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我說我都說

阿彪話一說完,手就搭在了黃強肩上,冷笑著看著他,還捏了捏拳頭,威脅的意味十足。

雖然黃強早已經麵目全非了,但是此時他眼中的恐懼和害怕還是不難忽略的。

“咳咳,哥,我錯了,放過我吧,放過我吧,你們要什麽我都給,別打了。”

黃強這時候神經徹底崩潰了,大聲的哀嚎著,哭喊著,求饒著。

“飛哥藏哪兒了!”

阿彪冷哼了一聲,盯著他,目不斜視。

“我說了的話你們能放過我?”

這回黃強終於承認了,他知道再這樣死咬著不放,阿彪肯定會把他活生生的打死,這時絕對可能的,不,是一定的。

“嗬嗬,果然是你小子!”

阿彪先是一喜,然後臉色頓時變得不好看了,一臉冷笑,沉聲說道。

“哥哥,我告訴你他在哪兒,你們放過我,求求你們了。”

黃強不斷地掙紮著,一臉希冀的看著大飛,求著他。

可是,突然,阿彪一巴掌抽在了黃強臉上,這回沒有隔著麻袋,黃強臉上的血都被抽得濺了出來。

“啊!”

黃強的慘叫聲再次響起,但是卻十分的微弱,顯然這家夥現在的狀態不是太好。

“草泥馬的,竟然敢對我兄弟動手,老子弄死你!”

阿彪此時一臉怒火,看來是被黃強這家夥刺激到了,一副要弄死黃強的樣子。

“哥哥哥,你不是說不對我動手的嗎,哥!”

黃強也是急了,大聲的喊著,渾身都在發抖。

“去你媽的,你他媽的什麽玩意,老子揍你不需要借口!”

然而阿彪已經在氣頭上了,哪裏還管黃強說些什麽。

接著阿彪直接擼起了袖子,像一頭憤怒的公牛一樣,舉起拳頭就要往黃強臉上招呼。

“戴總,救命啊,救命啊!”

黃強嚇得大聲的喊著,向著戴軍求救。

“阿彪,住手!”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一直在一旁看著的戴軍終於開了口,他瞪了阿彪一眼,讓他停下手中的動作。

“軍哥,不要攔我,我他媽今天不給這家夥點顏色看看我心裏不舒服!”

阿彪正在氣頭上,即使戴軍讓他停手了,但是他心裏還是一萬個不情願,不解的說道。

“你把他打死了,誰帶我們去找大飛?”

戴軍麵無表情的看著阿彪,沉聲說道。

“這……”

阿彪頓時傻眼了,被戴軍這麽一說直接愣住了,對啊,這時候隻有黃強知道大飛在哪兒,他死了,就真的找不到大飛了。

“退開!”

看著阿彪懵逼的樣子,戴軍站了起來,走到他麵前,沉聲說道。

“對不起,軍哥,我剛才衝動了。”

阿彪一副羞愧的樣子,低著頭,不敢看戴軍,用著愧疚的語氣道著歉。

戴軍沒有再說些什麽,他能理解阿彪的心情,在這裏,大飛是他最好的兄弟,也隻有這個事情是和大飛有關阿彪才會失控,要知道平時的阿彪是很沉穩的。

“戴總,戴總,救我。”

黃強一看戴軍走了過來,頓時激動萬分,雖然他身子動不了,但是他的頭不斷地朝著戴軍那裏勾著,大聲的喊著。

“你把大飛藏在哪兒了?”

戴軍麵色平靜的看著他,沉聲問道。

“這,這,我可以告訴你們但是我有個條件。”

黃強猶豫了一會,然後說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麽。”

可是戴軍直接把他打斷了。

“剛才我給過你機會了,但是你並沒有把握,我這個人說話算話,所以今天就算你告訴我了,事情也不會這麽輕易了斷。”戴軍看著黃強,說道。

“軍哥,這。”

一旁的阿彪也是傻眼了,戴軍怎麽這麽傻呀,他這麽一說,黃強還敢招供嗎,應該先哄哄他啊。

但是戴軍好像並沒有發現自己說錯了什麽,他朝著阿彪擺了擺手,示意他放心。

再看黃強,此時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他沒想到自己會落得這個下場,更沒想到戴軍竟然會這麽說。

“戴總,沒有商量的餘地了,我隻求你繞我一命,我不想死啊。”

黃強臉上眼淚與血跡交融著,語氣低沉。

“我可以饒你一命,但是得按江湖上的規矩來,你得留下點什麽。”

戴軍前半句話讓黃強重拾了希望,但是後半句話卻瞬間讓他的希望跌入了穀底。

“規矩。”

黃強嘴裏輕聲重複一遍,臉色十分的難看。

他知道戴軍說的規矩是什麽意思,但如果真的這樣,那也是生不如死啊。

“怎麽樣,你考慮一下。”

戴軍沉聲說道。

“沒有別的選擇了?”

