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加急病房

“慫包。”

大飛沒有去追耗子他們,嘴裏咕噥了一聲,語氣很不屑。

“戴總,接下來怎麽辦?”大飛走到了戴軍身邊,微微彎著腰,語氣很恭敬。

“你和我過來,其餘人先在這兒等著。”戴軍麵色平靜的說道,接著帶著大飛朝著我們這裏走著。

此時大飛的馬仔們心裏很不平靜,在他們的印象裏自己的平時在濱海市就算不是隻手遮天也是差不多了,今天這個陌生人來到他們公司後,大飛是親自出來迎接的,從大飛當時的態度及語氣就能看出戴軍身份的不一般,當時他們就不斷地議論著,後來差不多十分鍾,戴軍和大飛從辦公室出來後,大飛直接命令公司裏所有手頭沒事的人集中起來,然而來到了這裏,這讓他們更加的看不透戴軍,感覺好像他才是老大一樣。

這時,戴軍和大飛已經走到了我們麵前,易月滿臉的害怕,剛才他看到了大飛的手段,著實被嚇得不輕。

“小超!”戴軍一眼就看見了躺在我身後的戴雨超,就算是他再淡定也受不了了,失色道。

易月一臉不解的看著戴軍,他和戴雨超認識。

這時戴軍也不顧易月的阻攔,一臉擔憂的跑到了戴雨超身旁,大飛緊跟了上去。

你們要幹什麽啊?”易月著急的喊道,生怕戴軍和大飛對我和戴雨超圖謀不軌。

“小姑娘,咱這是救人,你一邊玩去。”大飛朝著易月擺了擺手,懶得搭理她。

“小超,你醒醒,你醒醒啊!”戴軍焦急的說道,先是探了探戴雨超的鼻息,確認沒事後又摸了下戴雨超的額頭,臉上布滿的著急的神色。

“大飛,快,打120!”眼見著戴雨超還是不醒,戴軍直接對著大飛說道。

“你們是誰啊,到底想幹什麽啊?”易月在一旁幹著急著,想要知道戴軍和大飛的身份。

“噓!小姑娘,你不要吵,打電話呢。”大飛食指放在了嘴上,手機放在了耳邊,示意易月不要發出聲音。

“喂,120嗎,對,這裏有人受傷,哪裏?第一遊樂場正門口,你們快點來,我叫大飛,你們丁院長是我老朋友,沒騙你,你和他提一聲他就知道了,快點來就行。”大飛語速飛快的說道。

