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門主,我想讓他們加入你們清風閣怎麽樣。”宋林淡淡的看著宋秋雨,說話間,好似有著一種魔力一般。

宋秋雨看了他們趙匡祖幾人一眼,隨後點點頭:“你不加入嗎?”宋秋雨試探道,如果成功的話,那自己清風閣的實力又增強了許多。就算不成功的話,那像這種高手也欠自己一份人情。

宋林搖著頭:“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們我就拜脫你了。放心,以後你們清風閣有什麽事情,我一定第一時間趕到的。”

宋秋雨嗬嗬笑道:“既然這樣,我也不強求。你放心,他們在我這一定安全。”說罷,叫人帶著他們去客房。

寒清風看了宋林一眼,道:“真的要出去嗎?”

“是的,你放心,我不會有事情的。”

等三個被帶出大廳後,宋林問道:“你認識鬼殺;宋林嗎?”

看著宋林嚴肅的樣子,宋秋雨打著寒顫,點頭道:“鬼殺的事情我也是聽前人說過,尤其是那一場驚天大戰。不過,我聽說你已經跟那幾大高手一起死了嗎?怎麽,怎麽你…。”

宋林一聽,忙道:“那距今到現在過了多少年了。”

宋秋雨想了想,抬頭道:“二萬年。”

“二萬年。”宋林沉默了,二萬年在修真界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

宋秋雨小心的問道:“前輩你什麽都不記得了嗎?”他以為宋林自那場大戰之後,留下了什麽後遺證。

許久,宋林道:“沒事。不過,我告訴你,我確實是宋林沒錯。不過,更卻切的是現在的我是二萬年前宋林的轉世。”

宋秋雨一驚,這倒是嚇到他了。竟然是轉世重修,這意味的什麽。

“那前輩現在的實力到底如何,為什麽我一點都看不出來。”

宋林笑道:“沒什麽,隻不過修練的功法有點特別。其時實力卻差的遠,隻有出竅期左右的實力吧。”

接著又道:“還有,你別在叫我前輩不前輩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宋林了。隻不過,我有著前世的記憶罷了。”

“你知道修真界現在哪好修煉。”

“陰離山。”

陰離山,宋林道:“那好像沒聽過,好修煉嗎?”

宋秋雨點點頭:“恩,那的靈氣可是比別的地方多幾倍。可以說,修煉起來更是神速。不過,我不敢去,那的妖獸太厲害了。最恐怖的還有神獸。”

“有這麽厲害嗎?我就不信。”

宋秋雨怪怪地看著宋林,道:“那你有什麽打算。”

宋林揚起笑容,嘴裏蹦出兩個字:“陰離山。”

宋秋雨臉色一變:“什麽,你說你要去陰離山,你不知道那的妖獸很厲害嗎?剛才你說你隻有出竅期的時實,去那跟本就送死。”

宋林道:“別擔心,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麽。現在,唯一能夠使我快速成長起來的也隻有那了。”

宋秋雨急道:“可是那有龍獸啊!那可是神獸,像修真界現在都沒幾個敢靠近的。”

宋林一揮手:“這你不用管,把方向給我吧。我倒要看看,這修界什麽時候碰出這個一個山脈來。哎,或許是離開的太久了吧。”說這話,宋林心裏也有了一絲蒼涼。

宋秋雨歎息道:“陰離山位於北邊赤血府再進去五百裏的地方。那是一塊麵積達五千萬平方森林,聽人說,越是往裏麵,妖獸的實力越是厲害。”

宋林道:“這陰離山形成於哪年。”

“多概一萬多年前吧,當時也不知道怎麽著,大批的妖獸一舉把陰離山全占了。不過,它們卻從來不出陰離山的,這讓我們好奇怪。”

宋林淡淡一笑:“這修真界看來是越來越亂了,單看這幾個勢力就可以看的出來,居然有三個邪派的勢力占據著修真界。難道他們不會相互侵占嗎?”

宋秋雨正色道:“這他們肯定不敢這樣明目張膽的來打,但暗地裏實力強的簡直比我們清風閣不知道多了多少倍。所以,我們清風閣在修真界雖然名聲好。但是,卻是實力最差的一個勢力。”

權,難道權就真的這麽重要嗎?宋林在想,如果自己想要權的話,前世的他就會去組一個門派。

想著,宋林看著宋秋雨道:“記住,修道之人在於天道,而不在於權道。如果你是為了權道來修煉的話,那你的日子就是長了。”

宋秋雨聽著宋林的話之後,陷入沉思,許久才回過神:“我知道怎麽做了,謝謝你。”宋秋雨打算過些時期就把門主的位置讓出來,而自己則要一心的修煉。

宋林搖搖手:“拿的起,放的下,這才是重要。而你,既然看放的下,這說明你還有希望。我很期待未來的幾年,聽到你突破到五轉的散仙。”

一個人真要有了自己的目的之後,那等待他的則是付出之後的勞動成果。

宋秋雨這時道:“不知道有個問題當講還是不當講。”

“講。”

“我想知道,你以後怎麽對待這幾大勢力。”宋秋雨已經把話亮的很明白,也就是說成長出來的宋林會不會對這幾大勢力采取報複。

宋林邪邪的笑了下:“無盡的殺戳,那才是我的本意。”

看著這笑容,宋秋雨莫名心裏有著一絲恐懼。宋林的再次到來,修真界又會是一番血雨腥風的情景。

“殺戳,並不能解決一切。”

宋林狠狠地說道:“但殺戳能夠把我不想要他活的人留在這個世界上,而我,最終要當起這個裁判者。”

想到二萬年前的事情,宋林的心仿佛被針紮了一下。雖然,跟自己比鬥的人已經化作曆史的塵埃。可是,活著的人卻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刹那的羞辱。

“你知道一個叫蕭彩雲的人嗎?”

宋秋雨一聽到這個名字,立即激動起來:“何止知道,她可是修真界的名人啊!憑借著一把劍,在修真界無人能及。早在一萬多年前就飛升仙界了,想到她,哎!”話剛說完,宋秋雨就感受到一股寒氣。

“想不到幾千年的時間就飛升了,哎!看來這麽劍可是幫了你的大忙。”一想到蕭彩雲的背叛,宋林心裏就有著怒火。

“你沒事吧。”

“沒事,好了,我就不打攪了。我那三位朋友就讓你煩心了,以後有什麽事,你隻要用精神力刺激這塊牌子我就知道了。不過,不要沒什麽事都來找我。我脾氣不好。”

宋秋雨忙點點頭:“這你放心,不到生死存亡,我決不會打攪你的。”

宋林笑著點點頭站了起來:“這樣,我就先走了。謝謝你的招待,看來這次來你這,我沒看錯人,至少,你為人真不錯。”說著,宋林的身影淡淡的消失。

“這是瞬移嗎?”看著宋林離去的身影,宋秋雨很難想象一個出竅期的實力竟然能夠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