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武天星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以後,而一些受傷的人也在這三天之內療傷恢複。

    武天星本來身體上就沒有什麽問題,隻是力量消耗過多,醒來之後並沒有任何不妥。

    不過隻是現在沒有什麽戰鬥力而已。

    雖然沒有異能鋪助,但是武天星倒是不是很擔心,沒有能量不代表她就手無縛雞之力,她身體的強度是經過變異的,身手還是在的。

    “要不在休息幾天?”天景看著武天星,有些擔心她的身體無法負荷。

    天景驚奇的發現,武天星在醒來之後,身上所體現出來的實力竟然回複到了玄階,隻是現在體內的天玄力所剩無幾而已。

    雖然非常好奇她到底是怎麽回事,但是天景卻是沒有問,相信有一天等到她完全信任他的時候,她會主動和他說的。

    “沒事,我沒有這麽弱!”武天星搖了搖頭,雖然現在她不能進行高強度的戰鬥,但是速度卻是還在的,自保能力是沒有問題的。

    “姐姐,你放心小玄會保護姐姐的!”小玄這段時間一直時刻關注著天景,隻要發現他靠近,他立刻站到兩人的中間,但是因為人小,起到的作用小而已。

    “嗯!姐姐知道!”武天星當然相信小玄,這個家夥可是這裏戰鬥力最強的,防禦力最強的。

    不過相對於武天星的信任,眾人隻是覺得他是在開玩笑,都當成童言無忌,一笑置之。

    “其實都進來了,而且這裏也算安全,留下來休整一下也好!”連璧看了一眼藍劍靈擔心的目光,隨即淡淡的附和到。

    在死亡之穀,能有這麽安靜的地方不容易,確實合適休整,當然他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休整,而是為了某人。

    可是某人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他而已。

    “那就這麽說定了,在休整兩天好了!”天景一錘定音。

    武天星見那兩個當家人都這麽說了也不好在反駁,而且這事對她也有利。

    “那我去修煉了!”武天星想抓緊時間回複,畢竟這次的消耗和上次在比蒙草原上的差不多,不過這次卻比之原來更難回複,因為現在她的實力比之當初強了好幾倍,而所需要的能量更是比原來的多好幾倍。

    “姐姐,我去幫你護法!”小玄立刻跟了上去,藍劍靈當然也跟了上去。

    天景本來也想跟上去,但是想了想,交代大家好好照顧她們之後,和連璧先到前麵去探路了。

    這裏他們也是第一次進來,連地圖也隻是到這裏,在裏麵已經沒有了。

    很快的兩天過去了,武天星在營帳內一步也沒有踏出,甚至連飯都顧不上吃,不分晝夜的吸收在死亡之穀得來的靈獸內丹,運轉天玄力功法吸收內丹內的能量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

    兩天的時間,也隻能讓自己的身體回複到表麵玄階的實力,至於異能,可以說是一點都沒有回複。

    兩天之後,眾人浩浩蕩蕩的再次往山穀內行去,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天景故意的,還是因為這裏的越來越危險,眾人行進的速度慢了很多。

    而武天星也被天景好好的保護在了身側。

    即使有靈獸來襲,也將武天星護著,沒有真正加入戰鬥。

    就這樣有驚無險的行進了幾天。

    武天星將手上的那塊已經吸收完的內丹扔進了乾坤袋,再次從異能空間空間內拿出一顆內丹,繼續著著這幾天循環不斷的動作。

    當然整個過程,武天星手是動也沒有動一下,掌心內的空白內丹已經更換過了。

    自從發生過洛青在那山洞內的事件之後,武天星已經能隨時隨地的運轉功法吸收內丹能量,雖然吸收的過程很緩慢,但是卻聊勝於無,更何況已經好幾天了。

    武天星幾乎將藍劍靈和小玄當成收割到的金線蛇和金線蠍的內丹用得差不多了,異能能量終於恢複了七七八八,在過兩天應該就能完全恢複了。

    而且經過這次,武天星發現,自己星品等級沒有晉級,但是身體強度和容納能量的更大了。

    而且更讓武天星欣喜的是,進去的能量在轉換的後能量更加的精純。

    武天星一邊走著,一般運轉功法吸收,將內丹內的天玄力吸收,在由玄力海將天玄力轉換成異能的能量,在將那些能量傳遞到全身四肢百骸。

    這是一個繁瑣而複雜的程序,一般人即使在專心致誌的情況想也不一定能完成,但是武天星竟然一邊走一邊進行著,運轉玄力吸收內丹,在轉換能量,同時還要注意周圍的情況往前行進,可謂是一心三用。

