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塵蹲在外麵,臉上神色有著一些凝重,從剛剛那個阿維柯的話語中可以看出來,這些人明顯的想要將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盡數的解決,至於他們的目的,大概真的是船上的財富,可以想象,如此之多的富豪聚集在一艘船上所擁有的財富是多麽的驚人.

而這個阿維柯倒也是個人才,竟然想到打劫這些富豪,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現在這個社會,不打劫富豪,難不成打劫窮人嗎,而且,憑借這他手下的十幾個人,解決穿上的安保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本身這種事情就是富貴險中求的,成功了就可以享受榮華富貴,失敗,那自然是死命一條。

隻是陳塵和裏麵的所有人,此時的心裏的想法都是一樣的,那就是,這個羅斯柴爾德究竟為什麽會打劫這些富豪,憑借羅斯柴爾德的名氣,根本沒有必要去做這些事情。

因為,如果這個事情一旦敗露的話,那麽整個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名聲都將會受到巨大的損害。

當然,現在不是探究這個事情的時候,陳塵磨砂著下巴,思考著究竟該如何解決裏麵的情況,現在的情形已經很明顯了,這個男人的目的就是將這些人的所有的財產都得到,而在沒有得到之前,這些人至少還是很安全的,而陳塵的目的也很簡單,那就是救出蘇紫軒的父親。

可是陳塵想了一會後,就發現,這個看起來簡單的事情,其實卻是非常的難,首先,蘇玉金是這艘船的主人,第二,蘇玉金的家產也是這些人中最多的一個,阿維柯的目的就是錢,自然是會加重的看住蘇玉金的,這也就讓陳塵的救援行動產生了一個障礙。

“陳塵。”就在陳塵想著該怎麽做才能夠救出蘇玉金的時候,蘇紫軒不知道什麽時候站在了他的身後。

“蹲下來。”一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陳塵立馬轉過身將蘇紫軒拉了下來,因為就在蘇紫軒的腦袋的位置,剛好有一個小窗戶,雖然不大,但是陳塵還是很擔心會被裏麵的人發現,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一旦被發現的話,那就是生死一線的事情了。

“怎麽了?”蘇紫軒弱弱的問道,大概是被陳塵剛剛的表情神態給嚇到了,在他的印象中,陳塵一直都是十分的穩重的,不管遇到什麽事情,都是一副老熟的姿態,仿佛什麽事情影響不到他似的,但是剛剛,陳塵那急迫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怒,和那突然生出的一絲強勢,讓蘇紫軒感到很不習慣。

“砰、啪、”蘇紫軒剛剛被陳塵拉下來,一聲槍響便在裏麵響了起來,然後上麵的那塊玻璃立馬變成了玻璃渣掉落了下來,陳塵暗叫一聲不好,直接將蘇紫軒抱在懷裏,然後整個人快速的朝著外麵跑去。

蘇紫軒被陳塵突然抱住,整個人一下子呆住了,然後臉頰上迅速的升起兩抹紅暈,但是想到剛剛的那聲槍響,她還是壓下了內心的嬌羞,抬頭看了一眼急速奔跑中的陳塵,問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這艘船已經被一群劫匪控製了,就在剛剛,一個男人被打死了。”陳塵快速的說道,然後轉了一個彎,蹲在了牆角,兩人躲得地方距離宴會廳並不遠,但是卻很隱蔽,陳塵將蘇紫軒放下來,看著蘇紫軒驚訝的臉色,苦笑著道,“而且很不幸的,我們剛剛被發現了,現在那群人估計正在到處的找著我們了。”

蘇紫軒伸出一隻手臂捂著小嘴,滿臉的不可置信,眼中露出一絲的驚恐,這個女人雖然外表強勢,但是真正的遇到了這種事情還是像平常的女人一樣的會害怕。

“我爸爸了?”經過短暫的害怕失神後,蘇紫軒立馬問道。

陳塵輕歎一聲,雖然不想讓這個女孩擔心,但是他卻更不想騙她,“在裏麵,而且。”

“而且什麽?”蘇紫軒問道。

“而且你爸爸是船上最有錢的一個。”陳塵說道。

蘇紫軒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陳塵手快,扶住了她,道,“不過你放心,我會想辦法就他的。”

“劫匪有多少人?”蘇紫軒突然一掃滿臉的陰霾,強作鎮定的問道。

“十三個人。”陳塵心中對麵前的這個女人突然生出一絲佩服,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控製住自身的情緒,就算是換做一般的男人,恐怕也不可能做的比她更好,“而且全部都有槍,不懷疑他們擁有大型的重武器。”

蘇紫軒沉默了,她的眼中閃動著明亮的光彩,而陳塵這個時候又說話了,“其中領頭的人叫阿維柯.羅斯柴爾德,我想,這個名字或許對你有些幫助。”

