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他!”這人是在鬥武大陸上進階的,看著已經被無數天罰者圍在中間的俊美非凡,一身霸氣的男子,武天星微微驚訝了一下。

    因為那一身玄色衣衫,氣度不凡的人不是別人竟然還是武天星的熟人。

    “哎呦!”忽然覺得腰上一疼,武天星從看前麵對敵男子的身上調回看身邊的男人。

    “怎麽了?”這人又怎麽了?武天星莫名其妙。

    “不許看別的男人!”墨空看著如此妖嬈媚態橫生的嬌氣人兒,心中真真是萬分的不爽,南宮宇這男人簡直就是有病,什麽時候不好進階,竟然選在他成親的日子。

    簡直就是耽誤了他和娘子洞房的時間,可是不來還不行,哎!墨空無聲哀歎,現在可不打算出去救人。

    武天星聽到如此霸道的話,嘴角抽搐了一下,這男人又犯病了,這樣的飛醋也吃得起來。

    “好不看他,星兒看你可好!”狠狠的捏了一把某人俊美到不行的臉,嬉笑著說道。

    在玉府中,兩人說話也不擔心那些天罰者發現。

    墨空點頭,心滿意足了,美人兒在懷,而這個美人兒還是自己心尖上的人,還是剛剛成親的妻子,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墨空也有些浮想聯翩,熱血沸騰,心中躁動不已。

    摟著懷中的人,手不自覺的上下遊走,看向某人的目光更加灼熱起來。

    而某人在墨空如此熱情的對待下,眼眸中帶了些許的迷離之色,讓本來就畫了些許媚態妝容的她,更是魅惑得像是一直妖精,媚人心魄。

    墨空呼吸微微發沉,呼出的氣息也是炙熱的噴在了身前女子那嬌嫩的肌膚上。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也不知道是誰先主動的,兩人的唇瓣已經糾纏在了一起,纏綿的吻一發不可收拾,不管外麵打得天昏地暗,更不管外麵是否已經是血肉橫飛,兩人渾然忘我沉醉在了彼此纏綿的吻中。

    溫熱的大手不知什麽時候已經撫摸進了紅衣內那光潔如玉般的肌膚,在那光潔的肌膚上遊移著。

    而女子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想要將男子那礙事的衣服除掉,可是忙活了半天一直不得其法,怎也弄不開。

    纏綿,著急的手上動作,讓武天星心下有些急。

    “這什麽衣服嘛!竟然解不開。”新郎的喜服和往時的衣服有所不同,做工比較繁瑣,讓本來就對這個世界衣服很是沒辦法的武天星更是懊惱不已。

    聲音一出,情|動時的黯啞連武天星自己都有些驚訝。

    “嗬嗬嗬!”墨空看著著急到有些懊惱的小人兒,心下特別的歡快起來。

    低頭再次狠狠的吻上她嬌豔的唇瓣,都是他的了,她的一切從今天開始就是他的了。

    “星兒很想要為夫嗎?”誘惑的,在配上那微微的沙啞,那是絕對的誘惑。

    武天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是這一眼看在墨空的眼中卻是這麽的嫵媚動人,心跳頓時加快,身體一緊熱流更是急速的往某個地方湧去。

    “星兒,你這小妖精!”話落吻已經凶猛而下,很想就這麽將眼前的人給直接吃幹抹淨了。

    忽然一陣不一樣的能量波動,對於能量兩人都是敏感的,幾乎是在同一個時間,墨空也感覺到了。

    兩人的吻頓住了,兩人四目相對,眼裏還有殘留有情|欲之色,唇瓣更是還粘在了一起,可是兩人的目光隻是對視了一眼,隨即看向外麵。

    身體也蹲坐而起,目光直直的看著外麵的某個方向,手上開始為對方整理有些淩亂的衣衫。

    這個時候已經是屍橫遍野,而南宮宇一身血衣屹立在了當中,殺意煞氣騰騰,目光同樣落在了某個方向,不過即使如此,手上的動作還是不停,擊殺著對他不斷出手的天罰者。

    這個時候的南宮宇整個像是一個地獄而來的殺神,看著觸目驚心。

    天罰者大多被他殺得差不多,但是那人數億年的累計不是小數,所以死了一批又一批,無數的天罰者從天而降。

    而南宮宇也是第一次看到過這麽多的天罰者,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夠強大了,可是麵對這麽多的天罰者,南宮宇心沉了又沉,難道他今天就要死在這裏了嗎?