    終於這個一心三用在第八天之後,武天星的實力完全恢複了過來,整個過程加上休息的兩天,一共十天。

    而武天星也將當初得到的金線蛇和金線蠍的內丹用光之後,又用上了一些來後得到到了高階靈獸的內丹。

    不得不說在這件事情上,天景對她還是很大方的,明明她根本就沒有出力,但是她隻是試探的提了一下,當天晚上就直接給她了,而且都是七八階,要不她也不能恢複這麽快。

    “這是快到了吧!”算算時間,他們進來已經有半個多月了,即使在慢也應該快到內部了才是。

    “嗯!”天景淡淡的點頭,他本來就不是多話的人,即使心中喜歡眼前的女子,但是也無法一下改變自己的性格。

    對於天景的淡漠和沉默寡言,武天星倒是沒太在意,從上路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對於天景,武天星倒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眼前的人就是一個淡漠沉默寡言的人。

    這也是武天星為什麽在聽他說訂婚成親之類的事情之後,沒有當真的原因。

    畢竟誰也不會認為一個一天,或者十幾天才和自己說一句話的人會喜歡上自己。

    不過經過訂婚事件之後,天景已經好了很多,但是還是很少主動說話。

    “哎,連璧你說說,那個遺址的情況?”武天星移步到藍劍靈的身邊,看著對藍劍靈殷勤不已的連璧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據說那個地方相當的神秘!不過我想景應該比我知道得更多一些!”連璧看向眉頭微微皺起的天景,就他這半天放不出一個屁的性格,確實難討女孩子的喜歡。

    “哦!”武天星看了天景一眼,算了,還是不問了,也快到了問不問自己還是要去的!

    天景抬頭目光剛剛好和武天星無奈的目光對上,雙目對上,許久武天星將目光移開。

    天景這個人實在是讓人無法把握。

    看著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為什麽感覺這麽像老頭子呢?心思深沉得很,還別說這個家夥這個樣子和墨空以前還是很像的。

    隻是眼前的天景俊美的猶如魅惑人間的妖精,即使什麽也不做,即使什麽也不說,也讓人被他吸引,而墨空則是天上的九天之上的謫仙,這樣人就隻這麽看著也讓人感覺是一種褻瀆。

    咦!好好的她在怎麽想起那個家夥了,不過也不知道那個家夥現在怎麽樣了,找到綠蘿山莊的人沒有。

    “連璧,我的事情應該有消息了吧?”想到這件事情,武天星忽然看向連璧。

    “沒有!”雖然不在城裏,但是連家是有特殊的聯係方式的,他離開的時候有交代,隻要這事情有消息就捏碎信息水晶,而他手上也有同樣的水晶,隻要有那信息顆水晶被捏碎,那信息就會傳遞到他手上的那顆水晶之上。

