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離開金鳳凰

宋仁的開門見山我著實沒有想到。一般以他的性子肯定會隱忍一會,然後找一個合適的時機提出來。可是現在他說的這麽早,那隻有一個原因。

他完全不把段百川放在眼裏。

聽了宋仁的話,段百川的臉色瞬間就不好看了,現在他也是被宋仁的狂妄給惹惱了。

“都說初生牛犢不怕虎,在我們的地盤上你確定要這麽囂張?”王昌也是憤怒的盯著宋仁,冷冷的說道。

“你們的地盤?全身而退我還是有點自信的。”宋仁喝了口茶,隨意的說道,語氣中的自信和狂妄一點都沒有掩飾。

這時段百川突然鼓起了掌,接著笑著說道:“宋仁果然是宋仁,這濱海市第一大少的名頭果然名不虛傳。”

“咱虛話還是別說了。開個價吧,多少錢放了周博和金剛?”宋仁依舊一副沉著在胸的樣子。

“你覺得我像是缺錢的樣子?”段百川冷笑著說道。

“那你想怎麽樣?”宋仁的語氣也是愈加不善起來。

此時倆人周圍已經充滿了*味,屋子裏的氛圍也是緊張到了一定的程度,我感覺距離二人徹底撕破臉的時候已經不遠了。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你的手下傷了我的人,我斷他手腳不算過分。”段百川隨意的說道,仿佛斷手斷腳在他眼裏什麽都不是。

“這不可能!他倆如果手腳都廢了,對我來說有什麽用!”宋仁也是被段百川激怒了,直接站了起來。

“不就兩個奴才嗎,對你宋少來說又算得了什麽?”段百川冷笑著說道,衣服雲淡風輕的樣子。

本來宋仁就有點惱火了,現在聽了段百川這麽說,他的怒氣更盛了。

周博和金剛是他手下最能打的,更是他的左膀右臂,如果就這麽被段百川廢了,那這個損失饒是他也是難以接受的。

“段總,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沒必要鬧得這麽僵,如果你非得讓我難過,我宋仁也不是吃素的!”宋仁惱怒的拍了桌子,大聲說道。

段百川此時的眉頭也是緊鎖著,他倒不是被宋仁唬住了,在他眼裏宋仁也就是一自大的富家子弟,他唯一忌憚的就是宋仁的父親。

如果他和宋仁真的鬥起來,宋天龍是不會放著不管的,雖說宋天龍這個人不是一個不明是非的人,但宋仁畢竟是他的兒子。

“段總,其實你沒有為了這麽一點麵子和我作對的,我倆其實是可以稱為朋友的。”宋仁突然笑著說道,顯然他也不是真的準備和段百川死磕。

“放他們一馬也不是不可以,一人一根手指。”段百川思考了一會說道,語氣裏有一種無法商量的態度。

“好,就一根手指!”宋仁先是皺著眉頭,接著也是釋然了,果斷的說道。

少一根手指對周博和金剛這種練家子來說影響是微乎其微的。

“我還有一個條件。”段百川突然說道。

“說來聽聽?”宋仁也是神色一緊,生怕段百川反悔。

“我知道你和小龍有恩怨,這次你派人來我金鳳凰也是因為要對付小龍吧。”段百川不溫不火的說道。

聽了段百川的話,我也是一愣,從頭到尾我都是扮演著一名看客,而現在段百川卻為了我和宋仁談判著,感動之餘更是緊張,宋仁可不會輕易放過我。

“段總,你未免管得太寬了吧!”宋仁譏諷的說道。

“段總,你不用為我這樣的。”看著愈加緊張的局勢,我趕緊勸道。

“一根手指,你倆兩清,我就這個要求!”段百川向我招了招手,接著看著宋仁說道,語氣十分強硬。

宋仁此時腦海裏也在不斷思考著,自從上次派對後我和他就算是死敵了,他從沒打算放過我,可現在這個情況他也是猶豫不定。

沉默了一會,宋仁顯然想通了,看著段百川說道:“兩清也不是不可以,我有一個要求。”

“說來聽聽。”段百川沒想到宋仁就這麽輕易的答應了,但覺得事情又沒有這麽簡單。

“我希望以後在金鳳凰看不到孫小龍。”宋仁堅定的說道。

宋仁本就是個心胸狹隘的人,他可不想我過得自在,這是要斷我後路啊。

“不可能,小龍是我的員工,你覺得我能放著他不管?”段百川大聲說道,他顯然是明白宋仁耍的心思。

“你放心,我不會背地裏對他出手的。你隻要答應我,從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宋仁沉聲保證道,異常堅定。