黃強一臉的沮喪,但是心裏還抱著最後一絲絲的僥幸。

“就這兩個選擇,要麽你拒絕,那我隻能對不起你了,頂多我多花些時間去找大飛,要麽你答應,帶我們去找大飛,然後按我的規矩來。”

戴軍一字一句的說道,語氣裏透露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

黃強整個人頓時蔫了,即使剛才被打得那麽慘,他都沒像現在這樣失魂落魄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黃強抬起頭,大聲笑了起來,笑得是這麽突然。

戴軍麵色平靜的看著他,並沒有因為黃強的笑聲有什麽變化。

但是阿彪卻是被他嚇了一跳。

阿彪一臉懵逼的看著黃強,這小子是不是腦子壞了,笑屁啊。

“我告訴你們。”

幾秒鍾後,黃強笑完了,他看著戴軍,搖了搖頭,答應了他的要求。

好死不如賴活著,黃強選擇了後者。

接著黃強如實的交代了自己的老巢在哪兒,以及大飛被關在哪間屋子裏。

“奶奶的,你小子還他媽的挺賊的啊,廢棄倉庫,你他媽還真會選地方!”

黃強交代完後,阿彪突然開口了,對黃強是一臉的鄙視。

說實話,戴軍也沒想到黃強的老巢竟然是一個廢棄的倉庫,他心裏也是一陣慶幸。

如果黃強真的死不鬆口,那他們這樣漫無目的的找下去,還真不一定找得到啊,畢竟黃強所在的這個廢棄倉庫實在是沒幾個人會注意到,更沒有人會往那兒想。

“軍哥,我們什麽時候出發?”

知道了地點,阿彪趕忙轉過頭,看著戴軍,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等白天的吧,按黃強話裏的意思,那裏還有著他十幾號兄弟在,等白天你把人招齊一下。”

戴軍想了想說道。

“也行,那軍哥,你先回去休息吧,黃強這裏我守著。”

阿彪點了點頭,然後笑著看著戴軍,拍著胸脯保證道。

“那辛苦你了。”

戴軍嘴角微揚,放鬆的說道。

他的確有點累了。

“沒事,您趕緊回去吧,黃強這裏有我。”

阿彪一臉輕鬆,他身強力壯,熬個夜對他來說算不了什麽。

“好,你也找個地方躺一躺,明天很重要。”

戴軍對著阿彪說道,然後就推開門離開了。

目送著戴軍離開後,阿彪直接反鎖了門,然後徑直進了裏麵那個儲物間,沒過幾秒,他就出來了,手裏還多了張折疊椅。

他將折疊椅擺弄了一下,然後打開放在了地上,自己大喇喇的坐了上去,正對著黃強。

“哥哥哥。”

這時候屋子裏就他和黃強兩個人,黃強心裏頓時活絡起來,不斷地朝著阿彪喊著。

“咳咳。”

可是阿彪竟然直接閉上了眼,根本不理他。

“哥,哥,我們聊聊。”

但是黃強哪裏會死心,依舊堅持喊著。

“.…..”

可是阿彪卻怎麽都不理他,自己以一種舒服的姿勢坐在那兒,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哥哥哥!”

黃強也是急了,生怕阿彪就這麽睡著了,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嗓門,吼了一聲。

這一下還真起了作用,阿彪緩緩的掙開了眼。

可是接下來黃強就後悔了。

阿彪慢慢的站了起來,然後竟然將折疊椅握在了手裏,然後走到了黃強麵前。

“你他媽再喊一句!”

阿彪舉著折疊椅,指著黃強,大聲的吼著,滿臉的怒火。

“我我我……”

黃強被嚇得頓時啞巴了,頭上直冒冷汗,阿彪這陣勢實在是太嚇人了。

“老子告訴你,軍哥之前給了你機會了,你小子不把握,現在沒用了,我知道你什麽想法,是想讓我幫幫你?嗬嗬,你就算給老子一千萬,老子也不稀罕,你他媽要是再發出一點聲音,吵著老子睡覺了,老子今天用這張椅子斷了你的腿!”

阿彪一句句的吼著,說得黃強啞口無言。

“.…..”

雖然黃強還想說著些什麽,但是卻不敢開口,因為他看著阿彪此時的樣子,覺得阿彪並沒有和他開玩笑。

看著黃強老實了,不講話了,阿彪放下了手裏的椅子,他倒不是真的準備用椅子砸他,隻是單純的嚇唬他,畢竟明天還要靠他帶路呢,這個椅子鐵的,要是一不小心把黃強掄死了就不好了。

“吱呀!”

阿彪背著黃強走了幾步,然後將椅子再次放在了地上,自己坐在上麵,依舊是正對著黃強,然後閉上了眼睛。

看著麵前的阿彪,黃強心裏也是各種情緒,各種想法,可是最好卻沒有什麽辦法,這次他是真的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