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期中考試

差不多七點了,陳峰敲了敲門叫我們出來吃晚飯。這次我沒有拒絕他,在我看來,這頓飯可是我倆的“定情飯”啊,一定要吃啊。而且一想到女方和女方家長都在,我就特別興奮。

“來,小龍,多吃點,在叔叔家客氣啥呀。”陳峰笑著對我說道,順手給我夾了塊肉。

我正癡癡地看著陳夢婷呢,哪知道陳峰突然站起來了,把我嚇了一跳。

“陳叔叔,您坐您坐!我自己來。”我趕忙端著碗接了過來。

我悄悄地觀察著陳峰,心裏別提多緊張了。可不能被他發現什麽啊,要不然他知道自己寶貝女兒被我禍害了,我就死定了。

吃完飯後,我準備回學校了,陳夢婷提出來要送送我,讓我開心的不行,陳峰倒也沒有懷疑什麽。

沒一會,到了樓下,看著一臉不舍的陳夢婷,我的心裏更是舍不得她,臉紅的說道:“要不你送我回學校吧,我怕黑。”

陳夢婷聽了我的話,噗嗤一聲笑了,嗔怪道:“你一個大男人還怕黑,算了,本女俠來保護你!”

我倆其實都明白各自的心意,彼此心照不宣。

回學校的路上,我發現陳夢婷和往常完全不一樣。

平時的她雖說平易近人,對人總是麵帶微笑,但是還是給人一種高冷的感覺。

但今天的陳夢婷我感覺就一個詞能形容:活潑!

走在路上,她圍著我蹦蹦跳跳的,不斷地給我講著學校裏她覺得好玩的事,而且每講完一個都會問我怎麽樣,我也是識趣地說好啊,很棒之類的話。

看著陳夢婷活潑可愛的模樣,我其實特別開心,這說明她真正的對我敞開了心扉。

甜蜜的時光永遠是短暫的。

不一會兒就快到宿舍樓了,我對陳夢婷非常不舍,於是鼓足勇氣牽了她的手,陳夢婷的臉瞬間紅了,但卻沒有反抗,我倆親密地走著,一時間害羞的什麽話都沒說。

然而沒走兩步,我們就碰見了於海波他們仨。

“龍哥!”於海波笑著衝我揮了揮手。剛走過來沒幾步他就停住了,他直愣愣地盯著我和陳夢婷的緊握的手,那眼神,形容不上來。

“龍哥,你......”於海波驚訝的看著我。

陳夢婷害羞的抽出了她的手,低著頭安靜的站在我身邊。

“還傻愣著幹嘛,叫嫂子!”我得意的說著,也不怕他們知道。

“瞎說什麽呀!”陳夢婷豎起的她粉拳捶了我一下,臉更紅了。

這時候於海波和姚誌他們終於反應過來了,先是驚訝,然後是滿臉的佩服和羨慕。

“嫂子好!”他們仨齊聲喊著,我聽著特享受。

“都怪你,就知道欺負我。”陳夢婷再次用手捶了我一下,然後就害羞的逃走了。

回到宿舍後,於海波他們仨迅速把我圍了起來。

“龍哥,可以啊!這才幾天啊,陳女神就給你泡到手了。”於海波激動地說道。

“我是誰啊,我孫小龍出馬什麽時候失敗過。”我很是得意。

“小龍,說說,怎麽搞到手的?”徐風一臉興奮的看著我,於海波和姚誌也都好奇的圍了過來。

“滾滾滾,你們這群單身狗,這可是隱私,老子怎麽可能告訴你們,找地兒一邊擼去!”我板著臉說道。

現在想想之前我表白說的話,我都感覺不好意思,我如果告訴他們,還不得被笑死。

“切,有啥了不起的。誒,徐風,你說陳女神的眼睛什麽時候瞎的啊?”於海波撅著嘴嘲諷道。

“波子啊,看來幾天沒開飛機,你小子下麵又開始癢了啊!”我也不和他廢話,壞笑著衝他走了過去。

宿舍樓神秘而又熟悉的慘叫聲再次響起......

周日早上,我早早的起了床。

“龍哥,走,發傳單去。”於海波他們收拾了書包,向往常一樣準備出發了。

“不去不去,我要看書呢。”我看都沒朝他看一眼,掏出了書包裏的課本。

“呦,奇跡啊,你竟然連錢都不想掙了?腦袋被門夾了?”於海波開著玩笑道,說著將手放在了我頭上。

“滾滾滾,能不能別這麽俗,一天到晚就知道錢,能不能像我一樣做一個熱愛學習的好學生!”我彈開了他的手,裝著逼說道。

“行行行,大學霸,您好好學,咱走了。”說完他們仨便笑著走了。

我他媽怎麽可能不愛錢啊,但我必須學習啊!