    雖然也在自己的預料當中,但是武天星心中不免還是有些失望。

    “不用擔心,很快就能找到了!”藍劍靈安慰。

    “嗯!我知道!”武天星點頭,本來這件事情就不太簡單,她能明白的。

    “姐姐,這個給你!”這個時候篝火上的烤肉已經熟了,小玄很貼心的將一個不知名動物的腿扯下來遞給武天星。

    “謝謝,小玄真是越來越懂事了!”武天星接過烤肉,這東西是藍劍靈烤的,技術很好,外脆裏嫩的,很是美味。

    藍劍靈隻是笑著沒有說話,這樣的事情以往經常發生。

    “靈兒,我也餓了!”看著那柔和的笑容,絕美的容顏,連璧心微微一動,目光中滿是寵溺。

    “跟我有什麽關係?”藍劍靈瞪了某人一眼,沒有理會,扯下另外一條腿遞給小玄。

    小玄歡快得意的看向連璧,隨即示威似得揚了一下下巴,然後接過來吃了起來。

    連璧幽怨的看著藍劍靈,眼裏滿是委屈,還有淡淡的落寞,將一個被丟棄的人的表情展現得淋漓盡致。

    藍劍靈明明知道他是裝的,但是還是有些不忍心,拿出一把匕首在那烤肉上切下一塊遞過去。

    “嗬嗬嗬!靈兒你真好!”連璧傻笑,歡快的接過,吃之前還看了一眼小玄,那意思很明顯是在炫耀。

    “幼稚!”小玄不屑的撇頭,一個大男人和他一個小孩子有什麽好計較的,虧他還如此的得意,簡直就是不知廉恥。

    這樣的事情,不知道在什麽時候開始的,但是看著這溫馨的一幕,武天星心中是開心的,希望藍劍靈真的能放下那段感情,能真的開心。

    天景有些羨慕連璧,人悄無聲息的來到武天星的身邊,做在她旁邊吃著自己下屬給他準備的食物。

    武天星本來在慢慢的吃著烤肉,忽然聞到一陣淡淡的香味,隨即看到自己的麵前多了一隻白皙修長完美無瑕的手,而那隻手上放著一隻黃橙橙的果汁,而那香味就是從那果子裏傳出來的。

    武天星心中有些訝異,隨即順著那手看向手的主人,精致完美的俊美容顏,白皙無瑕的肌膚,雙眼清澈中帶著一絲妖嬈的魅惑,墨色的長發有幾縷輕輕的隨風飄動在臉頰上,很魅惑迷人,不得不說這樣的天景是極具吸引力的,仿佛是專門魅惑世人的妖精。

    此時妖精的臉上閃過微微的不自在,目光有些漂移。

    “給我的!”這個家夥其實還是很單純的,這讓武天星想起當初第一次見他的情景,當初他明明是裝的,但是卻也有幾分真,要不剛剛開始的時候她也不至於看不出來。

    這是一個集結純淨和魅惑於一體的男人,可惜就是不太愛說話,很多時候隻要他不說話,人都很容易將他忽略到,要不以他的出眾長相,在配上連璧的甜言蜜語,想來這世上沒有任何女人能過抗拒他的魅力。

    “嗯!”天景很少跟女子交往,自從認定了眼前的人之後,現在的他反而沒有原來麵對她時的坦然變的別扭了起來,麵對她的時候總是讓他感覺到有些不好意思。

    連璧看著天景,嘴角揚起,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天景討好一個女子,而且那表情還真是太有意思了。

    藍劍靈看到天景的樣子,在看看武天星一直頂這他,心中有些擔心,天景這人也是世間難見的美男子,而且實力高強,天賦也好,身份地位都是難得一見的,這樣的人確實是招女子喜歡。

    要是沒有墨空的話,藍劍靈當然也是希望武天星找到自己的幸福,但是……

    “姐姐,我口渴了,這個果子我吃了!”武天星正在好奇天景那可疑的紅暈,手還沒有來得及接過那水果,就被一隻關注他們兩的小玄一把搶了過去,“哢嚓!”一聲,直接咬在了水果之上。

    天景也沒有想到有人會搶,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看見一個小小的身影已經躺進了武天星的懷裏,而且手上還拿了他的水果,水果已經缺了一個小口。

    “你啊!”武天星無奈,隻能抱歉的對著天景笑了一下,其實她也是看出了小玄似乎不太喜歡天景,但是卻著不到原因,隻當是小孩子脾氣。

    “沒事!這個裏還有!”天景也是看出小玄不喜他,隻是不知道自己哪裏得罪了他,重新從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一個一樣的水果遞給武天星。

