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找回場子

耗子被黃強這麽一喝,嚇得趕緊把頭縮回去,生怕黃強發火。

“強子,怎麽,不能喝酒?不能喝就算了,養傷要緊。”郭凱將自己被子裏琥珀色的酒水一飲而盡,瞥著黃強道,語氣裏有點譏諷的意味。

“哈哈,凱哥,你敬我就算再大的事也不值一提,都是小傷,沒多大事,來,我給您倒一杯。這回換作我來敬你。”黃強將郭凱的神情盡收眼底,大笑著說道。

然後他微微起身給郭凱的杯子裏倒滿,然後敬了他一杯酒。

伸手不打笑臉人,郭凱給了黃強一個麵子,和他碰了碰杯。

黃強也不墨跡,站了起來,拿起酒杯仰起頭一飲而盡。

“哈哈,強子,是個漢子,不愧是第一批和我混的人,爽快。”郭凱喝得不滿不快,大笑著的看著黃強。

“總不能給凱哥你丟臉吧。”黃強擦了擦嘴,笑著說道。

此時包間裏還有一些黃強和郭凱手下的混子。

郭凱那邊的混子是滿臉的得意,一副優越感。而黃強手下這些人,每個人臉上都不是疑惑不解。

他們跟著黃強也不短時間了,自然知道黃強和郭凱的水火不容。可現在呢,他倆卻變現的像真正的兄弟一樣,而且黃強自始至終都一副低姿態,他們完全搞不懂黃強的想法。

郭凱一開始覺得黃強這麽表現一定有什麽陰謀,可現在看著黃強此時的樣子,他覺得事情好像不是這樣,甚至就連他的心裏都有點覺得黃強是真的想要和他交好,這讓他雖然有點不解,但心裏還是有點期待的。

“咳咳咳。”

黃強突然咳嗽了幾聲,趕緊用手捂住了嘴,表情很痛苦的樣子。

“強子,怎麽了?”郭凱一臉的錯愕,趕緊問道。

“沒什麽,就是剛才酒有點衝。”黃強擺了擺手,示意沒事。

“你小子,就不能喝慢點啊。”郭凱笑著搖了搖頭。

“咳咳咳。”

還沒過幾秒,黃強又咳嗽了幾聲,而且這回是漲紅了臉,表情很是痛苦。

“強子,你這可不是喝快了的問題啊,到底怎麽了?”郭凱放下酒杯。

“凱哥,真的沒事。”黃強做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眼睛卻在偷瞄著郭凱。

“強子,如果你還拿我當兄弟你就告訴我實情,到底怎麽了。”郭凱加重了語氣。

“哎,凱哥,果然還是瞞不過你啊。”黃強歎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還是之前受的傷的緣故。”黃強順勢說道。

“不就是些外傷嗎?”郭凱錯愕的看著他。

“其實我騙了你,主要是覺得丟臉。”黃強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和我說實話。”郭凱沉聲道,黑著一張臉看著黃強。

“當時我雖然寡不敵眾,但是也沒怎麽怕過,畢竟出來混的打架不可避免,看著他們這麽多人我心裏也怕,就想著借您的名號嚇嚇他們,想要讓他們有所忌憚,然後我就說我是郭凱的人,可他們,哎......”黃強不斷地談著氣,然後又表現出一副不甘心的樣子,可他的眼睛一直在偷瞄著郭凱。

“他們怎麽了?”郭凱拍了下桌子,眼神愈加的淩厲了。

“還是別說了吧,凱哥,我沒事的。”黃強搖了搖頭,道。

“強子,如果你還把我當做兄弟,你就把你知道的全告訴我!”郭凱沉聲道,眼神愈加的冰冷。

“算了,凱哥,還是......”黃強話還沒說完,郭凱一聲冷哼直接打斷了他。

黃強重新調整了一下,嘴角揚起一個不易察覺的弧度,然後又表現出一副悲憤的樣子,道:“他們說郭凱是什麽東西,說什麽在濱海他們誰都不怕,有種讓他來的什麽的話。”

“什麽!”郭凱頓時怒了。

他是一個很好麵子的人,在外同樣也很強勢,雖然黃強的話是假話,但氣昏頭的郭凱卻沒有辨認出來。

“當時我就怒了,他們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一手帶我的大哥,可是也怪我實力太低,最後還是沒打過他們,反而渾身都是傷。”黃強的語氣很是不甘。

“媽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郭凱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用力之大震得桌麵上的酒杯都倒了好幾隻。

而此時耗子他們幾個就更詫異了,黃強說得根本就不是當時的事,完全是在瞎編,他們也不明白黃強葫蘆裏到底在賣什麽藥,但他們倒是沒有點出來,這時候保持沉默才是最安全的。

“我他媽倒要看看這幫人到底有多厲害,竟然這麽不把老子房子眼裏!”郭凱怒吼道,然後看著黃強道:“強子,你放心,明天哥哥就為你做主!”

