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然的驚喜

“可是,那個人指名道姓要我去啊,要是讓信哥去的話,會不會另那個人不滿啊?”

戴雨超不解的問道。

“放心吧,這個人既然是求財,隻要錢到位了,是誰交易的他不會過問的。”戴軍微笑著說道,這種事他比戴雨超懂。

“那好吧。”

戴雨超雖然心裏想著自己去,但是自己的身體沒有辦法。

“咚咚咚!”

這時,病房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一個上了年紀的醫生走了進來,一臉焦急。

他正是董主任。

“你是?”

戴信將他攔在了一旁,並不認識他。

“我找飛總。”

董主任一臉急樣。

“他有事出去了,暫時不在。”

戴軍走上前來,麵帶微笑。

“您是?”

戴軍獨有的氣場頓時讓董主任渾身一愣,認真的盯著他。

“我是戴軍。”

戴軍語氣很輕鬆,隨意的說道。

“戴總,您好,久仰久仰!”

聽了戴軍的話,董主任的瞳孔頓時一緊,原來這就是丁文浩一直在他耳邊念叨的戴軍。

“戴總,真是久聞不如一見啊,丁院長老是在我耳邊提起你。”董主任激動的握住了戴軍的手,怎麽都不肯鬆手。

“客氣了,還不知道你的稱呼呢。”戴軍笑著說道。

“我姓董,單名一個貴字,是外科的主任。”董主任大笑著說道,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

“董主任你好。”戴軍也是一驚,外科主任,這個職位在醫院裏也算是舉足輕重的了。

“戴總你客氣了。”董主任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神情無比的激動。

“不知道董主任這時候來是有什麽事嗎?”

客套話說的差不多了,戴軍也是直截了當的問道。

“誒亞,差點忘了,那個叫易月的小姑娘醒了。”

董主任一排腦袋,笑著說道。

“你說什麽!”

戴雨超和我異口同聲的喊著,我倆死死的盯著董主任,眼睛裏滿是震驚與激動。

“他倆是?”

董主任被我倆嚇了一跳,麵色有點不自然,尷尬的笑了笑,看著我倆,問著戴軍。

“董主任,易月她真的醒了?”

戴軍的心裏也十分的激動,趕忙的問道。

“恩,嘴甜給她洗了胃,她胃裏殘留的安眠藥已經全部都排出來了,然後我們將她安排進了單人病房,就在剛才,負責她那個的病房的護士打電話給我說她醒了。”

董主任認真的說道。

“太好了,董主任能麻煩您帶我們去看看她嗎?”戴軍鬆了口氣,易月沒事。

“當然可以。”

董主任笑著說道。

“二叔,我也要去!”

這時,戴雨超大聲喊著,眼睛裏是強烈的想要去的欲望。

“你?可是你的腿還沒好?”戴軍看得出來戴雨超心裏的急切,但是他現在還不能走路啊。

“沒事的,二叔,我勉強走一走可以的。”

戴雨超也是一愣,但是還是強裝鎮定。

“不行,你現在就走路肯定對你的傷有影響。”戴軍臉色一變,嚴肅的說道。

“二叔!”

戴雨超急了,他心裏念著易月沒有一萬遍也有一千遍了,現在知道她醒了可是卻不能去看她,這比讓她死還要難受啊。

“戴總,其實我有一個辦法。”這時候,一旁的董主任突然插嘴道。

“董主任你說。”

戴軍也是好奇的看著他。

“剛才我看了一下這兩個小朋友的病例,他們現在的確不能勉強亂走,但是坐在輪椅上還是可以的。”董主任想了想,笑著說道。

“對啊,二叔,我可以坐輪椅啊。”

戴雨超一聽,整個人都激動起來。

“這樣的話,就得麻煩董主任你了。”戴軍看著戴雨超這樣,也是沒有辦法,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董主任,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問題,戴總,你們等一會,我去拿輪椅。”董主任笑著說道,然後直接出了病房。

董主任前腳剛走,後麵戴雨超整個人就興奮的大吼大叫起來,要不是因為自己的腿還有些痛,這小子非得上天不可。

我在一旁心裏其實也替他高興,但是突然仔細一想,壞了,我一直沒說話,這老家夥不會把我忽略了吧,倒時候就弄一張輪椅過來,那我咋辦,打死我也不呆在這兒啊,我也想去看看易月啊。

就在我鬱悶的時候,董主任竟然已經回來了,還真別說,這老家夥動作還挺快的。

董主任先走了進來,這老家夥手裏啥都沒有,接著他把頭伸出了門外,喊著:“小王,小劉,快點。”

