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轉學生

老板本就是個愛說話的人,他一看我好奇的神情,自己也來了興致,麻溜的將兩大盤燒烤端到桌子上後,自來熟的坐在了我們對麵。

“就昨晚,也是幾個年輕人,看著就和你們倆這麽大。”老板喝了口酒,接著繼續回憶道:“一開始這幾個人還有說有笑的呢,後來不知怎麽的就和隔壁桌起了衝突,然後就打了起來,那就一個慘呦!”

聽到這個,我還算習以為常,混混鬥毆在每個城市都很普遍。

“當時我也是看傻了,五個大小夥子愣是打不過一個人,為手得一個叫什麽飛哥的更是牙都被打掉一個,看得我是不斷吸著涼氣,看著都疼。”老板現在想到之前的事依舊是一副驚訝的神情,看來昨晚的事對他震撼挺大。

“臥槽!這麽厲害,這哥們可以啊,1V5啊!”趙虎聽到有這麽一個虎人,也是來了興致。

不對,老板的話我感覺我好想忽略了什麽.

“飛哥?什麽飛哥?”我皺著眉頭看著他。

“就是那個牙被打掉的,好像還是那幫人的頭頭。”老板想了想說道。

聽了他的話,我的心裏有了一定的猜想,趁著他喝酒的功夫,我低下頭悄悄地湊到了趙虎旁邊。

“你說這個飛哥會不會是大飛?”我小聲說道,自己也不是太確定。

“你說啥,大飛?不會這麽巧吧!”趙虎並沒有壓低聲音,顯然他被我的猜測震驚到了。

老板也是被趙虎嚇了一跳,一臉懵逼的看著我們:“你倆認識他們?”

“沒有沒有,我朋友可能是認錯人了。”我趕緊打著哈哈。

“你他媽小點聲,這又不是什麽值得宣傳的事。”我小聲的責怪道。

“應該不會吧,大飛這孫子雖然人不咋地,但挺能打的,而且還他媽的是五打一。”趙虎並不認為這是大飛。

我也是沉默了,趙虎說的不無道理,但是我的感覺一直都很靈的。

在趙虎又待了三天,我終於盼到了開學,不要誤解為我想學習了啊,我隻是單純的想見到陳夢婷,一個學期沒和她見麵了,可把我憋死了。

今天是九月一號,是傳統的開學日。

我早早就起了床,準備早點去學校,趙虎這貨昨晚熬夜打遊戲,他估計得睡到中午了,我也沒功夫管他。

走在校園裏,來來往往的已經有好多學生了,縣中畢竟是一座高等中學,整個校園的氛圍還是不錯的。

我剛走進教室,就看見已經坐在位置上的陳夢婷,她今天穿著我和她上次去商場買的那件碎花連衣裙,特別好看。

陳夢婷也看見了我,開心的和我招著手。

我心裏也是特別激動,一陣小跑,然後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想我沒?”我笑著和她貧著。

“沒。”陳夢婷故意轉過頭,但嘴角的笑意出賣了她。

“切,我可是想了你兩個月,你都沒想我,好傷心。”我噘著嘴說道,偷偷的瞄著她臉上的表情。

陳夢婷看著我的樣子,以為我真的傷心了,慢慢的將頭轉了過來,紅著臉說道:“其實我...我也想你的啦。”

聽了她的話,我心裏想吃了蜜一樣甜,要不是教室裏都是人,我都忍住不住把她抱緊懷裏了。

“光嘴上說可不行,得來點實際行動證明一下,比如...比如親我一下。”我壞笑著看著她,將側臉往她麵前送去。

“這麽多人看著呢。”陳夢婷紅著臉看著我,一副嬌羞的樣子,我的眼睛都看直了。

我還想著繼續逗逗她呢,是知道她突然麵對著我說道:“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親你一下。”

聽了她的話,我瞬間就興奮起來,臥槽!這麽簡單!

“隨便問!”我激動地說道。

“聽說你在外麵認識不少女生啊?”陳夢婷依舊保持著笑容,但我能看出來她現在的笑容裏蘊含著殺氣。

這他媽笑裏藏刀啊,我冷不丁的哆嗦了一下,看著她一副什麽什麽事都了然於心的樣子,我也是有點慌,這個怎麽說啊。

“這個...這個......”我想隨便說點什麽先把這事糊弄過去,現在肯定說不清。

這時候班主任王芳走進了教室,我大呼得救,小心翼翼的看著陳夢婷說道:“要不放學再說?”

“哼!”陳夢婷生氣的轉過了頭,她上課時從來不講話。

我也是重重鬆了口氣,鋌而走險啊,鋌而走險啊。

王芳先是簡單的講了一些新學期的目標,任務,以及教室裏的變動之類的事,我本以為她要開始上課了,哪知道她還有話要說。

“今天開始,我們班要來一位轉學生,希望大家能夠好好相處。”王芳微笑著說道,接著看向了教室前門口:“易天,進來吧。”

我們的目光都隨著王芳的話集中到了門口。

剛見易天的第一麵我就一個感覺。

殺馬特!

