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軒就像是一個導遊一般的領著陳塵在甲板上四處的轉著,他們身處的地方是遊輪的第七層,這一層是標準的住房的樓層,各式各樣的高檔次的房間,就算是比起世界最高檔最奢華的迪拜也有的一拚.

而在第七層,景觀那也是非常的好的,兩人站在圍欄邊上,雙手靠著白色的桅杆,目光眺望向眼前一望無際的深藍色的海水。

一路走著,蘇紫軒一直的不停在陳塵的耳邊說著關於這艘船的結構,和樓層的分布,還有每個樓層有的一些娛樂項目之類的,此時,陳塵也終於了解了這艘所謂的超級豪華遊輪究竟有多麽的超級豪華了,同時他也對身邊的這個遊輪的擁有者蘇紫軒的身份感到了一絲的好奇。

“謝謝你救了我。”陳塵淡淡的說道,但是蘇紫軒卻能夠感覺到陳塵那淡漠的語氣裏包含的一絲真摯的感謝。

“我們都是中國人,在這個遠隔萬裏的地方,能夠互相幫助,為什麽不了。”蘇紫軒露出一份迷人的笑容,臉頰上頓時旋起了兩個可愛的小酒窩,讓陳塵煩躁的心境一下子平靜了不少。

“你難道不知道這樣的盯著一個女人看,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蘇紫軒挑了挑眉毛,說道。

“嗬嗬,對不起。”陳塵絲毫不覺不好意思,笑著將目光轉移了開。

“你真的很神秘,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有感覺過一個人神秘,但是見到你之後,我卻發現,自己看不透你,你太神秘了,雖然你看起來甚至還沒有我大,但是你的眼神卻是那麽的深邃,憂傷,想來,你肯定是經曆了很多的事情。”這下,蘇紫軒反倒緊緊的盯視著陳塵。

“嗯…”

“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就在陳塵準備說話的時候,一個女人的哀求聲傳進了陳塵的耳朵裏,雖然很細微,但是陳塵還是聽見了,至少他失憶了,但是他的能力卻並沒有消失。

“嘿嘿,花姑娘,陪我睡一睡,我就放過你。”這下連蘇紫軒也聽見了,兩人對視一眼,蘇紫軒從陳塵的眼睛裏看出了一絲的怒火,然後陳塵便順著聲音的方向找了過去,蘇紫軒緊跟其後。

“放開她。”陳塵繞過一個走廊,終於見到了聲音的來源,一看,頓時怒了,一個全身上下隻披著一條白色浴巾的男人此時正拖拉著一個女人,而看這個女人身上穿的衣服,竟然是這裏的服務員,而最讓陳塵氣憤的則是,這個服務員就是剛剛在房間裏照顧了陳塵一個晚上的吳賢。

陳塵打量著這個男人,個頭不高,大概一米七,一張鞋拔子臉長得十分有特色,看了就讓人想要忍不住的一巴掌抽過去,而且這個男人的嘴巴上麵還流著一撮小胡子,雙眼之中流露著yin邪的神色,在聽他嘴裏不斷冒出來的花姑娘三個字,陳塵一下子便判斷出來,這個男人是個日本人。

一個日本人竟然在中國人的船上對中國女人進行這種可恥的行為,陳塵的怒火一下子就被挑了起來,而在陳塵打量男人的同時,這個男人也掃視了一眼陳塵,見到陳塵竟然穿著一套睡衣,而且又是這麽的年輕,又是一副生麵孔,他在船上呆了這麽長時間了,也沒有見過陳塵。

不禁就將陳塵規劃到了那種小人物的一類上麵去了。

“支那豬,你滴少管,不然,死啦死啦滴。”鞋拔子中文不是很好,和那些日本人都一樣,一句中文十個字,最少有五個字都是參著日語的。

“放開她,或者死。”陳塵很平靜的看著鞋拔子,語氣冰冷的讓剛剛跟過來的蘇紫軒渾身一顫,眼神有些驚懼的看著陳塵,就連陳塵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剛剛說話的聲音實在是太平靜了,平靜的有些恐怖。

鞋拔子大概是被陳塵的話給嚇到了,被他抓住的吳賢趁機一下子掙脫了他的手臂,狼狽的跑到了陳塵的身後,身體忍不住的在顫抖著,雙眼布滿了驚恐的看著陳塵,道,“先生,救救我。”

“嗯。”陳塵淡淡的嗯了一下,然後走到鞋拔子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鞋拔子,隻說了一句話,“這裏是中國人的地盤,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小鬼子撒野。”這句話一說出口,除了鞋拔子露出一臉的憤怒神色之外,其餘兩人包括陳塵自己在內,都是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因為,陳塵剛剛說話的時候,用的竟然是日語,標準的日語,隻怕說的比這個鞋拔子還要標準一些。

“支那豬,你滴死啦死啦滴,我鬆下庫岱要向你發出挑戰,要用你的鮮血來彌補你剛剛對我的侮辱。”鞋拔子冷冰冰的看著陳塵說道。

這一下輪到陳塵幾人傻眼了,“鬆下褲帶?這個名字…額,真的很給力,真的不知道你的父母到底是哪裏來的勇氣,竟然給你取了這麽一個強力的名字,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倒是十分的想要見一見那位鬆下先生。”陳塵強忍著笑意說道。

