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走向人生巔峰?

“其實她,她......”我剛要解釋,哪知道易月竟然走上前來,並且直接抱住了我的胳膊,一副很親密的樣子。

“我叫易月,是小龍哥的女朋友。”易月沒有看我,一臉笑意的麵對著汪星和其他人,非常從容。

“你這是要幹什麽啊!”我頓時傻眼了,小聲的問著她。

“先聽我的!”易月表現得依舊很自然,小聲的回道。

“你想鬧哪樣啊!”我也是急了,這樣的話誤會可就大了啊。

可易月這回完全不理我了,挽著我的手反而加大了力氣。

“小龍可以啊,女朋友這麽漂亮!”這時候大寶也湊到近前,羨慕的說道。

大寶也是後加入金鳳凰的,他來自農村,經過一個老鄉的介紹來的這裏,還記得他第一次來到金鳳凰,當時他穿著一件軍大衣,手裏提著一個*袋,裏麵裝的全是他的行李。

當時不免有許多人嘲笑他,譬如說什麽鄉巴佬啊,土包子啊,但大寶這個人很憨厚,脾氣很好,對這些他全都是以樂嗬嗬的模樣回應著,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後來時間長了,不但沒有人在擠兌他,反而大家都接受了他。

我和他關係很好,玩得也不錯。他最愛聽我給他講在學校裏發生的事情,他因為家裏困難上完小學就沒繼續念下去,每次我給他講這些事時,他都聽得津津有味,兩眼放光。

我還記得他當時說過讓我給他找一個城裏的女生做女朋友,他覺得如果能娶一個城裏的妹子回家特有麵子。

“龍哥,你媳婦長得真俊啊,也不知道俺什麽時候也能找一個這麽漂俊俏的媳婦。”大寶羨慕的說道。

“你小子放心吧,等有空的,哥給你找一個比這個還要漂亮的!”我故意把手搭在易月肩膀上,既然你非要裝作是我女朋友,那老子收點利息不算過分。

“你!”

易月完全沒想到我會當眾對她毛手毛腳的,整個人都像觸電一樣,她惡狠狠的剜了我一眼,可我就像個沒事人一樣。

“龍哥,你說的是真的嗎?”大寶激動的看著我,怎麽都不相信他也可以找到一個和易月一樣好看的女生。

“騙你幹啥,你龍哥我拍著胸脯和你保證,如果找不到我就把這個讓給你!”我嘚瑟的說道。

“你瞎說什麽啊!”易月一把掙脫我的肩膀,惡狠狠的看著我,小虎牙磨得咯咯作響,氣得恨不得一口咬死我。

“小龍哥,你聲音小點。”汪星也是震驚了,沒想到我會這麽說,不斷的眼神暗示著我,讓我注意點。

這時候我也發現了氣憤的不對勁,尷尬的笑了笑:“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好了,好了,該幹什麽就去幹什麽,都聚在這兒像什麽話。”王昌發話了,聲音有點嚴肅。

“小龍中午別走啊,哥幾個出去嗨一頓!”汪星走之前悄悄的對我說道,一臉開心的樣子。

沒過一會兒,保衛室裏就剩我,易月,王昌三個人了。

王昌坐在我麵前,先是看了看易月,眉頭微微皺了一會兒,接著看向了我。

“昌叔,我什麽時候正式上班啊?”我認真的看著王昌,急切的說道。

“小龍,我正要和你說這個事。”王昌的聲音有的嚴肅,,目不斜視的看著我,但眼神卻有些飄忽不定,顯然是有心事。

“昌叔,您有什麽事您就說吧。”我也看出了他的猶豫,但也沒多麽的擔心。

王昌這時看了眼易月,顯然是覺得她在這兒有點不方便。

易月是個很懂得見機行事的人,簡單點說就是很有眼力見,她也發現此時氣氛的嚴肅,然後笑著說道:“我去一下衛生間。”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這小妞很是挺明白事理的嗎。