這時輪到段百川犯難了,他本意是不想和宋仁為敵的,但他也不想為了自己的利益放棄我。

“段總,答應他吧,我在金鳳凰本就待不了多久,我也想為金鳳凰出點力。”我看出了段百川的為難,做了一會思想鬥爭後堅定的說道。

“可是......”段百川的麵容帶著一絲歉意。

“最窮不過要飯,不死總會出頭。其實也沒那麽慘,段總,你不用擔心我的。”我笑著看著他,發自內心的說道。

段百川看出了我的堅決,一臉愧疚的看著我,最後緩緩地點了點頭。

“孫小龍,你果然有種,可惜我倆不是朋友。”宋仁也是被我的決定驚訝到了,但他眼角裏的得意卻是不加掩飾的。

“宋仁,我警告你,如果你對小龍下手,我不會放過你!”段百川死死地看著宋仁,冷冷的說道。

“放心,我還不屑於這麽下作。”宋仁笑著說道。

哼,出了金鳳凰我就算動手你又能怎樣。宋仁心裏陰險的旁算著。

因為雙方達成了協議,段百川也讓王昌將周博和金剛帶了出來。

此時周博和金剛並沒有被綁著,但能看見他倆的手上都幫著紗布,看來段百川之前說留下他倆的手指並不是假話。

周博和金剛一眼就看見了宋仁,頓時心中大喜,趕緊走過來說道:“宋少!”

“沒用的東西!”宋仁看都沒看他倆一眼,直接甩門離開了。

周博和金剛也是羞愧萬分,灰溜溜的跟在他的身後。

或許是不放心,段百川讓王昌也跟了出去,此時屋子裏就剩我和段百川兩個人。

“小龍,這次委屈你了,可我真的沒有辦法。”段百川自責道。

“段總,這不怪你,你也是為了我好,沒事的。”我笑著說道。

“一會兒我讓老王把工資給你,也算是我對你的補償。”段百川歎著氣說道。

我沒有拒絕他,這個時候再假惺惺的確不合適。

看著段百川不高,我也自知自己不應該繼續待下去了,和他說了一聲就推門離開了。

就在我前腳剛走,裏屋的門被推開了,走出了兩個人,正是花虎和肥魔。

“你們覺得我這麽對小龍,到底做得對不對。”段百川衝著他們說道。

“沒辦法,宋仁有著政府和軍方的背景,我們的罪不起,雖然這樣對小龍的確不公平,但倒也是唯一的選項了。”花虎和我有過一麵之緣,歎著氣說道。

“這孫小龍莫非是有大背景,要不然宋仁會這麽針對他?”一旁的肥魔對我的了解最少,不解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神仙打架,我們左右為難?”花虎皺著眉頭說道,接著陷入了沉思。

“你們想多了,小龍沒有任何背景。”段百川搖著頭笑道,接著說道:“但他依舊能讓宋仁無可奈何,說實話我真的很喜歡讓他。”

段百川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麽欣賞一個年輕人了,所以現在心裏也是萬般可惜。

此時,員工宿舍裏,我正收拾著自己的行李。

我的東西並不多,就幾件衣服和幾本書,沒過一會我就裝好箱子了。

就在我剛要離開時,王昌突然跑了進來。

“還好,差點沒趕上。”王昌氣喘籲籲地看著我手裏的箱子,慶幸的說道。

“這是你這個月的工資。”王昌遞給我一個厚厚的信封。

我用手掂量的一下,這裏麵絕對不止兩千五塊。

“收下吧,這你老段的一點心意。”王昌看出了我的疑惑,勸著我說道。

看著王昌堅持的模樣,我隻能手下這筆錢了。

“小龍,你不要怪老段,他也隻是為了保全金鳳凰。”王昌一臉愧疚的說道。

“昌叔,你放心吧,我不會怪段總的,他其實也是為了我好,你們不用擔心我。”我笑著說道,一點負麵的而情緒都沒有。

接著我在王昌的陪同下走出了金鳳凰,我本想和方萍告個別,但她今天休息,所以也沒見到她。

站在路邊等了一會,一輛出租車在我麵前停了下來,王昌幫我把行李塞進了車裏,然後他就進去了。

坐在車裏,看著麵前的金鳳凰,我也是感慨萬千。

雖說隻在這兒待了一個月,但我對金鳳凰的感情確實無法忘卻的,在這兒我也見識到了不一樣的社會,不一樣的人生。我相信這將影響我的一生。

車子緩緩發動了,我拿出手機,撥通了趙虎的電話。

“喂,小龍嗎,有啥事呀?”電話那頭傳來趙虎的聲音。

“虎子,你人呢?”我直接問道。

“我在家呢。”趙虎隨意道。

“在家就好,我現在去找你。”聽到趙虎在家,我也是很開心,正合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