    天罰者從來都是聽指令行事,什麽話也不跟你多說,來了就直接殺過來。

    “既然來了就不要藏頭露尾的!”殺氣衝天,聲音狠戾,眼睛因為長時間的殺虐變動通紅,剛剛進階本來就能量不穩在被如此多的天罰者追殺,一下子氣血上湧,差點沒有直接吐血,可是南宮宇本來就是心性堅韌之人,一咬牙將那口快要嘴邊的血咽了下去。

    目光冷冷的注視著前方,對敵本來就已經開始困難,現在還來了這麽一個強敵,南宮宇心下更冷更沉。

    忽然間也明白了很多事情,原來這個世界的強者都是這麽沒有的,南宮宇冷笑,滿臉諷刺之意。

    “空,那個家夥似乎不打算出來,而南宮宇似乎已經有些快頂不住了!”武天星冷靜的陳述事實,那人明顯是已經來了,他們發現了南宮宇也發現了,可是卻是派來了更多的天罰者。

    這是想要耗死南宮宇呢?

    現在武天星想知道墨空是不是要救南宮宇,至於她自己,武天星其實是想救的,當然不是為了那微不足道的情誼,而是因為這人其實也算是一個強大的幫手,這對於以後真正對上那天臨者倒是一大助力。

    “星兒能靠近他一些嗎?到時候為夫將他打昏了帶走!”不到迫不得已,墨空是不可能讓武天星的玉府暴露出來。

    到時候他帶走南宮宇離開,也就相當於引開了那人的注意力。

    “有把握嗎?”武天星不擔心是假的,他一襲紅衣目標是不是太過明顯了一些,要不要換上別的衣服?

    “娘子不相信為夫的能力!”要不是不想引起那人的注意,他的九大分身早就合並一起了,但是即使不合並,他的實力也不見得比南宮宇差。

    至於那人,隻要他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想來他也一時追蹤不到他。

    既然那人不打算出現,探不出虛實,墨空也不打算讓南宮宇就這麽死了,隱忍了這麽多年,他不可能在讓自己的計劃再次被他給破壞了。

    仇也不可能永遠的不報,而現在就是和他宣戰的第一步,要是連這第一步都邁不出去,他拿什麽去報仇。

    兩人正在商量著,但是外麵的南宮宇因為不斷的戰鬥,氣息也是越來越弱,身上的傷也是越來越重。

    巨劍在手中揮舞,讓那些天罰者不至於會近他的身,可是越戰身體內的力量消耗越大,後發之力越是弱。

    整個人也因為長時間的戰鬥,眼睛開始渙散模糊,力量越來越弱,但是引起他自己強大的意誌力在強撐著。

    在南宮宇以為自己真的要死在數以萬計的天罰者手上的時候,自己頸項後一疼,整個人陷入了黑暗中,而陷入黑暗前,他唯一想到是這次也許他真的要死了。

    墨空的出現徹底的激起了那人的注意,本來不打算現形的,但是在墨空帶著人離開的時候,從空中浮現出了身影,手一無數的天罰者追著墨空離去的方向而去。

    武天星在控製著玉府在地麵上潛伏,就擔心被發現了,目光直直的落在了上空的那人身上。

    而令武天星在意的不是那人,而是那人身後的男子,那熟悉到入了骨髓的人,令武天星整個人頓在了那裏。

    也許是武天星的目光太過於直接,那人微微的偏了一下頭看下方武天星所在的方向,可是一無所獲,眼裏閃過疑惑之色。

    那人是他嗎?難道他真的也來了這裏,可是為什麽會和那天臨者在一起,許許多多的疑問在腦中盤旋,可是沒有一個人能給她答案。

    隻有他能給,但是武天星卻沒有完全失去理智跑出去確認,而且確認了又能如何呢?即使是他?她又能如何,殺了他?

