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他陳塵有什麽好,不過是能打了點而已,憑什麽得到這麽多女人的喜歡.”石小慶臉色陰冷的看著尹麗,臉龐有些扭曲,“我有錢,有地位,還有個好老爸,他陳塵有什麽?要錢沒錢,要地位沒地位,長得也沒我帥,為什麽你們就全部都喜歡他?”

他直直的看著尹麗,尹麗眼裏卻是流出一絲的不屑,最後索性閉上了眼睛。

“嗬嗬,麗麗,待會等陳塵來了,我會讓你知道,他陳塵也不過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人罷了。”石小慶說完,走出了房間,走到兩個男人身前,眼中有一絲的驚恐,說道,“他馬上就來了。”

其中一個男人抬了抬頭,一臉的平淡,看著石小慶,道,“放心,簡單。”

“他很厲害的,一個人能打幾十個人了。”石小慶提醒著。

“石少,我們是看在你父親的麵子上才來的,如果你不相信我們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走,但是既然你請我們過來了,就請你不要質疑我們的能力,這是對我們的侮辱。”男人依舊一臉的平淡,隻是話語中多了幾分的怒意。

“我當然沒有質疑二位的實力的意思。”石小慶心中一驚,這兩個男人就是那個保安公司的創始人,實力非同小可,據說曾經在剛果當過雇傭兵,都是真正見過血的狠人,若不是因為兩人曾經得過石小慶爸爸的恩惠,憑石小慶的身份是怎麽也請不來兩人的。

“咚咚咚、”這個時候,門突然被敲響了。

石小慶一喜,道,“他們來了。”然後走到門口,透過貓眼看了一下,確定隻有陳塵兩人,從背後拿出一把匕首,這才慢慢的打開了門,露出門外的兩個人。

見到石小慶,陳塵真的有種衝動,想直接上去一巴掌拍死他,但是他還是壓住了衝動,因為他知道,房間裏麵不可能隻有石小慶一個人,除非他是個白癡,雖然已經很多事情上證明了石小慶確實是個白癡。

“進來。”見到陳塵,石小慶眼中明顯流出一絲陰狠,甚至是殺意,但是卻是硬生生的忍了下去,大概是因為擔心被人看見,所以才沒有直接動手。

兩人都沒有說話,楊磊跟在陳塵的身後一同進了房間。

“我草你媽、”楊磊隨手把門關上,然後便聽見一聲怒罵,便看見石小慶一拳揍在了陳塵的臉上,看著陳塵的眼睛裏充滿了怒火和怨恨。

“麗麗了?”陳塵沒有還手,因為他看見了沙發上坐著的兩個男人,隻是一眼,便知道兩人絕對是高手,那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陳塵隻有在劉二身上感覺到過,也不知道石小慶是從哪裏請來的,看來他為了對付自己花了不少心思啊。

“想要見麗麗?”石小慶揉了揉拳頭,說道,“先讓我爽了再說。”然後又是一拳對著陳塵的肚子上錘去,陳塵沒有躲避,反而閉上了雙眼,隨後便掙了開,麗麗在裏屋,不過卻是被綁起來了,陳塵心中竄起一絲怒火,這個王蛋,竟然對麗麗這般的對待。

“你,過來。”石小慶指著旁邊的楊磊,勾了勾手指,陳塵的身子骨實在是太硬了,打的他拳頭都疼,而看楊磊,雖然看起來也蠻強壯的,但是總不能強壯的過陳塵,想起昨日被楊磊侮辱的那些畫麵,石小慶心中就一陣怒火。

“我說過的,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石小慶陰冷的看著楊磊,就想一條毒蛇似的。

“嗬嗬,既然知道,我勸你還是早點放了尹麗,不然的話,你的後果會很慘。”楊磊很平靜的說道,絲毫不擔心石小慶接下來會對他做出什麽。

“馬勒戈壁的,跟老子耍嘴皮子。”石小慶一巴掌抽在楊磊的臉上,楊磊沒有躲,但是就在他即將要抽上去的時候,陳塵卻突然伸出了手,捏住了他的手臂,整條手臂就這麽的橫在半空中,然後便聽見陳塵冷冷的說了一句,“我的兄弟,你也敢動。”隨後便是一聲骨骼的響聲,石小慶慘叫一聲,一條胳膊便無力的垂在了肩膀上,那兩個男人見狀,眼睛微咪,準備站起來的時候,陳塵一腳將石小慶踹了過去。

