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戴軍的布置

黃強一副可憐的樣子,眼睛卻又有點不敢直視阿彪。

“咕咕。”

這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黃強的臉刷的就紅了,雖然從他臉上看得不明顯。

他肚子餓響了。

“誒呦我去!”

阿彪很清楚的聽到了這個聲音,也是一愣,情不自禁的說道。

黃強這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算了,一會還得靠你小子找人呢。”

阿彪瞥了他一眼,然後說道。

“那個,給他來一份,就和我點的一樣的,上兩份就行了。”

阿彪直接把菜單遞給了這個女服務員,然後說道。

“好好。”

這個女服務員趕忙說道,腦袋點個不停,她心裏還是挺怕阿彪的。

“好了,就這麽多了,你去忙吧。”

戴軍笑著說道,對著她點了點頭。

“好好。”

這個女服務員頓時激動起來,然後對著象征性的朝著戴軍和阿彪點了點頭,接著直接抱著菜單,轉過身,拔腿就跑。

看著她這落荒而逃的樣子,戴軍也是頗顯得無奈,歎了口氣,然後板著臉看著阿彪,都是這貨惹的禍。

“.…..”

阿彪也注意到了戴軍的眼神,頓時有點心虛,自己捧著個杯子,不好意思正視戴軍。

“看你把人家小姑娘給嚇得!”

果不其然,戴軍生氣的說道,嗬斥了阿彪一下。

“這也不能全怪我啊,還不是黃強這孫子欠收拾。”

阿彪嘴裏不停地嘀咕著,一臉的不滿。

一旁的黃強也在喝著水,聽了阿彪這話,差點沒被嗓子裏的水給噎死。

這他媽怎麽就是我的錯了,我到底做錯了什麽啊。

“你給我老實一點,今天別再給我同什麽簍子了,聽到了沒!”

戴軍瞪了阿彪一眼,歎了口氣說道。

“奧。”

阿彪在戴軍麵前就像是個做錯了事一臉自責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說道,一臉的不好意思。

這時,一個看著三十多歲的男人走了過來,手裏端著一個大大的盤子,上麵放著戴軍他們點的東西。

“誒,剛才那個小姑娘呢?”

阿彪趕忙幫著這個男的把東西盤子放在了桌上,好奇的環顧著四周,嘴裏嘀咕著。

“還不是你,把人家小姑娘嚇著了。”

戴軍瞪了他一眼,氣著說道。

雖然戴軍這是氣話,但是還真給戴軍說中了,這個男人是那個小姑娘的舅舅,剛才她回去後把菜單給了她的舅舅,然後就和他說了戴軍和阿彪他們,尤其是阿彪,還給她舅舅指了指,後來就不敢再出來,她舅舅也是沒有辦法,隻好親自把東西拿了出來。

“我侄女膽子小,二位莫怪啊。”

這個男人禮貌地笑著,客氣的說道。

“沒事,這事也是我們的錯。”

戴軍搖了搖頭,笑著說道,頗為自責。

“我又不是故意的。”

可是一旁的阿彪卻是極為不老實,嘴裏不滿的嘀咕著。

“阿彪!”

戴軍拍了下桌子,嗬斥了他一句,這小子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戴總,對不起。”

阿彪被嚇了一跳,然後頓時閉了嘴,他能看出來戴軍是真的有點生氣了。

“哼!”

戴軍不滿的哼了一聲,直接不看他了。

“嗬嗬。”

這時候一個甜美卻有點竊喜的笑聲從遠處一個角落傳來。

阿彪的聽力很好,好奇的朝著那邊看過去。

此時牆後麵,剛才那個女服務員正捂著嘴朝著這邊偷笑著,一臉開心的樣子。

阿彪頓時臉紅了起來,朝著她做了一個惡狠狠的樣子。

可是沒想到這個女服務員不但沒有害怕,而且還朝著阿彪做了個鬼臉,顯然是看到了戴軍嗬斥阿彪,所以就有恃無恐了。

阿彪也是沒辦法,戴軍還沒消氣呢,隻好忍了。

哼,好男不跟女鬥,阿彪心裏這麽安慰著自己。

接著,這個男的走了後,戴軍他們就開動起來。

戴軍本就是個檔次較高的人,雖然也隻是簡單的吃著油條,喝著豆漿,但是卻是不慌不忙,一副優雅的樣子。

可是再看黃強和阿彪這邊,那叫一個凶殘啊。

這兩個貨就像是幾十年沒有吃過東西似的,筷子都不用了,一隻手抓著油條,一隻手捧著碗,狼吞虎咽著,拚命的往嘴裏塞著東西,活脫脫的兩個餓狼。

戴軍也是看懵逼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吃飯這麽狠的,著實是嚇了一大跳,大開了眼界。

