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完畢,8點發會一篇上架通告,請支持本書的朋友一定看一看,謝謝。免費章節到此結束,明天正式開始收費。)

“傭兵這活真tm不是人幹的。”許樂自己也分不清他是在哭還是在笑,或者是邊哭邊笑,淚水順著臉頰流下渾濁的笑聲混在其中就算是堅硬的磐石也會被融化。瘋癲的像個瘋子,盡情宣泄心中的情緒,悲傷逆流成河。

蘭山就在許樂的身邊,他的笑容讓人看不出他的變化。“這麽說我們都tm不是人咯?哭吧,哭吧,大聲的哭吧,有些東西你早就應該放下,既然現在重新撿了起來那就盡可能的減輕它們的分量吧。開心或者不開心都已經成為了過去式,一個傭兵能夠活著,已經是最大的幸福。”

“不哭!我才不哭!哭個鬼啊!我個大老爺們幹嘛要哭!剛才我是沙子進了眼睛,索菲亞和我說過,男人不能哭!男人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我不能讓索菲亞失望,堅強的我不會哭泣!”許樂一把抹去臉上的眼淚,咬牙切齒的說到,看的出來他忍的很辛苦,臉漲的通紅眼中布滿了血絲。

“隨便你,活在當下的你還有很多在意的人,該怎麽做你比我清楚。我說過,從開始到現在,你始終就比我聰明,隻不過潛意識中你選擇了刻意遺忘罷了。我走了,調配兵馬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蘭山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沒有再理睬在地上躺成大字型的許樂,對於傭兵來說同情和憐憫是致命的毒藥,隻有殘酷的磨練才能讓他們變的堅強起來。

“刻意遺忘?”許樂喃喃重複著蘭山的話眼神恍惚間有過一陣迷茫,不過很快就被一陣喧鬧拉了回來,夏薇首當其衝,拉瑟爾和趙雲兩奇女子雖然看上去無所謂,不過眉宇間流露出的擔心還是被許樂抓個正著,這個半吊子心理醫生心裏美滋滋的笑了。

由於趙雲站的位置正好繞開了夏薇的身體,她的視線沒有受到任何阻礙的捕捉到了那如意金箍棒。雖說趙雲的性取向偏向於同性,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一個純潔的女孩多少還會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說了幾句便急忙離去。“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我去看看有什麽可以幫忙的地方。”

看到趙雲要走拉瑟爾隻好戀戀不舍的收回了對夏薇的不懷好意,緊緊的跟了上去。“那麽急著走幹嘛。oh,mygod!”拉瑟爾走到趙雲剛剛的位置,這下倒好那不該看的一幕被第三個異性看到了,這個金發小妮子逃也似的超車趙雲,先一步出了大廳。

許樂實在是尷尬的要死,童子功練了二十多年已經小有所成,不過也因為比同齡人要顯得純潔他變的特別敏感,這讓許樂也很無奈。“好了,好了,大家都開始忙吧,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哎呀,小薇你不用扶我,我自己能起來。”扯了半天許樂一直躺著,剛想爬起來緊張的小心肝“撲通”亂跳的小薇又跑過來攙扶。

忽然間,一陣感動湧上許樂的心頭,新聞上經常可以看到老夫妻攜手終老的報導,老了以後行動不便,幫著倒屎倒尿,乍聽之下有些惡心,但細細想過之後是不是可以感受到那一份橫跨幾十年的濃濃愛意呢?夏薇是一個千金大小姐,而許樂表現出來的身份隻是一個不稱職的教書先生而已,千金小姐不僅不嫌棄,反而處處遷就,這是否有異曲同工的地方呢?

“謝謝。”沒有客氣的成分,沒有敷衍的意思,許樂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對夏薇動情,這一刻夏薇在他的心中無比的美麗,這美麗與外貌無關,而是由內心裏散發出來的真善美。許樂感謝上天,將這個女孩送到了他身邊。

“啊?”夏薇第一次看到許樂這麽認真,緊張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該接什麽才好。雲卿和小三、酒桶等人紛紛笑了,他們有的人閱曆很淺,有的人經曆了很多,不過無論閱曆淺薄都看的出來許樂對夏薇的感覺已經變了,從好感向真正的愛意轉變,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過程。俗話說的好,隻羨鴛鴦不羨仙。

“小薇,以後的路我們一起走吧!”許樂感覺到身體裏充滿了力量,這種滋味比升級時帶來的狀態還要美妙。就算下一秒天就要塌下來,許樂也會麵不改色的挺直了腰板,承接那來自上天的雷霆之怒!

