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車停在了空地上,陳塵走到劉二身旁,露出一絲笑容,道,“你這裏倒是挺安靜的.”

“這裏安靜,空曠,平常部隊訓練什麽的都在這裏,槍聲太吵了,放在鬧市區肯定是不行的。”劉二指了指周圍空曠的地帶,“走,進去說。”

“砰、砰、…”突然,一聲聲槍響將陳塵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陳塵四處望了一眼,說道,“這個狙擊手挺不錯的嗎。”剛剛的幾聲槍響沉悶有力,肯定是狙擊槍,而以狙擊槍能夠這麽快的連續開槍,這個狙擊手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精英。

“嗬嗬,就那樣,這些小家夥平時不盯著點,一個個都衝上天了。”劉二雖然這樣說,但是陳塵能夠感覺到劉二的語氣裏有那麽一絲的自豪。

劉二走在前麵,輕輕的推開已經破舊的不能稱作是門的門了,陳塵打量了一番,房間很小,隻有十多個平方,裏麵的設置很簡單,一張彈簧床,上麵鋪著軍綠色的墊背和被子,床旁邊放著一張四方形的小矮桌,在旁邊就是一張大大的木桌,占了整個房間的五分之一的空間。

“也沒什麽地方,就坐**。”劉二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拍了拍整齊的墊背,說道。

陳塵看著**疊放整齊的被子,房間雖然不大,但是卻極為的利索,讓人感覺很幹淨,陳塵倒也不是那種嬌慣的人,直接一屁股坐在了**。

“那個號碼?查到了嗎?”接過劉二遞過來的香煙,陳塵順手點上,然後很直接的問道。

陳塵看見,自己的話剛說出後,劉二的眉頭深深的皺在了一起,他狠狠的吸了兩口,剛準備說話的時候,陳塵的手機突然響了。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陳塵拿出手機一看,是老媽的號碼,想到昨天老媽說要過來看他,可是他卻突然之間出院了,而且還沒有回家,老媽現在肯定很著急。

“喂,媽,我在朋友這邊,嗯,晚點會回去,嗯?你和麗麗說我沒事,都已經好了,嗯,好,就這樣,拜拜。”陳塵快速的對著電話說道,然後把手機拿在手裏,想了想,又把手機給關上了,這樣一來就沒人在打擾他了。

“號碼是大街上隨便買的黑號,也沒有登記,不過,我查了一下電話打出來時的位置,定位了一下。”說道這裏,劉二停了一下。

“查到了?是哪裏的?”陳塵順著下麵問道。

劉二揉了揉額頭,呼了一口氣,道,“軍區司令部。”

“軍區司令部!”陳塵驚訝的重複了一遍,竟然是軍區司令部,原本陳塵以為對方的地位最多也就和劉二差不多,但是現在看來,貌似不是那麽回事。

“哼,這樣以來的話,不用猜我也知道那個人是誰了。”劉二眼中精光爆閃,說道。

“是誰?”陳塵問道,對軍區他可不是很了解,雖然人家是在司令部裏打的電話,但是不代表那人就是司令員,能夠坐上那個位置的,哪一個不是國家的英雄,若真是基地的人的話,那他們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

“除了司令員,就隻有黃參謀長能夠進入那裏了,總不會是司令員打的電話。”劉二說道。“我已經和司令員匯報了這件事情,畢竟,基地的事情不容疏忽。”

“那司令員會憑你的一兩句話,簡單的懷疑就相信你嗎?”陳塵笑了笑,問道。

“嗬嗬,若說換一個人司令員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我說的話,司令員絕對會放在心上的,黃參謀長的為人,整個軍區都沒有幾個人看得慣,當初他是直接被中央委任下來的,所以司令員也不好說些什麽,不過這裏是南明市軍區,他雖然在中央有人,但是這裏畢竟不是中央,所以他也翻不起多大的lang來,司令員有事情也不找他做,他也沒什麽機會接觸到內部的事情,現在看來,司令員是一早就懷疑過他了。”劉二說道。

“基地的勢力也太恐怖了,中央都有人?”陳塵感覺自己的心髒有些承受不了了,這個基地到底想幹什麽,難不成真的是要把世界都得統一嗎。

“這倒是不可能,畢竟,中央不是想進就進的了的,我估計,應該是中央有人被基地收買了,但是究竟是誰,這就不好說了,不過,很快應該就會見分曉了,黃參謀長現在已經被架空了,憑司令員的手段,別說一個小小的基地分管,就算是基地的主管,招供也隻是時間的問題罷了。”劉二顯然對這個司令員很是尊敬崇拜。“這段時間,南明市應該不會在發生什麽事了,若黃參謀長真的是基地的人的話,他的所有動作都被監視著,隻要他和基地聯係,直接就會暴露,到時候,嘿嘿。”

