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合作

“戴總,我知道你這麽說是給我麵子,但這的確是我們醫院的失誤。”丁文浩略帶歉意的看著戴軍,心裏很不甘,失去了在戴軍麵前表現的機會。

“丁院長,其實你做的已經很不錯了,要不是你心裏一直重視著,小超也不會這麽快就接受到治療。”戴軍拍了拍丁文浩的肩膀,故作親近的樣子。

“這都是我分內的事。”丁文浩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戴軍這麽做說明了他已經認可他了。

“丁院長,我知道你有事想和我說,正好我現在也沒什麽事,要不就去你的辦公室吧。”戴軍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他早就看出了丁文浩的心思,隻是一直沒點明。

“嘿嘿。”丁文浩被指出了自己的小心思,也是有點尷尬,隨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易月,我和丁院長去聊點事情,你在這兒沒問題吧?”戴軍轉過頭看了眼易月,微微笑道。

“戴叔叔,你去吧,這裏有我呢。”易月乖巧的吊著頭,笑著看著戴軍。

“那麽,丁院長,我們走吧。”戴軍轉過頭,看著丁文浩,示意他帶路。

戴軍和丁文浩走後,偌大的病房裏就隻剩下昏迷著的我和戴雨超還有易月了。

易月拖過一張椅子,然後安靜的坐在了我的床邊。

“小龍哥,你什麽時候能醒啊?”易月雙手托著下巴,深情的看著我。

“咚咚咚!”

這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敲得很響,易月趕緊站了起來。

“來了。”

易月隨口應了一聲,然後打開了房門。

“你好,這是病人的藥,請你收好了。”門前站的是一個長相很萌的小護士。

“恩,謝謝你啊。”易月接下了這個小護士手裏裝著藥的塑料袋,笑著說道。

“那好,如果有什麽事你就按一下床頭的那個呼叫器,到時候我再來。”小護士很友好,笑得很甜。

小護士給易月的藥分成了兩份,一份是我的,一份是戴雨超的。

“這個是小龍哥的。”易月自言自語道,然後將屬於我的那份藥放進了我床頭的抽屜。

“這個是小戴子的。”易月掀開了我倆之間隔著的那道門簾,來到了戴雨超的床邊。

看著熟睡著的戴雨超,易月心裏很複雜。

這個男人為了她竟然連安危都不顧了,著實深深的觸動了她的內心。

像以前那些追她的那些男的,一個個在她麵前牛皮都能吹得上了天。

要麽說什麽我能為你摘星星摘月亮,要麽說我能為你付出一切。

可是呢,到了關鍵時刻,到了危機的時刻,這些人才暴露出自己的本來麵目。

就比如之前我在網吧遇到的那個劉浩,口口聲聲的說自己為了易月可以赴湯蹈火,可是呢,當碰到了黃強那一夥,很沒動手呢,就嚇得膽都沒了,最後竟然丟下易月一個人獨自跑了,這也是可笑。

其實易月不要什麽海誓山盟,不要什麽榮華富貴,他心裏最渴望的是一個安全感,她想要的是一個可以給她肩膀靠著的男人。

“你怎麽這麽傻啊。”易月坐在了戴雨超的床邊,神情的看著他,嘴裏歎著氣,傻傻的笑著。

“當時這麽多人,你怎麽就不知道跑啊,真是個傻子。”易月不知何時握住了戴雨超的手,眼角夾著淚光。

易月的腦海裏不斷地回憶著之前的事,每當想起戴雨超擋在她身前讓她先走的情形,易月的內心就會被出動一次,當想到戴雨超遍體鱗傷,倒在地上的情景時,易月的心又感到非常的痛,心裏很難受,忍不住想要哭。

“傻子......”

易月緊緊地握著戴雨超的手,嘴裏小聲嘀咕著。

而此時,丁文浩的辦公室,戴軍和丁文浩正坐在沙發上有說有笑的聊著。

他倆並沒有聊到工作的事,隻是在講一些平常的趣事,聊得很投機。

“文浩老弟,我比你大,我就叫你文浩老弟了怎樣?”戴軍喝了口茶水,笑著對著丁文浩說道。

“哈哈,戴總,您這可是抬舉我了。”丁文浩有點受寵若驚,沒想到戴軍會這麽稱呼他,難道他也想和自己搞好關係?

