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蛛絲馬跡

“戴總,醫生來了!”

這時大飛衝了進來,激動的說道。

然後他又跑了出去。

此時走廊不遠處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醫生正不慌不忙的走著,他正是負責我和戴雨超這個病房的劉醫生。

“劉醫生,你快點啊,出事了。”大飛看著他這麽慢的速度,頓時急了,趕緊跑了過去。

“知道了,知道了。”

此時的劉醫生表情很差,黑著臉,看著大飛的眼神裏全是埋怨和怒意。

“劉醫生,你快來看看吧!”大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拽著劉醫生的手,直接蠻橫的將他拖了過來。

“誒你輕點,輕點啊!”劉醫生疼得大聲喊著,大飛的手勁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可是大飛哪裏管你疼不疼啊,他拖著劉醫生飛快的跑著,三步並作兩步,一下子進來到了病房門口。

劉醫生本來還一臉的不開心,可是當他看見了病房內的場景時,整個人都傻眼了,驚訝的嘴巴好半天都沒合攏。

“這時誰幹的?”劉醫生驚訝的失聲道,也不顧戴軍了,趕緊快步走到了我麵前,仔細檢查著我和戴雨超的狀況。

“沒王法了,沒王法了!竟然有人敢在醫院裏行凶,還有沒有王法了!”劉醫生氣得大聲喊著,氣憤有人竟然對受了傷的我和戴雨超下這麽重的手。

戴軍在一旁安靜的看著,雖然他橫向幫忙,可是術業有專攻,他也幫不上什麽。

這時大飛似乎發現了什麽,感覺到一絲的不對勁,在屋子裏來回走著,不知在找著什麽。

“大飛,你找什麽呢?”戴軍也注意到了大飛的返廠,不解的問道。

“戴總,我記得之前不是有個挺可愛的小姑娘的嗎,她人呢?回家了?”大飛撓了撓後腦勺,問道。

“你說的是易月吧,我記得她沒回去啊。”戴軍經大飛這麽一提醒,頓時也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

他記得當時他走的時候易月還在的,不應該啊。

“劉醫生,我有個問題想問問您。”戴軍趕緊走到劉醫生麵前,道。

“你說吧。”劉醫生是認識戴軍的,丁文浩交代過這個人很不一般,一定要討好他。

“就之前那個叫易月的小姑娘呢,她回去了?”戴軍一臉的焦急,易月可不能出事。

“你說那個小姑娘啊,她沒走啊,之前還在這兒呢。”劉醫生想都沒想叫回答道,之前他和易月一起推著戴雨超去拍了個CT的。

“誒,不對啊,她人呢?”這時劉醫生突然自言自語道,易月不見了。

“她沒回去?”戴軍眉頭緊鎖著,突然神色一緊,脫口道:“完了,出事了!”

“戴總,怎麽了?”大飛看著戴軍神情這麽緊張,還以為出了什麽大事,趕緊問道。

然而戴軍並沒有回答他,緊張的劉醫生聲,懇求道:“劉醫生,他倆什麽時候能醒,我有緊急的事情要問他們!”

“你別著急,我先嚐試一下。”劉醫生先是讓戴軍的情緒平靜先來,然後挽起了袖子,走到我的身旁蹲了下來。

他先是掐了掐我的人中,也就是鼻孔下方,嘴唇上顎,然後對著我耳朵後拍了拍,再加上我本來傷的就不中,沒過幾分鍾,我就漸漸的恢複了意識。

我迷迷糊糊的掙開了,見到了一臉焦急的戴軍的臉。

“小龍,你醒啦?”戴軍激動的看著我,說道。

“快去救易月,他被抓走了,快去!”我發現了是戴軍頓時神情激動起來,拚勁所有力氣抓住了他的袖子,虛弱的喊道。

“她被誰抓走了,去哪兒了?”戴軍趕緊問道。

他讓劉醫生弄醒我的目的就是為了了解易月出什麽事了,聽到我的話後他心裏頓時一冷,果然不出他的所料,易月被綁架了。

“我也不清楚,兩個人一個留著平頭,還有一個特別的高,啊。”我隻記得這麽多,此時我的狀態不是太好,頭很痛。

“好了,你別勉強了。”戴軍看出來我傷的很重,趕緊讓我別說話了。

“劉醫生,他們兩個人拜托你了。”戴軍站了起來,認真的說道。

“你放心吧,我會盡全力救他們的。”劉醫生點了點頭,然後就出去了,他要喊人過來。

“大飛,我們走。”戴軍說完就出了病房,大飛緊跟在他身後。

緩緩的在外麵的走廊走著,戴軍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特殊的電話。

“戴總,有什麽事嗎?”電話那頭竟然傳來了丁文浩爽朗的笑聲。

“丁院長,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戴軍沉聲道。

“戴總,您這就是折煞我了,你隻管說,隻要我能辦到的,絕不會有半點差池。”丁文浩笑著說道。

“我想看一下華仁醫院的監控錄像。”戴軍一字一句道。

“監控錄像?”丁文浩也是一愣,不明白戴軍為什麽看這個。

“丁院長,不方便嗎?”戴軍見丁文浩遲遲不回答,語氣頓時有點不好了。

“方便,方便,隻是我現在不在醫院,這樣吧,我大哥電話給監控室的小王,你們去五樓,監控室就在那兒,小王會在門口等著的。”丁文浩趕緊說道,戴軍可是他最終要的合夥人,可不能得罪了。

