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其實,這樣想也沒錯,不過,她們也不能武斷的認為來找她的男人,就是她暗戀的對象啊!

「小亦,前麵有個很帥很帥的男人來找你,快點快點……」

這一天中午,顏詩穎忽然慌慌張張的衝進休息室,把吃飯吃到一半的張繁亦給拉走,一路興奮的問個不停,「吼!這個男的真的很帥耶!難怪你會暗戀他,你們在哪裏認識的?他還有沒有其他的兄弟?嘿嘿嘿!我是不是可以跟你公平競爭?」

顏詩穎自顧自的說了一大堆,完全沒有給張繁亦糾正她的機會。

不同於她的興奮,張繁亦隻是一頭霧水,因為她知道來找她的人,絕對不是她放在心上的那個人!

「阿樹?」結果,張緊亦仍是嚇了一跳,沒想到會看見夏文的弟弟,俊美無儔的明春樹。

「你找我?」她忽然眼神驟亮。

莫非是夏文從美國回來了?

單單一個回眸就豐采迷人的俊朗男子朝著張繁亦綻放出溫暖耀眼的笑容,頓時迷倒了辦公室裏一大票上班女郎。

「嗯!大冬晚上想約你一起吃飯,我正好在附近談事情,所以就親自來邀請你,」沒錯過張繁亦眼中一閃而逝的失望,他朝她露出蘊含鼓勵的笑容,「你會來吧?大家都想見見你。」

關於這個讓拉漢豎起大拇指的女孩,還讓二哥夏文親口要求他們多多關照的女孩,他們有太多太多的好奇心想要一一填滿。

「我……好,我會去。」張繁亦猶豫了一下,還是不太自在的點點頭,親自送明春樹到電梯口,刻意拉開跟其他人的距離,不希望讓他們聽到更多的細節。

「你幾點下班?我和靜妍會來接你。」明春樹遞給她一張自己的名片,夏她隨時跟他保持聯絡。

「謝謝。」縱使張繁亦心中千頭萬緒,最後也隻說出這兩個字。

明春樹踏入電梯,笑得如沐春風,「你是自己人,客氣什麽!」

還記得那一夜,他們幾個把氣急敗壞的小白留在拉漢家裏陪老人家練酒量,偷偷趕到小木屋去通風報信時,正好看見夏文輕手輕腳的將這個女孩從情人椅上欄腰抱起,那雙再清醒不過的美眸裏盛滿了前所未見的深情。

從那一刻起,他們這些兄弟就心知肚明,夏文認定的女人,就是這個張繁亦!

要不然怎麽會這麽害怕見光死?還要出動他們這些兄弟來當煙霧彈?

趁著電梯合上之前,明春樹又朝自家二哥心儀的女孩點點頭,默默為這段還很脆弱的關係獻上祝福。

而依然站在電梯口前的張繁亦眨眨莫名濕潤的眼眶,忽然好想擁抱夏文。

因為有他,她才有這一票不請自來的「自己人」!

農曆年前,生平第一次出國的張媽媽終於回到台灣,開口閉口都是在澳洲的所見所聞,整個人開朗了不少。

張繁亦也很開心,暫時忘掉了失聯中的某人,覺得有李媽媽這樣有福同享的鄰居真好。

張媽媽聽了之後眉開眼笑,忽然關心起她的感情。

「啊!上次來的那個帥哥,你們還有沒有在來往?」她左看右看,怎麽冕得自己的女兒好像變漂亮了?

張繁亦垂下眼臉,難掩落寞的搖頭,「沒有,好一陣子沒有聯絡了。」

她擱在心上的那個男人,連一通電話也沒有,她隻能上網追蹤MAX粉絲的網頁分享,才能偶爾在那些良莠不齊的書麵中看見法拉薩酷酷的模樣。

雖然他的家人會在言談之間轉達他的近況,不過終究是比不上他親口對她說一句話。

他,終究還不是她的夏文!