長長的劉海,厚重的黑色皮外套,破洞牛仔褲,黑色的鉚釘鞋,就連耳朵上都帶著一個十字架形狀的耳釘,這他媽哪裏像一個高二的學生啊。

高端大氣上檔次,低調奢華有內涵,這類的詞語都是讚美詞,然而我對他的形容真的隻剩下狂霸酷炫掉渣天了。

但是仔細看看這小子長得挺帥的其實。

因為這怪異的裝扮,大家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一時間所有人都在看著他竊竊私語,趙虎這個逗比更是不加遮掩,直接站了起來衝著他大笑道。

“哥們,你這是殺馬特啊,哈哈!”

說完整個教室都是哄堂大笑。

趙虎的話其實並無惡意,一句玩笑話而已,但沒想到易天竟然生氣了,死死盯著趙虎喊道:“你他媽有種再說一遍!”

“怎麽,不就開個玩笑嘛,切,連個玩笑都開不起,沒勁。”趙虎坐了下來,語氣很是不屑。

“請你以後別亂說玩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易天冷冷的說道,語氣裏威脅的意味很容易感覺出來。

趙虎本就是個暴脾氣,他怎麽都沒想到一個轉學生第一天就這麽跳。

“你他媽有種再說一遍!”趙虎猛地站了起來,因為動作太大,身後的椅子直接被撂翻了。

“傻逼。”易天冷漠的看著趙虎,不屑的說道。

“草你媽!”趙虎徹底怒了,直接推開了桌子,想要在眾目睽睽下和易天動手。

“夠了!”就在趙虎和易天快要打起來的一刹那,王芳頗具威懾力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教室。

“你們倆想幹什麽,打架鬥毆,決一生死嗎!”王芳衝著趙虎和易天大喊道。

本來王芳是準備介紹完易天就直接上課的,畢竟高二的課程比較多,但沒想到趙虎竟然和易天打了起來,著實把她氣得不輕。

“王老師,是他先罵我的。”趙虎對王芳還挺挺尊重的,低著頭嘀咕著。

而易天依舊麵無表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都給我回座位上去,晚上你倆留下來打掃衛生!”王芳微怒道。

趙虎看王芳真的生氣了,隻能乖乖的閉上了嘴,但看向易天的眼神依舊充滿了敵意,再看易天,這貨不慌不忙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直接忽略了趙虎。

從頭到尾我都是一個旁觀者,越是仔細觀察,我越覺得這個叫易天的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我也是對他充滿了好奇。

晚上放學,我賠趙虎留了下來。

我和趙虎負責前半段的衛生,易天負責的是後半段的。

一開始我們都是各做各的,我們之間並沒有交流,再加上教室裏就我們三個人,一時間整個教室特別安靜。

人多打掃的就快一點,我和趙虎差不多快要打掃完了。

“你他媽一會敢不敢來操場一趟!”趙虎突然舉起拖把指著易天,看來趙虎並沒有準備放過他。

“傻逼!”易天鄙視的笑著,語氣裏全是不屑。

“草你媽!”趙虎瞬間就火了,舉著拖把就準備砸向易天,我見狀不對趕緊拉住了他。

“小龍你別拉我,我他媽今天必須教訓一下這孫子!”趙虎衝著我喊道。

“腦殘。”易天再次冷笑道。

“你他媽過來!”趙虎沒想到易天這麽囂張,整個人的怒氣都上升到了一個極致。

“虎子,別衝動。”我拚命拉住他說道,我總感覺趙虎和他動手要吃虧。

“小龍你放開我,我他媽今天不把這個孫子打服了我還怎麽在混啊!”趙虎完全不聽我的勸,拚命的掙紮著,隻可惜他的力氣沒我大,這也是徒勞。

“易天是吧,今天這事你有責任,虎子也有過錯,我這兄弟是個暴脾氣,這樣吧,一會就後操場,我們把這事解決一下,你覺得怎麽樣。”我冷靜的看著他道,我覺得這樣倒也不失穩妥。

“隨時奉陪。”易天並沒有像對待趙虎那樣對待我,他正視著我,看他的眼神好像是對我產生了興趣,或許是因為我剛才的那句話的緣故。

“老子在後操場等你,你他媽要是爺們就別跑!”趙虎扔下手中的拖把,惡狠狠的衝著易天喊道,接著我倆就離開了教室。

走到教室門口,我轉過頭看著易天,這時我發現易天也在注視著我們,我倆的眼神正好對上了,都從彼此的眼睛中看出了一絲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