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大哥,你真是太酷了,我的偶像襖。”烏銘拿起這柄飛劍之後幾乎天天抱在手中,跟怕弄丟了一樣。

宋林抱著頭道:“烏銘,麻煩你別再吵我了好不好。你不知不知道你現在很煩,如果不是你實力不怎麽樣的話,你一定會跟對付這老頭一樣,把你丟去出。”

烏銘看了杜懷還一眼,忙幹笑:“別,我隻不過是太高興了。靈器,而且還是上品的。”每次想到,烏銘就會傻笑起來。

“宋小子,你什麽意思,就讓我吹笛子是不是。”杜懷遠拿著銀笛一付苦笑的眼神。

宋林正色道:“我早就跟你們說過,靈器是死物。所以,這玩意我勸你們還是少用的好。走吧,我倒想看看這塔到底有什麽玄機。”

塔門一打開,宋林發覺這塔跟別的塔並沒有不同之處。

“好像也沒什麽特別的嘛,進去。”烏銘大笑的走了進去,可當他一到塔中央的時候,頓時景色就變了:“這,這怎麽回事。”

“烏銘,怎麽回事。”周宏看到烏銘消失,忙拉了拉宋林。

宋林道:“進去看看怎麽回事,我想這裏也跟赤血府一樣,怕也是另外一個單獨的空間。真不知道是哪個前輩做出來的,但可以確定,能夠做出這種東西的實力決不在大羅金仙之下。”說罷,笑了下也走了進去。

“宋大哥,我終於看到你了,我還以為我要死在這的。”一看到宋林下來,烏銘立即抱上前去。

宋林一腳踹了過去:“滾,要抱就抱你老婆去,少來抱我。”看了看四周,發現這層並沒有奇怪的地方。

杜懷遠這時走了過來道:“怎麽樣,有什麽線索。”

宋林搖頭道:“我除了知道這塔身都是用一種特殊材料做的,它可以防精神探測。然後在塔裏布置幾座大陣。因此,我們才不會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麽地方。”

杜懷遠皺眉:“不太懂。”

“你隻要知道這裏是被人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法,把外界隔絕開來了。所以說,我們的精神力探測不出來。懂了嗎?”說完,宋林便向第二層走去。

一上第二層,頓時四周的景像全都又變了。

突然,宋林察覺有股危險的氣息。

隻聽到幾聲音巨響,上空憑空落下無數塊巨石。砸在地上,接著就消失了。

“到底怎麽回事。”雖然這些巨石對幾人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可是危險告訴他們,這裏並不是那樣簡單。烏銘拿著自己的飛劍,他現在可是想試試威力如何。

突然這個空間搖晃了一下,接著,一個巨大的怪物從地下爬了出來。

“*,這家夥怎麽出來的,下麵不是第一層嗎?”烏銘瞪大著雙眼,看著這個怪物。

宋林邪笑道:“烏銘,去,搞定它,不然的話。”說著,宋林看著烏銘手中的飛劍,笑道:“收回。”

烏銘一下跳了起來:“怎麽可以這樣,你不是把它送給我了嗎?”

“我是送出者,同時我也有權收回這東西。”說罷,一付看戲的樣子。

杜懷遠也慫恿道:“去,這種應該也算是妖獸吧。隻不過這種妖獸很少,幾百年前我在陰離山見過一隻。隻不過實力不怎麽樣,一般都是在元嬰期的實力左右。所以,烏銘你應該可以搞定他的。”

“真的嗎?”烏銘握著緊手,內心十分激動。

周宏這時也笑道:“去吧,反正我們都在這裏,沒事的。”

烏銘這時也大笑起來:“對,不就一個石獸嘛。”說罷,大步向前走去:“喂,我們來打架。”

石獸全身上下都是石頭做的,加起來應該都有上萬斤,要是同級的修真者被抽到一下,肉身就死也要躺個上百年。而由於身子笨重,所以打起架來往往都是被打者。

“我來了。”烏銘催動手中的飛劍,頓時飛劍便急射了出去。

幾聲刺耳的聲音傳來,石獸怒吼一樣大步跨向烏銘。每走一步地都會震動一次,沙土飛揚的到處都是。

看到自己的飛劍切下幾塊巨石,烏銘更回得意:“讓你嚐嚐老子的飛劍”

‘撲哧’寒光閃過,劍身居然插到石獸的身上去了。烏銘看著慢慢走來的石獸不由大急,他想把飛劍抽出來,可是這時飛劍卻收不到自己的訊息。

“真是個老古板。”宋林不由一陣氣結,難道少了飛劍就打不了嗎?修了這麽久的真,他到底是在修劍,還是在修自己。

杜懷遠也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發現宋林的臉色不好。忙提高聲音道:“喂,死小子,你笨死的,就一定要用飛劍嗎?少了飛劍你就掛了,*。”

宋林哼了一聲:“你自己還不一樣。”

“哎,宋小子,你可別把我想的這麽笨好不好,我雖然實力不怎麽樣,但我也不會有這麽笨好不好。”杜懷遠沒好氣道。

烏銘被他們一說,飛起運起真元抽到石獸的身後,對著石獸的頭一拳猛砸了下去。

巨大的石塊頭終還是擋不住這一拳,頭也落了下來。

“打掉頭有個屁用啊!要把它拆成幾塊。”杜懷遠的聲音又傳了過去。

烏銘還以前解決了石獸,高興的大叫道。可聽到杜懷的聲音後,頭忙向後麵看去。

一隻腳無生無息的跨在了烏銘的頭上,就要馬上踩下來了。烏銘忙滾向一邊,粗魯的站了起來一手抱住石獸的巨腳。

宋林沒好氣的再次哼了一下:“本來石獸就是純力量行的妖獸,烏銘竟然吃飽沒事跟這大塊頭比力氣。”

這時,周宏笑了笑道:“宋林大哥,可沒小看烏銘的潛力哦。有時候,人一但爆發出來,就連誰都怕哦。”

宋林似懂非懂的再次看向場中,隻見烏銘紅著臉,使勁的扳著石獸的巨腿。

石獸雖然沒有了頭,但石巨沒了痛楚,就算少一隻手,或少一隻腳它照樣能夠戰鬥到底。這時,察覺腳上有東西。手一揮,一個巨大的手臂向烏銘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