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為什麽,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為什麽,為什麽tmd老是有這種敗類出現,為什麽吃飯不能安靜的吃完,為什麽tmd老子就得讓啊!”憋了一肚子的許樂爆發了,他一直也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出色的領導者,向天那樣有很好的自製能力,該憤怒的時候他就會憤怒,毫不保留!

飛鷹會韓天雄,飛鷹會四大護法之一,強力俠客,身上全部是堆血、堆防的裝備,據說衣服還是二孔打了石頭的極品。“你,你說什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在望月城竟然還有人比自己還囂張,韓天雄情不自禁的問到。

“說類勞母啊~弟兄們,為了紅名而戰!”許樂大喊一聲舉刀而起,他的身上已經沒有紅藥了,隻剩下一些止血、少量回複血量的金瘡,不過他不擔心血量的問題,有身邊這麽一夥人在他肯定不會受到多少攻擊,更何況還有夢想的血量支持。

“為了紅名!”酒桶哥哥和雷震子興奮的接到,這兩個可是標準的好戰分子,以前在其他幫派的時候每天隻能縮手縮腳,為了增加與其他幫派間的友誼,加深建交,別說是pk了,和別人吵架都不允許,這下倒好老大帶頭不打白不打!

“為了榮譽!”白雲和黑土相對來說就沒能那麽放的開,對看了一眼看到對方臉上的無奈,揮劍而出猶如兩道青虹,聲勢逼人。

隻剩下雲卿和十三郎沒動,前者微微有些緊張後者不緊不慢的喝著茶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甚至沒拿正眼去瞧“號稱”望月城第一大幫的飛鷹會。

“md還反了他了!全部給我滅了!”韓天雄自身的實力不錯為人雖然霸道但還不至於拿手下冒險,和一群同伴一起衝了上與許樂形成了短暫的一對一局麵。

“潛行,背刺,毒!”許樂小聲嘀咕了幾聲忽然消失,除了他背後的同伴以外對麵的幾位大驚失色,尤其是離著許樂最近的韓天雄。

“背後!”劇痛從背後傳來,韓天雄憤怒的轉身許樂已經不知去向,撕裂傷口讓他持續失血,全身漸漸陷入麻痹讓他恐懼不已。“是幽冥!護著我退!”韓天雄果斷的選擇了撤退,他的智商似乎和他的外貌不怎麽符合,是一個敢於壯士斷腕的漢子就是霸道了一點。

“別追了,我們也走吧,沒必要四處結仇,剛剛小衝動了一把不好意思哈各位。”摸著後腦勺不好意思的笑到。

幾個人看的目瞪口呆,什麽時候見過幫派老大這個樣子道歉?許樂還真是一點也不在乎所謂的“威嚴”。“你變了很多。”拍拍屁股起身,十三郎若無其事的說到。

“人呢?”飛鷹會的另外三大護法趕到,身後跟著一票精英小弟,對手既然來勢洶洶當以精兵對之避免傷亡。

“走了,算了吧,過江的龍爪子一樣利。”韓天雄自嘲的笑了笑,他甚至還沒摸到許樂整個狀態已經半殘,兩人之間的差異不言而喻,這位護法難免有些失落。

————

六男一女出現在港口,許樂伸著腦袋四處亂看似乎沒能找到他的期望。“是已經走了嗎?本來還想免費坐一次順風船呢。”沒有看到天辰的身影,許樂微微有些鬱悶,本來他還想在回程的路上聊一聊海運的事,這一下又得花掉大把的船費。

“桃,事辦完了?”是天辰!他的船準備今天離港返回,沒想到許樂這麽巧竟然趕上了,突然想見天辰有些意外,他以為許樂怎麽也得花上大半個月才能忙完再望月城的任務。

“嗯,我正找你呢,我們七個人準備做順風船!”許樂笑著說到。

海風有些涼吹在人的臉上很舒服,就像小雨被蒸發成了氣體拂麵,那種微微涼的感覺讓人耳目一新,不僅是**精神上也進入了一種純淨的洗滌狀態。

“真沒想到望月城一行你竟然收了這麽多的強力幫手,天下第一幫名頭果然名不虛傳。”天辰由衷的說到,雖然他沒有偵察術看不出十三郎他們的等級,但從裝備的成色上來看天辰就知道絕對不簡單。

“嘿嘿,可能是我運氣比較好吧。對了,這一次我還有事要和你商量,我想加大投資並且給你的船上增派人手你看行嗎?”許樂認真的問到,懸賞任務加上黑虎山寶庫收獲許樂身上的財產又達到了十幾個金幣。

“嗯?歡迎至極,我們正想在近期擴大規模正愁財力和人力有些捉襟見肘呢,這一次你準備投入多少呢?”天辰首先詢問的是金錢方麵,這年頭沒有錢真是寸步難行即便你有很好的計劃也無法展開,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一錢難倒英雄漢”。

“十個金幣吧,我得留一些以備不時之需。”拿了20個銀幣湊足十個金幣的份額,許樂一股腦的把望月城之行的全部收獲交到天辰的手上。投資海運已經從最初的心血**變成了正規化、正式化,或許天辰不是最好的商人,但許樂從他身上看到的踏實真是許樂想要的特質。許樂也不是最好的領導者,他的手下不也聚齊了一幫奇人異士?