    “謝謝!”武天星笑著接過,這水果內靈氣充裕,倒是很好的靈果。

    “沒事!”天景看著那清麗絕美的笑顏,一下子看呆了。

    “姐姐!”看到武天星對天景笑,小玄有些不高興。

    “小玄,你似乎不喜歡天景,為什麽?”既然今天剛剛好有空,那麽武天星還真的想知道原因。

    天景也看向小玄,藍劍靈微微轉頭,她是知道原因的,因為她也放著天景,連璧從手上的烤肉輕輕撕下一小塊放進嘴裏,隨後看向藍劍靈。

    那個丫頭似乎也不喜歡天景,他也想知道原因。

    天景這人雖然不太愛說話,但是可是比他還受歡迎的,特別是女性。

    而他現在就看到三個對天景完全免疫的人,他很好奇,不過他同時也很高興靈兒沒有被天景吸引過去,要不他的麻煩就大了。

    “姐姐,他沒安好心!”小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隨即很認真的看向武天星說道。

    藍劍靈點頭,她也是這麽想的。

    連璧嘴角抽搐了一下,沒安好心,直接說天景對武玉有意思不就成了,隻是他們為什麽不喜歡天景呢?天景可是難得的好男人來著。

    “沒安好心?”武天星琢磨這個詞,回想自己遇到天景之後自己的所作為。

    難道是天龍果惹來的禍事,或者是自己修習了那天玄力鬥技,讓天景有了別樣的心思。

    “你們有什麽值得天景不安好心的?或者說武玉小姐有什麽令天景沒安好心的?”看武天星疑惑的樣子,連璧知道這個女子必定是想到別處去了,無奈之下隻能點出關鍵,也算是幫自己的好友。

    “怎麽沒有,姐姐長得漂亮,天賦又好,你敢說那個家夥對姐姐沒有別的心思?”小玄怒了,這個家夥竟然看不清他們,簡直就是該死,姐姐一根都比他們好一千倍。

    藍劍靈也惱了,天星的好她們心裏清楚,豈容別人輕蔑,目光冷冷的看向連璧,本來還覺得這個男人不錯,現在看來男人都是一丘之貉,沒有一個好東西,當然墨空偶像例外。

    得,得,偷雞不成蝕把米,本來想幫一下天景,看看現在引火燒身了吧!

    藍劍靈的怒視,還有眼裏的惱怒,他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丫頭,天景有什麽不好,他即使喜歡武玉,那也是武玉的榮幸好不好!”有多少女人想要爬上天景的床都不得奇門好吧?

    “自以為是,不要以你的想法定義小玉,喜歡小玉的人多了去!”甚至連他也喜歡,說道這裏藍劍靈眼裏閃過一絲心疼,不過很快的消失,怒目瞪向連璧。

    說到這個份上,武天星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那她真的就是白癡了。

    有些不思議的看向天景,天景臉上的表情一如以往,麵無表情,目光淡漠,似乎壓根沒有聽到眾人的談論。

    看到這樣的天景,武天星看向小玄,在看向藍劍靈,一次在看向連璧,這些人都認為天景對她有意嗎?可是怎麽她看著怎麽一點也不像呢?

    “哦!是嗎?”雖然像是疑問,但是連璧是相信藍劍靈的話的,畢竟武天星的容貌真的是非常出眾的,在配上她那獨一無二的氣質,那清麗脫俗,出塵的氣質,很容易讓人喜歡上,在加上她時不時體現出來的柔和恬靜,簡直就是致命的誘惑。

    那人就像是雪山之巔的雪蓮,又仿若誤入凡間的神女。

    要不是先喜歡上靈兒,也許不用多久他也會受到她的吸引。

    “姐姐,以後你離他遠一點!”既然說開了,小玄直接說出來自己的想法。

    “哎,小家夥!我們天景有什麽不好,作為武玉的親人不是應該希望她得到幸福嗎?”連璧雖然被藍劍靈瞪著,但是知道天景那個悶騷絕對不會為自己爭取,所以隻能頂著那駭人的目光繼續說道。

    “姐姐的幸福有空哥哥就夠了,不需要別人!”小玄瞪向連璧,這些人在怎麽好怎麽能好墨空好,在小玄的心中,墨空的強大已經將他完全的征服,當初自己也是要認他為主的,隻是後來他反悔了而已,不過現在的主人也不錯。

    藍劍靈也同意的點了點頭,墨空的事情,有她自己知道的,當然還有一些是小玄在玉府內和她說的,所以很早以前兩人都很自覺的將這兩人湊成了一對。

    空哥哥,終於聽到問題的糾結了,連璧轉頭看向天景,看來他的追妻路會很難呢?

    一直淡漠的坐在旁邊,麵無表情的天景終於有了反應,眼裏閃過一絲陰沉,不過很快的消失在眸中。

    要是她的容貌本來就是如此的,那麽有人喜歡也是很正常的!天景對於自己很有信心。

    喜歡不喜歡不是那兩人說了算的,而是小玉說了算的,小玉到現在都沒有什麽表現,那是不是說其實那個叫空的男子,也隻是那兩人自己的想法而已。

    空哥哥?武天星看向小玄,她怎麽不知道這個小家夥什麽時候跟墨空這麽好了,他們似乎見麵的次數並不多吧!