    “怎麽了?”那人看身邊的人低頭看著下方若有所思,淡淡的,麵無表情的問道。

    “沒事!”男人冷冷的沒有看自己身前的男人,而是繼續看著下方,他感覺到有人看著他,但是卻怎麽也看不到那人?真是奇怪。

    “走,那人也許才是關鍵!”沒有人能威脅到他,隻要有這苗頭他一定會直接扼殺在萌芽狀態。

    “嗯!”天罰者離開,那人和那熟悉的人也跟著離開。

    武天星甚至來不及多想,控製著玉府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後麵,當然主要是擔心墨空跑不了,不得已的情況下就算是暴露自己的玉府也要將他救下。

    而還有一點就是她想確定跟在那人身邊的到底是不是文瑞,沒錯那人就是文瑞的外表,不是長得像,而是一模一樣。

    隻是那人整個人散發的氣息是陰冷的,陰暗的,而文瑞的氣息是溫潤的,柔和的,氣質相差十萬八千裏。

    可是也不保證他因為某種原因性格發生變化。

    一路尾隨著兩人,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武天星看到了無數的天罰者,而天罰者中間是一人,那個人一身大紅的衣衫,隻是那容貌卻不是武天星所熟悉的。

    不過即使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容貌,武天星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那人不是別人,就是剛剛和她成親的墨空。

    竟然容貌在怎麽變化,但是墨空本人的那一身絕世芳華是怎麽樣也是無法錯認的。

    就連那人看到了此時的墨空,眼裏也閃過一絲不同尋常的光芒,同時也是嫉妒和狠戾。

    而且眼裏也快速的閃過殺意,這樣的人不能留,讓他覺得比剛剛那人更危險。

    武天星看到墨空出現在那裏,那裏還有時間在看天空中的“文瑞”,目光直直的落在了墨空的方向。

    這個家夥不是說將南宮宇帶著就行了嗎?現在南宮宇不見人,而他卻是自己現身了,為什麽要現身,難道是想以身試探,可是他知道不知道這樣做有多危險,要是他出事了她怎麽辦?

    頓時武天星是又氣又惱,怒火中燒,但是更多擔心,武天星知道在這一刻,她眼裏在也容不下其他,眼裏隻有他。

    墨空不動不語,天罰者的攻擊被他雲淡風輕的化解去,所以上麵的人不能在保存沉默。

    “你知道本神是誰?”天臨者冷冷的問道,問的同時威壓鋪天蓋地而來,就算武天星在玉府內也能感覺到那窒息的感覺。

    武天星有些心驚,難道這就是天臨者的真正實力嗎?好強大!武天星看向墨空,她相信墨空這個程度上的還是能應付的。

    雖然身邊的眾多天罰者已經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了,可是墨空卻還是淡淡的,一身悠閑的站了那裏,一身紅衣的他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顯得特別的霸氣。

    “對於長得醜的人,本尊一般都不會去在意!更別提知道了!”囂張狂妄至極,霸氣天成,仿佛他本來就是那應該高高在上的那個人。

    “噗!”這話一出,武天星忍不住笑了,墨空這個家夥還是一樣的腹黑,一句話能將人氣個半死。

    而武天星也發現了,墨空在看到天臨者身後那人的時候,氣息微微凝了一下,要是不熟悉的人根本就不會發現,但是武天星一直注意著他,所以還是看到了。

    目光轉向半空中,難道墨空知道了那人就是自己前世的戀人,要不怎麽有那樣的表情?

