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有人鬧事

天剛蒙蒙亮,但是我早就醒了,看了一下表,臥槽,才五點鍾。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我輕輕地地穿好衣服,悄悄地走了出去,害怕吵醒大家。

“你小子起得挺早啊!”

我剛推開門,就有熟悉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臥槽,這老頭怎麽起得比我還早。

此時王昌正站在門口笑眯眯的看著我。

“昌叔,咱去哪兒練啊?”我興奮的問著他,內心充滿期待。

“看你這猴急的樣,跟我走吧。”王昌笑著說道。

跟隨著他的步伐,我倆先是離開了洗浴中心,接著穿過了一條馬路,最後來到了附近的一個公園。

本來我以為是個什麽神秘的地方呢,然而此時看著麵前打著太極,晨練的老頭老太太,我整個臉都黑了,這什麽鬼地方啊!

“咱來這兒幹嘛啊?”我嫌棄的問著,心裏特別失望。

“鍛煉身體啊。”王昌笑著說道。

“你不是說要教我功夫的嗎?”我很是不滿,感覺被人耍了。

“做任何事都得有基礎,學功夫更得打好底子!”王昌認真地說道。

“那咱就是來打太極的?”要是讓我和這些老頭在一起打太極,殺了我吧。

“當然不是,太極是我打的,和你有啥關係。”王昌撇撇嘴說道。

“那我幹啥啊?”我一臉懵逼道。

“跑步去,繞著公園先跑幾圈,練練耐力。一會差不多了我再叫你。”王昌此時已經開始比劃著太極了。

“我艸!”我忍不住罵了一句,這他媽也叫鍛煉,不就跑跑步嗎。但是我發現王昌已經不叼我了,沒辦法,我隻能先去跑著。

還真別說,這個公園有不少人都在晨跑,也有不少年輕人,這倒是讓我的心中的芥蒂稍微減少了一點。

老子今天先跑著,如果明天還是跑步的話,打死都不來了,還不如多睡一會呢。

差不多到了六點半,再過半個小時就該上班了,王昌好像也玩夠了,坐在一旁休息著。

“行了行了,看看你跑得什麽玩意,龜兔賽跑呢?今天先到這吧!”王昌不耐煩的說道。

龜你大爺,晨跑誰他媽會放開跑啊,老子要是拚命地跑,還不得被當做傻逼啊。我撇了撇嘴,很是不滿的停了下來。

沒一會,我們就回到了洗浴中心,雖說還有幾分才到上班時間,但大家已經陸陸續續的出來了。

上午一般沒什麽事要做,我就和汪星在保衛室玩牌打發著時間。

我倆玩的正嗨呢,突然聽見外麵吵吵鬧鬧的。

我這個人就喜歡看熱鬧,隨即把牌往桌上一丟,好奇的走了出去。

此時一樓大堂站著好多人,大家圍成一個圈,我根本看不清楚發生了什麽。

“媽的臭*,出來賣還他媽裝清純?”突然從裏麵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但我一時半會卻沒想起來是誰。

“你要幹什麽啊,不要碰我!”這個聲音我聽出來了,這不方萍嗎。

“大家都讓讓啊!”我趕緊往裏麵擠著。

經過幾天的相處,我和方萍也算是朋友了,現在很明顯她受欺負了,我不能不管她。

令我沒想到的是,此時方萍麵前站著的人竟然是劉東。我說這個聲音怎麽這麽熟悉的呢。

“方萍,沒事吧?”我直接走到方萍麵前,發現她眼角已經夾著淚花了。

“小龍哥,他非說我是小姐,還非要我陪他!”方萍哭著說道,看著劉東的眼神充滿了羞辱與憤怒。

“呦,這不孫小龍,龍哥嗎!真的是冤家路窄啊,你也是來爽一爽的?”劉東看到我也很是驚訝,以為我也是來玩的,戲謔的說道。

“別以為我和你一樣齷齪,你他媽想幹什麽?”我懶得搭理他,直接了當的說道。

“老子今天心情好,沒空搭理你,滾一邊去。”劉東不耐煩的說道。

“我已經說了好多遍了,我不是小姐,請你不要再纏著我了。”方萍委屈的說道。

“臭*,你他媽再裝,剛才還衝著我眉來眼去的呢,現在想不認賬了?”劉東大聲吼道。

劉東最近剛收了幾個小弟,本準備帶著他們來這快活一下,哪知道剛一進門就看見方萍了,然後他的眼睛就離不開了。

劉東平常玩的女人要麽特別騷,要麽就是那種年紀有點大的,但像方萍這種清純可愛的還是第一次見,所以他立即上去搭訕了,哪知道方萍根本不理他,劉東這就不能忍了,直接開始對她動手動腳的了。

