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大事?強哥,兄弟們這狀態恐怕......”耗子皺著眉頭,不明白黃強想要幹什麽。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次我們坐一會黃雀。”黃強冷笑著看著耗子,那陰冷的眼神看得耗子渾身不自在,趕緊低下了頭,想要避開黃強的目光。

“強哥,別談工作了,你把我們晾在這兒,也不陪我們了。”這時後麵沙發上的一個染著棕色頭發的姑娘走上前來,她挽著黃強的胳膊,嬌媚的說道,肆意的撒著嬌,一點都不害怕。

“哈哈,美人在懷我怎麽可能忍得住呢。”黃強刮了下這個姑娘的鼻尖,大笑著說道,此時他的表情與剛才的陰冷截然不同。

“強哥,今晚你可得好好陪我哦。”這個姑娘依偎在黃強的懷裏,手指緩緩的在黃強的胸口劃著圈,眼裏滿是媚意。

“今晚哥哥我一定好好疼你。”黃強擁著她坐了下來,心情大好。

“強哥,那我們先出去了。”耗子知道黃強接下來要開始辦事了,機靈的說道。

“恩恩,去吧,門口把這風就行。”黃強擺了擺手,就連看都沒朝耗子看一眼。

黃強話剛說完,耗子就轉身朝著包間的門前走著,同時還朝著其他幾個混子擠了擠眼,他們也都明白,跟在了耗子後麵。

“耗子哥。”門外此時站著兩個混子,他們看到了出來的耗子趕緊低下了頭,恭敬的說道。

“好好把風,強哥在裏麵辦事呢,誰都不準進去,如果壞了強哥的興致我拿你們試問,聽到了沒!”耗子雙手交叉環在胸前,沉聲道。

“放心吧,耗子哥,包在我們兄弟倆身上。”這兩個混子異口同聲的說道,在耗子麵前他們不敢有一絲怠慢。

“恩恩。”

耗子點了點頭,他很滿意這兩個人的態度,讓他的虛榮心更盛一層樓。雖然在黃強麵前他總是低聲下氣的,但是也僅限是黃強,其他人看到他都會恭敬的叫一聲耗子哥,在這裏他的地位是僅次於黃強的。

接著耗子來到了吧台,黃強這次帶出來的其他的混子此時都在這裏,一人手上拿著一隻酒杯,雖然每個人都受了點傷,但此時一個個倒是都挺享受的,一個個臉上都是興奮的神情。

“都幹嘛呢?”

耗子走到近前,笑著說道。

“耗子哥!”

這些混子完全沒注意到耗子來了,也是吃了一驚,然後趕緊走了過來,急忙的說道。

“耗子哥,你看。“其中一個膽子比較大的混子走上近前,指了指吧台中央,舔著笑臉道。

耗子也是一愣,順著這個混子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此時這裏圍滿了人,大多數人都是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伴隨著五光十色的燈光,激情澎湃的音樂,他們即使不會跳舞,但依舊盡情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每個人臉上都是病態的興奮。

而此時的舞台上,三根直通房頂的鋼管杵在哪裏,每根鋼管下站著一個穿著十分暴露的舞女,伴隨著節奏感極強的音樂,這三個舞女極盡所能的舞動著,散發著別樣的魅惑。

“耗子哥,漂亮吧。”這個混子猥瑣的笑道,盯著這幾個舞女的眼睛都直了。

此時耗子的眼神也被她們三個吸住了,他雖然長相醜陋,身材矮小,但憑借著自己的身份,這些年也玩過不少妹子,他本人也很好女色,此時心裏很是興奮。

“耗子哥,要不一會等她們表演結束了,我們去......”這個混子看出來耗子對她們有意思,隨即趕緊說道。

“去你媽去!”哪知道耗子直接不滿的哼了一句,然後拍了一下這個混子的頭。

“耗子哥,對不起,對不起,我多嘴了。”這個混子看著耗子一臉不爽的模樣,被嚇得急忙道歉。

“今晚都給老子老實點,強哥說了,明天有行動,都給老子收斂點,別他們給老子惹事!聽到了沒!”耗子一臉的不爽,沉聲道。

其實他心裏也是想按那個混子的話去做的,可是他突然又想到了黃強剛才的話,腦子瞬間就清醒了不少,心裏也是慶幸,差點耽誤大事,要知道黃強的怒火他是承受不起的。

“知道了,耗子哥。”這幫混子趕緊回答道。

“好了,都隨意吧,記住,別太過。”耗子鬆了鬆緊繃的眉頭,隨意說道。

第二天早上,華仁醫院裏。

“咚咚咚。”

病房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等一下。”

