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惹大禍了

“加油,加油!”體育場上響起了啦啦隊們熱情的助威聲。

趙虎和張三炮的鬥毆很快的被校領導和聞訊而來的保安製止了,比賽還在繼續。

此時還有半圈,曹明亮離我還有不到十米的距離。

也許是第一圈用力過猛,我好象有些體力不支了,兩條腿漸漸有些沉重。但是看著前麵依舊在衝刺著的曹明亮,我撲朔迷離的目光慢慢的堅定了下來,我他媽不能輸!

跨步要大,速度要穩定,握拳要空心,呼吸要均勻……都是跑步的技巧, 此外還有什麽中途不要停下來,用嘴呼吸時要用舌尖抵住上門牙等等,這些都是比賽前我在網上查到的跑步技巧,但現在這些對我來說完全用不上了,我完全是憑借著本能在跑著。

80米,70米,60米,50米,終點就在眼前,我離曹明亮也越來越近。

最後的20米,我幾乎和曹明亮齊平了,此時我呼吸困難,張大了嘴,鼻翼撐得難受,兩眼發黑,胸口奇悶,兩條腿沉得再也抬不起來。

然而這時我耳邊突然響起了陳夢婷的呐喊聲。

“小龍,加油!加油!加油!”

這不是幻覺,陳夢婷就在跑到外陪著我跑著。

此時我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自己也重燃了鬥誌。

曹明亮本來以為第一唾手可得了,哪知道我突然爆發了,他竟然漸漸被我超過了,這時他也注意到了一旁的陳夢婷,但她的眼裏隻有我,深深的嫉妒與憤怒充斥了曹明亮的心頭,他看向我的眼神也是滿是怒意。

“啊!”

或許是被刺激到了,曹明亮怒吼一聲,也算是豁出去了。

此時終點處,早已圍滿了學生,他們都緊張而又激動的呐喊著。

“加油!加油!加油!”

我都不知道最後的我是怎麽衝到終點的,但唯一能確定的事老子是第一!

此時賈仁的辦公室......

“你們是不是想造反!啊!”

賈仁是真的生氣了,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趙虎和張三炮並排站在賈仁麵前,都低著頭,他們也發現了自己惹了大禍。

“這下好了,教育局的領導都看到了,因為你們我們學校還他媽的評什麽五星級高中,你們滿意了吧!”賈仁氣得臉上的肉都抖動起來。

“賈主任,您消消氣,我知錯了......”趙虎微微抬起了頭,緊張地看著賈仁。

“你倆先給在這兒老實待著,我已經通知你們父母了,這事兒沒完!”賈仁發這火說道,然後就出來辦公室。

比賽結束後,還沒來得及慶祝,我就一個人先來到了教學樓。

我不知道趙虎他們怎樣了,很擔心。

我心裏猜的是他們被賈仁帶走了,所以我想先到賈仁的辦公室看看。

“你他媽是不是傻逼!”賈仁前腳剛走,張三炮衝著趙虎罵道。

“你他媽有本事再說一遍!”趙虎本就一肚子火沒出發,現在張三炮挑事,他怎麽可能忍。

“剛才比賽時我他媽礙著你了?你他媽管什麽閑事?”張三炮也是鬱悶,根本沒料到趙虎會插手。

“你他媽對我兄弟動手,老子沒弄死你就不錯了,怎麽不服?”趙虎囂張的瞪著張三炮,完全不怕他。

“你插手今天的事,我們是不會放過你的!”張三炮深知曹明亮的脾氣,當即冷笑了一聲。

“你他媽還敢威脅我,看來老子之前下手還是太輕了,練練?”趙虎捏了捏拳頭,慢慢的走到張三炮前。

這時我剛好跑到辦公室的門口,正好撞見劍拔弩張的兩人。

“虎子!”

我見狀不對,趕緊喊了一聲。

趙虎剛要動手,卻因為我的聲音愣住了。

他看了我一眼,收回了手,惡狠狠的對著張三炮說道:“老子有點事,一會兒再收拾你!”

說完他就跑了出來。

張三炮也是不屑的笑了笑,他論打架也不是初學者,當然不怕趙虎。

“小龍,你咋來了?”趙虎先是環顧了四周,確認賈仁不在後,不解的問著我。

“你被賈仁帶回來,我不是怕你出事嗎。”我趕緊說道。

“對了,你們怎麽回事,怎麽和他打起來了?還有賈仁準備怎麽處置你們?”我看了眼屋子裏的張三炮,接著問著趙虎。

“還不是這孫子一直對你動手動腳的,老子看不順眼,就揍了他,反正我也不想跑了。”趙虎隨意的吸了吸鼻子,接著看著我說道:“賈仁這回估計是真發火了,還把我爸叫來了,我爸來雖然出不了事,但他肯定得胖揍我一頓。”

