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車後,陳塵看了下時間,已經快一點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都過去了十三個多小時了,陳塵打了個的士直接奔向了學院。

下了車,陳塵從口袋裏逃出一張老毛子,然後零錢也不要了,直接朝著學院裏走去。

走到學院大門,遠遠的,陳塵便看見了學院大門口掛著一條紅色的橫幅,歡迎北京大學師生。

上麵並沒有提到交流賽的事情,陳塵看了眼,便邁開了步子朝學院裏麵走去。

路上拉了一個男生問了一下交流賽的地點後,憑借著出色的記憶力陳塵很快便找到了地方。

交流賽是明天開始,準確的說的應該是明天上午十點鍾開始,而今天,還有一天的時間,這一天的時間都是本學院參加交流賽的學生培訓,和迎接北大的團體師生。

等到陳塵走進教室的時候,裏麵已經坐滿了人,有老師有學生,陳塵輕輕的走了進來,一眼便看見了坐在後排一臉認真的沈雪,便悄悄的走了過去。

“雪兒。”沈雪一直在認真的聽著上麵的老師說話,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人坐在他的旁邊,在聽見這聲熟悉的聲音後,沈雪臉色一喜,轉過頭看去。

然後眼中的喜意慢慢的變成了擔憂,“陳塵,你又打架了?”

陳塵一驚,他從監獄裏出來,根本沒有去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此時在他的衣服上還有著斑斑的血跡,雖然已經幹了,但是依舊十分的明顯。

“是別人的,北大的學生都來了?”陳塵叉開話題,這女人一旦追究上了一個事情,不弄清楚是絕對不會罷休的,更何況兩人還確定了關係。

果然,隻要一提到這方麵的事情,沈雪的注意力立馬被轉移了開,說道,“嗯,上午就到了,那邊坐著的就是北大的師生。”

陳塵順著沈雪的目光看去,大概有十個人左右,陳塵仔細的看著唯一的一名老師,做了下對比,性別,男,身高,沒自己高,體重,沒自己重,長相,沒自己帥,年齡,比自己大。

“那個老師是北大的奧數學教授,叫劉芳明,他曾經在奧數學界提出過一個奧數題,到現在為之都沒有人能夠解開。”沈雪看向那個劉芳明的眼中有著一絲的崇敬。

陳塵撇了撇嘴,什麽沒有解開,那是因為沒有遇上哥哥我,在陳塵眼中,研究奧數的人都是偏執狂,明明很簡單的一個數學題,非得用複雜的不能在複雜的方法去解,還說是什麽為了鍛煉人的大腦思維,開發腦部。真是白癡的理論。

“那他們現在在幹嘛?”陳塵看著台上的一個男老師說道。

“黑板上的那道奧數題就是那個劉芳明教授提出來的,也就是我剛剛說的到現在沒有人能夠解開的題。”沈雪說道,然後突然看向陳塵,眼中突然爆發出一股火熱,讓平常見慣了平靜如水的陳塵一時間有些不適應,“陳塵,你能解開嗎?”

陳塵看了一眼黑板,上麵密密麻麻的全是字母和數字,“對於每個正整數n,讓f(n)代表最小的正…”陳塵在心裏默默的讀了一遍,然後沉默了一會,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就這還叫難?真不知道這些教授平時都是吃什麽長大的,這種題目或許對一般人很難解答,但是對陳塵,那根本就不是什麽問題。

“有哪位同學願意上來嚐試一下這道題嗎?”台上的是黃老師,這次交流賽主要就是由他負責的。

黃老師說完後,目光在下麵掃了一圈,在看見陳塵不知道什麽時候進來的時候,眼中閃過一道亮光,隨即又轉向了別處。

沒有人答話,北大那便也同樣沒有人說話,黃老師收回目光,有些失望的看了眼陳塵,說道,“這道題明天將會作為一道加分題,…”黃老師說完後,底下的一些學生已經感到了一絲無聊,不過因為北大的人在旁邊,他們都極力的保持著耐心,因為他們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更是整個學院。

陳塵目光四處轉了轉,最後落在了北大的一名女學生的身上,雖然隻是側麵,但是陳塵可以肯定,這個女人絕對是個美女,而且是個極品的美女。

陳塵吞了口唾沫,正準備收回目光的時候,那個女人好象感受到了陳塵的目光,一下子轉了過來,與陳塵四目相對。

陳塵眼中的雜色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沉和平靜,女人眼中則是充滿了挑釁的看向陳塵,但是無論女人如何的看,眼神如何的淩厲,麵對陳塵的沉靜似水的眸子時,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這個時候,上麵的黃老師也講完了,說了句散場的場麵話後,黃老師衝著劉芳明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劉芳明站起來也不嬌做,走在黃老師的身旁,兩人並排走了出去,然後剩下的學生們也都沒動,都是等到了北大的學生出了們後才跟著出去的,那個女人出門時還深深的看了一眼陳塵,弄得一旁的沈雪都有些吃醋。

“妮子,吃醋了、”教師裏隻剩下了兩人,陳塵趁著沈雪不注意,抱住了她,笑著問道。

沈雪臉噌的一下紅了,狡辯道,“沒有。”

