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胸悶

“小姑姑,你在幹什麽?”楊倩走過來,目不轉睛的看著我,滿臉疑惑。

這我才反應過來,我高興的一時間竟然忘記了這裏還有人!趕緊的抽回了我握在唐安歌腰間的手,慌忙的說是太高興了,一下沒忍住。

楊倩臉上的表情更加的疑惑,用手比劃出一個握著個什麽東西的手,對我說:“你剛做這個動作,開心的不行,你別嚇我,你不會真的被這種東西附身了吧!”

我聽著楊倩的話,愣住了。唐安歌把腰直了起來,笑的春風明媚,伸出兩個指頭在我的額角輕輕敲了一下,對我說他們看不見他的。

我驚得趕緊的向著周圍的人看過去,隻見他們都是疑惑的看著我,一臉的不解,隻有白秋遠正常一些,滿臉冷色的在收拾著他的東西。

原來他們真的看不見唐安歌!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唐安歌一直都對他的身份藏的比較緊,我還疑惑這次他怎麽會當著這麽多人的麵露出他的樣子,原來他是讓別人看不見他!

我傻愣的笑了幾聲,對著大家說我喪心病狂了,鬼怪死了,開心的很!

楊倩頓時白了我一眼,林天生就站在離我們不遠的沙發旁,他把身上的衣服脫得幹淨,猴毛一大塊一大塊的從他的身上掉落下來,他原先的皮膚展現在了在我們的眼裏。

林天生興奮的看著自己恢複了常人軀體的身體,高興的向著我們跑過來,給我和白秋遠道謝。

白秋遠臉上沒什麽表情,對林天生說這本是千年前的猴王在作怪,身上會長毛也是因為猴子對他的怨氣堆積而成的,若是再過幾天,他就真的變不回人了。他現在猴王已經被降服了,隻要在屋頂的最頂端修築一條大金龍,壓壓周圍殘留的煞氣,今後便什麽事情都沒有了。

林天生又是不斷的道謝,還說要請白秋遠和我吃飯,還說有大禮相送,以表示對我們的感激。

不用說,白秋遠當然是沒有同意,我也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陪林天生吃飯的身上,我還還是更想在家裏陪著唐安歌。

謝紀年因為身上有傷,要和白秋遠回去上藥,我也要回去,厚著臉皮要白秋遠送我回家,我問楊倩回不回去?

楊倩剛一臉的高興,想說回,但是在說話之前林天生看了一眼她,她剛要說出口的話堵在喉嚨裏,對我說她還有點事情要和林哥商量,叫我先回去,她明天來找我。

我有些不放心她,執意的叫她和我一起走,楊倩笑了過來,對我說沒事,她真的有事要跟林總談,一個關於趙澤飛公司策劃案的事情,談完了她就回去,明天來找我。說著還把我推進車裏,對我揮手,叫白秋遠開車。

我總覺的洋楊倩和林天生之間不可能是談事情這麽簡單,誰會在半夜三更的時候談工作的事情,越想越不對勁,叫白秋遠轉車回去。

白秋遠並不理會我的話,被我催煩了,開口對我說:

“不用回去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不要因為別人的生活方式跟你不同,你就盲目的去打攪別人的生活方式,誰對誰錯,我們都沒有這個權利去阻止,隻有自己願與不願意的事情。”

這句話立即把我所有想說的擔心話全部都壓回了肚子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誰都沒有權利去阻止。

————

新年將近,大街小巷也都熱鬧非凡,陽光也似乎因為春節將近,格外的好,這可苦了我,每日隻能坐在家裏吃買好的年貨,和被我那挨千刀的老爸使喚去給劉秀清幫忙做飯。

那天從林天生家裏回來的第二天,楊倩是來我家了,趙澤飛也來了,對楊倩百依百順,我半開玩笑的問楊倩怎麽把趙澤飛調教的這麽聽話了?

楊倩對我笑了一下,偷偷的把我拉倒房間裏說因為趙澤飛那條小命是她救得,至於怎麽救的她還是不告訴我為好,這種事情,我知道多了不好,等我以後不去鎮子,出來社會混的時候,她就把她所有的經驗都告訴我,女人千萬要保持自己的年輕美貌,因為這些東西,是女人的最大資本。

就算楊倩不說,我想我也已經知道了楊倩為什麽會這麽輕易的讓林天生放過了趙澤飛,很想問他值不值得,但是一直都不好將這話說出口。

今天已經是除夕晚上了,照著習俗,我們要在除夕節的那天洗浴全身,提前換上新年穿的新衣服。

我的新年衣服都是楊倩陪我到買的,她拿著林天生的卡給我刷的卡,說這是林天生交代的,這新年的衣服,就算是他對我的感謝,楊倩就怕我生怕挑不貴的衣服買丟了她的臉,反正是什麽貴就給我試什麽,說反正林天生又不缺這點錢。這次又是一次被楊倩逼著全身上下大換裝,連春裝都買好了,把我的衣櫃全部都塞不下了,為此,楊倩還找人給我送來一個更大的衣櫃,說是送給我的新年禮物。

真的不敢想象,楊倩從一個醫院的小護士到現在富婆級別的人物,隻花了短短半年的時間,這上位的功夫,真的不是常人能比的。

劉秀清是在我家過年的,年夜飯上,我見劉秀清給我爸盛湯,就問她什麽時候和我爸把婚事給辦了?