顯然這個鬆下褲帶也是知道他的這個名字在中文裏的含義的,此時聽見陳塵這般的用他的名字來取笑他,他的臉色更加的陰冷了,看向陳塵,道,“你找死。”這一句中文倒是說的十分的標準,一點的都不讓人感到拗口,看來不管是什麽人,隻要是在憤怒至極的情況下,總能做出一些讓人感到意外的事情。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陳塵說道。

蘇紫軒這個時候從後麵走了過來,先是看向了吳賢,顯然也是認出了她就是剛剛在房間裏的那個,說道,“你先回去整理一下,今天就休息。”

吳賢說了聲謝謝,然後便慌張的走開了,蘇紫軒靠著陳塵的身邊說道,“這個日本人的身份不算小,不過教訓一頓還是沒多大事的。”

有了蘇紫軒的保證,陳塵至少不用擔心教訓過這個褲帶子會惹來什麽不必要的麻煩了。

“難道你就打算穿成這樣和我決鬥。”陳塵眉頭一挑,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浴巾,說道。

哪知道這個褲帶子卻是說道,“對付你,穿什麽都是一樣的。”

兩人的位置在客房外麵的露天休息區,距離圍欄也不過就十幾米的距離而已,不過中間隔了一層走廊,此時,這裏已經走過來了不少人了,剛開始的時候,那些人並沒有太過在意,但是因為褲帶子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那些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來,在聽到兩人要決鬥,其中一個人還是日本人,頓時這些人都對著陳塵鼓起了掌。

當然總是有那麽一小部分人是喜歡和眾人唱著反調的,畢竟,這裏是紫軒號,能夠上這艘船的人哪一個不是身份顯赫,家財萬貫,這個日本人的身份也不低,是日本鬆下家族的一個子弟,當然,算不上是什麽接班人,但是也不會差到哪裏去,這樣的一個身份擺著這裏,那些人自然是有人認出來了,當下,便有人對著褲帶子喊道,“打死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而這話一喊出口,頓時周圍的人全部的都將憤怒的目光投了過來,這個男人倒也臉皮夠厚,絲毫不理會這些人可以殺死人的目光,一個勁的對著褲帶子喊著加油之類的口號。

“那個女人不是蘇紫軒嗎。”果然,這些人當中還是有人見過蘇紫軒的,此時有一個人說出來,緊接著,剩下的人全部的都將目光看向了蘇紫軒,不時的讚歎著她的美麗,她的背景。

而看見蘇紫軒貌似是和這個穿著睡衣的男人一行的時候,那個剛剛還為褲帶子加油的男人頓時焉了,隻是沉默了一會,就立刻的又將口中的褲帶子改換成了陳塵。

“我一看這個年輕人,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你看看,這個什麽鬆下褲帶,這種名字竟然也能登進大雅之堂,簡直就是胡鬧,日本人根本就是一群未開化的低級生物……”周圍的人絲毫不理會這個男人的自言自語,而陳塵在聽見這個男人如此快的就轉變了語氣後,心中也是不由的有些汗顏,和佩服這個男人。

“開始。”陳塵對著褲帶子說道。

褲帶子看著陳塵,身上的氣勢瞬間變了,此時他距離陳塵大概一米左右,右手變掌為拳,握緊從下方直接的一個直勾拳錘向了陳塵的麵門,起速之快,讓陳塵都感到一絲詫異。

而陳塵則是完全的下意識的做出了一個偏頭的動作,然後腦海裏就自然的閃過一幅幅的畫麵,右手很自然的探出,拍向了褲帶子的拳頭,輕鬆的將褲帶子連拳頭帶人都給拍的退後了兩步。

褲帶子眼中閃過一絲陰霾,踏前兩步,一手對著陳塵的肩膀就要抓去,一條腿向前踏了半步,看樣子這下子若是將陳塵抓實了的話,那陳塵可就得被整個人過肩摔過去了。

當然,陳塵可不會如此輕易的被他抓住,就在褲帶子的手抓到陳塵的肩膀上的時候,嘴角流出一絲笑容,但是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因為不論他雙手如何的用力,陳塵就仿佛是一座巨山般的讓他無法撼動。

“小鬼子,讓你見識見識什麽才是中國功夫。”陳塵邪邪的一笑,然後一隻手直接抓住了褲帶子的脖子,然後另一隻手就這麽的張開了巴掌,高高的抬起,然後重重的落下,“啪”

褲帶子被陳塵的這一巴掌打傻了,周圍的人也被陳塵的這一巴掌打呆住了,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陳塵這直接一巴掌就是對著人家的臉上招呼去的,而且還是個脆的。

蘇紫軒在後麵看的也是皺了皺眉頭,但是很快,便散開了,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是也得看是對什麽人不是嗎,像這種小鬼子,這等抽嘴巴的打法根本就是輕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