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四章 人魚之不做炮灰21

族長有請,是福是禍?

有特緹斯這個定時炸彈,是禍躲不過,族長相請定然和此事有關。

地宮各條地道蜿蜒相交,他們待在正是眾多地道相會處,空間比其他地方要大許多,上方是穹頂,不像其它通道那樣狹窄逼仄。

族長背著手站在一麵石牆前,線條粗獷的壁畫勾勒著航海畫麵,誇張的人物風格,透露著曆史的味道。

蓋婭人在這座島上生活了近千年,對小島有著非同一般的感情,祖先們在大陸上的生活是他們津津樂道的傳說。

在先輩們留下的故事中,航海充滿了危險,外麵的世界充滿誘惑,每個蓋婭人都曾想過,若有朝一日能夠沿著先輩的足跡,在海中留下傳說,給後代子孫留下精彩故事,也不枉此生。

顧曉曉打量著壁畫,默不作聲,有安東尼在場,大部分時候,她都會托他幫助交流。

“族長,我把客人請來了。”

全神貫注看壁畫的族長,轉過身來,斑白的鬢發垂在臉頰上,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窩裏,臉上皺紋層層堆疊著,神情凝重。

“我尊敬的客人塔塔西,你能安全歸來實在太好了。”

族長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歡迎顧曉曉回來,她微微欠身,用手語表達了自己的謝意。

危機四伏,蓋婭族麵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族長在重重壓力下,仍然彬彬有禮,足以體現他個人的素養,顧曉曉就這一點非常欣賞蓋婭部落的族長。

在場的除了族長,還有蓋婭族年輕的勇士們。人雖對卻無嘈雜之聲。每個人都在等待,等族長發布下一個指令。

聖地在蓋婭族心中有特殊的位置,他們願意用生命去守護聖地。

族長用威嚴的眼神,掃過了在場所有人,接著目光落到了安東尼他們身上,用歉然又鄭重的語氣說:“我代表蓋婭部落,感謝尊敬的客人們。及時伸出援助之手。我們每個人都萬分感謝你們的幫助。”

隨著他的話,在場的年輕人們臉上紛紛露出感激之色。

“族長過譽了,是我們該謝謝您的收留。我們已經和特緹斯殿下反目,我們如今在同一戰線上。隻要有需要,我們願盡綿薄之力。”

安東尼說完後,顧曉曉和洛狄雅四人點頭附和。使得蓋婭人對他們觀感愈發良好。

他們的反應,讓族長十分滿意。他身量略矮,挺直身子踩到了一個矮凳上,這才繼續說到:“我們蓋婭人在蓋婭島上生活了近千年,熟悉這裏的一草一木。這是我們的家。如今有外來者妄圖侵入聖地,破壞我們的家園,蓋婭族的兒郎們。拿出你們的勇氣,和他們抗爭到底!”

“抗爭。抗爭!守護家園,守護聖地!”

不知誰第一個喊起口號,剩下的人也跟著喊了起來,群情激昂,喊聲回蕩在石廳中。

蓋婭族青年男女各個紅光滿麵,鬥誌昂揚,這讓顧曉曉佩服起族長的號召力。

待調動起大家熱情之後,族長這才當著所有人麵,請安東尼為大家講解,在遇到特緹斯的人後,該注意些什麽,打鬥時如何找對方弱點。

顧曉曉旁觀的同時,不忘默默給安東尼提供一些她的心得,還有對如何與特緹斯他們交手占上風的計劃。

也許是先前的摩擦中,感受到了外來者的強大,蓋婭族的青年男女們分外認真的聽著安東尼的解說。

所有人投入其中,顧曉曉見安東尼說的麵麵俱到極有調理,又開始了她的望風任務。

也不知是不是蓋婭人在地宮中的確有一套,附近非常幹淨,除了偶爾有蛇蟲蹤跡,顧曉曉沒察覺出特緹斯那邊人的出沒的跡象。

他們現在是安全的,顧曉曉鬆了口氣,神經緊繃了那麽久,她也需要稍作休息,接下來還有硬仗要打。

這場特殊的交流會,在安東尼認真負責的講解還有族長語重心長的叮囑中結束。

蓋婭族青年男女們已經躍躍欲試的,去嚐試先前安東尼所說的,如何用巧妙的方式對敵人造成最大傷害。

一場演說,讓洛狄雅對安東尼又多了幾分崇拜,她沒想到平時話不算多的安東尼,在有需要的時候能說出這麽多見解。

洛狄雅留心安東尼說的每句話,等到他講完之後,才發現自己剛才目光灼灼的模樣好像有些失態,於是在會議結束後,隨便找了個理由,拉著蘭蒂離開。

蘭德對蓋婭人的采集的毒藥感興趣,隨著他們往武器箭矢上塗毒了。

顧曉曉正如計劃內,打算閉目養神,耳邊突然傳來安東尼的聲音。

“這個東西,給你,塔塔西。”