“凱哥,還是算了吧。”黃強有點猶豫。

“算個屁!老子的兄弟被打了怎麽能算,就算這樣,他們竟然還看不起我,老子要讓他們知道這片誰才是真正的話事人!”郭凱一臉的戾氣。

嗬嗬。黃強心裏冷哼了一聲,他果然沒猜錯,郭凱並不是真心想為他出頭,隻是為了麵子,那就別怪自己對不起他了。

“凱哥,可是我受這麽重的傷,暫時也恢複不過來,要不我們等幾天,等我傷好了咱哥倆一起去。”黃強說道。

“不用了,強子,你安心養傷吧,這點小事我一個人就夠了。”郭凱擺了擺手,拒絕了他。

“可是凱哥。”黃強還想說些什麽,卻被郭凱再次打斷了。

“不用再說了,強子,這事就這麽定了。”郭凱揮了揮手,堅定的說道。

“好,凱哥,既然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那我也給你一個保證。”黃強心裏十分得意,臉上卻十分嚴肅,道:“隻要您為我找回場子,以後我的手下包括我自己就和你混了,以後你就是我大哥!”

郭凱怎麽都沒想到黃強會這麽說,這對來說無異於爆炸性的消息啊。

黃強是什麽人?東區這片的一個很有名的混子,手下小弟眾多,而且光是他看得場子就七八家,絕對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勢力,更是個香餑餑。然而這就全歸郭凱了?

郭凱心裏久久不能平靜,然後皺著眉頭看著黃強,道:“強子,你這話不是在開玩笑吧?”

“當時不是,凱哥,其實我當時選擇單幹主要還是我當時年輕不懂事,後來我心裏別提多後悔了,你是我大哥,我怎麽能和你分道揚鑣呢,要不是拉不下臉,我早就回來了。”黃強一臉自責,心裏卻在冷笑。

“好兄弟!”

郭凱直接一把抱住了黃強,心裏有點激動。他此時完全相信了黃強的話,心裏甚至有點不好意思,覺得自己當時給黃強使絆子是不是錯了。

“你放心吧,明天我一定為你討回公道!”郭凱重重的拍著黃強的肩膀,大笑著說道。

“好,那我就靜候凱哥你的佳音了。”黃強大笑著說道。

“好了,你們在這兒繼續玩,我得回去了,要不然你嫂子又得和我鬧了。”郭凱看了下時間,然後朝著黃強擺了擺手,尷尬的笑著說道。

“哈哈,下次有空我去拜訪一下嫂子。”黃強笑著說道,微微的舔了舔嘴唇。

郭凱他老婆很漂亮,是某個學院表演係的係花之一,當時被郭凱騙到手時黃強還沒和郭凱鬧掰,當時黃強第一眼見到這個女人時就被吸引住了,不但長得漂亮,最關鍵的是她有著一雙勾人奪魄的長腿,十分的誘惑。

雖然現在已經好久沒見到她了,但黃強心裏一直戀戀不忘。

“行,到時候我讓你嫂子多準備幾個菜,最近你嫂子廚藝可是大漲啊。”郭凱大笑著說道,然後就帶著自己手下幾個混子離開了包間。

此時包間裏除了之前的那些姑娘外,剩下的人全都是黃強的心腹。

“強哥,你不會真的要歸附郭凱那孫子吧,這孫子平時可沒少給我們使絆子啊。”其中一個很壯的男的問道,滿臉的不解。

“你懂個屁,強哥這是故意的。”耗子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說道。

“哦?你說來看看。”黃強此時心情很好,笑著問著耗子。

“強哥您雄才大略,我也才不全你的想法,但我覺得你剛才的話應該都是故意這麽說的。”耗子思索了一會,謹慎的說道。

“哈哈,你們都和耗子學學,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殺殺,就不能多看點書嗎。”黃強拍了拍耗子的肩膀,然後笑著。

他今晚一直在想盡辦法表現出自己傷得很重的樣子,就是為了讓郭凱降低疑心,然後態度一直很謙卑,也是為了讓郭凱放下戒備,他這是心理戰,為的就是消除他和郭凱的隔閡,而做這些的唯一目的就是了讓郭凱替他去報仇,甚至最後不惜答應他歸附他來確保這件事情。

上次受傷後黃強一直在回憶當時戴軍他們來之前到走後的事,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這幫人絕對不簡單,隨隨便便一個人就有這般實力,這群人絕對不是簡單的混子,所以他是故意想讓郭凱與戴軍他們倆對撞。

“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我們去幹大事!”黃強冷笑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