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老師在一旁聽到陳塵這話,差點跌倒,真想一巴掌對陳塵腦袋拍過去,再怎麽說人家也是教授,你小子倒好,連一點起碼的尊重都沒有,還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劉教授並沒有在意陳塵的語氣,在他看來,對奧數能夠有這般天賦的人,有一點傲氣和脾氣是很正常的,他自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我們每人出一題,誰先解出來,便算是獲勝。”劉教授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看向陳塵的眼中充滿了火熱,那種火熱,就像是一隻狼在看一隻獵物。

“沒問題、”陳塵很爽快的答應了,這倒是讓劉教授有些意外。

“那就開始。”這個時候,黃老師已經搬來了兩個凳子,兩人坐下後,立馬拿起了一旁解答用的白紙,然後拿起筆,準備出題目。

陳塵沒有去想,直接拿起筆就在紙上寫了下去,不過幾分鍾時間,便放下了筆,而這個時候,劉教授也開始動筆了,陳塵就這麽的等著他。

三分鍾後,劉教授也丟下了手中的筆,眼中充滿了信心,看向陳塵,兩人眼神交換了一下,極為默契的將紙張對換了一下,然後分別看了看。

劉教授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陳塵雖然解答出了他的那一道題,但是在劉教授看來並不算什麽,畢竟,有的人天生對奧數比較敏感,解題的時候也就比常人腦袋轉的快,但是這也隻是指答題,出題,可不是什麽簡單的事情,沒有個五六年的研究,是根本不可能提出高難的奧數題的。

而且剛剛那道題,劉教授可是很清楚的,那題比之前的那個題還要難上不少,至少,就算是讓他來解答的話,也至少要幾天的時間,更不用談陳塵了。

看著手中的題目,劉教授隻是一眼,眉頭就皺在了一起,題目是這樣的,請把15個素數:11、29、59、89、139、211、229,311,439,479,499,599,619,839,859填入圖中空白處,使五個圈內各數之和都等於2008。

這個題目乍一看很簡單,但是真的準備動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麽難,劉教授看了一眼旁邊的陳塵,驚訝的發現,這小子竟然已經開始動筆了,難不成這家夥都不要想的嗎?頭一次,劉教授對這個才大一的學生,心裏生出了認真的心思。

看他那模樣,不似作假,如果真的按照他的速來的話,最多十分鍾,就能將他的題目解出來,十分鍾,很短的,劉教授咬牙快速的看著題目,然後略微想了一下,便開始在空白處計算了起來。

教室內,靜靜的,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看著兩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有的人想打噴嚏,可是卻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生怕因為自己的一個噴嚏而影響到了兩人的比賽。

五分鍾過去了,陳塵筆頭根本沒有停過,神色間沒有一絲的焦急,反而讓人感覺很輕鬆,仿佛他並不是在做一件難很高的奧數題,而是在寫著順序一樣,而一旁的劉教授則是臉色凝重,眼神中偶爾會閃過一道疑惑,苦惱,手中的筆也是時不時的停頓一下,直到最後,竟然丟下了筆,雙手抱著腦袋,指甲都深陷了頭發之中。

七分鍾後,陳塵率先解完,將筆朝桌子上一丟,道,“劉教授,我可寫完了哦。”

劉教授被陳塵的話一驚,一下子回過神來,抓起試卷,放在眼前,看個仔細,過了兩分鍾,劉教授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看向陳塵,語氣有些顫抖的說道,“你…你是…怎麽做到的?”

陳塵雙手一攤,道,“無可奉告。”然後站起來,看了眼劉教授身前的那張布滿了數字和方程式的紙張,將目光轉向後麵的女學生,臉色變化了一下,冷冷的道,“我贏了。”

我贏了。

三個字落在女學生的耳中,女學生雙眼充滿了不相信的神色,然後看向一旁的劉教授,劉教授苦笑著,道,“這小子是個奧數天才,他出的這個題目我解不出來,我想整個世界能夠解答出來的人也絕對不會超過五個人。”

此話一出,整個教室頓時響起一聲聲驚呼,劉教授竟然認輸了,而且對陳塵的評價竟然還如此的高,整個世界都不會有超過五個人能夠解開陳塵的題目,這話若是在別人嘴裏說出來,眾人定然不會相信,但是劉芳明是誰,那是全世界都有名的奧數學教授,他說的話就是權威,他既然說不會有五個人解出來,那就不會有。

黃老師興奮的直搓手,看著陳塵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讚賞,這下子,自己的升職肯定是不遠了。

“我想,北大的學生肯定不會賴賬。”陳塵語氣有些嘲諷的說道。

女學生臉色一陣清一陣白的,他沒想到,連劉教授都輸在了這個小子的身上,原本她抱著贏得心態和陳塵賭的,她根本就沒有想過會輸,此時輸了,道歉的事情自然就得她做了,可是她卻極不情願道歉,這對她來說是一種恥辱、

