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堵車,所以就算是警車也隻能夠停在外麵的道路上,幾個警察下了車,看見這邊圍成的一圈人,頂著夜色跑了過來。

看見到現在才來的警察,肖毅很不屑的撇了撇嘴,道,“警察都是馬後炮。”

陳塵很讚同肖毅的這句話,將已經抽到煙屁股的煙頭丟在地上狠狠的踩了踩。

“陳兄弟,喝一杯去?”肖毅對陳塵的脾氣本就是很投味,加上陳塵剛剛又幫了他少挨了一刀,此時對陳塵又多了一分的尊重。

看著已經走出人群,正朝著自己這邊走過來的女警察,陳塵心底悲歎一聲,怎麽到哪都能遇見這女人啊,難不成世界上真的有緣分一說?

帶頭走過來的警察不是別人,正是上午才見過麵的王蓓蓓。

原本王蓓蓓都已經下班回到租的房子裏了,可是卻接到電話說老城區外的公路上發生了一起持刀鬥毆事件,原本警局裏都有值班的人員的,可是偏偏今天值班的兩個警察又都是新人,王蓓蓓隻好拖著疲憊的身體進行加班工作了。

而她現在的心情特別的不好,原因很簡單,上午抓的那個葛紅強進來還沒到十分鍾就大搖大擺的出去了,她質問自己的老領導為什麽,得到的答案卻是,證據不足。

證據不足?監控看的一清二楚,還有受害人當場指認。這還叫證據不足?

晚上又出了這個鬥毆事件,王蓓蓓憋了一肚子的火準備來抓人的,可是眼前出現的兩個人,其中一個竟然又是陳塵,王蓓蓓咬牙切齒的走到陳塵麵前,直接吼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麽好人,大晚上的持刀鬥毆,你總算是落在我手裏了,嘿嘿。”

王蓓蓓話剛說完,原本還有些鬧哄哄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一群人全部看向王蓓蓓,眼中的神色,怎麽說了,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的驚訝。

肖毅很驚訝的看了眼陳塵,卻見到陳塵一臉的苦笑表情,“我說王警官,這裏確實發生了一起持刀鬥毆的事件,但是你怎麽就這麽肯定的認為我就是了?”陳塵很無語王蓓蓓上來就直接認定他是壞人,尤其是後麵的那兩聲笑,聽起來,怎麽就那麽的讓人渾身發顫了,看來以後還真的是不能做壞事,萬一被這女人逮到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王蓓蓓確實是氣急了,因為在她印象中,陳塵就不是什麽好人,接到報警電話,又在事發地點看見陳塵,她自然就下意識的認為陳塵就是那個壞人了。

不過此時她也看見了地上躺著的四個刺龍畫虎的男人了,也猜到了自己大概是弄錯了,臉頰一紅,想要反駁,卻發現根本不知道說什麽,最後隻能惡狠狠的盯了陳塵一眼。

長發美女這時候走過來,看向一身警服的王蓓蓓,語氣明顯有些不善的說道,“這位警官,你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怎麽可以這樣汙蔑他,壞人在那裏,今天若不是有這兩位英雄在的話,恐怕我已經被他們抓走了。”

肖毅看著王蓓蓓和陳塵兩人,大概也猜到了兩人可能認識,不過認識的途徑應該不是那麽的美好。

“陳塵,對不起。”王蓓蓓很難得的衝陳塵道了個歉,然後對長發美女說道,“是你報的警?”

長發美女點了點頭,王蓓蓓對身後的四個警察說道,“把他們送進警局。”然後轉身對幾人說道,“麻煩你們跟我回去做個筆錄。”

陳塵一聽又是做筆錄,無奈的搖了搖頭,王蓓蓓眼睛一瞪,道,“怎麽?你又不想去?”

察覺到王蓓蓓語氣中有著快要爆發的跡象,陳塵趕緊的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是,隻不過現在已經很晚了,而且我還有些事情,要不明天再去。”對王蓓蓓,陳塵是有些怕了,若是一般的人,陳塵肯定是甩都不甩他,但是王蓓蓓卻不一樣了,對這個在這種複雜的社會中還能保持一絲正義感的警察,陳塵是抱著尊重的態的,更何況這個極富有正義感的又是個美女,陳塵自然是不會對她有什麽反感的了。

出乎陳塵的意料,王蓓蓓竟然點了點頭,道,“那就明天。”然後突然的看向陳塵,道,“我明天要是在警局看不見你,後果自負,我們走。”說完,在一群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五人壓著四個半昏半醒的男人朝著對麵的警察走了過去。在一陣急促的警笛聲中,警車快速的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看著離去的警車,陳塵突然想起了什麽,悲歎著對著警車離開的方向喊了一聲,“二十萬還沒要來了。”

肖毅大聲的笑了笑,道,“看來陳兄弟即將有一場豔遇了。”

陳塵白了他一眼,道,“喝酒,去不?”