昨天在陳夢婷家她答應我,隻要我語數外三門都考及格,她就親我一下。

我每當想到這件事我就興奮得不行,你他媽給老子再多錢老子都不去。

我拿出了課本,攤在桌上。語文和英語還好說,死記硬背就差不多了,媽的,數學可咋辦啊!什麽函數啊,什麽三角函數啊,什麽正弦餘弦啊,都什麽玩意嗎。

我看了半天頭疼的不行,根本看不懂。但看不懂也得看啊,陳夢婷給的誘惑實在太大,我是不可能放棄的。

天漸漸黑了,我為了能有更多時間學習,午飯都沒吃,語文和英語背的還行,數學還是沒啥進展。

正當我還在苦苦算著三角函數的時候,門突然開了。是於海波他們回來了。

看著他們一臉得意的模樣,今天估計掙了不少,看得我也是心癢癢。

“臥槽!龍哥,你還在學啊,真的準備當學霸啊!”於海波放下了書包,驚訝的說道。

“別說風涼話了,有啥吃的沒有,我都快餓死了。”我掃視著他們,想看看這幾個家夥有沒有給我帶吃的。

“就知道你沒吃飯,關鍵時候還是爸爸們想著你啊!”於海波說完從書包裏拿出一袋烤串。

“都說養兒防老,為父很欣慰啊!”我也沒客氣,快速地啃著,開玩笑道。

“尼瑪,你他媽還裝逼!別吃了,不但重色親友還是白眼狼!”於海波說著就要從我手裏搶袋子。

“別別別,各位大哥,爸爸,我錯了。”我立即慫了,再不吃我真得餓死了。

晚上躺在**,我沒有和他們聊天,明天就考試了,我得好好休息,和他們仨一聊還不知道幾點睡呢。

今天是周一,今天對我來說尤其特別相當的重要!

這是我在這所學校的第一次期中考試,我就一個要求,門門及格!

拿著手中的準考證,我來到了考場教室。此時已經有好多人站在教室門口了,大家都在拿著書背著。我也掏出了書,說不定現在看的東西一會就能考到呢。

俗話說得好,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嘛。

過了一會,監考老師來了,我們陸陸續續的走進教室。唯一讓我好奇的是每個人都將書包放在外麵的地上,我以前上學都是帶著書包進去的。

後來我懂了,感情這是防作弊的啊。

作弊我也想過,但最後還是pass了。看著門口嚴厲的監考老師,雖然不情願,我隻能學著別人把書包扔在門口。

上午考語文,下午考數學和英語。

語文其實不難,但我不會啊...我盡力地把基礎題都填滿了,閱讀理解和作文隻能看老師心情了。

中午來到食堂,於海波他們遠遠的向我招手,我快速跑了過去。

“你們考得咋樣啊?”我好奇的問著。

“大丈夫不談學習!”於海波一副自己世外高人的樣子。

“學渣,沒問你,邊兒玩去。”我嫌棄的看著他,這個逗比成績連我都不如。

“這次的語文挺簡單的,就閱讀理解來說不是太難,作文也還可以。”姚誌吃了一口飯,隨意地說道。

聽了他的話,我直接懵逼了。

臥槽,學霸就是學霸啊,那個傻逼閱讀我他媽看了二十分鍾都沒看懂,你竟然說不難!

我崇拜的看著他,緊握住他的手,來回搓著,希望吸點知識過來。

此時我倆的動作被周圍的人看到了,他們眼神裏滿是嫌棄,不斷地竊竊私語著,以為我倆是變態搞基呢。

我才不管他們怎麽想的,老子吸仙氣呢。然而姚誌不樂意了,趕忙抽回了手,離我也是遠遠的,滿臉嫌棄。

語文還是次要的,下午的數學才是爸爸啊!

這考得都什麽玩意兒啊!上麵的題我就前幾道填空題做著還行,到了大題目,瞬間懵圈。雖說依舊是三角函數,依舊是正餘弦,但是和我認識的三角函數,餘弦正弦咋一點都不一樣啊。

看著旁邊的人奮筆疾書的樣子,我卻不知道寫啥,急得我一頭汗。

眼見著考試快結束了,心裏掙紮了好久,我準備殊死一搏。

趁著老師轉過身的時候,我趕忙側著身子將頭往旁邊同學那兒伸了過去,媽的,能瞟到一點是一點了。

“同學,請你注意自己的行為!”

臥槽,我都快要看清旁邊人的題了,一聲低沉嚴肅的聲音卻打破了教室的寂靜。

我嚇得立即將頭轉了過來,我知道他說的說我。麵對著老師嚴厲的目光,我還是老實一點吧。

好可惜啊,差一點點就看清了!

我的內心也是感到特別可惜,就差一點點。但我卻沒有膽子把那一點點看回來,老師現在一定死死盯著我呢。

隻能靠自己了,哎......

“叮鈴鈴!”

隨著考試結束的鈴聲響起,我的數學也宣判了死刑。

接下來的英語倒是很簡單,六十分妥妥的。但我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數學跪了啊!

晚上回到宿舍,姚誌他們都在討論著白天的考試,連於海波這學渣都在興奮的說著。可我沒什麽心情,隨意地扔下了書包,就爬上了床。

好煩啊,數學肯定是掛了,哪個傻逼老師出的題啊。我把氣全撒在了出卷老師身上。

一想到陳夢婷提的要求,我就煩的要死,這他媽老子準備了這麽久死在了數學上麵,真的是不甘心。

一想到唾手可得的香吻就這麽沒了,我恨不得現在就去暴揍出卷老師一頓。

媽的,老子好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