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危機

易月大搖大擺的朝著遊樂場正門走去,後麵跟著臉色發白的戴雨超。

“小戴子,快點啊,怎麽這麽慢啊?”易月轉過頭看著戴雨超,催促道。

“我跟著呢......”戴雨超有氣無力的說著,此時他的胃裏翻江倒海,很不舒服。

“你再不過來本小姐就自己去吃好吃的去了,不帶你了。”易月搖了搖手中的鈔票,笑著說道。

“......”戴雨超累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麽戴立仁總會和他說年輕人要沉穩,不要做事毛毛躁躁的,本來他還嗤之以鼻的,現在自己總算是明白了戴立仁這句話的用意了,他頓時有一種想哭的衝動,自己怎麽就喜歡上了這麽一個活祖宗呢。

二人一前一後朝著門口走著,卻不知前麵等著他們的是一個蓄謀已久的埋伏。

遊樂場周圍有許多奶茶店,咖啡館,此時一個咖啡館後麵的牆角處,黃強和耗子已經在這兒蹲了好久了,而其餘的小弟則分散在四周。

“強哥,我們在這兒蹲了這麽久了,您確定他們真的還在?”耗子等得實在是有點受不了了,都快一個小時了根本沒有黃強說的易月和另一個穿著西裝的大高個。

“你他媽這是在懷疑我?”黃強直接對著耗子的腦門就是一記悶拳,很不爽他的質疑。

“強哥,我不是這個意思,主要都一個多小時了,兄弟們都等急了......”耗子揉了揉被敲得的生疼的腦門,緊張的說道。

黃強看了眼周圍埋伏依舊的混子,果不其然,大部分人都展現了疲態,甚至有點人哈欠連天,畢竟什麽都不幹就這麽幹等著,挺煎熬的。

“不會錯的,我不相信他們已經走了,再堅持一會,都給我精神點!”黃強沉聲道,自己的意誌完全沒有被動搖。

“可是......”

耗子還想在說些什麽,可是黃強直接瞪了他一眼,嚇得他趕緊把到嘴的話憋了回去,臉色也是嚇得有點發白。

易月和戴雨超來到了正門前,此時天色漸漸暗了,門前的遊客和行人已經沒有幾個了。

“我們去哪兒啊?”戴雨超問道。

“咱去吃海底撈吧!我老早就想吃了,一直沒機會,今天咱去好好吃一頓。”易月想了想,眼前一亮,興奮的說道。

“海底撈啊......”戴雨超皺起了眉頭,他最近有點上火,最忌諱的就是吃火鍋這種高熱量的東西,再加上現在他狀態不好,更不想去了。

“去嗎,去嗎,去嗎!”

易月突然雙手抓住了戴雨超的右手,來回晃著,對著他撒著嬌,還裝作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戴雨超這個人吃軟不吃硬,最受不了的就是妹子對他撒嬌,而且易月還這麽可愛......

“海底撈...算了,就海底撈吧!”戴雨超咬了咬牙,為了易月也是豁出去了。

“歐耶!”

易月開心的大叫著,圍著戴雨超蹦蹦跳跳的,十分感激他。

“我去叫出租車。”易月主動的說道,接著跑到了路邊,想要攔車。

戴雨超看著一臉笑容的易月,即使他現在很不舒服,但嘴角還是彎起一個弧度,能看到自己喜歡的人露出笑容,這就夠了。

“你們想幹什麽?”

這時突然一個刺耳的聲音傳了過來,戴雨超猛地從腦海裏退了出來,這是易月的聲音!

此時耗子和一個混子擋在了易月前麵,對著她動手動腳的。

“你們幹什麽啊,我要喊人了!”易月不斷往後退著,眼裏全是害怕與恐懼。

“你喊啊!你倒是喊啊,就算你喊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的,哈哈!”耗子猥瑣的笑著,雙眼滿是*的神色,肆無忌憚的打量著易月的胸部。

“小妹妹,長這麽漂亮和哥哥走吧,哥哥帶你去玩好玩的。”耗子身邊的那個混子不但嘴上說著,手更是不老實,直接朝著易月白皙的臉頰伸了過來。

“你別過來,小戴子,救命啊!”易月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肮髒的手,嚇得大呼救命。

“跟哥哥走吧!”這個混子得意的大笑著。

然而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易月的一瞬間,在他和易月直接閃出一個黑色的身影,正是戴雨超。

這個混子震驚的看著他,驚訝地長大了嘴巴,還沒等他說什麽,戴雨超直接對著他的肚子踹了一腳,他直接被踹翻在地,而且因為慣性滾了一圈,直接倒在了耗子腳下。

整個過程就在電光火石之間,不但這個混子沒反應過來,就連易月和耗子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就憑你也敢學別人調戲女生,我看你是活膩歪了。”戴雨超麵色冰冷的看著倒地不起的混子,沉聲道。