趙虎說到這忍不住吸了口涼氣,看來他以前沒少被揍過。

這時我突然注意到右手邊的遠處,賈仁正慢慢走來,我趕緊將趙虎往裏麵推。

“快進去,賈仁來了!”我急切的說道。

“在哪兒?我去!”趙虎聽了我的話情不自禁的勾著頭望著,正好看到臉色陰沉的賈仁,嚇得趕緊退回了屋子站好。

張三炮看趙虎這樣,也猜到了是賈仁回來,也站得的筆直的。

“賈主任好!”賈仁還沒走到門口,我先遠遠的打了聲招呼。

“小龍?你在這兒幹嘛?”賈仁不解的看著我。

“我和趙虎是朋友,我在這兒等他。”我看了眼屋裏,笑著說道。

“小龍不是我說你,你交朋友長點心,不是什麽人都可以做朋友的。”賈仁雖然沒有明著說趙虎什麽,但言下之意誰都能聽出來。

他的意思是不要和趙虎做朋友,他不是好人。

我倆的聲音沒有刻意壓低,趙虎清楚的聽到了賈仁的話,氣得牙癢癢,但隻能忍著。

“賈主任,我覺得虎子挺好,您就別管這麽多了。”雖然賈仁是我親戚,但我不準備給他麵子。

“哼!不可救藥!”賈仁沒想到我語氣這麽衝,氣得甩著袖子就進屋了。

“你倆反思的怎麽樣了?”賈仁坐了下來,沉聲說道。

“賈主任,我知錯了。”這回說話的是張三炮,他是一刻都不想在這兒待了。

“知錯有什麽用,早幹嘛去了?”賈仁剛想繼續發作,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喂,你是?是張三炮的父親嗎?對,三樓,都在呢,我們在這兒等你。”

看來張三炮他爸已經到了。

電話剛掛斷,手機又響了。

“喂,趙總!對,您兒子現在就在我這兒,沒事,就在我辦公室,好。”

這回看來是趙虎他爸,而且賈仁直接稱呼他趙總,看來賈仁和他經常有聯係。

差不多五六分鍾後,張三炮的爸爸先一步到了。

從衣著外貌看,臉色黝黑,戴著黑框眼鏡,身著帆布衣褲,這是一個典型的工人。

“賈老師!”張三炮的爸爸直接過來和賈仁握了握手,態度很恭敬。

“張爸爸你好。”賈仁也笑著回應了一下。

這時又進來一個人,按時間來算應該就是趙虎的爸爸了。

這個人和張三炮的爸爸截然不同,梳著發亮的大背頭,身著剪裁得體的黑色西服,手上捧著一個褐色皮包,雖然肚子有點發福,但很顯然這是一個成功人士的樣子。

“趙總!”這回賈仁主動迎了上去,滿臉堆笑的和趙虎他爸爸握著手。

才從這幾分鍾,我就能看出我這表舅是什麽德行,趨炎附勢,我是越來越瞧不起他了。

“賈主任,哈哈,好久不見啊!”趙虎他爸握著賈仁的手大笑著。

平時他其實懶得和賈仁打交道的,但這次不一樣,自己兒子在人家手上呢。

“賈主任,我家這混小子又闖什麽禍了,你告訴我,我回家好好收拾他。”趙虎他爸還心機,直接說自己會教訓趙虎,沒有問賈仁學校怎麽處罰。

“賈老師,我們家三炮到底犯什麽錯了?”張三炮他爸也焦急的問道。

賈仁也是人精,隨即笑道:“趙總,就衝咱倆的關係我也不會對趙虎做什麽,隻是學校那邊......”

“趕明我做東,賈主任幫我說一下,把校長和其他領導都叫上。”趙虎他爸哈哈笑著,得意的看著賈仁。

賈仁一聽心裏瞬間就活絡了,這可是他和趙虎他爸以及校領導攀上關係的好機會。

“哈哈,趙總你這話就見外了,這多不好意思啊。”賈仁笑著說道,眼神一直留在趙虎他爸身上。

“那我兒子的事?”趙虎他爸話鋒一轉,瞥了一眼賈仁。

“本來這次的事按理說至少得是處分並且通報批評的,但是我們做老師的也不忍心學生受罰,這次就算了,可檢討還是要寫的。”賈仁明白趙虎他爸的意思,隨即說道。

“謝謝賈老師,謝謝趙總。”張三炮他爸也看出了賈仁這麽做是看在趙虎他爸的麵子上,當即感激的說道。

說完後他就把張三炮帶走了。

“爸......”此時麵對著自己的父親,趙虎有點緊張。

“你個小兔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給我惹禍。”趙虎他爸責備道,但語氣並不嚴厲,看樣子他心情不錯。

“賈主任,我先走了。”趙虎轉過頭說道,接著跟著他爸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趙虎衝我眨了眨眼,趙虎他爸認真的盯著我看了一眼,接著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