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塵一愣,然後便清楚了這位老師激動的原因了,肯定是因為看見自己所寫的一手好字,從而對自己刮目相看了。不過說實話,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寫出這麽的一手好字。

想不通的陳塵也就將這個歸類於了自己做的那個夢了。畢竟,自己解釋不清楚的事情和想要知道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老師見陳塵一副思考的模樣,心中頓時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加上從他身上感覺到的那股不應該他這個年齡的氣質,更加的肯定了這個學生的背景不簡單。

“嗬嗬,我隻是好奇你如此年紀便能寫出這種飽含氣勢的字跡。實在是不簡單啊。”

“老師謬讚了,表格便交給你了,學生家裏還有些事情,便不打擾了。”陳塵說完,起身對著老師鞠了一躬,然後轉身便朝著門外走去。

就在陳塵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身後一個聲音傳了過來,“我叫黃建明,若是你真的進入了南明學院,以後有什麽不明白的地方可以直接來找我。”

陳塵的腳步頓了一下,回頭說了聲謝謝,便再次抬起了腳。

走出學院後,陳塵便直奔昨日與陸小曼一同去的書店方向,雖然現在自己突然的擁有了變態的記憶力,可是沒有書本的知識,就算是在強悍的記憶力,那也隻是望著金山不能動啊。

十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是陳塵卻有著十足的信心得到這三個名額。

雖然沒有參加過南明學院的補考,但是可以想象,到時候定然會有著數百人乃至千人同時參加,畢竟,南明第一學院這個名聲對於想要上大學的學生來說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

而自己想要在這千人之中脫穎而出,就必須拿出傲人的成績來。

為了沈雪,拚了。

陳塵在心中這樣呐喊。

書店中,陳塵坐在一排排的書架中間,手裏抱著一本高考專題,神情嚴肅的盯著書本,一副好學生的模樣,可是當看見他手中的動作後,別人定然會以為陳塵隻是為了應付家人而看書的。

隻見到陳塵左手拖著書本平方在雙腿上,另一隻手快速的翻著紙張,沒翻一頁,陳塵一目十行的快速看一眼,然後便繼續的翻著。

一個中午,陳塵都呆在了書店裏麵,等到了兩點多的時候,陳塵終於起身了,望著自己腳下堆成一堆的各種高考複習資料和一些有關於高考的資料,他輕輕的笑了笑,然後轉身朝著樓下走去。

出門後,陳塵並沒有直接回家,若是換做五年之前的陳塵,除了家那便沒有地方可去了,可是現在不同了,突然之間腦海中多出了這麽多的記憶,對於這個世界,他已經有了新的看法。

陳塵看了看天色,此時正值烈日當空,反正閑的沒事情做,關於補考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完全的做好了。趁著這個時間剛好去看看沈雪、

說去就去,陳塵提起腳步便對著老城區的方向小跑而去,半個小時候,陳塵輕喘著氣來到了沈雪家的樓下,抬頭望了一眼,便拐進了樓道踏了上去。

“咚咚咚、、、”陳塵輕輕的扣著沈雪家的大門,說是大門,其實也就是一扇薄薄的鐵皮擋在那裏而已,像陳塵這種,一腳便能踹開。

沒過一會,陳塵便聽見屋子裏麵有著腳步聲響起,然後一個清脆的女聲同時響起,“誰啊?”

陳塵一聽到這個聲音,心裏頓時高興了起來。

也對著裏麵喊道,“是我,陳塵。”

鐵皮的隔音效果本來就不好,沈雪自然是聽見了陳塵的聲音,隨著一道悉悉索索的開門聲,門被打開了。再一次看見沈雪,陳塵感覺又是不一樣,上一次,因為他腦袋還有些不太清醒,所以並沒有完全的接觸。

而這一次,陳塵卻是如此之近距離的看著她,觀察著,單薄的白色t恤,衣角都已經洗的能夠看見另一邊了,可以看出來,沈雪平時連衣服都是很少買。

下身依然是一條緊身的洗得發白的牛仔褲、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陳塵嘴角一咧,笑著說道,沈雪一呆,看著陳塵,明顯沒有想到他會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你怎麽來了?”

陳塵嘴巴一咧,笑道,“快開學了,來看看你。”說話間,陳塵絲毫不見外的走了進去,大模大樣的坐在了上次坐的地方。

“喝,我家裏隻有這個了。”沈雪將一個不鏽鋼的茶缸放在木桌上,然後坐在陳塵的對麵。

陳塵看了一眼,伸手拿過來就灌了下去。

“上次那幾個小混混沒有在欺負過你?”陳塵隨口隨口問道。

沈雪不知道他為什麽會突然這樣問,想了想,說,“沒有啊,他們其實人都挺好的,昨天還幫我搬東西了。”

陳塵淡淡的一笑,他當然不會和她說,其實我就是小混混的老大,接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欺負你這個‘大嫂’的、

“嗯,其實我也感覺他們聽好的,就是有時候脾氣不太好。”陳塵做出一副深以為然的模樣,不知廉恥的附和著。

“走,我們出去吃點東西去,剛從書店出來,肚子有點餓了。”陳塵放下杯子,站起身來說道。

間沈雪還有些遲疑,陳塵又說,“其實我對自己選得這個專業不是特別的了解,想要請你幫我在開學前補補課。”

單純的沈雪這才露出一副笑臉,說,“真的啊,不過你們男生選這個專業的真的不是很多了,你還真是奇怪。”

兩人依舊來到上次的那家小鋪,點了兩份砂鍋,又買了點燒烤,便坐下來開始聊了起來。

陳塵憑著自己過目不忘的驚人記憶力,將中午在書店所看的有關書籍裏的知識全部的挪了過來,說的沈雪是一愣一愣的,對陳塵更是崇拜不已,若不是陳塵說他也是大一新生,她還真以為對方是一個已經學習了數年,有著深刻了解的資深專家了。

這哪裏是來向自己討教的啊,根本就是在給自己傳授知識了,位置完全的調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