這也不能怪戴軍,他平時一起吃飯的不是家人就是一些合作夥伴,要麽就是公司裏那些主任啊之類,他們要麽本身不會這樣,要麽就是在戴軍麵前不敢這麽做。

可是阿彪就不同了,這家夥在戴軍麵前一直是不拘小節,大大咧咧的,而且他本身從來不會去刻意注意什麽形象之類的東西的。

黃強就更不用說了,他都這麽慘了,吃個東西已經是難得的幸福了,而且他都已經毀容了,還管他娘的什麽吃相。

十幾分鍾過後,他們三人就吃完了,幹淨利落,桌子上什麽都不剩了,完美的空盤行動,從我做起。

戴軍他們沒有急著走,剛吃完的確也不適合劇烈運動。

阿彪和黃強酒足飯飽,靠在椅子上,一副滿足的樣子。

而戴軍則是正襟危坐,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倆。

“休息兩分鍾,等車來了,我們就出發。”

戴軍突然開了口,沉聲說道。

“什麽車?”

阿彪也是一愣,好奇的看著戴軍。

黃強也是一臉不解。

“等車來了你就知道了。”

戴軍並沒有明說,賣了個關子。

果不其然,過了差不多五分鍾,正好是九點鍾的時候,戴軍的手機突然響了。

“喂。”

戴軍掏出手機,然後平靜的說道。

“恩,我現在在公司旁邊的幸福早飯店,你們知道吧,對,過來就行,我在店裏等。”

戴軍點了點頭,然後掛斷了電話。

“軍哥,來了?”

阿彪好奇的看著戴軍,趕忙問道。

“恩恩。”

沒過幾分鍾,幸福早飯店的門就被推開了。

一個穿著黑色皮夾克的男子走了進來,板寸頭,國字臉,三十歲的樣子,看著很是精神。

“阿偉!”

“彪哥!”

阿彪和這個男子同時開了口,一臉激動的看著對方,不約而同的說道。

“你怎麽在這兒?”

阿彪好奇的看著他,問道。

“軍哥讓我來的。”

這個叫阿偉的男的顯然是阿彪的舊識,然後笑著走到戴軍麵前,一臉的恭敬。

“軍哥,他就是你說的……”

阿彪一臉懵逼的看著戴軍,不明白戴軍是怎麽認識阿偉的。

“先上車,車上再說。”

然而戴軍並沒有直接告訴他,然後拍了拍阿彪的肩膀,率先出了門。

“阿偉,你小子怎麽和軍哥搞到一起去了,我都不知道啊。”

阿彪走到阿偉麵前,好奇的問道,十分的感興趣。

“嘿嘿,一會再說。”

沒想到阿偉竟然也和他賣了個關子。

然後阿偉就跟上了戴軍,走了出去。

“誒呦我去,你小子。”

阿彪也是被逗樂了,看著離開的二人,他也是越發的好奇。

“走吧,還愣著幹嘛?”

接著阿彪回到了座位上,看著黃強,冷笑了一聲,說道。

“額。”

黃強雖然一臉不情願,但是點了點頭,走在了阿彪前麵,出了門。

推開了早飯店的門,一臉黑色的長版商務車展現在眼前。

戴軍已經上了車,阿偉倒是站在車前等著他。

“彪哥,上車吧。”

阿偉對著阿彪做了個請字,然後笑著說道。

“你小子。”

阿彪也是被他這個樣子逗樂了,然後拖著黃強走到了車前。

“彪哥,這家夥交給我吧。”

阿偉走了過來,笑著說道。

“交給你?”

阿彪也是一愣,然後好奇的看著他。

“嘿嘿。”

阿偉突然走到車後麵,朝著遠處擺了擺手,接著遠處一輛麵包車開了過來,然後在這輛商務車後麵停了下來。

這輛麵包車的玻璃上貼滿了黑色的遮陽紙,所以阿彪也看不出裏麵到底有誰。

接著車門被拉開了,從裏麵跳下來兩個人。

這一下透過縫隙,阿彪終於看清了,裏麵可以說是坐滿了人啊。

起碼超過十個。

“偉哥。”

這兩個人走到阿偉麵前,恭敬的打了聲招呼。

“把他帶進車裏,看好了。”

阿偉對著二人說道,麵色嚴肅。

“好的,偉哥!”

這兩個人趕忙點了點頭,然後就架著黃強回了車裏。

阿彪也是一驚,一直盯著他們看著。

“快點上車,幹什麽呢?”

這時候,車後座的玻璃被搖了下來,戴軍露出頭來,催促道。

阿偉和阿彪也是一愣,然後趕忙鑽進了車裏。

阿偉開著車,坐在駕駛座上,阿彪則是坐在副駕上,因為他想著和阿彪好好聊一聊。

接著車子就發動了,揚長而去。

車內,阿偉一臉認真的看著前方,熟練的駕駛著。

而阿彪則是看著他,一臉的疑惑與好奇。

“彪哥,你別這麽看著我啊,怪不好意思的。”

阿偉一開始就注意到了阿彪的眼神,實在是忍不住了,笑著說道。

“說,從實招來!”

阿彪看著他,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