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老師一臉驚恐的看著陳塵,這下他算是明白了,陳塵剛剛的那一切都不是在裝模作樣,而是真的,他真的是有著實力的,焦老師此時心裏都後悔死了,可是世上根本沒有後悔藥賣,焦老師隻能打碎牙往肚子裏吞了。

“你認識我?”陳塵皺著眉頭看向虎哥。

虎哥立刻走上前去,弓著腰,一臉掐媚的說道,“陳老大,昨天您一個人闖進皇朝酒,後來彪哥和強哥領著我們進去的時候,我就在後麵,你沒看見我,但是我可是把你的身影刻在了心裏的,您那英勇的身姿,在我心裏永遠都無法磨滅,我對你的敬仰之心猶如滔滔江水…”

陳塵額頭冒出幾條黑線,看著黑子有些無奈的說道,“好了好了,你們走,這件事和你也沒多大關係,但是你記住了,玄武幫不需要那些欺善怕惡,為非作歹之人,要是被我知道你做了什麽的話,你知道後果的。”說道最後,陳塵的語氣冷了下來。

“嗬嗬,陳老大,你放心,你放心,這小子交給我。”虎哥連忙的點頭,額頭上冷汗直冒,他可真怕麵前這個煞星一個不高興把自己打一頓了。

“不用了,教訓個人我還應付的過來。”陳塵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

虎哥看出了陳塵的表情,立馬帶著一群小弟逃也似的跑下了樓,房間的幾個人看的是目瞪口呆,這群人來的快,走的也快。

等人走了以後,焦老師捂著臉龐,驚恐的看向陳塵,道,“那個,你,你想幹什麽?別以為你是黑社會我就怕你,告訴你,我姐夫可是學校的校長,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弟弟上不了這個學。”

陳塵一巴掌抽了過去,焦老師剛剛戴起來的眼鏡又飛了出去,整個人頓時倒在了地上,陳塵惡狠狠的說道,“威脅我,告訴你,我這人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你姐夫是校長,我倒要看看今天你怎麽把我弟弟開除了、”

焦老師又在地上往後退了退,警惕的看著陳塵,摸出手機快速的按了幾下,接通以後,直接喊道,“姐夫,我在辦公室被人打了,你趕快過來一下。”

這時候,剛剛關上的門又被踢開了,隻是這次出現的人並不是虎哥了,而是石小慶,石小慶看了一眼辦公室裏的情形,在看見地上躺著的焦老師,又看見臉上還有著一絲淚痕的尹麗後,二話沒說,直接衝到焦老師的麵前,一腳對著焦老師的臉便踹了過去。

焦老師發出一聲慘叫,直接抱著腦袋,身體蜷縮成了一團。

踹完後,石小慶才說道,“怎麽了,大哥,這小子對麗麗做什麽了?”

陳塵淡淡的說道,“沒什麽,這家夥看上了麗麗,借著之行上學的名義想要欺負麗麗,被我知道了,就過來教訓教訓他,這個小子的老爸是李剛,馬上要帶人過來,你看著辦。”

石小慶一聽這話,一雙虎眼頓時瞪了起來,道,“反了天了,麗麗,你沒事,放心,這事包我身上了,今天我不把這事解決了,這石小慶三個字倒過來念。”說完,石小慶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喂,財叔,麻煩你個事,你那秘書惹到我了,你趕快把他開了,不然我見他一次揍他一次。”說完,石小慶直接掛了電話,那模樣,那神態,簡直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財叔是明發房地產董事會的大股東,雖然比不上石小慶的老爸,但是在董事會上也是有著不小的權利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財叔和石小慶的老爸一向不合,此時石小慶又打了這麽一個電話過來,不是明擺著在抽他的臉嗎。

財叔皺著眉頭拿著手機,身旁的財政局局長見他這副模樣,便問道,“;老財,怎麽了?”

“嗬嗬,沒什麽,老石的兒子打電話找我幫個忙,你也知道,他那兒子就一紈絝子弟。”財叔轉臉便笑嗬嗬的說道。

……

石小慶還沒來多久,又是一聲聲腳步聲響起,大門再次被踹開,領頭的是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後麵跟著二十幾個小弟,都是清一色的青皮,目光凶狠的看著辦公室裏麵。

“小海,誰打你的,跟老爸說,老爸把他手給廢了。”胖男人看見站在門口的王海,一下子抱了過來,凶狠的說道。

石小慶不屑的撇了撇嘴,趾高氣揚的道,“王剛,你丫的要廢了我?”