“咳咳,這麽快你就賺了十個金幣?”許樂賺錢的速度讓天辰咂舌,誇張點說他都想放棄海運的生意也去做個職業玩家得了。不過這也隻是牢騷而已,天辰從小的夢想就是做一個出色的商人,或許這方麵的天賦不是很出眾,但他願意以更多的努力去換取肯定。

“運氣,運氣,我也沒想到呢。還有人手的問題,喏,就是那三個人,一白一黑兩個劍客,還有那個半大孩子,我看他們似乎也很喜歡海上的生活,就先把他們留在這裏一段時間吧,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你看怎麽樣?”許樂繼續問到。

順著許樂所指天辰看向白雲、黑土還有雷震子,兩個劍客成熟穩重可以擔當大任,刺客雷震子雖然年輕卻富有衝勁,很適合大海的活力。“求之不得,正愁沒人幫手呢,如果購買新的船隻總需要可以信任的人,我們管理倒是還行就是缺少一些威懾力,現在好了,真是想睡覺的時候有人送枕頭啊。”

緣分這種東西十分奇妙,不知不覺中可以促成一對情侶,不知不覺中可以促成幾個朋友,不知不覺中亦可以促成生意夥伴,無論天南地北,無論民族與國界,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或許上一秒看見時還隻是路人,下一秒卻能看到成為朋友的可能。

許樂和天辰兩個人仿佛看到了一支龐大的船隊,嶄新的船身、高高的桅杆,神采奕奕的船員站滿了甲板,豐富多種的貨物堆滿了船艙,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歡樂。雖然這些現在而言還有些遙遠,但是對於年輕人來說夢想,就是最寶貴的財富,就是為之努力的方向!

“海運就拜托你了,資金方麵我會繼續想辦法,不過我的看法是不用太著急誇張,如果畢竟對應的軍事力量也是需要的,而天鷹幫現階段不可能分出太多的力量到海上。”平靜下激情澎湃,許樂把眼前的局勢稍稍分析。

“我明白,我們不會太過高調,和天鷹幫之前的關係也會盡可能保持在暗處,在適當的時候再表露身份助你一臂之力。嗬嗬,我從小的夢想是做一名出色的商人,按現在的趨勢來看說不定還有當半個海軍大將的可能。”天辰嗬嗬笑到,他喜歡這種感覺,無限的可能帶給他的將是挑戰與驚喜。

“多謝了,我們在實現各自理想的時候還幫了對方,或許這就是緣分吧。”許樂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這是為自己留有餘地之後的輕鬆。

“你們嘀嘀咕咕什麽?”等許樂走近的時候雷震子好奇的問,他很喜歡大海的感覺,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一直留在海上,第一次出海的雷震子已經深深的迷戀上了這一塊蔚藍。

“我說把你留在船上幫忙,怎麽樣,高興了吧?”許樂從每個人的臉上看到了不同的反應,雷震子的歡呼雀躍被許樂看在眼裏,本來他隻想把白雲和黑土留在船上幫忙,當看到雷震子那充滿期待的表現時忍不住臨時改變了主意。

“你說什麽!桃老大,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雷震子瞪大了雙眼一臉認真的問,他還是個學生,雖然現在學校裏並不禁止學生玩遊戲,但他不想因為遊戲而荒廢了學業,如果真的能留在船上的話壓力就會減小許多,不用像個職業玩家一樣每天練級。

“沒有,我說的是實話,雖然天鷹幫再陸地上的根基還不是很穩就急著拓展海上勢力似乎有些為時過早,但我還是想想。白雲、黑土,你們兩位也留下幫忙,可以嗎?”詢問屬下的意見,恐怕許樂又開創了幫主語錄的先河。

“沒有問題,分紅的時候包個大紅包就好了。”白雲和黑土異口同聲的說到,兩人惡狠狠的互瞪了一眼,默契讓他們成為一對歡喜冤家。

“不會太急了嗎?”雲卿有些擔心的說到。

“這方麵我不懂,不做評價。”酒桶哥哥張開雙臂任由風打在身上,一臉的陶醉。

“我支持你。”十三郎也表態了,一向沉穩的他竟然讚同了許樂冒險的做法,不禁讓人感到驚訝。

給讀者的話:

書評區催更的厲害,收藏漸漸回來,不得行啊各位,俺自知實力不足已經沒要金磚了都,收藏起來看故事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