“走,約會去。”陳塵放下沈雪,拉著沈雪的胳膊朝著門外走去,兩人來到了學校的人工湖,說來也巧,有些事情明明是你極想逃避的,但是你越想逃避,他就越是會出現在你的麵前。

比如現在,兩人正在草地上散著步,迎麵竟然撞上了尹麗,這也就算了,正在陳塵苦惱該怎麽處理兩個女人的時候,白芙蓉竟然也出現在了這裏,看見陳塵,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絲毫沒有注意到陳塵身後的兩個女人。

兩個女人都已經夠陳塵頭疼的了,如今三個女人一台戲,去他娘的,陳塵已經徹底的放開了,管他了,大不了就是死唄,他在心中這樣想著。

尹麗原本給陳塵發信息打電話都沒有回音,心情便有些低落,於是便在這裏到處的亂逛著,誰知道竟然讓她看見了眼前的這一幕,不過尹麗也知道陳塵喜歡沈雪,而陳塵對她,雖然有了昨天的事情,但是她卻依然感覺陳塵不屬於她。

罷了,陳塵隻要在心裏有我的一絲位置我就滿足了,何必貪求那麽多了。尹麗在心輕歎著。一副憂傷的表情,讓陳塵看了忍不住想要抱在懷裏一番憐愛。

沈雪到是沒有發現什麽,“麗麗,你怎麽也在這裏?”

尹麗支支吾吾的半天,最後說道,“沒什麽,就是出來逛逛。”

白芙蓉這個時候走到了三人麵前,她也發現了除了陳塵之外還有另外兩個女孩,而且容貌都不比自己差到哪裏,微微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道落寂,但是被她很好的掩蓋住了。

“陳塵,這麽巧,你也在這裏。”對於場中的局麵,估計除了陳塵就隻有白芙蓉最明白了,從陳塵的神色中,她看的出來,他對這兩個女孩都很喜歡,兩個女孩也同樣很喜歡他。

陳塵笑了笑,道,“閑著沒事,就過來散散步,白老師身體好些了麽?”

聽了陳塵的話,白芙蓉臉上浮起兩朵小紅花,她自然是明白陳塵話中的意思,那一夜兩人可真是夠瘋狂的,做了那麽多次,不過好在白芙蓉身體也不差,這才能夠這麽快的恢複正常。

沈雪兩人疑惑的看了眼陳塵,不知道他什麽時候認識的這位美女白老師,而且看那樣子,還很熟,他們好象隻見過一次麵,而且見麵的時候還頗為的不愉快,怎麽忽然之間關係就變得這麽好了了?

白芙蓉看出了兩女的疑惑,不著痕跡的說道,“上次的事情謝謝你,我下午還有課,就先走了,兩位美女,拜拜。”

“拜拜、”

“拜拜、”

兩女分別和白芙蓉打了個招呼,等到白芙蓉走後,沈雪才問到,“你好象和白老師很熟?”

沈雪雖然問的很平靜,很隨意,但是陳塵卻是從話裏聽出一絲醋意,便說道,“嗯,之前在醫院門口遇見了他,那個時候他被一群混混圍了起來,然後我把那群混混打發了,算起來我還是他的救命恩人了。”

沈雪哦了一聲,眼中的神色也變的溫柔了許多,尹麗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她隻感覺自己的心裏酸酸的,眼圈有些發脹,“哥,我先走了,石小慶好象找我有事。”說完,也不等陳塵說話,便走遠了,陳塵看著尹麗離去的背影,心底輕歎一聲,暗道,“回去得安慰安慰這個妮子。”

不知道為什麽,陳塵在聽見尹麗說石小慶的時候,心裏有些空蕩蕩的,不是很舒服,難不成這就是吃醋的感覺?

和沈雪散了半個小時後,陳塵帶她出去遲了點東西,然後又出去逛了逛,吃了些小吃,沈雪這一個下午都很開心,這也是陳塵見到她為之見過她笑的最多的一次。

逛完街後,不知不覺的已經五點了,兩人又遲了點東西,然後陳塵才將她送回了家,在樓道裏,又免不了一番熱吻,和上一次相比,沈雪已經能夠放的開了一些了。

等到沈雪安全回家後,陳塵又去了一趟醫院,準備去看看老媽的,結果卻被告知,老媽已經出院了,陳塵打了個電話給李彪,問他是不是有什麽事情,李彪說沒什麽大事就不能打電話給你了。

陳塵燦笑沒說話,然後驅車回到了家。

打開門後,發現,桌子上已經擺滿了菜肴,葷的素的足有近十樣,而尹之行和尹麗還有老媽則坐在沙發上開心的聊著天了,看尹之行那模樣顯然是很喜歡老媽,而老媽也同樣很喜愛這個孩子。

隻是尹麗臉色有些憂傷的呆呆的看著電視發呆,偶爾老媽問幾句,她才嗯一聲,老媽還擔心是不是尹麗病了了。

“媽,你出院了也不和我說一聲,我還到醫院去找你了。”陳塵換上鞋子,抱怨了一句。

沙發上的幾人聽見陳塵的聲音,全部回過頭來,隻有尹麗依舊是一副憂傷的表情,喊了一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