王剛眉頭一挑,聽著聲音有些耳熟,便抬頭看去,看清了竟然是石小慶後,臉色不禁變了變,最後一臉堆笑的道,“嗬嗬,原來是石少爺啊,我剛剛說的都是氣話,小海,你怎麽惹到石少爺了,還不趕快認錯。”

王海一臉委屈的看著王剛,道,“爸爸,我不認識他,是那個男人打得我。”說著,王海一指指向了坐在椅子上的陳塵。

陳塵站了起來,走到王海父子的麵前,道,“真是兒子什麽樣,老爸就一個德行。”

王剛頓時怒了,一巴掌便要抽上去,陳塵動作比他更快,一腳踹了上去,道,“這一腳是你兒子罵我弟弟的,”說完,揚起了手臂,又是一巴掌抽過去,“啪、”“這一巴掌是你這個兒子在我麵前撒野的。”打完後,陳塵直接一腳踹出,王剛那接近兩百斤的身體直接被陳塵踹的倒飛了出去,“這一腳是我看你不爽。”

王剛帶來的二十幾個小弟見到老板被打,都一臉怒意的朝著陳塵走來,石小慶擋在陳塵麵前,一臉的不屑,說道,“怎麽著,這光天化日的,還想動手,信不信我報警。”

石小慶這話說的眾人都有種吐血的衝動,還光天化日,你們剛剛打人的時候怎麽不這麽說,這明顯的是仗勢欺人,可是眾人又不敢和石小慶叫板,畢竟人家的老爸可是明發發地產的董事長,自己的老大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大股東的秘書而已,真說起來,屁都不是。

這一下弄得房間裏的氣氛有些尷尬,最後還是王剛捂著肚子說道,“都給老子住手,石少也是你們能惹的嗎,嗬嗬,這位兄弟,我代我這個不成器的兒子給你道歉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別和小孩子一般計較了。”王剛一臉笑容,弓著身子對著陳塵說道,他算是看出來了,麵前的這個打了自己兒子的年輕人和石小慶的關係極好,石小慶的背景,他可是知道的,而且聽石小慶的語氣,這個年輕人的地位恐怕不低,和他做對,那不是找死嗎。

陳塵看著王剛,不耐的擺了擺手,道,“滾,下次再讓我知道你兒子欺負我弟弟的話,後果就是這麽簡單的了。”

王剛如蒙大赦一般的對著陳塵又是道謝,然後帶著王海和身後的二十幾個小弟快速的走了出去,臨走時,有看了眼陳塵,雖然帶著笑意,但是陳塵卻從那目光中看出了一絲殺意。

“看來他對我的怨念倒是挺深的。”陳塵嗬嗬一笑,轉過頭看向那愣在一旁的焦老師。

焦老師此時心裏那個後悔恐懼啊,他千想萬想也沒有想到陳塵的背景竟然這麽大,竟然連王海的老爸都敢打,而且王剛被打了竟然還笑著陪著不是,現在他唯一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他那個校長姐夫的身上了。

沒多會,門口便出現了一個身影,四十歲左右,標準的國字臉,鼻梁上駕著一副金絲眼鏡,頭上的發絲少的可憐,但是卻梳理的極為整齊。

“小焦,怎麽回事?”男人一進門,便發現了辦公室的情況,在看見焦老師腫起來的臉頰時,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焦老師見到這個男人出現,眼中頓時閃著欣喜的神色,拖著滿是傷痕的身子走了過去,一臉悲戚的說道,“姐夫,他們太不像話了,你看,我都被打成這個樣子了,你可得為我做主啊。”

校長皺了皺眉,有些不滿的看了眼焦老師,道,“現在是上班時間,稱呼我校長。”然後向前走了幾步,目光慢慢的在幾人身上掃了一圈,在看見石小慶的時候,臉色頓時變了變,旋即笑著走向石小慶,道,“嗬嗬,稀客啊,石少怎麽有時間到我這裏啊。”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校長一看便知道石小慶出現在這裏肯定和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妹夫有關係,對於石小慶背後的實力,他可是很清楚的,學校每年的資助幾乎有百分之十都是他老爸的。

若是因為今天這個小事得罪到了石小慶的話,那他這個校長位置恐怕也做不了多久了。

對這個校長的為人,石小慶也是有些了解的,自私自利,貪財好色,膽小怕事,當初他就是因為老爸每年給這個學校資助,所以才將尹之行安排到的這個學校的,而校長則是十分爽快的答應了,誰想到還沒到兩天時間,尹之行就被人打了,他原本還想借著這個事情讓麗麗對自己有些好感的了。結果卻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

石小慶臉色有些陰沉,說道,“你這個妹夫膽子不小啊,連我弟弟也敢欺負,你看,我弟弟被打成這個樣子,他這個當老師的卻怎麽說?我弟弟人家關係處的不好,這不是說我平時教導的不行嗎?”

陳塵在一旁聽著感覺有些好笑,這個石小慶還真歪理邪論一大堆啊,尹麗臉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一些,她看的出來,石小慶的權利應該挺大的,心裏不由的對石小慶多了幾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