其中一個男人迅速的站了起來,然後順勢將石小慶接過放在了沙發上,後麵的男人直接衝了過去,氣勢威猛的一拳就衝著陳塵砸了下來。

陳塵心中暗暗吃驚,這一拳著實不弱,都能聽見一絲絲的破風聲響起,陳塵沒有躲,直接一拳對了上去,陳塵身子晃了晃,而那個男人則是退了兩步,兩者之間的差距立刻顯露無疑。

男人驚訝的看著陳塵,大概是想不到陳塵不僅硬扛住了他這一拳,反而更將他打退了出去。

“磊子,開門。”陳塵喊了一聲,這兩個人不好對付,實力就算比自己也弱不到哪裏去,看來大千世界,強者真的很多,原本陳塵以為,他的身體強達到六級之後,就沒有多少人能夠打得過他了,但是現在他卻發現,自己錯了,大錯特錯,華夏之下,隱藏的奇人異士,國術高手一點也不少,隻不過他們都大多數低調而已。

像現在陳塵麵對的兩人,剛果雇傭兵出身,都是在死人堆裏爬出來的,身手那叫一個好,學的都是殺人的招式,雖然陳塵身手不弱,但是與之對起來的話,一對一肯定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麵對兩人的話,那就有些困難了。而他讓楊磊開門,意思不言而喻,迪亞應他要求,在門外等著,以迪亞的身手,不說能夠解決一個,但是拖延一個等陳塵解決完另外一個還是可以的。

“給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石小慶抱著胳膊,滿臉的怒意喊道。

兩個男人看向陳塵的眼神也都凝重了許多,陳塵剛剛展示出來的實力讓他們知道,他們此時麵對的不是什麽菜鳥,而是一個實戰經驗豐富,身手完全不亞於他們兩人的高手。

“你是什麽人?”兩個男人可不是那種沒有大腦的煞筆,不可能因為石小慶的怨氣而無緣無故的得罪一個高手,畢竟,這裏是南明市,是有法律的,他們之所以告別了雇傭軍的生涯,就是想要過一個安安穩穩的下半輩子,縱然欠了石小慶老爸的人情,但是這個人情也是有限的。

“一個學生而已。”陳塵隨意的聳了聳肩,迪亞此時已經站在了他的身旁,一臉冷漠的看著麵前的兩個男人,雖然表麵上很平靜,但是眼睛裏卻有著一絲的凝重,他也感覺到了,兩人身上傳出來的危險的感覺。

“要動手就快點,我還有事,沒功夫陪你們耗時間。”陳塵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他也看出來了,兩人神情中的一抹遲疑。

“石少,今天這個忙我們兄弟兩是幫不了了,對不起,過幾天我們會去和石總說的。”然後在石小慶殺人的目光下看向陳塵,道,“這位朋友,剛剛有多得罪之處還請包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的朋友在裏麵並沒有受到什麽太大的傷害,今天這事,就到此為止。”男人的話很平靜,但是看向陳塵的眼神裏卻充滿了忌憚和防護。

“嗬嗬,當然,我可是個守法的好公民。”陳塵笑了笑,既然兩人不願意動手,那他也樂的用最小的代價去解決,畢竟,以和為貴嗎,不過他隨後便冷下了一張臉看著石小慶,“但是,若是還有下次的話,我就算是拚了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好過的。”

兩個男人皺了皺眉,眼神裏有一絲的惱怒,大概是被陳塵的這種氣勢弄得有些不爽,但是卻並沒有說什麽,其中一人拉過石小慶,石小慶還想說什麽,男人卻直接一記手刀將他打暈了過去,然後抗在身上,陳塵幾人讓開道來,兩個男人就這麽扛著石小慶一言不發的走了出去。

“就這麽放過他了?”楊磊笑著問道,陳塵發現,這家夥自始至終都沒有露出一絲驚慌的神情,難道是因為相信自己有這個能力保證他不受傷害還是有著別的什麽底牌嗎?反正不論怎麽說,今天這事,還得謝謝他,畢竟,石小慶要求他必須把楊磊帶過來,這種情況下,人家大可以不鳥自己,但是卻還是為了自己過來冒了一次險,單是這點,陳塵就已經欠了他楊磊一個人情,更不要說之後的時間裏還要照顧三女的事情了。

“畢竟我和他之前的關係,誒,不論他是怎麽對我,但是我卻無法對他下太重的手,這事情就算了。”陳塵揉了揉臉頰,想起剛剛被石小慶打的那一拳,他心裏就忍不住的一陣歎息,看錯人了,真的是看錯人了。不過他卻並不後悔,這次是真的斷了,以後兩人再見麵,陳塵絕對不會在對他有絲毫的朋友之間的感情可言了,兩人現在和以後的關係隻會是一種,敵人。

“他如果在做出這種事情了?”楊磊看著陳塵,眼神有些逼人。

陳塵眼神驟然變冷,聲音冰冷無比,“我會讓他終身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