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局長,財務局局長,組織部副部長,看著眼前幾個長相平凡的男女,陳塵心中激動的很,這些人可都是大人物了,平時都是難得一見的,今兒卻是全部的聚到了一起,還都是來看自己的,想到這裏,陳塵心中就是一陣豪邁,估計市委書記的麵子也沒自己這麽大.

“朱局長,你們等一下,我去給你們搬幾張凳子,你們親自過來看我,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我可真是有些過不去了。”陳塵一臉愧疚的看著幾人,說著就拉開被子,準備走下去,隻不過那拉被子的手掌都在微微的顫抖著,肖毅在一旁看的,心中都把陳塵給鄙視了一百多遍了,這丫的,裝的那叫一個像啊,平時怎麽就沒看出來陳塵還有這方麵的天賦了。

朱文一把抓住陳塵的手,慢慢的放回了被子裏,然後輕輕的拉過被子給他蓋上,皺著眉說道,“你這孩子,都傷成這樣了,還亂動,我們站一會沒事。”

“朱局長,可是.”陳塵還想說什麽,朱文突然板起了臉色道,“沒什麽可是了,在大的事也沒你的傷重要,還有,喊我朱叔叔。”

陳塵有些訝然,朱文見陳塵沒有動靜,語氣故意放緩了幾分,道,“你小子,我這年齡做你叔叔,你還虧了不成。”

“朱叔叔。”陳塵喊了一聲,朱文哈哈大笑了幾聲,從口袋裏拿出名片放在桌子上,道,“好,你這個大侄子我認了,有事就打這個電話,叔叔我絕對幫你給辦的妥妥的。”

陳塵心裏那個汗顏啊,原本還以為這個朱文是教育局局長,文化程高點了,但是此刻卻感覺,怎麽著就是一俗人了,不過陳塵倒是對這個朱文沒有什麽壞感覺,至少,這家夥有什麽說什麽,性子夠爽快,嗯,倒是有點軍人的感覺。

然後幾人都對陳塵紛紛表示了關心,而且最讓陳塵受不了的是,這些家夥,竟然都效仿朱文,要認自己做什麽大侄子,自己要是不喊的話,還鐵青著連要翻臉,這倒是讓陳塵好不尷尬,這一下子,陳塵就平白無故的多了兩個阿姨,兩個叔叔了,桌子上也放著幾人的名片。

肖毅已經麻木了,看著這些人,他心裏對陳塵的隻有濃濃的羨慕了,不過更多的還是開心,為自己的兄弟開心。

“小陳,我就先走了,等你傷好了,可得來家裏坐坐,常常你阿姨的手藝。”朱文熱情的說道,然後和陳塵又說了一些,這才離開,其餘幾人也都先後和陳塵打著招呼,跟著朱文一同走了出去,此時,房間裏就隻剩下薛雲了,見這些人都走了,薛雲才走上來。

反正人也走了,陳塵索性也不裝了,一下子跳起來,開著薛雲,道,“你不會也要我做你什麽大侄子,我告訴你,可比啊,真要報答我的話,可是有很多方法的。”

薛雲笑了,笑的讓人心顫,他沒想到他不過走幾步而已,竟然讓陳塵有這麽大的反映,“那你說說,都有些什麽辦法?”

“可以以身相許的嗎、”陳塵很想把這句話說出來,可是話到了嘴邊,他流出了一滴冷汗,這話要是真說出來了,估計下一刻,自己就會重新躺在**了。

“額…比如,請我吃飯什麽的都可以的。”陳塵燦笑兩聲,說道。

“嗬嗬,你這人還真有趣。”薛雲搖了搖頭,坐在**,然後突然看向陳塵,神色中有意思質問的意思,說道,“上次你們走了以後,第二天怎麽沒有去做筆錄?”

“一些事情耽誤了,怎麽了?”要不是薛雲提醒,陳塵到現在還想不起來還有這麽一茬子事情沒解決了“也沒什麽事情,上次你們教訓的那幾個人,被待會警局後,還出言威脅說要砸了警察局了,結果那個警察查了一下,發現他們竟然是目前正被通緝的重犯,在鄰省搶劫了十四個人,還殺了兩個警察,被警察逮捕了,說起來,你倒是幫了那個小女警一個大忙了。”薛雲說道。

陳塵兩人倒是沒什麽驚訝的,上次和那幾人打的時候,他就能夠感覺的到,那幾個家夥絕對不是什麽好人,估計手上肯定是有著人命的,果然,這一查,還真得查到了案底。

殺人,可不是什麽小罪名,這樣說起來的話,那王蓓蓓可不是把功勞全部都給攬了,這下她該升職了,嗯,得好好敲她一筆,最少也要讓她請吃飯。

“時間不早了,我也不打擾你休息了,好好養傷,等你好了,可得讓我好好的請你吃一頓。”薛雲溫柔的說道。

“額…等我傷好了再說,可能倒時候會有事情的。”陳塵沒有一下子答應。

“沒事,不過你給答應我,等你傷好了,如果沒事情的話,必須第一個答應讓我請你吃飯,現在不出手,等到你好的時候,估計請你吃飯都得排隊了。”薛雲說道。

“我有這麽吃香麽?”陳塵有些驚訝的說道。

“嗬嗬,不說了,總之你答應了就行了,我先走了,拜拜。”陳塵看著薛雲離開的背影,自嘲的笑了笑。

“還是不管那麽多了,趁著住院這段時間多休息休息。”陳塵拿出香煙,躺在**,和肖毅互相抽了起來,剛抽沒兩口,一個小護士走了進來,見到兩人正在抽煙,立馬吼道,“醫院裏麵禁止抽煙,你們不知道嗎?把煙丟了。”