頓時,飯桌上沉默了,我忽然尷尬起來,看著我爸和劉秀清老半天,支支吾吾的說:

“你。你們不是想湊一起過嗎?”

我爸立即給我夾了一大筷子的雞肉,對我說我真不愧是他的好女兒,隻要等秀清考慮好了,他們隨時結婚!

我問劉秀清還要考慮什麽?

劉秀清支吾了一會,對我說她想給她孩子在丈夫守寡三年,三年後再和我爸一起過。

吃完晚飯,我爸送劉秀清回家,劉秀清雖然一隻在照顧我爸,但是卻從來都不在我家睡,早上早早的來,晚上等我爸吃完飯收拾好了一切,就回去睡覺,說我爸對她好的沒話說,她沒什麽能拿來報答我爸的,給我爸洗衣做飯,是她因該做的,看來這劉秀清還真的是個好女人。

我爸走後,一個人在家裏看電視,可是翻來複去,沒有幾個好看的節目,也不知道是長大的原因還是別的什麽原因,我覺得現在的電視是越來越難看,想到小時候看見個什麽黑貓警長、葫蘆娃這樣的電視,都興奮的晚上睡不著覺。現在電視越難看,我就越是不斷的換台,越換台我的心就越加的煩躁,身上的衣服是那種修身的,楊倩見這衣服貴,買的急躁,現在穿在身上有點緊,裹在胸口有點透不過氣,又胸悶。

最後實在是悶燥的很,我回房間把外衣脫了,換上了一件寬鬆的薄毛衣,屋裏有空調,也不冷。

可是當我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後,還是覺的胸悶煩躁,越來越覺的電視裏播著的那些東西都爛的掉渣,胸口就像是堵著些什麽東西在裏麵發漲一般,憋的我心慌,伸手按著胸口,又使勁的錘,希望能減輕胸口裏的這種難受的感覺,可是一點都沒用,最後把把脾氣都憋出來了,拿起沙發上的一個小熊,瘋狂的揍!

我不敢想像我此時的樣子是有多麽的傻逼,可是胸口燜的實在是想把胸都挖掉,實在是控製不住自己想發瘋的行為!

“采薇?”唐安歌在我的身體裏叫我。

“什麽!”燥怒的語氣從我的口中噴出來,但是瞬間反應過來是唐安歌在叫我,頓時愣住了,反應過來後,尷尬的想死,慌忙的把語氣拉了下來,問唐安歌怎麽了?

“我們去趟房間,我有事要對你說。”

“啊?——好。”我不知道唐安歌有什麽話,神秘到要去房間和我說,聽他的話,上樓了。

剛反身把房門一關,唐安歌從我的身體裏出來了大半個身子,滑順如綢的長發落在我的肩上,我忍不住的用手去抓。

唐安歌的雙手按住我的肩,讓我靠在門上:

“知道你為什麽胸燜煩燥嗎?”

“不,不知道啊,那電視節目太難看了。”

我的話一說完,雙手從我的臉上下滑至我的腰間,然後摸到我的胯旁時,將手探進了我的衣服裏!

我嚇的趕緊的抓住了唐安歌的手,腦海裏想到某種無良情節,我怕唐安歌又像上次那樣戲耍我,然後讓我忍不住的想要,他卻不給我,也不能給我,況且,就算是他找回來軀體,我們之間是不一樣的;如果說人鬼能夠結合的話,但隻要我想起這種事情,我就想到上次趙澤飛和那個恐怖的女鬼,我怕我正享受的時候忽然睜開眼睛,就看見唐安歌會變成一個什麽恐怖的東西出在我的麵前。

“怎麽了?”唐安歌問我。

“我、我,我。——別這樣。”雖然這種話很難以啟齒,但是我還是說出口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過於矜持了,我也恨我在這個時候不由自主的說出這樣的話來,但要不是我這該死的矜持的話,恐怕到現在孩子都能生好幾窩了。

我不敢看唐安歌的表情,手也慌忙的鬆開了抓著他的手,唐安歌老半天沒有說話,也沒有動,我心裏無比的緊張,怕他生氣,心裏一個聲音對我吼為什麽會對唐安歌說出這樣的話來,別人是別人,可是他是唐安歌啊,是救過我命,又對我好的男人啊,命都是他給我的,我還有什麽不能是他的!我忽然很想把剛才的話收回,但是無論怎樣都無法將這種話說出口。

“嗯,好。”唐安歌說著將手從我的衣服裏抽了出來,一手握在我的腰上,一手揚著在我的額上敲了一下,笑著對我說:

“本來想告訴你胸悶的原因是你裏麵的衣服小了些,想幫你解開扣子的,若是你覺的不好意思,那你自己來。”

我瞬間反應過來,想起我的內衣還是楊倩幫我按著她的尺碼買的,我也沒注意,怪不得剛穿在身上就很別扭的感覺,原來是小了!

我頓時羞的無地自容,想和唐安歌解釋,但是唐安歌已經回到我的身體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