安東尼說話的同時將別在腰上的奇怪黑色物體遞了過來,顧曉曉這才想起她之前一門心思考慮如何對付亂的分身,後來又參加了蓋婭族大會,忘記了手槍的事。

“謝謝。”顧曉曉接過手槍,順手比了個謝謝的手勢,將略顯沉重的手槍拿走手裏。

這是一把造型原始的手槍,很有分量,有改造過的痕跡,扳機和保險都做的十分簡陋。顧曉曉打開彈匣,裏麵隻有六發子彈,她又將彈匣合上,用精神力對安東尼說:“這是一種新式武器槍,我來教你怎麽用,裏麵隻有六發子彈,一定要節約使用。”

安東尼對槍的概念局限於長槍,這種沉甸甸的黑色槍,和他印象中所有槍都不符合。

他拿到手中掂了掂重量,學著顧曉曉剛才的樣子撥弄著保險和扳機,又打開彈匣疑惑的問:“這是槍?什麽種類的槍,我怎麽沒見過。”

“說來話長,小心些,千萬別扣動扳機,”顧曉曉說著,又把搶拿了過來,上了保險,然後手指勾在扳機上說:“在發射前,按照我之前的動作上好保險,然後對準目標物扣動扳機,一定要快準狠。子彈隻有六顆,用完就沒有了。它的威力很大,能大穿樹木和人的身子。”

為了防止安東尼沒弄明白,顧曉曉特地演示了兩遍,這才將槍又遞向安東尼。

安東尼沒有接,神色嚴肅的說:“它威力這麽大,使用又便捷,應該給洛狄雅或者蘭蒂、蘭德他們防身用,我不能拿?”

他能為別人考慮顧曉曉很高興,但現在不是時候,她耐心的解釋到:“洛狄雅她們靠的是精神力,以他們的速度,還沒扣下扳手,也許就受製於人了。你將它拿在手裏,也許關鍵時刻可以憑此救她們一命。”

顧曉曉如此解釋了一番,安東尼這才收下了槍,承諾到:“我會保護洛狄雅他們,一定不會讓她們受傷。”

尤其是洛狄雅,安東尼在心裏加了一句。

顧曉曉拍了安東尼肩膀一下,說了句:“很好。”

兩個人就特緹斯一事簡單聊了兩句之後,友好的暫時道別了。

相比蓋婭人的振奮,地宮另一頭氣氛則顯得有些低迷。

大約近百人,排成長列,待在狹窄的地道之中,黑暗中他們的臉色泛著詭異的蒼白。

特緹斯黑袍被劃破,腿上有一道長約十厘米的傷口,血肉猙獰的外翻,他任由鮮血淋漓,眼中閃爍著寒光。

來遲的魯德惴惴不安的單膝跪地,手指貼在冰涼的地麵上,不斷的顫抖。

“特緹斯殿下,屬下來遲了,還請您允許屬下為您處理傷口。”

從幾天前開始,不知是不是尋寶之事一直沒有進展,魯德敏感的發現,特緹斯殿下性格越來越暴躁,一言不合直接動手。

先前,有人受不了地道中的潮濕環境還有蛇蟲侵擾,偷偷往地道外跑,被人發現後帶到了特緹斯殿下麵前。

當時特緹斯殿下保持微笑姿態,抬手就是一劍結果了帶頭逃跑的人之後,慢悠悠的說了句,如有再犯格殺勿論。

親眼看到同伴死在麵前的刺激,讓大家在麵對特緹斯時更加恐懼,魯德做為大副,首當其衝的感受到壓力。

特緹斯沒有開口,仿佛受傷的不是他一樣。

滴答滴答的水聲,在沉默的氣氛中,恐怖如死亡的鍾聲。

有那麽一瞬間,魯德覺得特緹斯殿下真的會在暴怒下殺了他。所以當特緹斯胳膊抬起來時,他嚇得匍匐在地求到:“殿下,請您寬恕您忠誠的奴仆,我願意以靈魂為誓,永遠向您效忠。”

特緹斯見他擺出可憐蟲一樣的姿態,對比安東尼在顧曉曉與他戰鬥時的英勇,窩心一腳踹了上去罵道:“廢物,通通都是廢物。”

沒有一個人敢反抗,即使她們被罵做廢物。

特緹斯厭惡的看了魯德一眼,要不是考慮到他是大副,在船員眼中擁有一定微信,又對原主忠心耿耿,他早就廢了他。

在一群人的保護下,他竟然受了傷,隻要想到這裏,特緹斯眼前就會浮現出顧曉曉輕蔑的笑容。

螻蟻般的時空管理者,竟敢在他麵前耀武揚威,特緹斯徹底恨上了顧曉曉。

魯德挨了窩心一腳,沒得到特緹斯殿下的允許,不敢起來,身子保持著斜倒的姿勢。

下一章明天上午訂閱,有幾百字重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