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父子相見

出了電梯,穿梭公司的辦公區,一路上幾乎每個人看到易山都會和他打招呼。

“易總好。”

“你好。”

“易總,這份文件請你看一下。”

“你先放著,我一會就來。”

“易總。”

“嗯。”

易山笑著和每個人打著招呼,不厭其煩,很是隨和。

這讓我對他倒是另眼相看,這和之前在益興名流時的他判若兩人。

然而打完招呼後,這些員工也注意到了我們幾個,尤其是易天。

他們三三兩兩的聚集到一起,對著易天指手畫腳的,雖然聲音壓的很低,但從他們的眼神不難看出來來,他們是認識易天。

仔細想想也對,易天畢竟是易林的兒子,這是他家的公司,員工認識他倒沒什麽。

“行了,都散了,手上的事做好了?”易山注意到周圍人的表情,微怒道。

易山還是很有威嚴的,大家一哄而散。

沒一會兒,我們來到了易林的辦公室門口。

深紅色的門上提著一個黑色的名牌,董事長辦公室六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吸引著我們每個人的眼神。

不說易林這個人怎麽樣,他白手起家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確實是他的本事,很厲害。

易山輕輕敲了敲門,門沒有關緊,易山索性推開了門。

我們也緊跟著他,然而易天卻楞著不動,不知道在想著什麽。

“易天?你怎麽了,進去啊。”我用胳膊碰了碰他,不知道他怎麽了。

易天不我這麽一碰也回過神來,眼神裏竟然有著一絲慌亂。

“哦。”

他隨口應了一聲,也走進了這個屋子。

我跟在他後麵,接著隨手關上了門。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辦公室,四麵的牆都上檀木的書架,上麵擺滿了書,整個屋子都透露著別樣的感覺,讓人耳目一新。

之前我也經過段百川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可以用奢華來形容,屋子裏用名畫,古董來裝飾,無不彰顯著金鳳凰的實力。

在我看來一個人的辦公室反映著這個人的性格。

段百川是霸道,大氣,強勢,而以我的猜測,易林則是沉穩,果斷,謹慎,但這隻是我從表麵的推測。

此時辦公桌後的辦公椅是背對著我們的,裏麵坐著一個人,雖然看不清麵孔,但不用想也知道這是易氏集團的董事長-易林。

與此同時,注視著這個背影的易天神情不斷的變化,緊張與憤怒交叉著浮現在他的臉龐。

“大哥,小天我帶來了。”易山笑著對著這個背影說道。

“易山,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了,在公司了不要叫我大哥,你要叫我董事長,能不能長點記性。”椅子裏傳來一個深沉且富有磁性的聲音。

這時椅子轉了過來,易林終於露出了他的真容。

第一眼的印象,這時一個很帥很有氣質的男人,他不想那些小鮮肉,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到歲月的痕跡,但這卻增加了他的氣質。

“反正這裏也沒別人嗎。”易山知道易林沒有生氣,笑著說道。

“哎,你呀。”易林笑著搖了搖頭,對這個弟弟他實在沒有辦法。

“小天,你總算是願意來看看爸爸了。”易林轉過頭看向了易天,眼裏滿是慈愛的神情。

易天沒有說話,冷眼看著他,不知道他們是父子的話還以為這倆人有什麽大仇一樣。

“這兩位是?”

易林見易天不理他,並沒有多麽尷尬,注意到了站在後麵的我和趙虎。

“他們是小天的同學,也是小天的朋友。”易林笑著說道,意味深長的看著易林。

對於易山話裏的意思,易林瞬間就明白了,常年在一起相處合作,二人之間的默契隻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夠了。

“這樣啊,同學們好,我是易天的父親,我叫易林。”易林人畜無害的笑道,看著挺溫和的。

“易總,我叫趙虎,他是孫小龍,我可是你的粉絲啊,崇拜了你這麽久今天總算是見到真人了!”我還沒說話,趙虎倒是激動的語無倫次起來。

感情這小子還是易林的狂熱粉啊......