    不過她們憑什麽認為她回合墨空在一起?

    想起那個俊美猶如神抵一般的人,那人的仙人之姿,在想起當初在商船上的事情?心中有些鬱悶,也有些難受!

    對他,她的心確實是複雜的。

    可以說是他直接導致她能夠重生到了這個世界,而且她也能感覺到他對她的關心和愛護。

    雪域內的種種,時不時出現在她腦海中,要不是他,也許自己真的會死在雪域中,還有在迷霧森林中,現在回想起來,也許當時他並不是剛剛好出任務,而是去找她的,隻要是她有需要的時候,他總是會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的身邊幫助她。

    一一回想,自己似乎欠了那人很多,很多。

    不知不覺,兩人竟然有了如此之多的回憶,武天星心中微微一動,伸手輕輕的拂過自己的心口,那裏似乎已經悄悄的有了某種變化。

    連璧看著武天星不但不反駁,反而顯然沉思,目光竟然是他從來沒有看過的柔和和思念,完蛋了!武玉不會真的也喜歡那個叫做空的家夥吧?

    天景一直注意著武天星,當然也看到她情緒的變化,似乎正顯然某種回憶,心中忽然一頓,不會……

    難道說,還沒有開始就要放棄嗎?不,他絕不放棄。

    “以後……”不許說那樣的話!武天星剛剛想說出口,但是一想到連璧的話,轉頭看向天景,不管他的心思是否像是連璧和小玄他們所說的一樣,她都不打算解釋。

    即使現在她心裏對墨空的感覺她還分不清,但是天景她是不會喜歡的,誤會就誤會好了。

    “明天也行就到我們的目的地了,時間不早了好好休息!”天景站了起來往自己的帳篷走去。

    武天星和藍劍靈,小玄,連璧又閑聊了一會兒之後才離開回去休息。

    月上枝頭帳篷內,武天星手上還是握著一顆內丹,不間斷的吸收內丹內的天玄氣,轉換,在吸收,不間斷。

    這次武天星發現自己身體所能容納的能量比之原來多了很多。

    藍劍靈在旁邊也沒有閑著,而是抓緊時間修煉,實力提升是她現在迫切希望得到的。

    小玄因為本身是神獸,起點高,到不能真的那麽迫切,不過他也沒有現在,時刻注意著周圍的動靜,為武天星和藍劍靈護法。

    小雪球一直在藍劍靈的肩膀上,腦袋縮到了肚子上,一直當成了裝飾一般的存在,不過小雪球可不是一直在睡覺,而是一直在修煉。

    要不是擔心藍劍靈有危險,它會在玉府內一直修煉不出來,畢竟玉府內有聚集天玄力的功效,在裏麵修煉比在外麵修煉更好。

    越晚的死亡之穀不平靜,而且今晚似乎更是不平靜,四處回響著靈獸的吼叫聲。

    本來山穀就是西麵環山,靈獸的吼聲,在山穀內回蕩,使得整個死亡之穀更是詭異和恐怖,心裏素質差一些的,也許都會被嚇瘋。

    相對於武天星帳篷內的平靜,兩位一個帳篷內,虛無縹緲響起淡淡的輕輕的說話聲音。

    聽著很是不真切,要是不細聽,讓人以為那隻是風聲。

    “景,你不會是認真的吧?”連璧在天景身邊躺下,聲音極淡極淡的問道。

    可惜身邊閉著眼睛的人毫無反應,在連璧以為他不會在出生的時候,身邊的人微不可查的歎息了一聲。

    “你說呢?”聲音淡漠,和輕輕,要不是連璧離得很近,都因為自己聽錯了。

    “可是那人,似乎……”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他看出那女子對天景似乎沒有那種心思。

    “那又如何?”天景眼睛一直沒有睜開,聲音的語調似乎事不關己,但是連璧卻是聽出了那話裏的堅定,雖然不易察覺,但是連璧和天景認識時間不是一年兩年,而是幾百年了,對他的了解可以說比一般人多。

    “好,兄弟有誌氣,老子支持你!”連璧忽然拍了一下天景的肩膀,高興的說道。

    要是不戰而退,他連璧才會看不起他呢?

    夜悄然的過去,不過就午夜時分,眾人聽到了不遠處有戰鬥的聲音,而且距離他們竟然是越來越近。

    請牢記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