“戴總,好了,他們的院長是我朋友,我已經讓他們安排好了手術室,一會車就到。”大飛掛斷了電話,恭敬的對著戴軍說道。

“嗯。”戴軍點了點頭,他現在一門心思完全放在了戴雨超身上。

這時大飛終於注意到了易月,饒有興趣的大量著她。

“你們...你們想幹什麽?”易月顫顫巍巍的站在了我們麵前,護住我們,緊張的說道。

“小姑娘,你怕個屁啊,咱是好人。”大飛是個直性子,爽朗的笑道。

可這一笑在易月眼裏卻是很恐怖,易月嚇得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幾步。

“大飛!”戴軍看出來易月有點怕大飛,隨即嗬斥道。

“我沒說錯什麽啊......”大飛不滿的嘀咕著,但礙於戴軍的威嚴,隻能往後退了兩步。

“小姑娘,你不要害怕,之前你接的電話吧。”戴軍隨和的說道,臉上掛著善意的笑容。

“是...是我。”易月看了眼戴軍,這是個很帥的老男人,而且最關鍵的是她感覺戴軍和戴雨超長得有點像。

“謝謝了,要不是你,今天非得釀成大禍不可。”戴軍這是發自內心的話,要不是易月,就算戴雨超死在這裏戴軍都不知道。

“你說的什麽意思啊?”易月有點搞不明白戴軍說的話。

“自我介紹下吧,我是戴雨超的二叔,我叫戴軍。”戴軍笑著介紹了自己。

“二叔?”易月睜大了眼睛看著戴軍,怪不得看著他和戴雨超這麽像了,原來是他二叔啊。

“二...二叔好。”易月有點緊張,小聲的說道。

“哈哈,你不用怕,我不是壞人,壞人已經被我們打跑了。”戴軍笑著說道,心裏對易月的印象很不錯。

“咱也不是壞人。”大飛這時也插了句嘴,這家夥是個話嘮。

然而易月看到大飛湊了過來,頓時又慌了,畢竟大飛長得五大三粗的,看著很嚇人。

“恩?”戴軍瞪了大飛一眼,大飛隻能悻悻的縮回了頭。

“這次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小超這回就危險了。”戴軍感謝的說道。

“你不要謝我,其實要不是我,小戴...戴雨超也不會受這麽重的傷。”易月自責的說道,一臉的愧疚與傷心的神情。

“你能和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嗎?”戴軍饒有興趣的說道。

“我......”易月剛要說話,突然響起了警笛聲。

一臉白色的救護車疾馳而來。

“戴總,救護車到了。”大飛一下子就看到了這輛車,趕緊說道。

“恩。”戴軍點了點頭,接著看向了易月,你一會坐我的車,我倆好好聊聊天。

“我要陪在小戴子和小龍哥旁邊。”易月倔強的搖了搖頭,非要坐在救護車上。

戴軍也是一愣,看了眼躺在戴雨超身旁昏昏沉沉的我,易月說的小龍哥應該就是我。

“那這樣吧,我和你一起坐在救護車裏,正好我也不放心小超。”戴軍笑了笑。

“戴總。”大飛沒想到戴軍會這麽做,想要勸他。

“不要說了,你先讓兄弟們回去吧。”戴軍眉頭微微一皺,故作威嚴道。

大飛見戴軍這麽執著,也是沒辦法。

這時救護車裏的醫生正把戴雨超輕輕放上擔架,往車裏送著,他們院長臨走前特地囑咐過,一定不能馬虎,這個人很重要。

“請問他和你們是一起的嗎?”其中一名醫生走到戴軍麵前,看著我道。

“恩,把他一並帶上。”戴軍點了點頭,我和戴雨超躺在一起,戴軍也猜到了我和戴雨超關係不淺。

“我們上車吧。”戴軍看著我和戴雨超都被抬進了,然後笑著對著易月說道。

“嗯。”易月點了點頭,對戴軍心存著感激。

接著救護車伴隨著一直不停的警笛聲,揚長而去,大飛也帶著自己的小弟,返回了公司。

華仁醫院是一家私立醫院,也是濱海市的一家很有名氣的醫院,這裏比普通的醫院看病救人的價錢要貴不少,但設備,醫生的水平同樣屹立在前。

此時華仁醫院的大門口,丁文浩早就在這兒等了好久了,身為一院之長,卻取消了本來要開的會議,大晚上跑來這兒吹著冷風,著實讓跟在他身後的那群醫生摸不著頭腦。

“丁院長,您還是快點回去吧,這裏風這麽大,別生病了。”一個長得很瘦的醫生先開了口,想要在丁文浩麵前表現一下。

“一會再說。”丁文浩隨意的擺了擺手,一直朝著馬路上張望著,心裏的目標卻一直沒有出現。

“丁院長,您到底是在等誰啊,非要您親自來?”一個女醫生開口說道,她是婦科的一名主治醫師,在醫院裏也是骨幹分子了,丁文浩不會駁了她的麵子。

“我在等一個很重要的人,這個人暫時不好告訴你們,反正他的背景很深厚,我們不能懈怠。”丁文浩並沒有說太多,但意思也很明白,這個人他們得罪不起。

本來接了電話的護士將大飛告訴丁文浩時,丁文浩也沒多大反應,大飛是他老朋友了,到時候稍微關照一下就行。可是剛才大飛又打了個電話給他,然後隻和他說了兩個名字,丁文浩當時嚇得電話差點脫了手。

怎麽還不來啊,怎麽還不來啊,竟然是戴總司令的兒子,同時還是戴總的侄子,我可不能關鍵時候掉鏈子,如果能和戴家攀上關係,那以後我在醫院董事會一定會有出頭之日。

丁文浩心裏不斷地默念著,神情很是激動。

“嘀...嘟...嘀...嘟...”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了刺耳的警笛聲,在馬路兩邊閃亮的路燈的照射下,一輛車身上印有華仁醫院四個黑色大字的白色救護車疾馳而來。

“來了來了!大家準備好,擔架呢,快點!”丁文浩看到了這輛車,激動的說道,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所以人看著丁文浩這樣,心裏不明來的人到底是誰,但也沒辦法,現在隻能按照丁文浩說的做。

沒過幾秒鍾,救護車當著丁文浩他們的麵開進了醫院,丁文浩他們趕緊迎了過去。

“吱啦。”

救護車的門別推開了,易月先下了車,接著戴軍緊隨著她。

“戴總,你好,我叫丁文浩,是這裏的院長。”丁文浩激動的將手在自己的白大褂上蹭了蹭,然後朝著戴軍伸了過去,想要和他握手。

“請你讓一下,後麵還有傷員。”然而戴軍卻沒有理會他,反倒是趕緊朝著一旁避了避,這時車內的醫生輕輕地將擔架往外抬著。

丁文浩並沒有因為戴軍的無視而感到不滿,反倒是有點不好意思,這時候救人要緊,自己竟然隻想著討好別人。

“快快快,都來搭把手,把患者送到加急病房!”丁文浩趕緊轉過頭,對著身後的那群醫生大聲喊道,想要彌補一下自己剛才的冒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