“那先就這樣了,丁院長,這次謝謝你了。”戴軍的語氣變得緩和多了。

“謝什麽啊,你我之間還需要這麽麻煩嗎。”丁院長大笑著,雖然他心裏不明白戴軍為什麽要看監控,但是他沒有多問,避免鬧出不愉快。

“大飛,走,去五樓。”戴軍掛完了電話直接來到樓梯口,電梯都不做了。

“戴總,我們到底要幹什麽啊?”走在樓道上,大飛終於忍不住了,看著戴軍道。

“易月被抓了,病房裏沒有監控,但是走廊裏有,我想看下監控,看看到底是誰幹的!”戴軍頭也不回的朝前走著,背對著大飛道,語氣裏透露著絲許怒意與威嚴。

“戴總,要不要我現在同誌兄弟們過來?”大飛掏出了手機,問道。

“暫時先別這樣,先等一下。”戴軍擺了擺手,道。

“好的,戴總。”大飛恭敬的點頭道,對於戴軍的話他莫敢不從。

過了差不多十分鍾,戴軍和大飛先是找了一會,然後問了路過的一個小護士,終於來到了監控室。

“您就是戴總吧。”監控室門前站著一個穿著運動服的男人,戴軍剛到他就滿臉笑容的走了上來。

“你好。”戴軍對著他點了點頭。

“戴總華仁所有的監控都在這兒了。”這個男人領著戴軍進了監控室後,指著電腦屏幕說道。

“能看一下上午的監控嗎?”戴軍問道。

“可以的,您想看哪個地方的?”這個男人坐了下來,拉出了早上的監控錄像存檔。

“三樓住院部301病房那片。”戴軍想了想說道,301病房正是我和戴雨超所在的病房。

“好的,我來看看,301。”這個男人拖動鼠標找著,嘴裏戀戀有詞。

“找到了!”沒過幾秒,他突然說道。

“給我看看!”戴軍也是有點激動,他現在很擔心易月,所以情緒很難控製好。

這個男人打開了監控,是十一點到現在的。

“十一點到十二點之間的就跳過去吧。”戴軍對著他說道,通過我的告知,事情時發生在十二點後的。

“好。”這個人快進了一下。

戴軍聚精會神的盯著屏幕,不放過每一個場景,每一個人,每一個細節。

看監控是一件很枯燥的事,大飛在一旁看得眼睛都酸了,而戴軍依舊沒有一絲懈怠,眼睛甚至連眨都不眨一下。

“停!”看到一個片段時,戴軍突然大喊了一聲。

“戴總,怎麽了”旁邊的工作人員被戴軍嚇了一跳,趕緊用鼠標點了下屏幕,就錄像給暫停了。

“往前麵稍微退一點。”戴軍的臉幾乎要貼到了電腦的前麵,激動的說道。

“好把。”這個工作人員覺得戴軍應該是發現自己要找的東西,隨即配合的倒退了幾分鍾。

戴軍再次盯著屏幕,突然他看到屏幕上三個人正往走廊口快速走著,雖然眼前一亮,大聲喊道:“就是這裏!”

這回這個工作人員是準備好的,戴軍話音還沒落下,他就用鼠標將視頻暫停了。

此時屏幕的畫麵定格在了走廊盡頭,一個高大的男子背對著他們走在前麵,而他後麵兩個人一個是個平頭,幾乎是光頭男,穿著一件黑色的羽絨服,而另一個人應該是個女人,她靠在那個男人身上,戴軍想要看一下她的臉,可是她身上披著一件軍綠色的外套,把頭部都給遮住了,根本看不清長什麽樣。

“戴總,這個應該不是吧。”大飛看了屏幕,覺得不像。

“就是他們!”然而戴軍卻堅定的說道。

“不會吧。”大飛一臉的驚訝,然後湊了過去,再次看了看屏幕。

“你看這個女人的腿,耷拉在一旁,很顯然是被這個男的拖著走的,易月穿的是一件加長的白色的羽絨服,這個人地下的衣服邊也是白色,所以我可以斷定她就是易月。”戴軍仔細的分析道,十分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