陳塵汗顏,看不出來,這個劉二表麵上雖然是個老實的漢子,但是心思卻也這麽縝密,不過這也正常,能夠在軍隊裏混到這個位置的人,哪一個不是心思縝密的政客。

“走,我帶你出去看看那群小崽子們的訓練。”劉二顯然心情不錯,拍了拍陳塵的肩膀說道。

陳塵沒有推脫,反正時間還早,他又沒有什麽大事情,再說他也想看一看平時這些人都是怎麽訓練的,說不定還能摸摸槍了,他槍法固然是很好,但那都是在智腦裏麵學的,摸得槍都是虛幻的,真正手把手摸過的槍除了那天迫不得已之外摸過幾次,就沒有真正的摸過。

“砰……”劉二領著陳塵站在這些特種隊員們的後麵,不動神色的看著他們打靶。

陳塵數了一下,一共有十九個人,狙擊手隻有一個,剩下的有在練手槍的,有抱著步槍的,還有在連著飛刀的,每個人臉上的神色都肅穆無比,汗水不斷的從額頭上向下流著,滴在塵土飛揚的黃土上,眼神淩厲,然後突然爆出一絲精光,手指猛然扣動,一發子彈便打了出去。

“怎麽樣?”劉二問道,從陳塵擊斃歹徒的那幾槍,劉二知道,他絕對是一個玩槍的高手,要知道,打靶和打人完全是兩種概念,打靶子你隻要聚精會神,多練幾次,打個九分或者是紅心什麽的,都不是什麽大問題,但是在緊急之下,要一槍擊斃對方,那可不是平常訓練那樣的簡單,首先,心理壓力,在對方也拿著槍對準你的情況下,你心理肯定會有一絲的波動,這種情況下,你還要一槍擊斃對方,沒有良好的心理,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嗯,都是精英。”陳塵說道,他這倒是說的實話,老遠的他就感受到這些隊員們身上傳來的一絲霸氣和血腥味了,這說明,他們都是參加過戰爭的,都是真正的兵,和那些警察什麽的絕對是兩個層次的人,這種人都是經曆過戰爭的訓練,血的洗禮的,真正的殺人武器。

“嗬嗬,有眼光,怎麽樣,有興趣下去陪他們練兩把嗎?”劉二問道。

陳塵臉皮扯了扯,他看見,劉二眼裏神色在閃動,這老家夥,估計這事他早就預備好了,讓自己和他的隊員練一把,想讓自己出醜?哼,陳塵在心裏不屑的哼了一聲,他陳塵還真就沒怕過什麽,不就是對練嗎、“行,我也好久沒動過了。”陳塵很爽快的說道,劉二眼裏的神色更加的亮了。

“小子們,都過來。”劉二突然大聲的吼了一句,十幾個漢子全部停下了手裏的動作,抱著槍站在劉二的對麵,在看見隊長旁邊還有一個人,這些漢子們都有些驚訝,要知道,這裏可是他們平時訓練的地方,外人根本都進不來的,就算進來了,也會被外麵的隊長給攔住的,而這個男的,顯然是隊長親自接來的,一時間,這些隊員的心裏都有些納悶。

而站在最後麵的一個漢子看見陳塵的時候,眼裏突然露出濃濃的喜意,想要伸手招呼的,但是看見隊長,隻能咧著嘴巴衝陳塵笑著。陳塵也看見了,見到是肖毅,衝他笑了笑,隨即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劉二身上。

“這位就是金陵大酒店裏憑借一人之力擊斃了四個歹徒的小英雄,陳塵,今天我把他請過來,目的很簡單,和你們比一比槍法,讓你們知道什麽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劉二聲音很大,所有人都聽得見。

“隊長,我不服。”突然,一個一米七幾,身材在這裏算得上瘦小的男人站了出來,在他的手裏還抱著一把狙擊槍。正是隊裏唯一的狙擊手。

“不服?不服就贏了他,靠嘴巴是沒用的。”劉二冷冷的說道,“比試方法你們自己定,我做裁判。”

男人走到陳塵麵前,看著這個比自己年輕了好幾歲的年輕人,眼裏沒有一絲的輕視之意,對他說道,“你先來還是我先來。”

陳塵和善的笑了笑,道,“還是你先來。”

男人也不和他客氣,轉過身看了眼另外一個漢子,“萬一。”那漢子衝他笑了笑,然後跑到遠處,撿了幾個石塊。

男人抓起一把黃土,拋起來,一陣風頓時將黃土吹的四散飛揚,男**喊一聲,“萬一、”

然後那漢子便遠遠的將石塊扔向了高空,男人身子轉動間,驟然停下,然後對準了天空,手指猛然扣動,砰的一聲,十塊應聲爆開,然後槍聲接連不斷,砰砰砰、三聲,又是三塊石塊被男人擊碎。

“到你了。”男人將槍遞給陳塵,臉上浮現一抹信心,剛剛的幾槍他可謂是超常發揮,他很有信心,他的槍法在南明市不會找到第二人,這等槍法,就算是在全國,那也足以算的上是一級狙擊手了,能夠與他相比的人,也不會超過五人。

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了陳塵的身上,他們想要看看,這個一槍擊斃四人的英雄,到底有多牛逼,竟然能夠被隊長請過來和他們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