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什麽想法嗎?”洞窟外三三兩兩的玩家看到來了這麽多人,“呼啦”一下要麽進入洞窟要麽退去,生怕招惹了這一群過路的殺神。天依舊微笑,似乎對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

“你別嚇我啊,我以為你都有周密的安排了。到了地方你再問我,不會太遲了啊?”許樂被天的問題嚇了一跳,在他眼中天從來不會做無把握之事,這一次來也應該是勢在必得,突然發問讓許樂覺得對方是在冒險!

“有,隻是想再聽聽你的意見,說不定更加可行呢?”一點也不為許樂的態度感到不滿,天耐心的解釋著。

“沒有,鬼龍洞窟連位置都和內測的時候不一樣了,誰知道一會進去會遇見什麽。我隻能說打小怪的時候也不要大意,骨龍小boss長的和小怪很像,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它的暴擊弄死。”許樂心有餘悸的說到,看來內測的時候吃了不少苦頭。

天滿意的點了點頭,作為精英玩家許樂內測時的心得他也有,這麽問隻是想再一次確定許樂的實力罷了,也隻有精英玩家才會抓住遊戲裏每一個細節去發現、思考。在出發之前,天已經把許樂剛剛說話的話和手下們說了一遍。

“進去吧,這一次務必要拿到幫派令。”笑意漸漸變成了認真,天的眼中充滿著不可動搖的堅定,這個家夥就是個智慧近妖的瘋子,時常會做出一些瘋狂的事,被他認定的事輕易不可能改變。

鬼龍洞窟,玩家們第一道真正意義上的試煉,三十級的野怪可以媲美普通野區三十五級的野怪,小boss刷新頻率極高,如果不是真正的職業隊進入,絕對是滅團的命運。還不能趕上人品走低,如果運氣不好一下刷出多個小boss,就算是職業玩家組成的隊伍也得完蛋。

綠幽幽的洞窟好像毒蛇的眼睛,每個走進這裏的玩家都會情不自禁的膽寒,好像有無雙眼睛隱藏在暗處。這一回隨隊前來的精英地組成員由地率領守在洞口,這是有實力的團體最經常做的事,包場。

“以為如果發現其他玩家立刻格殺,我們的時間很緊沒有功夫在外圍糾纏。”天不在乎其他主城的報複,在這個階段誰也不會為了幾個玩家的死亡千裏迢迢帶著大軍來戰,一路上的補給都能吃窮他們,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打贏。在遊戲的中前期,大多數的勢力選擇了保守的態度,尤其是可能和對手拚的兩敗俱傷的情況下。

天組人聞聲如離弦的利箭飛出,貼壁快行衝進了洞穴裏,分布在洞窟裏的野怪一個照麵就被天組的狂轟亂炸清掉大半,經由後續的部隊經過很快一條幹淨的路便被清了出來,走在最後的許樂、天、白玄風三人隨即跟上。

時間緊迫絕不容許多餘的時間浪費,一頭突然刷新的骨龍boss被許樂青龍刀法、天的短暫距離箭爆外加白玄風的劍法同時轟擊,頃刻間血量已經掉了大半,白玄風飛快的召喚出飛龍,機關獸強大的攻擊力予以骨龍致命的一擊。

“我們三個人的默契好的有些離譜。”白玄風嘀咕了一句索性騎著飛龍前行,許樂叮囑過他不要暴露神機門和逍遙穀,雖然天可能已經知道。

飛快的探索前進,時不時可以看到前方白光閃過,看來天組的人清場十分順利,至少暫時還沒有遇到棘手的抵抗。這裏的地形不方便隊伍展開,如果遇到難纏的對手就會像攻打天鷹幫所在的環形山穀一樣前進困難。

“幫主,前麵遇到幾個硬茬,可能要等一會兒才能通過,弟兄們正在全力攻打。”天組的成員回稟,這個消息頓時讓許樂等人的心情跌落了下來。人就是這樣,在順風順水的時候忽然遇到打擊心情跌落的幅度非常之大。

“等不了,我們三個上。”天冷冷的留下一句話和許樂、白玄風三人繼續向前趕去,這個時候他身上的梟雄氣息一展無遺,這必然需要強大的自信支持。

“你們是什麽人,我們是金陵謝武幫的首腦人物,不怕我們的報複嗎?”領頭的漢子明顯撐不住了,滿頭的大汗像瀑布似的往下落,在他的身邊一個醫師職業正不斷的奶他,兩個俠客努力的想要幫他分擔壓力。

怪不得不好通過,對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又是以血牛為主、奶媽為輔助,自然是很難在短時間內啃下。許樂伸了伸脖子,這四個人他一點印象沒有,看來上一次和謝武幫結仇這一次不用繼續加深,全部推到天地門頭上就好了。

“廢什麽話,既然做了還擔心你們來報仇嗎?”這一回天舍箭用劍,出手的威力竟然不遜色用慣了劍的白玄風,“呼呼”的風聲直取領頭大漢的胸口。看的出來這個大漢是這支小隊的靈魂人物,隻要解決了他另外三人不攻自破。

“找死!”大漢氣急眼中精光四射,趁著天組眾人為天讓路之際猛然出手,兩柄大斧左右夾擊,如果命中腦袋以大漢的力量屬性直接爆死天都有可能。可惜他的計劃注定無法得逞,來自左右兩邊的威脅逼著隻能後退,尤其是那柄烏黑長刀。

“哪裏走!死吧!”天將劍擲出,遊戲裏的武器可以當暗器一樣砸出去,不過傷害值低的可以忽略不計。天的意圖並在劍的傷害上,隻是為了讓大漢再一次分神。飛快的裝備上弓和箭,短距離內選擇了箭爆技能,天的手驟然鬆開,如同掀起了一通狂風巨浪。

許樂和白玄風趕忙讓開,許樂事先和白玄風通過氣,殺人這種事盡量避免自己來,天鷹幫還在成長階段不可樹敵太多。白玄風也很明白許樂的意思,在感受到天拿來勢洶洶時向一側躲開,反正他們可以用擔心被誤傷的借口,也不怕被天追究。

“噗~”玄鐵箭穿過大漢的胸口帶起了一道白光,臨死前的大漢張大了嘴明顯有話要說,隻是他還沒來得及說便回城複活去了。

被保護在最後的醫師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玄鐵箭,驚訝萬分的說到。“你,你是天地門的。。。”話音未落,他已經成為了第二個死去的人。

給讀者的話:

今天有事四更八千字,下個月開始更新規律可能出現變化,改成每日三更九千字,歡迎收藏養肥了再殺,信譽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