話音剛落,兩個看著隻有二十來歲的護士走了進來,一人推著一張輪椅。

當我看到她們推進來兩張輪椅時,我這顆已經調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沉了下去,這老家夥不錯,有眼力見,我頓時覺得看這個董主任挺順眼的,覺得這老家夥上路子。

兩個小護士也沒想到屋子裏會有這麽多人,估計是年紀小,從頭至尾一直都是低著頭,有點緊張。

“好了,就放這兒吧,你們忙你們的去吧。”看著兩輛輪椅放置妥當,董主任心滿意足,笑著說道。

“董主任再見。”

“董主任再見。”

兩個小護士趕緊和董主任打了聲招呼,然後直接跑出了病房,總感覺是一副落荒而逃的樣子。

“既然輪椅有了,我們就趕緊走吧。”戴軍滿意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接著戴軍和戴信先是扶著戴雨超上了輪椅,因為這家夥恢複的沒我好,所以戴軍他們兩個人。

而我這邊,我直接搭著董主任的肩膀,慢慢的坐在了輪椅上。

“小心點。”

董主任一邊扶著我,一邊提醒道。

“謝謝。”我感激看了他一眼,這老家夥不錯。

沒過幾分鍾,我倆穩穩當當的坐在了輪椅上。

這麽久都躺在**,真的是腰酸背痛,現在下了床坐了起來,感覺整個人都舒服自在了許多。

“走吧。”

一切收拾妥當,戴軍開口說道。

董主任在前麵帶著路,戴軍推著戴雨超的輪椅,戴信推著我的輪椅,我們在後麵跟著。

易月住的那間單人病房在另一棟樓,中間的路程著實不斷,畢竟推著輪椅走不快,

一路上,董主任總是不斷地和戴軍說話,戴雨超則是發著呆,而我們這邊,戴信一直打量著我,然後竟然主動和我搭著話。

“你叫孫小龍?”

戴信勾著頭,看著我,笑著說道。

“恩。”

我有點緊張,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戴信,是小超的表哥。你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加我阿信也行。”戴信這個人看著十分的隨和。臉上的笑容很溫暖。

“其實你不用這麽緊張的,我又不吃人。”

戴信看著我緊繃著的臉,可著玩笑道,要不然氣氛會愈來愈尷尬的。

“剛出來,天氣有點冷。”

我臉一紅,隨口打著哈哈。

“是嗎?”戴信笑著看著我,那雙眼睛早就看穿了我的想法。

看著他人畜無害的樣子,我也是沒什麽忌諱了,問了他我最想知道的問題。

“信哥,就是那個,戴雨超這家夥真的開了間公司嗎?”我有點難為情,但還是問了出來。

“對啊。”

戴信隨口說道,好奇的看著我,不知道我問這個幹什麽。

“這小子果然是個有錢人!”

聽了他的話,我現在心裏沒有一絲的猶豫,握緊了拳頭,一臉的不爽。

“怎麽了?”戴信好奇的看著我。

“這小子之前一直和我裝窮,敲詐了我不知道多少頓飯,我的錢都是省吃儉用掙來的,可是這家夥這麽有錢竟然還這麽不要臉,我想想就鬱悶。”說了這麽多,我也是豁出去了,對著戴信倒著苦水。

“哈哈哈哈!”

沒想到聽了我的話,戴信竟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看他那樣,就差快笑岔氣了。

看著他笑成這樣,我心裏就不好受了,幽怨的看著他。

戴信笑了一會,也注意到我的眼神了,頓時閉了嘴,麵露尷尬,道:“沒忍住,沒忍住……”

“不用這麽氣了,找個機會,我請你們好好吃一頓。對了,到時候再讓小超也請一頓,這小子可是很有錢的哦,不能白白便宜他。”戴信湊到了我耳邊,悄悄的說道。

看他那樣子,是生怕戴雨超聽到。

我也是一臉懵逼,這尼瑪是親表哥嗎,怎麽坑起自己表弟來一套一套的呢。

“你倆說啥呢?”

這時戴雨超突然調過頭,好奇的看著我們。

我倆聊得聲音有點大,他很好奇。

“沒什麽,沒什麽,隨便聊聊。”戴信趕忙擺了擺手,依舊人畜無害的笑著。

我們就這麽隨便的聊著,不知不覺就到了易月所在的這棟樓。

董主任帶著我們走了進去,正好電梯停在了一樓,他們趕緊把我和戴雨超的輪椅推了進去。

接著董主任按了個四,看來易月所在的那間病房是在四樓。

“四樓的病房全都是單人病房,條件非常的優越,很適合病人的靜養。”

在電梯裏,董主任對著我們介紹道,一臉的得意。

“叮咚!”

沒過幾秒,電梯門就開了,我們已經到了四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