    果然這話一出,天臨者的威壓更是強盛了幾分,沒有動手,單單是氣勢和威壓就想要將對方給壓下去,可惜他麵對的是墨空,而墨空的實力卻也是深不可測,沒能成功。

    “要是沒別的招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墨空目光一冷,本來鋪天蓋地而來的威壓被他給擊退。

    天臨者臉色微變,看向墨空的目光更冷了起來。

    “殺了他!”天臨者冷冷的一揮手,殺氣衝天。

    這人的實力已經到了他忌諱的地步,甚至更甚,今天他一定要殺了他。

    “是!”這句話是對他身後的人說的,而那男人也冷冷的應了聲,隨即整個人直接消失在了天空中。

    墨空臉色變,忽然手上多了一把長劍,橫檔在了身後,同時“鏘!”的聲響起。

    紅色身影一閃,黑色的身影顯現出來,不知道什麽時候黑色人影手上也多一把黑色的巨劍,而出現的位置就是剛剛墨空站立的位置。

    聲動,人影晃動,頓時兩人在空中糾纏在了一起,速度快的根本就看不到他們的真身,不過這不包括武天星和那天臨者。

    兩人目光在紅色身影和黑澀身影上流轉,這樣等級的戰鬥已經不是那些天罰者能夠參與的。

    武天星一邊看著,一邊時刻注意著天臨者,這個人可不是光明磊落之人,所以她絕對不能讓他有機會對墨空那家夥下黑手。

    高手對招,刀光劍影,飛沙走石,狂風呼嘯,強大的戰鬥餘波將地麵上一些實力低一些的天罰者之間震死。

    而高空中的天臨者看到天罰者受了無妄之災卻是無動於衷,仿佛那些不是自己的手下。

    武天星一邊看著一邊悄悄的靠近天臨者,隻要他敢上前,她也不客氣了。

    隨著戰鬥的時間增長,下麵的天罰者死得越來越多,地麵上的血腥味也是越來越濃。

    “碰!”忽然一聲巨響,兩人強力對上,雙雙被震開了數千名遠,紅衣飄決,手上的巨劍閃著森冷的光芒,看向對麵黑衣人神色是從來沒有過的冷。

    而黑衣人麵色不變,或者說他臉根本就不會有除裏冷漠之外的其他表情。

    “你不是我的對手!”墨空冷冷的說道。

    那人隻是看著,仿佛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經重傷,隻是板著臉看著對方,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話而退縮。

    “果然值得我親自動手,你也該死得瞑目了!”天臨者揮手讓那黑衣人“文瑞”退下,自己緩緩的踏步出去,輕輕的,漫不經心的一步,但是直誇了千米之外,一下子來到了墨空的對麵。

    “誰死動過手才知道,長得醜的人就不該出來影響市容!”墨空依然是那麽的氣死人不償命。

    武天星嘴角抽搐了一下,這才注意起天臨者的容貌,看過他的容貌,武天星真的是笑了,雖然這個場合不合適笑。但是武天星還是忍不住,因為那人其實長得不醜,而且不但長得不醜,還長得挺帥氣的,雖然和墨空比差了一些,但是也不能說成是醜的不是。

    不過不得不說,墨空這招用的不錯,也許天臨者已經數億年沒有聽到過有人這麽諷刺他了,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墨空說,竟然也有了生氣的跡象。

    這招攻心用的不錯,不愧是她的男人,想到男人武天星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個黑衣人的方向,“文瑞”剛剛重傷,不知道如何了。

    在眨眼時間,一身紅衣的和一身金色衣衫的天臨者戰到了一起,不得不說兩人的戰鬥比之剛剛墨空和“文瑞”戰鬥要震撼太多了。

    而且簡直不是一個等級的,越來武天星是越擔心,在也沒有心思在看“文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