“哇!小戴子,你好帥啊,就這麽一下,他就飛了,我太崇拜你了!”易月看著戴雨超雙眼冒著小星星,滿臉的崇拜之情。

“還...還好吧......”戴雨超雖然身手很好,但在易月麵前智商為負,被易月這麽一說頓時臉就紅了,甚至不好意思直視易月的眼睛。

“你他媽,你他媽,我...我......”耗子本來還想罵幾句呢,可是對上了戴雨超那如狼一般冷冰冰的眼神時頓時慌了,嚇得結結巴巴的,什麽都說不出來了。

“你他媽給我等著!”耗子趕緊拉起地上的混子,扛著他就往後撤著。

“哼!再來啊,看姑奶奶不把你揍成豬頭!”易月揮舞著粉拳,借著戴雨超的勢很是得意。

戴雨超看著狐假虎威的易月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丫頭還真是心大,剛才還那麽害怕呢,才這麽一會就變了一個人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走,小戴子,我們吃東西去!”易月擺了擺手,笑得很開心。

“看來我們今天是沒法去了。”戴雨超突然神情一緊,語氣變得冷冰冰的。

“怎麽了,剛才那兩個人不是都被我們打跑了嗎?”易月不解的問道,一點緊張的樣子都沒有。

“站到我身後!”戴雨超突然將易月拽到了自己背後,神情緊張的看著前方。

此時馬路對麵三三兩兩的走過來一些人,每個人的穿著各不單一,發型也是五顏六色,明顯是流氓混混。

而最前麵站著的則是黃強,耗子緊緊的跟在他身後。

戴雨超看著這個情形,頓時明白了,剛才耗子和那個混子純屬是打頭陣的,是黃強派來的,而這些人顯然是黃強找來報複他的。

粗略的數了下人數,戴雨超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足有二十個人,看來今天是不能從容離開了。

“黃強,怎麽是你?”易月也看到了正往這邊走來的黃強,也是大吃一驚,失聲問道。

“從來隻有我打人,從來沒有人敢打我!易月,本來我是想好好疼你的,可今天我隻能辣手摧花了!”黃強走到近前,冷笑著道,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你想怎麽樣?”戴雨超沒有理會黃強的話,沉聲道。

“嗬嗬,小子,老子承認你他媽有點身手,但你覺得你一個人能打多少個?五個?十個?還是二十個?”黃強囂張的說道,全然沒有之前被收拾的時候那副慘樣。

“你可以試試。”戴雨超麵無表情的說道,語氣卻特別的冷厲。

“草你媽的!裝什麽大尾巴狼!強哥,不要攔著我,我他媽要弄死這個傻逼!”耗子囂張的對著戴雨超說道,搶著要上,全然忘記了剛才被戴雨超一個眼神嚇得話都不敢說的時候了。

“你他媽以為你是什麽東西!老子都收拾不了他,你是覺得你比我強?”黃強對耗子的話很是不爽,對著他的小腿就是一腳。

這一腳沒有留力,踹得耗子一個趔趄,差地跪在地上。

“強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您怎麽可能和我...不是,我怎麽可能和您相提並論呢......”耗子也不顧腿上的疼痛了,趕緊跑到黃強身邊,拍著他的馬屁。

“黃強,你還是不是男人!這麽多人對付我們兩個人,害不害臊!”易月扯著嗓子喊著,卻沒有一點威勢。

“我是不是男人一會等我抓住你我會讓你知道的。”黃強**笑了一聲,肆無忌憚的盯著易月,著實把易月看得渾身不自在。

“你...你你!”易月沒想到黃強會說這麽不要臉的話,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剛才是我動的手,這是你我之間的事,希望你放過小月。”戴雨超雖然是在求黃強,但語氣卻沒有一絲變化,依舊很淩厲。

“小月,嗬嗬,你們這幫奸夫*,叫得這麽親密!好啊,今天老子就要拆散你們,你能拿我怎麽樣!”黃強完全不聽戴雨超的話,對著他大吼著。

“你別逼我。”戴雨超的語氣愈加的冰冷,看著黃強的神情就像看著一個死人一樣。

雖然表麵上他沒有退讓,但他心裏卻是很擔憂,他擔心易月,一會動起手來他幾乎是沒有辦法保護易月的,這麽多人,易月一個女孩子肯定沒有還手之力,黃強這個人已經瘋了,今天看來是凶多吉少了。

“兄弟們,一會男的給我往死裏弄,女的嘛,給老子抓起來!”黃強突然轉過頭,對著身後的混子大聲地說道,一副吃定了戴雨超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