“你他媽瞎說什麽呢,方萍是前台接待,不提供那種服務,我勸你趁早滾蛋!”對於劉東這種混子,我也懶得和他客氣。

“孫小龍,你他媽別以為老子最近沒找你就以為自己很吊了,死一邊去,別他媽多管閑事!”劉東威脅著道。

“我今天就管了!”我的態度非常強硬。

“草泥馬!”劉東氣的直接一拳向我襲來。

我正準備躲避,誰知道旁邊突然伸出一隻手擒住了劉東的手腕。

我轉過頭一看,沒想到是王昌。

“草你媽,老不死的,你他媽給我放開。”劉東不斷地掙脫著,可怎麽也掙脫不開。

“小夥子,你媽沒教過你尊老愛幼嗎,嘴巴放幹淨點!”王昌冷冷的說道。

“老子要你管,我警告你快給我放開,要不然老子弄死你!”劉東也是急了,這麽多人看著呢,自己卻被一個老頭抓著,讓他感覺很沒麵子。

“今天我要替你媽教教你怎麽說人話!”王昌說完就鬆開了劉東的手,然後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

劉東完全沒料到王昌會動手,左臉重重的挨了一巴掌,或許是王昌下手比較重,他直接摔在了地上,臉也腫了起來。

“我草你嗎!”他身後的兩個小弟看著自己老大被大了,都撲了上來。

然而王昌並沒有慌張,表情冷漠的看著他們,等他倆靠近以後,抬起手一人一巴掌,兩人接連摔在了地上。

“就你們這的本事還敢來鬧事,真當我金鳳凰好欺負的不成!”我看的出來王昌動了真火。

“你他媽給我等著,老子不會放過你的!”劉東捂著臉跑了出去,站在大門口大聲威脅著。

在大家眼裏卻隻是個跳梁小醜罷了。

看著劉東落荒而逃的樣子,我心裏別提多痛快了,真他媽解氣,我對王昌也是充滿了敬佩之情。

“都散了散了,有什麽好看的,是不是不想幹了,都給我回去工作!”王昌看著周圍,不耐煩的大聲吼著。

經過剛才的事,大家對王昌更是心生敬意與畏懼,沒一會,大堂就剩我和方萍了。

“小龍哥,今天謝謝你啊。”方萍紅著臉說道。

女生是不是都喜歡臉紅害羞啊!我也是想不通。

“我們可是朋友,我怎麽可能看著你受欺負不管呢。”我笑著說道。

“謝謝你,要不然我今天真的不知道怎麽辦才好。”方萍難得抬起了頭,感激的說道。

下班後,方萍為了感謝我非要請我吃飯,看著她執著的樣子,我也隻能答應她了。

吃飯的時候,我倆開心的聊著天,我發現她竟然也是高中生,而且就在我們隔壁的二中。

“你可以不用來這兒打工的?”知道了她的情況後,我就想勸她放棄,畢竟在這種地方獨自一個女生很不安全。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是我還是得留下,因為我家條件不好,我需要這份工資來交學費。”方萍笑著說道,看得出來她很樂觀。

我沒想到方萍和我是一類的人,都需要打工來掙學費。我對她的好感也加深了許多。

“那好吧。”我也不勸她了,不能因為我的一廂情願剝奪了人家的飯碗。

但這不代表我就不管她了,反而在這兩個月我會好好保護她。

我感覺她就像我的妹妹一樣。

“小龍哥,你有女朋友嗎?”方萍突然問道,兩眼放光的盯著我看著。

“我有啊。”我隨意的說道,這沒什麽好隱瞞的。

然而聽到我的回答後,方萍的情緒好像低落了下來,眼神裏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閃過。

“是這樣啊......”方萍輕聲說道,低著頭攪動著碗裏的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你怎麽了?不舒服嗎?”我也不知道方萍怎麽了,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麽。

“沒什麽,咱快點吃吧,一會兒還要上班呢。”方萍笑著說道,然後低下了頭。

“哦。”女人的心思我實在是不懂,索性埋頭吃東西了。

下午回到保衛室後,剛坐下來不久,王昌就衝我跑了過來。

我本以為他要帶我去巡邏什麽的,然而聽了他的話後,我大吃一驚。

大老板要見我!

“昌叔,你確定老板要見我?”我疑惑的問著他。

“廢話,剛才他和我打電話說要見你,我能騙你嗎?”王昌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老板為什麽要見我啊,他應該不認識我吧。”我自言自語的說道,一時也沒想明白。

“別墨跡了,咱現在就走,別讓他等急了。”王昌說完直接拽著我,可見他多麽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