“小龍,你難道就準備在這兒一直幹保安?”王昌認真的看著我,語氣則是有點低沉。

“我隻是暫時在這兒打工掙錢的啊。”我不明白王昌為什麽這麽說。

“那你想過以後嗎,據我的了解你在學校的成績可不是太好。”王昌雙手緊握,一雙眼睛很有魔力。

“昌叔你查我?”我眉頭微皺,怎麽都沒想到我竟然會被王昌調查。

“你不用擔心,叔沒有別的意思,更不會害你。”王昌也知道自己做的有點不對,勉強擠出了一點笑容。

我對王昌的為人還是很相信的,既然他這麽說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麽。

“想不想做點別的,以後就算不能飛黃騰達,至少養育自己的父母也沒什麽問題。”王昌接著說道,想要對我循循善誘。

“做什麽?”我既有點擔心,但同時更多的是好奇。

“如果你願意,以後可以跟在段總後麵。”王昌微微笑道。

“段總?”我知道他嘴裏所說的段總就是段百川。

“對啊,叔一直覺得你小子將來肯定有所作為,如果現在能有老段的幫助,你將少走很多彎路。”王昌這回笑得很開心,同時還拍了拍我的肩頭。

“昌叔,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是他們社會人的事我不想摻和。”我一口回絕了,開什麽玩笑,段百川這種人可是混社會的啊,不同於一般的小混混,小流氓,他們做的事可是很危險的,我才不去摻和呢。

“小龍,這個你盡可放心,老段現在差不多已經洗白了,做的生意也是正當生意,不會有什麽麻煩的。”王昌早料到我會這麽說,隨即笑道。

“昌叔,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麽你們要選我啊?”

這是我最不解的地方,按照王昌的話來看,這事對我來說百利無一害啊,但對他們來說又費錢又費力,一個商人怎麽可能做虧本的買賣呢。

“是我像老段推薦的,他沒有子嗣,唯一的女兒也不認他,偌大的公司沒人接手......”王昌慢慢說著,我感覺不對勁立即插嘴道。

“就算找接班人的話,那為什麽回事我呢?”

“看來瞞不過你啊,算了,我告訴你吧。”王昌沒想到我這麽快就發現了,隨即苦笑道。

“你也知道老段現在的妻子是他後娶的吧,但你們不知道的是他能夠取得現在的成功卻是他妻子的功勞。”王昌喝了口水接著說道:“當時他和我還是個窮小子,我去當了兵,他一心想著創業,可這種社會沒錢沒權怎麽創業?後來他遇見了薑紅,當時薑紅對他一見鍾情,二人結婚後薑家更是出錢出力幫老段開了公司,可以說老段能夠做到今天的成就離不開薑紅和薑家的支持。”

“這和我有啥關係啊,我認識的人裏就連一個姓薑的都沒有......”我貧著嘴道。

王昌白了我一眼,接著說道:“薑家給他提供了創業的基礎,後來老段憑借自己的能力將公司做大了了,他也沒有忘本,這些年來早就將薑家借給他的錢還清了,並且每年還給他們分紅。可是呢,誰知道這幫人一個個狼子野心,老段這些年身體越來越差,心裏有了退休的念頭,可是偌大的公司卻沒人來接受,哪知道這時候薑家人卻站了出來!”

王昌說道這裏,眼裏的憤怒幾欲噴薄而出,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昌叔,淡定,淡定。”我也是被他嚇了一跳,趕緊說道。

“激動了,激動了,我說到哪兒了?對,薑家人狼子野心,他們竟然提出要讓老段把公司交給他們,這怎麽可能,老段和薑紅沒有子嗣,但薑紅卻有一個很喜歡的侄子,也是薑家這一代的獨苗,這個人叫薑哲,他們想讓他成為公司的董事長,如果這樣的話,那以後不但臉老段的公司,就連金鳳凰都將成為薑家的私有物了。最近老段有點力不從心,薑家人也催得緊,所以我向他提到了你。”

我去你大爺的!這他媽是要害死我!

我頓時就明白了,這是要我去跟一個有錢有勢的大家族抗衡啊,這不坑爹的嗎!

“昌叔,您這不是在逗我呢嗎,我一個人不得被他們弄死啊......”我苦著臉說道,一萬個不願意。

到時候有錢沒命花有個屁用啊!

“你放心,隻要你答應了,他們不敢動你,老段不是怕他們,隻是這麽多年,雙方之間也是有點感情,因此沒有借口的話不好動手,你是老段的接班人,他們敢動你的話就是越界了,老段是不會放過他們的。”王昌早知道我會這麽問,一臉隨意的樣子。

“我咋還是感覺這是個火坑呢。”我都快哭了,媽蛋啊,別他媽再誘惑老子了,老子意誌力不堅定啊!

“你想一想,如果你答應了,那你以後就是大老板了,頓時就走上人生巔峰啊,什麽白富美啊,大明星啊,還不是你一句話。”王昌現在活脫脫的像個騙子,不斷的對我擠眉弄眼,笑得特猥瑣。

我靠,這他媽還是那個沉默寡言,表情嚴肅的王昌,咋就變成這樣了,跟個人販子似的。

“叔啊,就算是這樣,你們為什麽非要讓我來幹這件事啊?”我一臉愁容,看著王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