看了張繁亦落寞的表情,張媽媽居然精神振奮了起來,「那……既然這樣,趁年輕多認識一些其他的朋友,也是不錯啊!」

張繁亦一開始有些意會不過來,等到媽媽把李媽媽唯一單身的小兒子誇獎成全世界最後一個超級好男人的時候,她才終於恍然大悟。

「媽,你的意思是要我去相親?」不會吧?她才二十五歲耶!現在這個年代,要三十五歲才拉警報吧?

「什麽相親?不是啦!就年輕人一起去吃頓飯,順便聊聊天什麽的,互相看順眼再說啦!」張媽媽邏是尊重女兒的戀愛自由,隻是覺得能夠變成隔壁親家也是不錯。

看在李媽媽這麽照顧自己母親的份上,張繁亦最後還是答應了這場有長輩陪同的飯局,地點就在公司附近的馥豪飯店,位在二樓的咖啡廳。

這一天傍晚,霓虹燈上,張繁亦下班後直接去赴約,當她走進飯店大門的時候,忍不住回想起尾牙那天的點點滴滴,想起擁抱她的那個男人……

「夏文……」你從沒說過,是這樣連隻字片語也沒有的等待。

心情低落的張繁亦舍棄電梯,改走回旋式的階梯,在她脫掉那件黑色羽絨外套之後,穿著牛仔褲的窈窕身影分外迷人,及唇的秀發輕柔飄逸,吸引了不少欣賞的目光。

一個剛剛走出電梯的男子本來隻是跟著眾人的視線好奇的瞄了一眼,漫不經心的眼神瞬間精光迸銳,不發一言的也走上那座鋪著地毯的回旋梯。

他絕對不會認錯那件醜到不行的外套。

男人虎視眈眈的跟著張繁亦上樓,忍住打電話給自己兄弟破口大罵的愚蠢衝動。

不是拜托他們幫他把人看緊,免得讓人拐走嗎?看看眼前的陣仗,不就是傳說中的相親!

男人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兩個熟絡交談的婆婆媽媽,灼熱的視線最後在那抹纖細窈窕的倩影上流連不去。

繁亦……他無聲的呼喚,幾乎壓抑不住胸腔中的澎湃洶湧。

為了幫法拉薩畫下完美的句點,為了不影響到日後理想中的平靜生活,他和小白達成共識,隻要再忙完這幾場亞洲巡回演唱會,從此好聚好散。

他不要她的平凡生活受到打擾,不願意她的存在曝光在任何的媒體版麵,不肯讓小白捉住這個把柄,藉機煽動粉絲的情緒,所以他忍。

忍住朝她狂奔而去的衝動。

忍住要她跟著自己四處奔波,卻又必須舍棄隨意走動的自由。

他知道自己正下著一招險棋,單憑一句承諾,就要青春大好的她無條件的等待,等待他自由。

偏偏,她就是這樣的傻瓜!

偏偏,他就是戀上她這個傻瓜!

大冬和阿樹隻要人在台北,就會把小霓一起約出來,把張繁亦找出去吃飯。

每次的飯局總是會照相留念,甚至錄下短短幾分鍾的笑鬧片段,這些珍貴的畫麵是他聊慰相思的秘密,即使讓人看見,也以為那隻是普通的家人合影。

有一次,小白無意中撞見了他正在查看手機裏的照片,也沒發現其中蹊曉。

直到有一天,小霓在視訊電話中替她打抱不平,他才驚覺自己是否太自私,太自恃?

「二哥,你好下公平!你有我們當眼線,她卻連一通電話也沒有,如果是我,我早就移情別戀了!」

移情別戀這四個字讓夏文的眼皮直眺,一顆心喘喘不安,比起失去她的後果,什麽顧忌都拋在腦後。

所以令天從吉隆坡飛抵台北之後,他就直奔這間離她公司最近的飯店訂了房間,絞盡腦汁想著該怎麽跟她道歉,怎樣跟她賠罪……

沒想到預謀給她的驚喜,會變成給自己的一場驚嚇!

和他們隻有一桌之隔的夏文隨便點了一杯咖啡,強迫自己冷靜的觀察強繁亦和那名陌生男子的互動,強迫自己千萬要記得母親用生命留給他的教訓

凡事不要強求!

