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彪看向聚精會神看著台上的肖毅,道,“就這事?”然後說道,“沒問題,交給我.”

“那大哥你可得多看著點,這家夥跟那些剛從山上下來的野獸沒兩樣,我就先回去了。”陳塵瞟了眼肖毅說道。

“嗯,放心,年輕人嗎,都是這樣。”肖毅一副我了解的表情看著陳塵。

陳塵點點頭,然後湊到肖毅耳邊,說道,“大哥,待會你想玩的時候直接找彪哥,我得先回去了,今天直接從醫院出來,家裏都急死了,再不回去估計都要被人道毀滅了。”

“行了行了,有女人就行了,你走,明天我直接會部隊了,不用來找我了。”肖毅看都不看陳塵,揮手說道,臉色還有一絲的不耐煩,好象陳塵打擾到他了一般。

“這家夥,眼裏估計除了女人就沒有別的了,他媽的,估計是個母的,你都能上。”陳塵在下心中徘腹著。

“大哥,我走了。”陳塵和李彪打了個招呼,準備和王強也說聲的時候,卻發現,這家夥正和小玉兩人旁若無人的抱在一起親密的接著吻了,陳塵笑了笑,然後走過人群,走出了大門。

他開著王強的車快速的上了公路,夜黑風高的,陳塵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了,他猛踩油門,朝著家的方向開去,已經好幾天沒回家了,陳塵發現,自己竟然想的很。

陳塵將車子停在了樓下,站在門前輕輕的將鑰匙插進去,動作輕柔的打開防盜門,沒有發出一絲聲音,月色透過窗戶打在客廳裏,隻顯示出一個大概的輪廓,陳塵沒有開燈,在智腦的這麽長時間的訓練中,別說現在這個環境了,就算是伸手不見十指的地洞裏,陳塵也照樣看的和白天沒什麽區別。

將門關上,陳塵朝著尹麗的房間走去,打開房門,見尹麗已經睡著了,他走近過去,蹲在尹麗的身旁,靜靜的看著熟睡中的尹麗的嬌俏容顏。

熟睡中的尹麗眉頭緊鎖,臉上有一絲痛苦的神色,看來應該是做了什麽噩夢,陳塵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尹麗的眉頭,慢慢的,舒緩了下來,呼吸也平緩了許多,看著麵前這張動人的嬌顏,陳塵心中一動,吻上了她的額頭。

“哥.”尹麗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輕輕的喚了一聲,看見麵前有些模糊但卻熟悉無比的男人模樣,尹麗支撐著身體抱住了陳塵。

“哥,”尹麗的聲音有些顫抖,陳塵感覺到,懷裏的尹麗嬌軀在微微的顫抖著,雖然幅很小,但是又怎麽能逃得過陳塵的感知了。

“麗麗,哥沒事。”陳塵感到鼻尖有些發酸,動作溫柔的拍著尹麗的後背,說道。

“哥,我好害怕,我夢見你離開我了,你不要我了。”尹麗聲音裏帶著一絲的哭腔。

陳塵一怔,這丫頭剛剛做的就是這個夢,誒,陳塵心中一歎,輕輕的推開了尹麗,道,“傻丫頭,哥怎麽會不要你了,不要胡思亂想了,趕快睡。”

“你陪我睡。”說這話的時候,尹麗的聲音很小,陳塵幾乎可以想象到,尹麗說這話時臉龐肯定是升起了一片紅雲。

竟然會說出這種話,說明這個丫頭心裏也肯定是想自己想到了極點了,不然的話,憑她的性格怎麽會說出這麽大膽的話了。

“我看著你睡著了再走。”陳塵將尹麗放躺在**,將被子拍了拍,坐在她的床邊。

“嗯。”尹麗緊閉著雙眼,心裏緊張的不得了,又有一絲的嬌羞和隱隱的期待。

而陳塵則是十分的淡定的坐在床旁,看著這個單純的女孩慢慢進入夢鄉,終於,陳塵感到了尹麗睡著了,這才慢慢的站起來,悄悄的走出了房間,生怕因為他的一絲動作大了,將這個女孩給吵醒了。

“呼…”一會到房間,陳塵整個人頓時倒在了**,然後起身快速的將身上的衣衫全部脫掉,想要去洗澡的,但是又怕把尹麗給吵醒了,就這麽的躺在**,看著窗外的繁星。

這就又想到了沈雪和白芙蓉,一想到白芙蓉明天就要做手術了,陳塵心中就有些慌張和擔心,要是白芙蓉手術不成功的話,陳塵都不知道他會怎麽辦,大哭一場,然後找到基地,報仇?