“啊?”這個聰明的女孩一天之內第二次腦袋短路,在她看來許樂說的奇怪話根本沒辦法,一起走,走去哪裏,徒步去紐約?兩個人不是一直都在一起麽,當然要一起走下去!

“哈哈哈!”小三和酒桶哥哥這兩個沒品的家夥忍不住笑了出來,看到許樂沒事他們終於放下了心頭的重石。現在又看到夏薇這個平日裏有些女魔頭架勢的小妮子吃癟,兩個人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就連平日裏端莊大方的雲卿也捂著嘴小聲的笑了起來,在歡樂的日子裏盡情的歡笑,為什麽不呢?

————

三天的時間,蘭山把天鷹幫倉庫裏的庫存全部派發了出去,當然一些珍貴的材料他另外派人送到了洛陽城的私人倉庫。沒有人會擔心蘭山會卷著錢跑掉,如果他真的想這麽做早在許樂回來之前已經可以做到,根本沒人能阻止他。高層間的互相信任、緊密配合讓蘭山的計劃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天鷹幫的士氣空前高漲,每個幫眾或多或少的分到了裝備或者其他支援,一時間整體的作戰素質上升了大半個檔次。

遊戲裏幫派集實力攻打boss,或者承接一些係統隨機發布在各個公會的大型任務,這一類的任務大多會爆出相當多的裝備、金錢、技能書、寵物或者各類鑲嵌的石頭。大多數的幫主都會把這筆收入當做私人財產,隻拿出小小一部分作為獎勵發放給中、高層幹部,像天鷹幫這麽慷慨的還真不多見。

自古以來能夠激勵士氣的手段無非那幾種豪言壯誌,家仇國恨,財富權位。豪言壯誌現在說的話效果實在是好不到哪裏去,俗話說的好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鬼知道叛軍什麽時候來,這個時候提前動員實在是浪費表情。家仇國恨?那不是扯淡麽,玩家能和遊戲裏的叛軍有個p關聯,一堆虛擬的數據而已,那麽最後就剩下了財富權位。

財富權位,天鷹幫近一段來穩步發展,通過組織團體活動收獲頗豐。加上收入的金幣購買的一部分市場的主流裝備,把六成以上的玩家都武裝了起來。六成玩家對於一個大型的幫派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比例,好在天鷹幫的玩家隻在精而不在多,加上蘭山的運籌帷幄,這才做到了這一壯舉。

剩下的四成玩家或多或少的分到了一些技能書,或者寵物的獎勵。玩家永遠是最多的,係統爆的東西永遠是不夠的。這是時下最流行的一句話,可以想象分到東西的天鷹幫幫眾有多歡樂。平日裏的福利、待遇就不錯,這一次大戰來臨前又撈了一筆,就算在大戰中掛掉也不虧了!天鷹幫諸位高層以誠心待人,底下的玩家不是瞎子自然看在眼裏,鼎力回報!

調配工作由蘭山、雲卿、夏薇還有小三主要負責,許樂也沒有閑著,他特地又跑了一趟天地門的駐地,隻不過這一次談事情沒有在駐地內,而是把天約了出來。隻有他們兩個人,走在僻靜的野間像是兩個縱情山水的人騷客。

“這麽說你決定冒險在城外一戰?”天在經曆了最初的驚訝後已經恢複了一貫的鎮靜,對與許樂帶給他的驚喜他正在逐漸的習慣。其實早在許樂來找他之前他就想過對方會不會再行險招,沒想到那個時候的大膽猜測竟然成真了。

許樂將手指放在嘴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另一隻手飛快的裝備上了烏厥刀。“暗處的朋友,出來一見吧!”

給讀者的話:

這一章我寫了兩個小時,當做免費部分的結束篇章吧,請關注稍後到來的上架感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