“文浩老弟,你這話可就見外了。”戴軍故作生氣狀,道。

“哈哈,既然這樣,我就冒昧的叫你一聲戴老哥了。”丁文浩看出來戴軍的誠意,也不墨跡,隨即大笑著說道。

“這樣才對嘛,你我兄弟相見恨晚,有機會咱倆一定要好好喝一杯。”戴軍笑著說道,他非常擅長交際,這些話他對其他人都不知道說過多少遍了。

“既然咱兄弟兩人已經坦誠了,那你也別在藏著掖著了,我看出來你有什麽難言之隱,說吧,隻要老哥我能幫就一定不含糊。”戴軍早就看出來丁文浩有話要說,隻是一直沒提及,現在正好借此機會提出來。

“戴老哥,我就知道瞞不住你啊。”丁文浩有點不好意思,隨即尷尬的笑了笑。

“其實是關於醫院的事。”丁文浩有點猶豫,但還是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醫院的事?你說說看。”戴軍也是一愣,認真的看著他道。

“是這樣的,你應該知道華仁醫院是一家私有醫院,它其實是由董事會操縱著的,我這個院長雖然表麵上看著很光鮮亮麗,但實際上也就是一個空殼,頂多算是他們的代言人。”丁文浩說到這裏明顯情緒有點低落,這也是他一直最揪心的地方,每次董事會他都像是一個奴才去見主人一樣,一點發言權都沒有,特別的窩囊,憋屈。

戴軍的眉頭也是慢慢的皺了起來,他還真麽想到華仁醫院這麽複雜。

“但是最近華仁想要在蓋幾座樓,可是資金周轉不開,一直在找合夥人,如果我能先一步找到合夥人,那我以後將擁有自己的發言權,在華仁將擁有真正的實權。”丁文浩講到這裏很興奮,神色都有點激動。

“其實你也可以去找其他合夥人啊,我相信對華仁有興趣的人一定有很多。”戴軍有點疑惑,覺得丁文浩沒有說清楚。

“其實的確有很多人找過我,但是如果是戴老哥你幫我的話,事情就會更加順利。”丁文浩得意的笑了笑。

“我幫你?”戴軍有點不解。

“華仁想要擴張的地皮是緊連華仁後麵那條西馬路口的防空洞那一片。”丁文浩目光灼灼的看著戴軍,這是他此時最在乎的事情。

“防空洞!”戴軍這下子終於明白了,他終於知道丁文浩為什麽這麽想要和他合作了。

那片防空洞其實早就被改建過了,早在八十年代就改成了一處無人占有的景點,現在那裏植滿了樹,到更像是一處公園之類的地方。

那裏靠近商業街,很繁華,很多人都想打那兒的主意,可是一直沒有辦法,因為那裏屬於濱海市第二軍區。

“你野心不小啊。”戴軍深深吸了口氣,頓時有點覺得眼前這個溫文爾雅的人不像表麵上看著那麽簡單了。

“這是董事會那群目中無人的畜生逼我的!”丁文浩一臉的氣氛與羞辱,接著道:“當時醫院準備進一批醫療器械,我的一個朋友是做這個的,如果是我找他的話不但能拿到最低折扣,而且還能保證質量。所以我就在董事會是提了出來,可是他們的,不但侮辱我說我這是要從中吃回扣,而且很動手打了我!”

丁文浩很憤怒,顯然當時的事在他心裏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文浩老弟,過去的事就過去吧。”看著丁文浩的樣子,戴軍也是吃了一驚,隨即勸道。

“沒事,他們目中無人,那我就要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多麽無知。隻要我能拿下那塊地皮,那以後董事會我也將有一席之地。”丁文浩說的很興奮,兩眼放著光。

“你是想借助我哥的力量吧。”戴軍從聽到丁文浩說防空洞時就知道了丁文浩真正的意圖是戴立仁。

“戴老哥,果然瞞不住你啊。”丁文浩被揭穿了也是有點尷尬,接著還是恢複了神情。

“可是我哥肯定是不屑摻和這件事的。”戴軍了解戴立仁,他是肯定不會為了金錢利益做這種事的。

“所以這時候就需要戴老哥你出馬了,你可是戴總司令的親弟弟,我相信你和他說的話還是有點機會的。”丁文浩給戴軍倒了杯水,笑著說道。

“我?我和他說也不一定哦。”戴軍笑著搖了搖頭,這倒是實話,戴立仁對外嚴厲對家裏人也不鬆懈,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所以還需要戴老哥你好好的出把力啊。”丁文浩沒有放棄,他知道戴軍是個生意人,生意人都很貪心,是不會這麽輕易放棄利益的。

“可是你能給我什麽好處?”戴軍果然忍不住了,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如果我能拿下這塊地皮,這樣到時候不但我能入駐董事會,戴老哥你也將是華仁的股東之一。”丁文浩說出了自己的底牌。

當戴軍聽到這個保證時,他心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