這個有些不太可能,就算是哭的話陳塵也一定會找一個沒人的地方默默的傷心,至於基地,那是肯定會去找的,但是不是現在,憑他現在的力量,在龐大的基地麵前,就像是一滴雨水和一汪海洋那樣的巨大差距。

想再多也沒用,一切都將在明天過後見分曉,沈雪麽,已經有好多天沒有見到了,自從那個學院交流賽結束之後,陳塵就沒有在聯係過沈雪了,一來是沒想起來聯係,二就是最近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陳塵抓起手機想要給沈雪打電話,但是看到手機上的時間,又放了下來,還是明天,明天去過醫院就去學院找沈雪,畢竟,這麽多天不見麵,陳塵也想念的緊,可是為什麽沈雪不給自己打電話了?陳塵有些納悶,難道這個妮子害羞的連個短信都不發嗎?想到沈雪平時的內向模樣,陳塵也就釋然了。

第二天,陳塵起的很早,六點鍾就起來了,剛好尹之行也起來了,見到陳塵回來了,開心的纏在陳塵的身上不肯下來,最後好不容易被陳塵給弄了下來。

“之行,今天你可有口福了,讓你嚐嚐哥哥的手藝。”陳塵係好圍裙,拿起鍋鏟,儼然一個家庭婦男的樣子。

“嗯。”尹之行用力的點著腦袋,坐在桌子前麵,將書包放在一旁,等著陳塵大廚做出來的早餐。

說道做飯,對陳塵來說倒真不算是什麽,甚至可以說是小菜一碟,在智腦裏,幾乎什麽都得學,包括廚藝,隻要一有時間,智腦就會要求陳塵學習這些理論知識和一些平時經常用的到的知識,比如,做飯燒菜,以陳塵如今的廚藝,絕對可以在任何一家酒店裏麵掛個行政總廚的名號。

不一會,坐在飯桌上的尹之行就聞到了香味,令他食指大動,陳塵將早飯端了過來,很簡單的早飯,雞蛋火腿,和一杯牛奶。

但就是如此簡單,尹之行每天都吃的早飯,在陳塵的翻炒下,卻讓尹之行感到了不一樣的美妙口味。

“怎麽樣?”陳塵十分有信心的看著都快流口水的尹之行,笑著問道,等待著他的評價。

尹之行拿起筷子咬了一口,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享受的表情,這個表情在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臉上浮現,讓陳塵忍不住的看著好笑。

“好吃,比姐姐做的還好吃,哥,以後你每天都給我做好不好?”尹之行一張小臉上布滿了期待的神色。

陳塵有些遲疑了,他可沒有那麽多的時間每天早上給尹之行做早餐,但是他又不想讓尹之行失望,最後說道,“想吃我做的早餐可不是那麽容易的,你要是每門功課都考一百分,我就給做一個星期的早餐。”然後看向尹之行,“怎麽樣?能做到嗎?”

尹之行皺了皺秀氣的鼻子,遲疑了一下,最後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臉上布滿了堅定的神色,為了這頓早餐,他拚了,“好,哥,你可答應我了,不許騙人。”

“嗬嗬,當然不會騙你了。”陳塵笑嗬嗬的說道,對尹之行,陳塵是非常的喜愛的,這個小家夥,性格堅毅,心底善良卻又做事有禮有節,這還是他在小鎮上長大的,要是從小就在大家庭裏長大的話,估計比起那些貴族的孩子也差不到哪裏。

“拉鉤、”尹之行突然站起來走到陳塵麵前,伸出了一根小拇指,小臉之上布滿了認真。

陳塵愣了愣,看著尹之行,仿佛就像是在看小時候的自己,童真無邪,不知道社會上有多麽的肮髒,多麽的亂,隻是一心的想著學習,功課和考試,這是個多麽童真的年代啊,隻是他再也回不到那個時候了。

陳塵也伸出了小拇指,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緊緊的勾著小拇指,同時開心的喊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哥,我去上學了。”尹之行將書包背在身後,開心又滿足的和陳塵說了一聲,然後打開了門,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

“嗬嗬。”陳塵看著尹之行消失的背影笑了笑,然後準備收拾桌子上的東西,就在他回頭的時候,突然看見尹麗不知道什麽時候坐在了桌子旁邊,還帶著困意的看著陳塵,喊了一聲,“哥,我也要吃你做的早餐。”

陳塵苦笑一聲,感情把自己當成了專職做早餐的人了,陳塵應了一聲,道,“好嘞,小姐您稍等,小的馬上給您端上來。”說完,在尹麗的嬌笑聲中走進了廚房。

看著玻璃門裏正在專心坐著早餐的陳塵,尹麗眼中生出些許異樣的神色,有歡喜,有憂愁,還有一絲淡淡的患得患失。

“這個男人,終究不會是我一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