”許樂扯著嗓子大喊了起來,他第一次開始怨恨係統為什麽不出售回城卷軸這種好東西,全然忘記了剛開始的時候正是他為這個設定拍手叫好,說什麽這才足夠真實。

扯著嗓子哀嚎了半天也沒有過往的船隻,許樂累的爬在礁石上瞪著藍天,他的食物吃光了,水囊裏的淡水也喝完了(普及一下常識,海水太鹹不能喝,話說當年我一直很費解為什麽海難的人會缺水喝==)。許樂的疲勞值開始噌噌的往上升,為了降低身上裝備的負重他果斷換了一套最新手的菜鳥裝。

“話說我還有一頭寵物可以騎不是!”許樂突然想起來離開了玄天古境之後寵物凍結也應該結束,與哈迪斯進行最後的對決時那股霸氣消失不見,許樂又恢複了往常的小小呆配小小狡猾,如果哈迪斯現在見了他一定會懷疑許樂是精神分裂。

“咦,有船來了!”這就很想等公交,你等101的時候17路狂過,你等17路的時候101像大米一樣多。許樂找到了自己的代步工具,這個時候一艘過路的船也出現了,對於許樂來說他的選擇是肯定的。

“大船,嘖嘖嘖,真是了不起的大船。”這裏摸摸,那裏看看,許樂四處轉悠好像劉姥姥初進大觀園,麵對什麽事物都充滿了好奇。這不是許樂第一次出海,但絕對是第一次見識到這麽雄偉的大船,恐怕可以比擬的上鄭和下西洋的大船。(我在扯淡,隻是想象那會很壯觀==)

“嗬嗬,小兄弟真有眼光,我們黑石的實力毋庸質疑,財力自然也是數的上一流,這艘船就是我們幫派的資產之一。”高大的漢子笑著說到,他叫殤,是建鄴城最大的幫派黑石的三把手,等級40級,職業俠客,是個十分豪爽的人,這一點從他願意救許樂就可以看的出來,如今很多大的幫派都看不上中低級的玩家,更不會浪費時間去救一個穿著菜鳥裝的新手。

許樂穿著菜鳥裝又一副裝傻充愣的樣子,除非對方有高級的偵察術,否則絕對無法識破他的身份。當然,如果這群人裏有許樂的老熟人那就另當別論了,所幸的是在許樂有興趣玩潛伏的時候這裏沒有出現熟麵孔。

“大哥,建鄴城黑石最大,那黑石的實力在國內的幫派裏排行第幾呢?”許樂就像個愛聽八卦的小弟,十分好奇的打探到,要是在現實裏估計他還會遞一支煙上去,可惜這隻是遊戲,少了許多套近乎的手段。

“嗯,這個不好說。”殤沉吟了一會兒,似乎在仔細思考許樂的話。“建鄴城在八大主城裏的綜合實力大概可以排進前三,準確來說在第二和第三間徘徊。至於黑石嘛,就國內的幫派而言,應該能排進前四,和主城排名一樣會在兩個排名之間浮動,畢竟那些收集的數據也做不得準,真正實力如何得打過了才知道。”

許樂是真的很感興趣,作為一個甩手掌櫃幫派、主城這個級別的事務他基本不插手,偶爾出現也是在最後決策的時候。對於現在係統的那個榜單其實許樂並不抱多少信任,倒不是說那個榜單不公平,而是說那個榜單不夠全麵。一個幫派升到最高級可以擁有一千人,係統的排名便是根據這一千人的玩家素質,這樣一來那些還沒有加幫派的玩家呢?

不說別人,就天鷹幫而言外圍沒有加入的玩家就有成百上千,這些需要綜合方方麵麵信息的實力可不是簡簡單單一個係統榜單可以決定的。許樂相信像黑石這種大幫派對與情報收集方麵一定有很豐富、充足的手段,許樂難得潛伏一回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以沒有惡意的態度聽聽八卦。(喂!明明就經常潛伏好吧!)

“前三?那大哥眼中的前三是什麽呢?”看上去殤要比許樂大幾歲,許樂叫他一聲大哥也不吃虧,更何況還能換回一些有用的資訊來,看起來殤有點像是豪俠一流的人物,樂於助人不拘泥於小節,許樂也樂於和這種人打交道。

“前三?前三名的主城應該是洛陽,望月,還有就是我們的建鄴。建鄴和望月的實力十分接近,所以我才說建鄴城的排名會在第二和第三之間徘徊,其實說起來如果認真的打一場,我心目中的第四、第五也一樣能夠和望月、建鄴一戰,這一點說也不能打保票。但是洛陽,絕對是國內八大主城中的龍頭老大,這一點毋庸質疑。”殤肯定的說到。

“真的嗎?我聽說洛陽城之前經曆了好幾次的風波,整合了數次,按道理說他們應該元氣大傷才對,竟然能雄踞中國區第一主城的位置?”許樂毫不做作的驚訝問到,在他看來洛陽城雖然由精明的天打理,能夠排進前三就已經很不錯了,竟然還能雄踞第一的寶座,這裏麵是殤的信息出錯了嗎?還是參雜了一些別的因素。

“嗬嗬,這你就錯了,凡事不能從最表麵的程度來看。你要知道,洛陽城爆發的內戰是其他幾個主城所無法媲美的,雖然損失比較嚴重但玩家經曆過大戰的經曆會在麵對同類環境時發揮很大作用。而且看起來損失慘重,那一戰卻打出了洛陽的名聲。洛陽聯軍被一個隻有寥寥數人的天鷹幫攔住,雖然這裏麵有天突然反水的巨大功勞在,但誰也無法否認這是一個會流傳很久的傳奇。很多新手玩家離開了新手村,他們也不知道去哪裏發展最好,這個時候聽到關於洛陽城的傳奇,你認為他們會怎麽選擇呢?”

殤的話說的十分明白,天鷹幫防禦戰中洛陽城揚名天下,無數的新手在那之後湧入洛陽,製造了洛陽遠遠超過其他主城的繁華程度,更主要的是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生力軍。很多大幫派不看重中、低級的玩家,但是在洛陽,天最注重的就是後備軍的發展,據說繼天、地二組之後地正在著手建立新的精英部隊。

“那大哥心目中幫派排行前四的又分別是誰呢?”因為殤把黑石的排名定義在了第三名和第四名之間,所以許樂感興趣的範圍自然而然也跟著廣了一些,從前三名延伸到了前四名,像個孜孜不倦的八卦記者繼續他的愛崗敬業。

“天地門,天鷹幫,黑石,荒。”這一回殤想也沒想就說出了四個名字,前三個是許樂的預料之中,至於最後的荒許樂連聽都沒聽過,似乎預料到許樂會有驚訝的反應,殤笑了笑耐心的解釋到。“荒是來自大荒城的幫派,也是迄今為止遊戲裏最神秘的一個幫派,說它第四或許還有些屈居了,如果大膽一點猜測的話,或許它才是真正的中國區第一!”

給讀者的話:

嘿咻嘿咻,周五晚上開大會,沒進群的速度了。群:46698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