他神情痛苦的握拳,看著她巧笑倩兮的白皙麵容,看著她自然毫無矯飾的言行舉止,不用害怕鏡頭,不用顧忌美醜,不用擔心媒體報導公正與否。

那一瞬間,夏文清楚知道自己不能不忍!

為了讓她繼續這麽自由自在的過生活,不管他們將來是不是會在一起,他都要忍!

夏文憋住胸口躁動不休的激蕩,緩緩站起身來打算默默離開,很是哀悼自己實在沒有本錢帥氣出場,阻止別人對自己鍾情的女人大獻殷勤。

悲哀!太悲哀!

他這輩子曆經幼年喪母,又沒有得到父親的妥善照顧,還體會了一場友情與愛情的雙重背叛,卻直到這一刻才驚覺自己是個悲劇人物。

他為什麽去當一個公眾人物,居然連扞衛自己的愛情也要遮遮掩掩。

夏文眷戀的回眸,想再多看這個讓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一眼……

啪的一聲,世界暗黑一片,尖叫連連。

正要起身去洗手間的張繁亦本能的閉上眼咬住唇瓣,阻止自己發出任何聲音,一閃而逝的念頭居然不再是童年的暴力夢魘:而是——

夏文!

一個男人在了一瞬間緊緊的擁住她,教她無比眷戀的氣息和觸感,讓她在黑暗中猛然睜開雙眼,錯愕的低喊,「夏文!」

她大膽的摸上他削瘦的臉頰,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是我,別怕,你別怕……」

男人的聲音裏滿是心疼,擁緊她的同時,忍不住在她的掌心摩挲,無意中泄漏了自己心中的脆弱。

「等一下就不暗了,我說過我會陪你的……」想陪你,一輩子都陪你……

他的話還沒說完,燈亮了,世界又是光明一片。

眾目睽睽之下,張繁亦捧住他的臉,踮起腳尖吻著他性感的唇瓣。

馥豪飯店的電力係統出包,跳電當時所有正在進衍的消費統統給了優惠的折扣作為補償。

親眼目睹張繁亦的熱情之後,李媽媽和她的小兒子很有風度的離開了。

張媽媽好整以暇的盯著夏文,慢慢喝完那杯冷掉的咖啡之後,終於站起來拍拍夏文寬闊的肩膀,說出口的話倒是一針見血——

「如果沒有停電,你是不是就默默的走了?」

夏文和張繁亦同時一楞,彼此的眼神錯綜複雜的交會。

張媽媽突然又拍拍自己女兒有些頹然的肩膀,「這人不錯,有在替你著想……等你不喜歡他了,我再幫你介紹朋友。」

她剛剛可是把這個男人說的話聽得一清二楚啊!

張繁亦哭笑不得的目送她離開,最後接受夏文的提議,決定去他的房間捏,才能享有隱私好好談一談。

趁著沒人認出他之前,張繁亦連忙拉著他進電梯,比他自己還要擔心被別人認出他是法拉薩。

沒想到一關上房門,一直悶不吭聲的夏文突然吻住她,夾帶著巨大的思念奪取她的呼吸,無論她怎麽閃躲,都逃不開他深情的誘哄,隻好心甘情願的臣服。

這是她不曾見識過的夏文,是她還沒機會體驗到的激情,是她魂牽夢縈的那個男人——

「繁亦……」夏文終於稍稍退開熾熱的唇瓣,貼在她的白皙臉頰輕聲低語,「我好想你……很想你……」

他敞開心懷傾訴澎湃的情意,將她緊緊的圈在自己強壯的懷裏。

方才在她公然吻住他的那一刻,他激動的心頭發熱,忽然一無所懼。

「我應該要問問你,而不是自己做決定。」他吻著她光潔的額頭,吻著她小巧圓挺的鼻頭,最後輕輕咬著她吐氣如蘭的唇瓣,低啞的嗓音裏自著明顯的遲疑,「繁亦,陪我……陪我一起到最後……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