“走、”

對陳塵絲毫不做作的性格,肖毅很是喜歡,兩人二話不說,分別上了自己的汽車,長發美女看見,著急的衝著兩人喊道,“我還沒感謝你們了、”

兩人很有默契的同時回過頭,說道,“不用謝了。”

長發美女看了眼兩人離開的方向,最後目光停留在陳塵離去的方向,低聲說道,“真是個有趣的人,日後若是有機會我薛雲定然會報答你們的。”然後便鑽進了紅色奧迪車內。

原本已經通行的道路卻被美女和陳塵還有圍觀的眾人的車輛弄得再次堵了起來,薛雲鑽進車裏後,聽見後麵不斷響起的喇叭聲,快速的啟動,然後行駛了出去。

陳塵駕駛著黑色馬六來到了一輛黑色吉普車麵前,吉普車裏露出一張剛毅的麵龐,正是肖毅。

“走,喝酒去。”陳塵大聲喊了一句,然後腳底猛踩油門,車子如同離鉉的箭一般的衝了出去。

肖毅哈哈一笑,也駕駛著吉普追了出去。

不到二十分鍾,兩輛車已經來到了吉普酒,在看見酒的名字時,肖毅明顯的愣了愣,然後看陳塵停車下車,也跟著停了過去。

“今天弟兄們喝酒,我帶你認識一下。”陳塵對身旁的肖毅說道,對這個好爽的軍人漢子,陳塵是打心眼裏的喜歡。

肖毅也不是那種嬌做的人,說道,“我欠你一刀,以後你就是我肖毅的兄弟了。”

陳塵笑了笑,沒有說話,他知道,軍人的天性便是服從,不僅僅是對自己的領導服從,更是對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服從,所以,軍人一般不會輕易的做出什麽許諾,但是一旦做出了許諾,就算是天塌下來了也不會使他們心生叛變的。

“喝,老子今天不把你丫的喝趴下了,這老大也白做了。”大拍檔裏,王強拎著一個啤酒瓶,一手摟著一個年輕的小弟,哈哈大笑著說道,然後和懷裏的小弟碰了一下,仰起腦袋便咕嚕嚕的喝了下去。

不一會,慢慢的酒瓶便見了底,王強隨手一丟,走過去,又拿起一瓶啤酒,剛打開準備和別的小弟拚酒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大排檔的前麵多了兩個人,王強微咪著雙眼,看了好一會,然後眼睛瞬間睜大,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大聲的喊道,“大哥。”

大排檔前麵站著的兩人正是陳塵和肖毅,說實話,剛開始陳塵還鬱悶著這麽長一條街,自己要找王強得找到什麽時候,可是剛走沒兩步,陳塵發現,自己錯了,就算是有著周邊的燒烤,排檔,王強那強勁有力的聲音照樣是穿過芸芸眾生,在這一條街上響徹不斷、

“介紹一下,這是我大哥,肖毅,這是我弟弟,王強,你喊他強子就行。”陳塵互相介紹了

一下。

“你是我大哥的大哥,那你就是我的老大哥,以後大哥你有事情招呼一聲,我分分鍾給你帶百十號弟兄。”王強雖然喝了不少酒,但是頭腦還是清醒的,聽到陳塵說這個看上去挺彪悍的男人是他大哥,頓時拍著胸脯說道。

肖毅看了陳塵一眼,笑了笑,看著滿屋子的眾人喝的遍地狼藉,肖毅眼中多了一抹熟悉,多久了,沒有這麽多的兄弟一起喝酒了,雖然才剛剛認識沒多久,但是他知道,這些人盡管都是些小混混,但是卻有著一顆對兄弟的真心,對老大的衷心,對敵人的赤膽、這和他們當兵的是一樣的、

“都他媽的別喝了,老大有話要說。”王強看著下麵依舊鬧哄哄的一群小弟,明顯的是有些喝多了,神經都不清醒了。

小弟們被王強這麽一嗓子吼一下,頓時全部看向了這邊,目光全部聚集在陳塵的身上,眼神中有崇拜,有尊敬,有敬仰,但是更多的還是崇拜。

陳塵笑了笑,看著下麵喝的麵紅耳赤的小弟們,道,“弟兄們,今天沒有別的事,主要就是吃好,喝好,菜不夠了,上,就不夠了,上,今天弟兄們不醉不歸。”最後,陳塵拿起一瓶啤酒,舉的老高的說道。

“哦…”下麵的小弟們紛紛大聲吼叫著,不一會,陳塵就被王強以遲到為由灌了三瓶啤酒,而肖毅也是被王強以第一次見麵為由,互相加深感情,灌了三瓶。

然後又是不同的麵孔的小弟依次過來給陳塵肖毅和王強敬酒,雖然不知道肖毅的身份,但是能夠和老大坐在一起的會是簡單的人麽?

不過半個小時,兩箱啤酒就已經被陳塵一人灌下去了,但是眾人驚異的發現,陳塵竟然沒有一點的反映,甚至連趟廁所都沒有上,麵對眾人的疑惑,陳塵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開玩笑,經過智腦的訓練,陳塵現在的身體強已經達到了六級,別說是兩箱啤酒,就算是兩箱白酒,陳塵喝完也照樣是臉不紅心不跳,活蹦亂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