病房內傳來易月的聲音。

此時站在病房門口還是昨天下午來的那個護士,她手上拿著一大塑料袋的東西,仔細一看裏麵有針管,有輸液瓶,上麵隱約寫著葡萄糖三個字,還有一些藥物。

“有什麽事嗎?”易月打開了門,此時她一臉的疲憊模樣。

她昨天晚上沒有回去,留在了病房照顧我和戴雨超,趴在桌子上將就了一晚,睡得很不好。

“該輸液了。”小護士微笑道,同時舉了舉手上的塑料袋。

“這樣啊,那你進來吧。”易月看了眼塑料袋裏的東西,朝著小護士點了點頭,然後將她迎了進來。

“你醒啦。”

剛走進病房,小護士就看到了正在和我聊天的戴雨超,有點意外。

“你好。”戴雨超笑著朝著小護士點了點。

“你們等一會啊,我去把劉醫生喊過來。”小護士將手中的東西放在了桌上,趕緊跑了出去。

劉醫生是負責我和戴雨超病情的主治醫生,他之前叮囑過,隻要戴雨超醒了就趕緊告訴他。

戴雨超是半夜醒來的,當時才四點,他迷迷糊糊的就醒了,然後易月也被吵醒了,她看到醒來的很是驚喜,然後也把我叫醒了,可是後來就壞事了,戴雨超這貨一點都不困,易月不放心他隻能陪著他聊天,所以才導致了現在精神這麽差。

“她怎麽了?”戴雨超一臉懵逼,還以為自己把這個小護士嚇走了呢。

“沒事的。”易月邊拆著塑料袋,邊說道。

沒過幾分鍾,小護士就回來了,身後跟著一個兩鬢斑白的中年醫生,這個就是她嘴裏提到的那個劉醫生了。

“劉醫生你好。”易月趕緊走了過去,禮貌的問了句好。

“你好。”劉醫生很和善,微笑道。

“來,讓我看看。”

接著劉醫生來到了戴雨超的床邊,先是扒了下戴雨超的眼皮,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根壓舌板,然後按在了舌頭上,又觀察了會戴雨超的口腔。

“應該沒什麽大問題了,但我建議最好去拍個CT。”劉醫生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和善的建議道。

“超子,那就去拍一個,反正沒壞處。”我拍過CT,知道這個的重要性。

“那行吧。”戴雨超看我都這麽說了,自己又覺得沒什麽壞處,隨即笑著答應了。

“那行,小李,通知一下CT室。”劉醫生轉過身對著身後的小護士說道。

“好。”這個姓李的小護士點了點頭,然後趕快跑了出去。

“你現在很不能亂走動,那我們直接推著床去吧。”劉醫生走到戴雨超身邊,想要推動他的床。

華仁的醫療設備一直都是引進最新最好最高端的設備,就連病床都是手動雙搖,地部帶著滾輪的,完全可以像一個推車一樣被推著走。

“我也去。”易月趕緊湊了過來,推著另一邊。

“小月,你留下吧,昨晚因為我你也沒睡好,現在好好休息會吧。”戴雨超自責道,十分的不好意思。

“沒事的,我一點都不困。”易月笑著說道,並沒有責怪戴雨超。

“小龍哥,你一個人在這兒嗎,沒事吧?”易月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覺得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兒有點對不起我。

“我沒事兒,你們去吧,我看會電視就行。”我隨意的擺了擺手,我知道易月對戴雨超的心意,知道也不是她的錯。

“那行吧,小龍哥,我們馬上就回來。”易月很開心我能理解她,笑著說道。

易月沒拍過CT,所以她不知道,短的話會很快,慢的話就比如很多人排隊,等個一小時也不是不可能的。

待他們走了後,我就打開了電視,此時正好放著籃球賽,是我的最愛。

此時黃強的基地裏,雖然最晚玩得很嗨,但黃強並沒有一覺睡到晌午,他很早就醒了。

“強哥,查到了!”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耗子急急忙忙的衝了進來。

“快說,他們在哪兒?”黃強激動的說道。

“強哥,果然不出您的所料,他們現在就在華仁醫院。”耗子也來不及喘上一口氣了,趕緊說道。

“華仁醫院?你確定沒搞錯?”黃強問道,這件事不能弄錯。

“肯定不會錯。您不是說他們受這麽重傷肯定回去醫院的,所以我拍了好幾個兄弟去周圍的醫院蹲著點,就剛才我在華仁醫院的門口看見了易月那個小丫頭,她正在早攤點買著早飯,然後就進去了,我猜那個孫小龍還有另一個男的就在那裏。”耗子將早上的事娓娓道來。

“好!既然這樣,就別怪我了。”黃強激動的站了起來,冷笑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