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嚇死我了,我以為天要把你綁去做他的壓寨夫人。”小三拍了拍白玄風的肩膀,後者一個反手把小三的手按住,疼的小三直叫喚。

“我和他應該算是有點淵源吧,看他的箭法應該是出自望月一門,遊戲裏設定的望月一門和我天機一門的祖師最早的時候是師兄弟,我想他也應該看出了我的身份,隻是沒說而已。”白玄風放開小三解釋到。

“望月,天機?”許樂好奇的問,他一直沒有機會了解一下這些隱藏的門派,就像逍遙穀一樣,華夏大地上隱藏著許許多多厲害的隱世門派,他們不為人知卻擁有強大的能力。類似地所獲得的隱藏職業,這一類的門派極富特色。

“嗯,望月、天機、逍遙、玄妙、慈航五個門派,嗯,你幹嘛那個表情啊?”白玄風看到許樂張大了嘴,雖然他也想過許樂聽到這些門派的解釋可能會有些驚訝,但也不至於誇張到這個程度。

“逍遙,該不會是逍遙穀吧?”許樂咽了口口水,緊張的問到,他在想這是不是隻是一個巧合,在逍遙穀門下他可是學藝很雜,根本無特色可言,像天的箭術和白玄風的機關術那可都是讓人印象深刻的招牌技能。

“是啊,怎麽了,你該不會是這個門派的弟子吧?”白玄風看到許樂的驚訝開始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忽然間一個可能閃過他的腦海,這可是足以讓他和許樂一樣驚訝的可能。

“我和龐統師兄就是逍遙穀的弟子,隻是我師傅壓根也沒有和我說過什麽望月、天機,每天彈琴下棋,養養花什麽的,像個悠閑的老頭。”許樂雖然覺得逍遙子也是當世奇人,但是和白玄風表現出的強烈門派特色相比,感覺還是差了很多。

“嘿嘿,可能是不想說吧。當年五派的掌門都是師兄弟,逍遙穀的創始人年紀最小,也是最貪玩的一個,學藝的時候總是喜歡偷懶。後來五人下山自立門戶,因為沒有其他四位師兄那麽明顯的技能,他不願意告訴門下的弟子也正常,很可能是因為這個所以逍遙穀的弟子一直以來都不知道祖師爺的身份。”

其實白玄風隻說對了一部分,當時逍遙穀的祖師的確是年紀最小也最愛偷懶的一個,但他絕對不是學藝不精的庸才,恰恰相反,他的天賦連授業恩師都感歎是百年難得一遇。隻是逍遙子平生淡薄慣了,這才低調的沒有到處宣揚他的往事。

“不會吧,遊戲裏設定的這麽真實?這麽複雜的背景我們竟然沒聽過,還以為隻是像平常一樣砍砍殺殺就結束了。”小三的眼睛都會掉出來了,白玄風的話讓他覺得根本就是在坐井觀天,對整個遊戲連冰山一角都沒看到。

“你以為,早就叫你注意每個細節。這款遊戲盛世皇朝醞釀三載,找了許多優秀的作家聯手編寫宏大的背景世界,就現在來看還有許許多多我們所不知道的事。而且我可以肯定,在智腦盤古接手以後這個遊戲世界會變得更加豐富,我們啊,任重而道遠。”

許樂白了小三一眼,對於這個玩心大過責任心永遠長不大的小三,許樂是充滿了無奈,不過現在大家有了根基,許樂有信心在他的努力下小三也能成長起來,成為獨擋一麵的人物。

“對了,你最後是怎麽撐下來的,也是類似神武丹和鷹翔丹的藥物作用嗎?”每種丹藥許樂隻有三顆,他自己一顆,本來想給小三和白玄風各一顆,結果還沒給白玄風已經被夏薇搶走,但白玄風卻和眾人一樣支撐了下來,並且進入虛弱期,這讓許樂百思不得其解。

“不是,是一種激發潛能的方法,天機門精痛機關術,也因此削弱了對自身的鍛煉,很多弟子在出外曆練時因為受到偷襲而死。後來天機門的門主終於領悟,自身的能力也必須加強。這才有了白玄風出色的劍術。而那種激發潛能的方法也是天機門門主流傳下來的一種脫離於點穴術的方法,封住某幾個穴位來提升實力。”

“為什麽聽你這麽一說我感到十分悲涼,我的師傅教我的都是些什麽啊,差距怎麽這麽大。。。”說了一半許樂不敢繼續說下去,他想起來逍遙子已死,這個忤逆的話還是別說了,即使在遊戲裏尊師重道的想法還是停留在許樂腦袋裏。

“你小子就知足吧,看你這一身的屬性不是招牌嗎?我偷偷觀察過你出手,你的攻速、移動速度、暴擊率、閃避率絕對是世界第一,就算那些已經突破三十級的玩家都不可能有你這麽彪悍,竟然還不滿足。”白玄風不滿的嘀咕著,機關術威力雖然驚人畢竟不是自身主攻派,越到後期這一特性就會越明顯,一想到許樂穿梭於千軍萬馬之中,白玄風就眼紅的不行。

聽白玄風這麽一說許樂頓時平衡了很多,他的屬性值絕對的彪悍,尤其是屬性一欄,號稱天下第一也毫不誇張,即便是在不激發逍遙遊步的狀態下依舊速度驚人。“這一次真是辛苦大家了,犧牲了那幾位我尤其是愧疚的很。”

雖然還在虛弱期,不過已經不影響他們走路,幾位掛掉的姑娘紛紛走出了複活點,臉上掩飾不住的興奮,她們就是亢奮的小麻雀,隻記得住好事所有的壞事一股腦的拋到九霄雲外。“太好啦,守住啦!”嶽曉曉叫的最歡。

“是啊,是啊,正是值得慶祝,幫主大人,記得請客吃飯,我說的可不是遊戲裏,是現實中哦!幫我們全部約出來大吃一頓。”朱七七笑嘻嘻的說到,第一次覺得死亡也不是件壞事,付出終於等來了回報,這讓每個人都大感欣慰。

“當然,當然。”就在許樂說話的時候就看見一個好像煤礦工人的人從藥房裏跑了出來,一邊跑一邊咳嗽。

“嗆死我了,差點沒被毒死,咦,你們怎麽都在這啊?”錢小美這個馬大哈,過了這麽久才發現戰鬥已經結束,之前竟然能夠一直悶在藥房裏做研究,真是個敬業的研究人員。

眾人來不及笑她,係統的提示聲已經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

“遊戲即將進入更新狀態,更新完畢之後將增加更多、更新穎、更豐富的遊戲走向,智腦盤古將會在更新完畢後玩家見麵,敬請期待。五分鍾後將會強製下線,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請玩家們立即下線。”

時間,走到11點55分。

給讀者的話:

更新完畢的遊戲將更加精彩,宏大的世界才剛剛展現冰山一角,請在書評區留下你的意見,方便我提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