“阿維柯!”果然,蘇紫軒聽到這個名字後,臉上閃過一抹驚訝,然後有些不相信的說道,“不可能,怎麽可能會是他。”

看著滿臉不相信的蘇紫軒,陳塵苦笑一聲,說實話,任誰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是和蘇紫軒現在一樣的反映,但是同時,蘇紫軒的反映也讓陳塵猜中了,她真的認識這個人。

“他是誰?”陳塵問道。

“羅斯柴爾德家族此次應邀而來的代表,不過卻隻是為了應付我們,隨便派來的一個家族中的人而已,在羅斯柴爾德家族裏的地位不是很高,而我們為了表示對羅斯柴爾德的尊敬,對這個阿維柯也是傾盡全力的招待,就連這次宴會,他說身體有些不適,便直接的呆在了自己的房間裏,若是換做了別的人,怎麽可能會擺出如此大的架子。”蘇紫軒詳細的說道。

“可是他根本沒有理由做出這種事情,縱使他隻是羅斯柴爾德裏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是他依然是羅斯柴爾德啊,家族的榮譽根本不會允許他做出這些的。”蘇紫軒很是疑惑。

“大概天才總會做出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陳塵實在是想不到別的原因了,最後隻能安將於這個家族中人商業頭腦過於發達,而導致了做其他的事情之前缺乏考慮和判斷。

“小心!”突然,陳塵身體一寒,感覺到一絲危險,對蘇紫軒大喊一聲,然後快速的踏出一步,一拳對著拐彎處錘了過去,陳塵隻感覺拳頭砸到了一個有些堅硬的地方,隨後,便聽見了一聲悶哼響起,一個黑人倒在了地上,腦袋就在陳塵的腳下。

“還有兩個人。”聽著拐彎處的腳步聲,陳塵迅速的判斷了出來對方的人數,他以退為進,退後兩步,靜靜的等著兩人出現他的視線內。

“3、2、”陳塵在心裏默默的數著,然後數道1的時候,陳塵一個健步衝上去,一拳對著還是一片空出的地方垂了下去,就在拳頭快要伸直的時候,一個男人出現在了陳塵的視線內,男人感受到臉頰傳來的一陣勁風,頓時凝神看去,便見到一個拳頭在視線內不斷的放大,然後瞳孔猛然收縮,這人倒也不愧是敢搶劫這艘遊輪的人,果然有兩下子,在陳塵這般速的拳頭下,竟然還能躲開,陳塵眼看他躲開,也是有些意外,但是旋即便又抬起了右腳,閃電般的對著劫匪的兩腿之間踹了上去,等劫匪反映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地上了。

“不要動。”就在陳塵準備更進一步解決後麵一個人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粗狂的男聲。

陳塵轉過身,眼瞳迅速擴大,一個接近兩米高的黑人,此時正用他那雙粗壯的手臂夾著蘇紫軒的腦袋,另一隻手則拿著手槍對準了蘇紫軒的腦袋,那渾身充滿了爆發力的手臂讓陳塵絲毫不懷疑他在下一秒就能扭斷蘇紫軒的脖子。

“ok。”陳塵雙手抬起,衝著黑人劫匪擺了擺,示意他沒什麽威脅。

“furkyou、”一聲怒罵在陳塵後麵響起,一個同樣高大的黑人出現在陳塵的後麵,手裏拿著ak47,一腳踹在了陳塵的背上,陳塵向前猛然一趴,倒在了地上。

“哢哢…”然後陳塵就聽見,身後那人拉動槍栓的聲音,他心裏暗道一聲這下完了,然後抬起頭看了一眼蘇紫軒,發現蘇紫軒的眼中充滿了害怕和擔憂的神色。

“等等。”後麵的那個劫匪已經將槍口對準了陳塵的後腦勺了,但是這個時候,用槍頂著蘇紫軒腦袋的劫匪卻突然製止住了他,看著劫匪一臉憤怒的神色,這個劫匪說道,“留活口。”

聽到這個話,陳塵和蘇紫軒都明顯的鬆了一口氣,那個黑人將另外兩個被陳塵擊到在地上的劫匪弄醒之後,幾人用幾乎可以殺人的目光,將陳塵兩人押進了宴會廳。

“哦,讓我看看,是誰如此的幸運,竟然能夠讓我親自去請來。”阿維柯看著被手下的幾人押進來的陳塵和蘇紫軒,說道。

廳內所有人的目光此時都聚集在了兩人的身上,在看見蘇紫軒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一絲憐憫的神色,然後齊刷刷的將目光都轉向了坐在椅子上的蘇玉金身上。

而至於蘇紫軒旁邊的陳塵,眾人則是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他,不用問,阿維柯如果要殺人的話,絕對會先殺陳塵,因為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沒有見過這個生麵孔,不用問也知道,這個家夥肯定不是什麽大人物,而一些小部分知道陳塵身份的人,則是用一種幸災樂禍的目光看著他。