而這個時候,下麵突然爆發出了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呼喊,“道歉,道歉,道歉…”女學生咬著嘴唇,眼神裏充滿了怨憤的看著陳塵,今天這情況不道歉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先不說別的,單是他如果不道歉,就絕對走不出這個門,這是肯定的,因為她剛剛說的話已經激怒了這些南明學院的學生了。

陳塵再次伸出雙手向下壓了壓,場下頓時安靜了下來,白芙蓉看著陳塵的這幅氣勢,眼中閃爍著異彩。

“對不起。”白芙蓉衝著陳塵輕輕的鞠著躬,說道,她能夠感覺到,在她的心裏,一股怒火正在升上來,但是卻被她死死的壓製著。

陳塵冷哼一聲,道,“不是給我道歉,是給南明學院所有的學生老師們道歉。”

聽了這話,女學生瞬間抬頭看向陳塵,眼中充滿了怒火,但是接觸到陳塵那深邃的眸子的時候,她後退了,轉身對著台下的師生們鞠躬,“對不起。”說完後,她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走到了黃老師的麵前,冷冷的說道,“奧數交流賽,我們自歎不如,接下來的武術交流賽,希望可以再次見識貴學院的優秀。”

黃老師皺了皺眉,道,“武術交流賽是定在明天的、”他能夠聽出來,女學生剛剛的話中的意思明顯的是想要現在開始第二場交流賽,但是這定下來的事情豈是她一個學生可以隨隨便便的改變的。

這個時候,劉教授走了過來,道,“黃老師,武術交流賽還是定在今天。”

聽了這話,黃老師更疑惑了,他看了看女學生,又看了看劉教授,最後終於決定答應他們,因為他知道,對方已經輸了一場了,而且弄得還十分的不愉快,若是這個時候在拂了人家的意願,估計對方立馬就會暴走。

黃老師清了清嗓子,走到講桌旁,對負責主持的人輕聲說著什麽,然後便站在了一旁。

“接下來,由南明第一學院和北京大學,進行武術交流賽。”主持人極具男性腔調的嗓音在麥克風中喊了出來。

然後便看見劉教授那一方,站出來了一個人,讓眾人驚訝的是,站出來的這人,竟然就是剛剛的那個女學生。

而這邊,一個身板結實的學生剛想走出去的時候,那女學生突然指向了陳塵,道,“我要和你比試。”此話一出,眾人又是一片嘩然,他們都看出來了,這個女學生怕是和陳塵繞上了。

陳塵笑了笑,沒有說話,黃老師表情尷尬的看著陳塵,道,“要不,陳塵,你出去和他隨便玩玩,剛剛我們都贏了一場了,現在人家有這點要求,我們作為主人怎麽說也應該滿足他們一下是不是。”

陳塵翻了翻白眼,心想,還滿足,你怎麽不自己去,幹什麽非要老子出去,不過想歸想,陳塵還是硬著頭皮笑著道,“嗬嗬,那是那是,怎麽說我也是代表著學院的榮譽的,一女孩,犯不著和她計較。”然後便抬起腳走了出去。

“怎麽個比法?”說實話,這個女孩長得真不賴,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雪白如玉的肌膚,修長筆直的雙腿,飽滿圓潤的翹臀,豐滿堅挺的胸部,一頭的大波浪披在腦後,很有那麽幾分成熟少婦的氣質,估計是個男人看見第一個想法就是怎麽把她推倒。

女學生冷冷的說道,“最後站在台上的就是勝利。”

陳塵有些無奈的看了眼黃老師,黃老師笑了笑,無聲的做了一個口型,“讓他發泄發泄。”

聽了這話,陳塵心裏很鬱悶,什麽玩意嗎,我堂堂一個大男人,怎麽可能給你一個女人心情不好發泄了,給你幾分顏色還上天了。

“我可友情提醒一下,待會輸了,可別哭鼻子哦。”陳塵笑著說道,隻是他那笑容卻是讓人怎麽看怎麽欠扁。

女學生冷哼了一聲,道,“還是想著待會找誰陪你去醫院。”

“喲嗬,還去醫院,這丫頭的怨氣還真不小了。”陳塵在心裏想著,然後便看見女學生竟然已經動手了,一條長腿朝著他掃了過來。

陳塵雙手向後一甩,做了一個標準的鐵板橋動作,躲過了這一腳。

台下頓時發出一陣驚呼,誰也想不到,這個看似文弱的姑娘,出手竟然這麽狠,連個招呼都不打,就直接的一腿掃了過來。

而坐在前麵幾排的一個男學生此時則是看著台上的女學生苦笑著,用隻有自己能夠聽得見的聲音說道,“這個丫頭,脾氣還是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