兩人對視一眼,看著這個長得和白紀的恐龍有的一拚的胖妹,很配合的把煙在腳下踩滅了,然後丟盡了垃圾桶。

恐龍妹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拿出體溫計遞給陳塵,道,“放腋窩裏夾五分鍾。”然後走進陳塵,伸手向陳塵的臉上摸去,陳塵嚇了一跳想要退後,恐龍妹卻不耐煩的吼了一聲,道,“動什麽動,趕快讓我檢查,妨礙老娘下班,老娘讓你下半輩子都住在醫院裏。”

陳塵身軀一震,想要發火,但是看著這個體形彪悍的恐龍妹,他還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開玩笑,和一個跟芙蓉姐姐差不多彪悍的女人動粗,你是嫌命長。

肖毅在旁邊看著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別提多難受了,恐龍妹眼睛一瞪,衝著肖毅道,“看什麽看,沒看過美女啊,告訴你,別想打本姑娘的注意,本姑娘已經名花有主了,你還是別報幻想了。”

肖毅目瞪口呆的看著恐龍妹,最後說出一句話,“額,姐姐,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真的很想見一見你的那位男朋友。”其實他心裏想說的是,“什麽樣的男人才能擁有這種勇氣。”

“哼,和你沒關係。”恐龍妹不屑的看了肖毅一眼,然後在陳塵失神的片伸進他的衣服裏,粗暴的把體溫計抽了出來,嚇得陳塵身子一個哆嗦。

“還好,正常。”恐龍妹晃了晃體溫計,在本子上快速的畫著,然後也不理兩人的異樣,扭動著她那超標準的肥臀,走出了房間。

“如果日本的女人都像她一樣的話,最多兩年,這個國家就會消失在世界上。”陳塵很遺憾的說道。

“看見她我算是真正的了解自信這兩個字的真理了。”肖毅搖了搖腦袋,說道。

“咚咚咚、”門又被敲響了,陳塵苦笑道,“今天也太熱鬧了,隨即又滑了下去,做出一副離死不遠的模樣。

果然,又是五六個人走了進來,看他們的模樣,又是不知道什麽局的局長之類的大領導。

十分鍾後,這些人走了,然後二十秒後,又來了一波,再然後……

一個小時後,陳塵躺在**,臉色疲憊的看著肖毅,“這次我是真的不行了,都不用裝的了。”

“你小子,得了這麽大的便宜還賣乖,你看看桌子上,這麽多的名片,最低的都是副部長,以後南明市你是可以橫著走了。”肖毅哼哼的說道。

“您有新短消息。”肖毅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神色正常的對陳塵說,“我得先回去了,隊長找我。”然後站了起來,看著陳塵。

“哦,你去忙,我一個人剛好睡覺。”陳塵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嗯,有事打我電話。”肖毅丟了這麽一句,便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陳塵心裏很納悶,他們特種部隊整天都有什麽大事,連個休息的時間都沒有,還好沒有答應劉二,不然的話,估計他現在拖著傷都得去接受任務。

“砰、”肖毅才走,房門突然被人給用力的推開了,陳塵有些煩躁的看了一眼,這一回頭,頓時引來無數的閃光燈,砰砰砰的閃個不停。

陳塵臉色冰冷的看著進來的一群抱著相機,拿著話筒的人,不用問了,這些人肯定是記者。

原本陳塵在電視上也看見過,記者為了搶新聞而把別人騷擾的不甚其煩的事情,他還認為,沒那個必要,不就是拍你兩張麽。

可是現在,陳塵算是親身體驗到了,記者究竟有多煩。

這一進門,就聽見不斷的有人嘰嘰喳喳的問著問題,還他媽的盡是些白癡的問題。

“陳塵先生,請問你當時麵對歹徒的時候緊張嗎?”

“陳塵先生,請問你當時開槍的時候有心裏負擔麽?”

“陳塵先生,外界有人說你是一個殺人狂魔,對於這點,你有什麽要解釋或者澄清的麽?”

“我草,這也算是問題,你他媽的殺個人試試有沒有心裏負擔,你他嗎的第一次開槍看看會不會緊張。”陳塵大聲的吼了一句,場麵頓時安靜了下來,所以記者都看著陳塵,驚詫萬分,大概是沒有想到陳塵竟然會這麽直接的說髒話。

“陳塵先生,請問你還是單身麽?”一個身材嬌小的女記者墊著腳尖,在人群外麵大聲的喊道,場麵這麽靜,所有人都聽見了,此時都全部的看著陳塵。

“我他嗎的一個正房,五個情人,還包了三個二奶,怎麽著,你想做我情人還是小三?”陳塵很無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