“哈哈,同學,你這也太熱情了吧。”易林抽開了被趙虎緊握的手,尷尬的笑了笑,著實被他這麽一驚一乍的嚇了一跳。

趙虎也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點誇張了,尷尬的笑了笑,隨即退到我的身邊。

“虎子,能不能別丟人。”我嫌棄的看了他一眼,輕聲說道。

“意外...意外......”趙虎臉都紅了,感到了不好意思。

“小龍,爸爸想和你聊一會。”易林再次麵對著易天,慈愛的笑著。

接著他給了易山一個眼神,易山微微的點了點頭。

“兩位同學,第一次來我們易氏集團,我帶你們去逛逛吧。”易山笑著說道。

“可是易天他......”趙虎有點擔心易天。

“虎子!”我用胳膊肘杵了下趙虎的腰,接著笑著對易林說道:“易氏集團可是我們濱海市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啊,現在有就會這麽近的參觀一下,想想都很興奮啊。”

“哈哈,首屈一指不敢當,你們和我來吧。”易山對我的吹捧很受用,此時看我比之前更順眼了些。

接著我們就開門走了出去。

再次路過辦公區,很多員工都像之前一樣圍了過來和易山打招呼,看來這家夥在公司裏的人氣很不錯啊。

“你們都去忙吧,老是圍在我身旁幹什麽,我又不是大明星。”易山開著玩笑道,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易氏集團不愧是一家出了名的大公司,員工的工作素養遠超常人。

或許之前他們有著拍馬屁,巴結易林的意思,但回到正軌,他們進入工作狀態的時間非常短,每個人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

在學校裏老師說過該學習時就學習,該玩時就玩,或許用在這兒不太合適,但卻也差不多。

“怎麽樣,感覺這裏怎麽樣?”易山笑著說道,一副很自豪的樣子。

“很不錯。”這是我有感而發。

“哈哈,好好學習,你們是小天的朋友,如果有意向的話,以後可以料為我們公司試試。”易山得意的笑道。

“真的?”我瞪大眼睛看著他。

講道理我心動了,我這個成績我自己清楚,考上一個好大學的機會很渺茫,就連二本都危險,三本上了完全是浪費錢,如果能來這兒真的很不錯。

但我心裏又有點猶豫,我的直覺一向很準,我總感覺易山包括易林都沒有表麵上看著這麽簡單,具體怎樣我也說不出來,但我心裏卻有一點擔憂。

“當然是真的,我們易氏的待遇可是很豐厚的哦。”易山笑著說道,此時他的心裏別有用意。

“這個以後再說吧,畢竟我現在才高二,如果到時候易氏還願意接受我,我會好好考慮的。”我並沒有直接拒絕他,但卻巧妙的避了過去。

“是我太著急了,這樣也行,哈哈。”易山笑道,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一直到天黑,所有員工都下班了,易天都沒從易林的辦公室出來,這兩父子真的是能聊啊。

易山帶著我們逛了差不多半個下午,說實話今天真的是大開眼界,說實話易氏集團真的是讓我們刮目相看,它擁有著一個成熟的大公司擁有的一切。

本來易山還準備再帶我們去一樓大堂看一看的,誰知道一個女秘書拿著一份文件找了過來,好像是有什麽重要的事要談,他連說抱歉,我和趙虎便在一個員工的帶領下來到了休息室。

“小龍,易天怎麽還沒出來啊,你看人家員工都下班了,我們就在這兒等著,我們可是翹了一下午的課啊。”趙虎擔憂道,這下回去有的被賈仁罵。

“再等等吧,我們總不能把易天一個人丟在這兒吧。”我隨意翻著休息室角落放著的娛樂雜誌,隨意的說道。

這時,休息室的門突然推開了,易山走了進來。

“易總,易天他人呢?”趙虎趕緊走到易山麵前,急切的問道。

“我正要和你們說這件事呢,小天今晚不回去了,他要和我們回家。”易山笑著說道。

“不回去了?”我皺著眉頭看著他。

易天和易林之間的關係我多少還是聽易天說過一點的,不是水火不容,也差不多是決裂了那種,他怎麽可能和易林回去。

“您不會騙我們的吧?”我懷疑的看著他。

“怎麽會?我可是他舅舅,你們不用擔心。”易山依舊麵帶笑意。

我依舊不太相信,然而我正欲再問他時,易天竟然推門進來了,易林跟在他身後。

此時的易天麵部有點失神,而易林卻是一副春風得意的神情,顯然下午在辦公室裏發生了一些不尋常的。

“小龍,你們回去吧,我今天和他們走。”易天麵無表情的說道,語氣有點麻木。

“易天......”我總感覺發生了什麽事,有點擔心他。

“我沒事的,你們回去吧,今天下午麻煩你們了。”易天難能可貴的擠出了點笑容,以表示他狀態不錯。

“那好吧,你要保重好自己。”既然易天這麽說我也不好糾纏,畢竟這還是在人家的地盤。

“虎子,我們走吧。”我轉頭就要拉著趙虎走。

“可是......”趙虎不解的看著易天。

“走吧!”

我稍稍加重了語氣,拉著他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